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南天境,無比之遼闊廣袤,星辰無數,星域眾多。

    盡管,對許多星海深處的聖地或頂級世家而言,小南天境只是一個邊緣地區的荒蠻地帶,水淺池小,養不出真龍來。

    但對生活在小南天境的人來來說,這卻是花費一生都無法游歷遍,無比龐大的世界。有些元嬰修士曾經做出過壯舉,不憑借傳送陣,只自己一個人憑法力試圖飛度整個小南天境。結果他連續橫穿七八個星域,就壽元耗盡而亡。

    哪怕憑借傳送陣,小南天境也太大了。

    如銀河系這樣的星域,小南天境足有十數個,甚至更多。有化神坐鎮立足的星域終究是少數,大部分星域都如山陽星域般,諸多宗門強者林立,但並沒有誰能夠證道化神,獨尊一域。

    所以當‘楊軒’駕臨的時候,半個小南天境都為之轟動。

    “你听說了嗎?紫霄聖地的候補聖子‘楊軒’殿下,駐足羽山星,據說他要挑選追隨者,帶回紫霄聖地呢。機會千載難得啊,平時想要拜入那些不朽神教,都要花費大功夫還未必能入,這可是‘紫霄聖地’,宇宙中至高無上的‘聖地’啊。”

    “對對,我等快去羽山星,若錯過這機會,真不知道哪天還有希望摸到紫霄聖地的邊。”

    “一起去一起去。”

    各大星域的宗門世家轟動,不知道有多少天驕或貴女,平時無比矜持,連一般的不朽大教都放不在眼中,此時听到消息,無不恨不得立刻飛奔去山陽星域。

    有些絕世天才,甚至短短三四百年就修成元嬰巔峰,是一門一宗未來支柱,平時受盡榮寵,心高氣傲,指望直沖化神,登頂小南天境的,此刻也心神搖曳。

    一些聞名小南天境的仙子,更眼眸秋波,眉若春水,心境懵懂,幻想能得‘楊聖子’看上,從而抱住紫霄聖地的巨腿。

    當然。

    也有人疑惑。

    “林原師兄,這紫霄聖地是什麼東西?怎麼從未听過。看你們一個兩個興奮模樣,難道比太陽神朝、扶搖派、無極宗還要強?”

    “是啊,當年太陽神朝招弟子,大家也沒這樣興奮過啊。”

    一個名叫琳瑯宗的小派內,一群弟子圍著一個金丹巔峰修為的白衣男子問道。

    琳瑯宗是山陽星域一個小型宗派,宗中宗主是元嬰中期修為,派內十數位長老,統御三顆星辰,在山陽星域也勉強算得上號,但放眼整個小南天境,就只屬于不入流。對他們而言,統治一個星域,高高在上的太陽神朝、長生教等,就是只能仰望無法直視的龐然大物,紫霄聖地的名號,則從未听聞過。

    林原師兄身穿白色劍袍,年紀看著三十歲左右,實際年齡已過百歲,他面容肅然道︰

    “太陽神朝固然強大,一門數位大能,稱雄小南天境。但比起‘紫霄聖地’,那就差太遠了,那可是聖地,有古之聖人坐鎮的宗派,不要說在我小南天境,就是放眼真正的‘南天境’,都未必能找出一個勢力與之比肩,是真正站在宇宙頂點的存在,輻射周邊無數星域,影響力恐怖。他宗中的候補聖子,號稱可與大能平起平坐的。”

    “啊?古之聖人?”

    “一個候補聖子,就能和大能平起平坐,那真正的聖子得有多強?”

    “不可能的吧。”

    一眾弟子驚詫,許多人眼中似是不信。

    在他們眼中,元嬰長老們都是高高在上,不可踫觸無比威嚴的存在,化神大能,那真如九天真龍一般,與他們無比遙遠。而楊軒,听說不過是一個才三百歲,很年輕的青年,更只是個候補聖子,竟然已經能與大能平起平坐,這怎麼可能?

    “你們終究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宇宙的浩瀚。”林原搖頭。“當然,候補聖子只是號稱罷了,實力比起真正大能來,終究差一大截。但紫霄聖地的真正‘聖子’,是絕對可與大能叫板,甚至力壓一頭的存在。實際上,每一屆紫霄聖地的‘聖子’,非化神不能當任的。”

    “嘶。”

    此言一出。

    許多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聖子的名號再好听,終究還是弟子一輩,化神大能都只是聖子,那紫霄聖地中的長老、太上長老、宗主之類,又得有多強?

    林原也輕嘆,不再說什麼。

    他對紫霄聖地所知,也只有一鱗半爪,只知道,那是真正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宗派,其坐鎮星海深處,影響周圍不知道多少星域,小南天境就屬于紫霄聖地輻射的疆域,紫霄聖地任何一個弟子到了小南天境,都如同上宗巡視領地般。

    否則以劍聖秦殤的傲慢,同輩大能都未必放在眼中,怎會派分身來見區區元嬰修士一面?

