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直想著,碼完字再給大家解釋一下吧。

    但稿子還沒寫出來,提前發出來吧,我也不是能攢存稿的人,否則也不會斷更那麼久。

    這已經是第二次斷更了,簡直和上次一摸一樣,更新幾個月,然後斷更大半年,再然後年底回來...

    其實,為什麼連續兩次斷更,什麼累啦、不想寫啦、寫不下去啦之類,都是借口。只要想寫,就一定能繼續寫。我現在也是職業吃這口飯的了,不可能存在寫不下去的,劇情這東西,只要想,怎麼都會有的,硬寫都行。

    只是,那個卡住我的問題,花了兩年時間,我始終無法解決掉。

    我記得16年底,我去參加年會的時候,當時桌子上都是大佬,番茄大大、血紅大大,連公司的boss都在。當時大老板問我一句,說你地球寫完了之後,準備寫什麼?

    我當時信心滿滿的回答,我說後面準備學《遮天》,寫像東哥那樣的浩瀚宇宙世界。

    然後我為了這句話,卡在這里整整兩年。

    第一次斷更到回復更新期間,是我不斷在構思完善自己寫玄幻仙俠的能力。我是第一次寫書,都市劇情寫盡了,理論上該寫仙俠了,畢竟都市修仙都市修仙,前半部都市,後半部修仙,前輩們都是這麼走的。

    但是,寫的是真的晦澀,真的艱難。

    我完全感受不到寫都市那種酣暢淋灕的感覺,感受不到那種讓我自己熱血燃燒,幾近于沸騰無法自拔的沖動,沒有那種不僅點燃我,也想點燃你們的力量。

    盡管我花費了大量的腦力,心力,去構思這個宗派,那個強者,構思各種各樣,名稱迥異的什麼功法啊、法寶啊等等。

    但沒用啊。

    我沒感覺啊,我感覺這不像我筆下的文字,不像一個真實的陳北玄要遭遇的事情,不像一個足以像前半部一樣讓人熱血沸騰的故事。

    我當時不知道,我遇到的問題,是所有寫都市類者都會遇到的問題。只不過前輩們要麼硬著頭皮寫下去了,要麼戛然而止在了都市篇。沒有再深入仙俠和宇宙中去。

    因為那是真的難解的問題。

    在都市中,我們有熟悉的代入感,提起寶馬就知道是豪車,指著lv就知道是奢侈品,說市長就知道是高官。這整個世界是如此之真實,才能吸引你和我沉浸在這個世界中去。

    但脫離了都市,這種感覺就消退了。

    世界失真了,失去了真實。

    而沒有真實,也就意味著沒有感動。所以陳北玄陷入千篇一律的打臉中。實際上,寫到後來,我都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寫這樣的劇情。難道僅僅是為了把小說寫下去,然後匆匆完本結束。

    毫無疑問,我上一次努力失敗了。

    小說戛然停止在了18年的5月。

    我不得不繼續停下來思考。這本書已經給我帶來足夠的東西,讓我衣食無憂,讓我不需要為生活煩惱奔波。那麼接下來,應該是我回饋這本書的時候了。

    之前私下聊天的時候,宅豬勸過我,讓我把書趕緊完結了,再開新書。他也曾陷入過這樣的境地,苦修了許久才最終掙扎而出。這毫無疑問是前輩的金玉良言,我也在糾結很久很久。

    要不...

    真的開新書吧。

    大不了我換個筆名去,你們也認不出我是誰,還能當個新人冒充一下。正好靈氣復甦流火爆,我本來下本書就定的是這個題材,如果沒有都市修仙的連續斷更。說不定我去年都開始寫了。

    但是...

    我真的,真的不甘心啊。

    這是我寫的第一本小說,在此之前,我連一本完本都沒寫過。如果就這樣斷掉了,那我感覺我之後寫的每一個字,都仿佛活在愧疚中去。實際上這半年,雖然基本上不碼字,但我都不敢看這本書,不敢看都市修仙。仿佛看一眼,陳北玄就在嘲笑我一樣。

    他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啊。

    他的驕傲,連這本書都遮蓋不掉。每一個見我的人,都說‘我陳北玄一生行事,何須向你解釋。’說劍神,你在現實中,怎麼沒有陳北玄那麼霸氣。

    我在現實里是個和善的佛系青年。

    實際上,無論在網上還是外面,我都沒和別人爭過一口氣,吵過一次架。固然和我出去少有關,但大部時候,也就默默算了。生氣的時候,確實很生氣。但氣消的也快,基本上吃頓飯,看個電影,听首音樂,氣也就沒有了。

    但每次受欺負生氣時,我總會在心中yy,我多麼想像陳北玄那樣,不顧一切的翻臉,無懼世間的一切規則和責難,哪怕這個天壓下來,也要把天都捅破了。

    那是我心中最想要最想要的人呀。

    我寫這本書,為的就是這樣一個人啊。

    他就像我的hero,像我童年的夢想,如今真真實實擺在我面前。卻因為我自身的能力,寫不好他,讓他默默的躺在起點書庫的角落中發霉掉。看著一個又一個金光閃閃的人登上頂峰,去沐浴山呼。

