🏡
PTT小說網
x
    天木星深處的仙土小世界,一枚通體翠綠,渾身閃耀淡綠色光芒,如同心髒般跳躍的光團在微微跳動,無數條光帶,似血管般,鏈接它和地面。它每一次起伏,都讓外界的靈氣為之漲動,與大地脈搏相連,仿佛這顆星辰的心髒。

    木神之心。

    五行仙宗大神通者,在此地布下仙陣,以無上法力凝結而成的‘先天神物’。它若是完整時刻,若一口吞入,足以早就一尊先天木系神。神雖化神大能,但同樣具備無量神通,壽元更遠遠在大能之上,絲毫不比化神弱多少。

    這種‘神物’,妙用無窮,許多化神修士若知道,都會不顧一切深入此地,想要奪得這件寶物。它對化神都有重要作用,尤其是木系修士,更會瘋狂,對木系修士而言,比大道之果還重要。

    可惜的是。

    這枚‘木神之心’只是一個空殼罷了。

    它真正的核心,早就被五行仙宗的人取走,只留下一層閃耀著淡綠色光芒的外殼,或者說‘胎衣’。這胎衣若在,可能隔個數十萬年,借助這顆星辰的澎湃精氣培育,說不定還能再孕育出一顆真正的‘木神之心’來。

    所以當時陳凡並未取走它。

    當然更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木神之心’周圍,有五行仙宗仙陣守護,此地乃是仙陣最核心處。一般的大能若敢踫觸,都會被先天乙木神雷轟殺。陳凡當年仗著對真武截天陣了解,所以取走‘大道之果’,不代表他就能取走‘木神之心’,或者是其他星辰深處的先天神物。

    但此刻。

    陳凡目光柔和望著掌中少女。阿秀的神魂在他大如星辰的手掌里瑟瑟發抖,光芒顯得越發暗淡。如果不讓她轉修鬼仙,或者奪舍重修的話,阿秀的神魂終究是要墜入輪回,消散于世間。

    “老師...阿秀好冷,好冷啊。”少女清麗的面容,蒼白若雪,痴痴說著。

    陳凡默默抬頭,伸出手,一掌抓向仙土最深處的‘木神之心’。那一瞬間,青帝困神陣的光芒憑空浮現,化作一道道青色屏障,宛如天塹般。

    但陳凡的手掌,卻如夢如幻般,以不可思議的神通,安然穿過重重屏障,取走了木神之心。以陳凡此刻的修為,哪怕只是萬分之一不滅元神,未必能正面撼動一座青帝困神陣,但以取巧神通順走木神之心,卻非難事。

    取到‘木神之心’後。

    緊接著。

    陳凡伸手,向虛空中一探,就將周圍四顆星辰最核心深處的四件‘先天神物’都取來。

    金神之肺,火神之髒,土神之胃,水神之肝...再加上木神之心,整整五種強大的先天神物。每一種,都蘊藏著天地五行一種力量的精粹,若融入凡人體內,瞬間可造就一位先天神邸,而集齊,更可鍛造出傳說中的‘五行神寶’,威能強大到不可思議,號稱可斬化神。

    這五件‘先天神物’,都有強大法陣守護,以陳凡以前修為,根本無法撼動。但此刻,在北玄仙尊通天手段下,卻探囊取物。

    “老師...不用了,不用為我浪費這些神物,阿秀...阿秀沒事的。”少女顫抖著身子,卻小臉強行擠出一絲絲笑容。

    “準備好。”

    陳凡一捏。

    五種神物就化作五道華光,灌注進阿秀體內。頓時。她的心肝肺胃髒等五髒六腑,瞬間被五種強大的光芒籠罩住。從外面看,阿秀的身體仿佛變透明般,五髒六腑此刻都閃耀著晶瑩的神輝,對外面綻放出無盡輝光,發出雷鳴般的轟響。

    一開始響聲還很小。

    但到最後,越來越大。

    五髒六腑此刻都仿佛活了過來,瘋狂的跳動著,無數觸手從中伸出去,化作一道道五顏六色的絲線,向著阿秀體內四肢百骸延伸而去。那些絲線每到一個地方。它就逐漸膨脹飽滿起來,充塞體內,仿佛要凝聚一副新的肉身般。

    “轟隆!”

    到最後。

    這五件神物的力量太強大,阿秀區區金丹級神魂根本無法容納的下,哪怕化神大能也未必能同時消化五件神物,雖然木神之心等只是空殼子,屬于‘神物胎衣’,但依舊蘊藏著無法想象的龐大的能量。若非陳凡以無上神通,強行拘束住,恐怕阿秀早就爆體而亡了。

    嗖嗖嗖,那五色絲線最後自阿秀體內滲透而出,化作一個巨大的蠶繭將阿秀包圍住。

    而當五色蠶繭出現的一剎那,陳凡就感受到,體內的力量如同洪水般退去。

    很快。

    他身高億萬里的巨大法相,一步步縮水。億萬里、十萬里、五百里...到最後,重新化作陳凡的肉體凡胎模樣。陳凡暗中感應,在靈魂最深處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才能隱約感受到一絲絲仙魂的力量。他能感覺到,大道之果的力量沒有用盡,‘不滅元神’還能再動手兩次,但如果沒有真正的‘先天神物’或其他東西補充,‘不滅元神’恐怕要徹底沉睡了。

