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快更新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節!

    星河浩瀚,一葉當空。

    在虛空中,可以看到一個黑衣黑發,容貌平凡的少年,正手中拄著一條銹跡斑斑的黝黑鐵條,腳下真的踩著一葉小木船,在宇宙里悠然自得的晃蕩。

    “行。”

    只看到黑衣少年輕輕一點手中鐵杖,無聲無息中,小舟就瞬間劃過無盡虛空。

    木舟似緩實快,睜眼盯著的時候,還在木星上,下一刻,已經越過了土星的衛星外環,曾經人類科技最快速的飛行器‘旅行者號’,也是花了十幾年功夫才到太陽系邊緣。如今這葉扁舟,幾乎不費吹飛之力,就跨越過了旅行者號十年走過的路程。

    少年每點一下,口吐一字,木舟都跳躍萬里。

    關鍵還毫無空間波動,不止如何行過。仿佛一人一杖一舟,行于異界虛空中,宛若鬼魅般。

    若有元嬰修士到此看到,一定瞠目結舌。

    雖然到了金丹修為,就能橫渡宇宙虛空。但若不借用傳送法陣的話,單單一個太陽系就能讓金丹修士飛個三五年。元嬰修士更強大,甚至能在虛空中破開空間,瞬間移動。但連續瞬移使用的法力,就是再強大的修士,也承受不住,長途趕路時,最後還是變成乖乖的飛行。

    當年七大神教和百宗圍攻地球時,花費了數十年時間,才橫跨整個遺棄星域到達地球。陳凡前往天荒星時,借用了傳送陣在許多星辰間跳躍,也花費了數個月時間。但如果以小舟現在的速度,恐怕不到半個月,就能飛到遺棄星域之外。

    這樣的偉力,已經不屬于元嬰之境。

    陳凡柱劍站在小木船中,慢慢體會體內仙界元嬰的力量。

    宇宙中最近幾千萬年,到底有沒有人在人間修成過‘一元之力’,以陳凡的見識,也不敢說真沒有,但至少在他上一世的五百年間,陳凡從未見過。他上一世雖然在修仙境界中走出很遠,另闢蹊徑,自開一路。這種正統的仙界元嬰,也確實未修成。

    嗖。

    小舟載著陳凡,以一個類似于春燕輕飄飄掠過清澈湖面,劃過一條淡淡水色波紋,悄無聲息的飛過。幾個呼吸的功夫,他都快逼近太陽系邊界。

    化神大能也有這種咫尺萬里的能耐,但像陳凡這樣悄無聲息,不帶一點點空間和靈氣波動,卻沒幾個做得到。

    僅從這種收斂氣息方面,仙界元嬰就勝過人間化神不止一籌。

    “仙界元嬰與人間化神最大的區別在于,仙界修行,重在自身,自給自足,一口仙氣不墜,則體內法力源源不絕,如同動力強勁的永動機般。但化神在人間而成,天生就要借助星辰、宇宙、乃至整個人間的力量。舉手投足,雖然有龐大到無法想象的威能,可以力抓百山,一指分海,駕馭的力量遠在仙界元嬰之上。但若以精純唯一,不為外界所困擾,這一點上卻遠不如‘仙界元嬰’。”

    陳凡一邊體會體內那熾熱如一台‘永恆烈陽’,不斷噴薄出精粹法力,催動著腳下木舟,以極其高速的速度飛行出太陽系,一邊比較天界與人間修行的不同。

    人間修外,天界修己。

    所以人間的大修士,平時在自家星辰世界中,固然可以呼風喚雨,移山填海。可一旦陷入異界,如魔界、妖界這種法則迥異,道軌不同的異世界,立刻就散失了大部分的威能,只能靠自身法力苦撐。這也是人間大能,為什麼鮮少深入探索異世界的原因。

    畢竟在人間,他是呼風喚雨的大修士。

    到了異界地域,幾個元嬰級估計都能讓他灰頭土臉。

    尤其是那些化神修士,大部分化神都有自己成道的神域,在神域內法力幾近于無窮,不死不滅,再多元嬰來也沒用。便是強一級的古聖也輕易無法滅殺一尊在神域內的化神。但一旦脫離神域,又少了借用規則的力量,所謂的化神,也僅僅是個強大的元嬰罷了。

    這樣的化神,喪命風險就太高了。

    一不小心,遇見什麼災厄或強大妖獸,就失了性命。

    在自家地盤是近乎神明的存在,去了異界就要冒著生死風險,還修為戰力散失十之七八。哪個修士願意冒如此大風險,去深入探索異界?