    理智告訴我,哪怕回來更新,也沒什麼機會了。

    沒有太多的讀者,會追看一本曾經斷更的書,尤其他還斷更過兩次。

    我也想像香蕉、和我的偶像他們一樣,說一句話,‘我是為了對文字負責,所以斷更。’但我真的說不出口。

    我不是為了文字,我不是一個對文字有太多敬畏和認真,然後去一個一個字,一個一個情節去扣的人。

    但是,我要對他負責呀。

    他是我筆下創造出的第一個人物,就像我的初戀一樣。在我自身有實力,遇到困難的時候,就要舍棄他嗎?那是不是下本書,我再遇見困難時,再舍棄一本書?

    縱提他年筆,不是舊時心。

    也許我未來能寫出更多技巧純熟的小說,實際上,我的技巧與寫理念,在這半年中,一直在進步純熟。為此,我甚至把與女朋友研究的理論,整理成了幾本書,自賣自夸的說一聲,不比《九陰真經》差多少的,放在網文界也算有點價值了。我從來不會懼怕自己寫下本書成績會更差。如果一直努力學習和進步反而讓自己更差的話,那真的說明是我這個人的天賦問題。

    但是。

    ‘他’怎麼辦啊。

    听宅豬的,匆匆寫個結尾,把這本書翻過去。然後再開新書,重新去聚攏一批人氣?又或者披個馬甲,改頭換面重新來過?每一條都在我腦海中盤橫過,內心有聲音告訴我,催促讓我去完成這些事情,因為那明明是最優的選擇。

    可是....

    可是那是‘陳北玄啊’。

    是我每次都將自己代入到書中去,幻想自己變成的那個人啊。

    我現在才寫了300萬字,也許未來我還能寫一千萬字,兩千萬字,三本書,四本書。但我絕對不會再寫出這麼純粹的,在網文中獨一無二的人物了。

    他是如此的獨一無二。

    他是為了我幻想而生的,屬于我這個生活中連吵架都不敢和人爭吵的弱渣做的一個夢。他是如此之勇猛精進,一往無前,無所畏懼,不被任何世俗親情、友情、規則所約束。想殺就殺,想怒就怒。遇不平處平不平,遇蛟龍處斬蛟龍。

    我...

    我不想就讓他這樣離開,就這樣不華麗的退下舞台,就這樣黯然的被人趕下去。

    他的力量,被站內站外,無數者模仿過,早已證明過自己。有些時候,甚至抄襲他的書,能夠佔據一個站熱銷榜的一半。

    是我,對不起他。

    我沒有給他一個好的下半部,讓他不光彩的轉身。

    實際上,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下半部宇宙篇到底要怎麼寫。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聰明的者會回避它,職業的者會一路寫下去。唯有我患得患失。一邊想專業,一邊又心中對不起他。

    如果真的照著之前的大綱一路寫下去。

    那他就不是‘陳北玄’啦。

    只是一個普通玄幻文的男主,這種玄幻仙俠文,我在網上一抓一大把,我為什麼要看這本書,我為什麼要寫這個人,我為什麼要為他花費那樣的心血,一直一直寫下去。

    我想寫的,是那個無所畏懼,獨一無二的‘陳北玄’。

    他會讓每一個看這本書的人,無論是看都市篇還是宇宙篇,都會為他的桀驁不馴,為他的睥睨縱橫,為他捅破這整個長天的豪邁與力量而振奮,為他拍著桌子大叫,為他喝彩,為他對每一個人說出︰“我陳北玄一生行事,何須向你解釋?”

    我會把這本書寫下去的。

    一直到能再次寫出我心中的‘陳北玄’為止。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三次斷更。

    因為我面對的,是一個近乎于無解的問題。這個問題,以前沒有人解決過,現在輪到我來解決它了。但問題不就是人突破的嗎?烏賊能夠整合克甦魯,東哥能夠開闢靈氣復甦。只要努力,壓榨自己的心力,逼迫自己的潛能,憑什麼寫不出來?至少真的寫不出來時,我總算能夠略帶慚愧的對你們,也能對陳北玄說一聲。

    ‘我應該是盡力了。’

    我花了十年去想寫小說,最終才寫成,那我又何懼再耗一年,為他而活呢?

    最後的最後。

    真的真的超感激你們。哪怕連續兩次斷更,連續幾個月失蹤,連續許久不上qq,但每次我都能在手機屏幕上,看到你們在問我什麼時候更新,什麼時候恢復小說。

    感謝你們沒有放棄我,沒有放棄這本書,沒有放棄他。

    我回來了。

    為你們,為他而戰。

    斬斷長矛,擊碎盾牌!今日一戰,血染黃沙,紅日東升!——《指環王3》希優頓王率眾沖鋒向魔多大軍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