    ‘可惜,這些五行胎衣對我沒多大作用,或者說,哪怕有作用,我這個做老師的,也不會和阿秀搶。’陳凡微微搖頭。

    他的不滅元神太強大了。

    想要能夠支撐其它的消耗,至少得真正的先天神物,如完整的大道之果才行。之前半枚大道之果,僅僅是起到一個激發的作用,陳凡能夠施展出如此恐怖強大的力量,主要還是靠‘不滅元神’積蓄的上一世的力量。

    “這力量真是讓人迷醉啊。哪怕僅僅萬分之一甚至還不到的力量,就足以橫推萬敵。”陳凡伸出一雙晶瑩如玉的手掌,靜靜注視著。

    驟然失去不滅元神,他只覺體內空空蕩蕩,仿佛突然從一個大力士變成幼兒般。

    不過陳凡知道。

    這只是一時錯覺。

    “上一世的力量,終究屬于上一世的北玄仙尊,要不了多久,我就能重新修回曾經的力量,甚至比曾經更強大,更完美。”陳凡說著,放下手掌,目光掃向旁邊目瞪口呆,瑟瑟發抖的神隕王秦簡。

    秦簡被他之前一齊攝來,此刻見到陳凡望他,只能面色蒼白,瑟瑟蒼白低頭求饒︰

    “陳神君饒命,我願為奴僕,為神君效勞。我知道許多關于太陽神朝和小南天境各大不朽神教的消息。神君不要殺我,小人已經知道錯了....神君若殺了我,什麼都得不到。不如讓我效忠,可白得一位半步大能奴僕...”

    在陳凡一袖擊碎金烏大帝試探後,秦簡徹底服氣,確認這位是真的大能轉世,而且那大能的來頭超乎自己想象,甚至可能比他的父皇還要高。所以秦簡面對陳凡,也畢恭畢敬,不敢再有半分的冒犯,地位擺的非常低。

    “不用了,想做我的奴僕,你還不夠資格。”

    陳凡說完,一只手伸過去凌空抓向秦簡︰

    ‘大搜魂術’。

    這是轉搜神魂的大神通,秦簡雖強乃是半步大能,但神念比起陳凡而言,終究有等級上的層次差別,遠沒有他的仙魂強大,很快,陳凡就得到自己所有想要的消息,更確定,自己原來隨手擊飛的那人,就是太陽神朝第一強者金烏大帝。

    “哼哼,區區一個小化神,就敢號稱大帝。宇宙深處中那些站在化神最頂點的古老神王乃至神皇,都不敢以‘帝’之名而尊稱,真是不懂規矩。”陳凡冷哼,不過在得到消息後,他並未殺死秦簡,而是將他拘謹封印在‘六聖封魔界’中。

    接下來。

    陳凡坐在天木星仙土中,等待著‘胎衣’脫落,阿秀重生的那一刻。

    而此時,整個地球早就風起雲涌。封神大典的主角離開,陳凡不在,理論上自然無法繼續進行下去。但此刻,在所有人心目中,陳凡就是擋之無愧的神君。哪怕是真的大能進入,大家都相信,他們絕非陳凡的對手。

    地球各國,數十億眾生為之喜慶,更有無數修士自遺棄星域乃至小南天境趕來,為陳凡慶賀。那一戰之後,地球幾乎每天都有更多的新強者到來。

    到最後。

    元嬰雲集,金丹如雨。

    幾乎比之前多了數倍的元嬰修士,匯聚到北瓊閣大典中。甚至連小蠻和齊天君,都親身前來觀禮。封神大典不僅沒有因為失去主角而開不下去,反而開的越來越盛大,甚至連地球都化作歡慶海洋,整整慶祝了數個月。

    北瓊派僅此一戰,更登頂整個遺棄星域之巔,甚至有人建議改名中土星域或北瓊星域。所有人都知道,從今以後,整個遺棄星域,都以‘北瓊派’為尊。

    哪怕陳凡數個月不出現,也無人敢責問分毫,更沒人敢心中動什麼念頭。這就是一尊化神的威懾力。化神的歲月是以萬年來計算。誰敢得罪一位化神?不怕他千百年後酒後算賬,報復子孫嗎?甚至連小南天境,也偃旗息鼓。

    許多小南天境修士,甚至稱陳凡和北瓊派為‘北瓊神教’,意味著,北瓊派已經有資格快躋身神教了。

    時光匆匆一瞬而過。

    三個月後。

    陳凡正盤腿在一塊大青石上苦修,感悟著不滅元神的力量。而此時,那五彩蛋殼胎衣上,突然 嚓一聲,裂出一道縫隙來。

    陳凡抬頭望去,期待的望向這個浴火重生的弟子。

    PS︰有些晚了超抱歉,在日本參加作者沙龍,只能深夜碼字了,作者菌盡量保證每天兩更的更新,不夠會補的^_^。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