    實際上,不止異界,以陳凡就知道。

    在許多古老的混沌星辰或禁地中,都有嚴禁的法則道規,禁制調動外界天地元氣和法則,這就讓大部分修士都失去了九成威能。而在宇宙中,這樣的生命禁區也不在少數。所以頂級聖地仙宗,為什麼讓弟子兼修煉體之法,就是害怕陷入此等境地。

    “而天界則顯然不同,仙界元嬰修己。把元嬰、肉身、精魄都淬煉糅合為一,開發自身宇宙,體內法力源源不斷,不假外求。那麼哪怕進入規則迥異的異界或禁地中,戰斗力也不會失去太多。這樣就可以迅速融入到各個法則不同的世界中,還保持著強大的戰斗力。就如同那些憑借自身肉身和神通的神獸妖獸一樣。”陳凡恍然。

    以他曾經北玄仙尊的高度,高屋建瓴再來看現在,就明白了這仙界元嬰的妙處。

    從普適性和強大性看,天界的修煉法門,確實遠勝人間。

    “可惜,這樣的法門修煉起來太艱難了,以我仙尊轉世,並且吞噬了那麼多神物和近乎一湖的天地萬靈水,再借用一百口造元神井中的‘仙氣’才最終煉成。這在宇宙中,一般聖地都供養不起,恐怕只有最強大的仙宗,才有足夠的資源集中給一個弟子。”陳凡搖了搖頭。

    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那麼多半神藥和天地萬靈水。

    ‘仙氣’這東西,在宇宙中是何等罕見,一般元嬰估計听都沒听說過。普通化神,雖然可能听說,但這輩子都未必能見過一次。這東西,只有那些曾有人飛升天界的仙宗才掌握,屬于一個仙宗中最珍貴資源,早就被那群合道老頭子給死死霸佔住,輕易不會泄露一絲給低下人。在宇宙中,一縷仙氣的價格,恐怕足以拍出天價來,讓一群化神返虛打破腦袋,這可是宇宙中最頂級的神物。

    從這里可以看到,地球有多變態。

    掌握著一百口能制造仙氣的造元神井!

    這種地方,一般聖地都未必有。一旦泄露出去,必然是滔天大禍。不要說遺棄星域,便是整個小南天境都要被那些蜂擁而來的至強者們給踐踏破。

    所以陳凡在知道後,就死死的封鎖住秘密,只帶幾個最核心弟子進入其中修行過。

    而有這一百口造元神井,地球就相當于有了一座龐大到無法想象的金礦。在其中修行的人,將會以超越外界十倍、百倍的速度瘋狂提升著。未來,說不定能誕生出仙品金丹級的天才,甚至可能還不止一個。至于化神返虛,更是可期。

    “不過,這都是未來的事,現在,先該尋找小瓊、父母他們。”

    陳凡出了太陽系後,避開往來的飛船和有生命的星球,找了一個枯寂的死星,在其上尋了一個凹槽型的山谷,然後在其中坐了下來。

    他從懷中取出一枚翠綠的青色玉牌,赫然是陳凡給自己幾個核心親人制作的‘魂牌’。

    這一枚青翠欲滴,上面紋刻著一男一女,宛若伏羲女媧的模樣。上面魂光大盛,顯然不是上次佔卜方瓊的那一塊。

    ‘小瓊在真武仙宗,以她的天資,必然受到老師的重視和保護,暫時不需要發愁。到是我爸媽他們,論資質不要說比方瓊,就是和真武仙宗普通弟子比,也差距太遠。老師到底怎麼處理他們,我也猜不到。’

    取出玉牌後,陳凡眼眸晦澀不定。

    方瓊他從來不擔心,但對王曉雲和陳恪行,這幾年內,陳凡沒有一日不心焦。好幾次忍不住在地球上就想動手推演,但最終看魂牌上光芒猶在,終于忍了下來。

    他持著玉牌在靜坐許久,突然拋出手中的黝黑鐵條,以杖做筆,筆走龍蛇,在整個山谷周圍大地上,畫下一個巨大圓圈。

    “鎮。”