    這樣的問答,在小南天境各個角落都有人問過,得到答案後,楊軒所引起的波浪,又大上一番。連宋禹峰都為之沉默。

    “老師,這個紫霄聖地,真的如此強大?”姜菲菲詫異。

    宋禹峰沉默片刻,才沙啞聲道︰“小南天境地處宇宙邊荒地帶,當年我們也是‘南天境’一員,但被南天境主流視為蠻夷,最後不得不獨立出來,自號‘小南天境’。雖然也是‘一境’,但比起真正的‘南天境’,就顯得太小,只是個淺水蛙潭罷了。如金烏大帝、劍聖秦殤這樣的大能,在小南天境是最頂峰的強者,可去了南天境,終究要落一梯隊。”

    “而紫霄聖地卻不同。”

    “那是真正的古老聖地,道統以百萬年計算,便是大能也不知道出了多少代。就算幅員遼闊,浩瀚無邊,號稱強者雲集,天驕如雨的‘南天境’中,恐怕也沒有哪個勢力能比得上‘紫霄聖地’,更何況,其中有聖人坐鎮啊。”說到這,宋禹峰聲音似都有一絲絲無法壓抑的顫抖。

    聖人。

    對于視元嬰化神為頂端的小南天境修士,又怎能明白這兩個字的‘重量’呢?

    但小南天境的風起雲涌,對陳凡而言,遠在天邊。

    ...

    地球,仙土第九十九座造元神殿內。

    刺眼的陽光,透過造元神殿的窗戶,射到陳凡腳前的地面上,顯露出點點斑斑薄點,光暗明滅,如同一副美麗的抽象畫般。

    苦修三年出關的陳凡,緩緩推開閉關靜室的大門。

    他此刻懶散的披著一身黑色長袍,晶瑩剔透的長發散披在肩膀上,皮膚似女子般細膩光滑,如玉石一般透徹明亮,沐浴光芒,如同一位姑射神人般。

    “老師,您出關了?”

    阿秀、祁秀兒、陳夭夭等幾個盤膝坐在門前修行的弟子,听到開門聲,都從修行中驚醒過來。

    數年沒見,這幾個弟子的氣息也越發深邃,修行最快的祁秀兒,已經凝聚神品及金丹,年齡最小的陳夭夭,也到了先天巔峰。

    尤其是阿秀,塑體重生後,仿佛浴火重生般,一舉一動,都帶著周圍五行法則的轟鳴,周身沐浴五色霞光,清冷絕艷,風姿絕世如仙子般。

    看著眼前這七八個少年少女,各個鐘靈毓秀,天資哪怕放在太古聖地中都算出類拔萃,陳凡笑著點頭。

    “陳叔叔,您修成化神了嗎?”

    年齡最小的陳夭夭眨巴著大眼楮,一副呆萌可愛模樣。

    阿秀、祁秀兒等,也都包含期待望來。她們雖知道,化神難如登天,非有百十年不能成就,但對陳凡卻有一種盲目的信心。

    現在,陳凡不要說成就化神,那把開口要飛升成仙,阿秀等也深信不疑。

    “化神哪是那般好成?便是你叔叔我,沒個幾十年,也沒法修成化神的。”陳凡好笑的,一彈指,崩了陳夭夭小腦袋瓜。

    “哦。”

    陳夭夭撅著小嘴,委屈的低下頭。

    “不過,化神雖未成,但一般的化神來,你陳叔叔還真不放在眼中。”陳凡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滿臉微笑的道。

    “真的?”

    陳夭夭驚喜抬頭,阿秀等也震驚望來。

    陳凡只是淡淡笑著,但眼眸中滿是傲然。

    一元之力修成後,可壓人間化神,這並非只是單單刻在天界石碑上的吹牛之語,陳凡此刻就感受到,他體內澎湃近乎無限的恐怖大力。

    這股力量,集合了仙體、仙魂、仙嬰三位于一身,已經達到人界頂點,讓陳凡舉手投足間,都能打破虛空,瞬間遨游十方星域。這是不同于一般化神的強大,沒有領域,沒有神國,但力量純粹歸于一身,凝聚到極點,也純粹到極點,若非陳凡可以壓制著,此刻他身上迸發出的恐怖威壓,幾乎能把在場這些女弟子們,都壓成粉碎,估計也就阿秀能勉強支撐下。

    ‘這就是仙界元嬰的力量嗎?確實恐怖強大,雖然遠不如我上一世神通廣博,但道路卻一以貫之。’

    陳凡伸出晶瑩剔透的手掌,輕輕一攥拳,感受到掌內那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力量。

    踏天神君此刻若在面前,陳凡根本無需祭出‘不滅元神’,一拳打過去就是。

    ‘一元之力修成後,哪怕在宇宙中,都能算一方高手了。該去找小瓊、爺爺還有爸媽他們了。’陳凡心中思量。

    不過在此前。

    地球許多事情都要了解,尤其放在陳凡面前的,就是這仙土之下鎮壓的神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