    少年開口。

    金口玉言,言出法隨,一道金色光幕驟然炸起,無數細小到無法想象的金銀色符,從山谷外所化的痕跡上升起,迅速鎖住整個虛空,宛如一口碗倒扣在山谷上空。

    接下來,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

    枯寂山谷仿佛一個模糊,瞬間跳躍到另外一個世界中去,從外界看,如同看著一副幻燈片般。山谷里的一景、一物、一色,都朦朧在煙雨中,如同站在燕歸湖眺望煙雨籠罩中的湖心島般,看似在,但又不可觸摸,隱隱約約。

    但這僅僅是一瞬間的事,下一刻,山谷又出現,回復原狀,沒有任何異象,更不存在那個黑衣少年。便是一尊化神修士路過,一個疏忽下,恐怕都要一掠過,當此地不存在人。

    陳凡坐在山谷中,將黝黑鐵條插在身旁,以鎮壓法力波動。然後才取出玉牌,施展‘因果秘術’,以定位父母所在。

    這一次,與之前不同。

    之前陳凡僅僅是金丹修為,如今他修成一元之力,比初回地球時,強大何止數倍?而且當時以‘因果神通’推演方瓊,相隔太遠,兩人之間恐怕橫隔了一個宇宙,更有真武仙宗的法陣層層阻攔,如果不是陳凡曾是仙尊轉世,恐怕僅僅法術念出第一個字,就被巨大的反噬給碾成肉末。

    但此次卻順風順水。

    陳凡推演起來,無比順利,甚至推演前,他心中都有預感,王曉雲他們恐怕並不和方瓊在一起,離陳凡更近的多,甚至未必在中央星河世界。

    “九天星神,因果輪回,血脈相吸,神魂指路...”

    當因果秘術施展時,一副與之前迥異的畫面,浮現在陳凡面前。

    那是一個與小南天境風格迥異的世界,一座座摩天大樓拔地而起,天空中,飛艇穿梭不息,街道上,行人摩肩接踵,街道兩旁金碧輝煌,各色懸浮的燈牌閃耀,放著各種各樣不同的文字和虛影,陳凡還隱約看到幾個身著暴露服裝,比地球前衛無數的妙齡女郎露著火爆身材的影像。

    燈火輝明,宛若不夜之城。

    與小南天境凡人和修仙者涇渭分明的不同,行走在大街上的,不僅有修仙者,還有大量的凡人。一位金丹境的年輕修士與一個粗通煉氣的老者擦肩而過時,那老者沒有退讓分毫。陳凡能從每一個人,無論修士還是凡人臉上,看到那種不外露,但隱約的一絲絲驕傲與自信。

    如果說小南天境的風氣是保守與等級森嚴的話,那就是一個凡人與修仙者共存的世界,更近似于現在的地球。

    “這里是....”

    陳凡眉頭微皺,他總感覺某些景象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

    但因果法術支撐不了太久,陳凡不敢怠慢,目光四掃,然後呼的,落在一行三人身上。是一個三十歲左右,氣質文靜的中年美婦,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十多歲粉雕玉啄的小孩。

    “母親...”

    看著那張與王曉雲地球分別時幾近于一致的面容,陳凡的目光都明暗了一下,若非早就食氣不死,恐怕呼吸都要屏住一分。

    盡管發型變了,裝扮變了,身上穿著的服裝變了,從曾經職業女性變成了一副與地球不同,但風格相近的裝束。但那種刻在骨髓與血脈中的共鳴,卻讓陳凡知道,這個正帶著一對小孩,宛如母親帶著子女在街上購物的女子,確實是自己失蹤多年的母親王曉雲。

    看著王曉雲臉上洋溢著的燦爛笑容,陳凡輕舒一口氣,還好,看起來雖然被蒼青仙人帶走,但母親似乎過得還不錯。

    等等。

    陳凡突然愣住了。

    他駭然發現,與自己血脈共鳴的,不僅僅有王曉雲,還有她身邊帶著的那兩個粉雕玉啄的小孩。

    看著兩個小孩那張近似于王曉雲的小臉,陳凡一時也無言了。

    強若仙尊轉世,陳凡也沒有料到這種情況。

    ‘才分開十年,老媽你盡然給我生了個弟弟妹妹?’

    陳凡目瞪口呆。

    離別十年,親人猶在,陳凡本應高興,但他此時腦海中,不知怎的卻劃過一個大逆不道的念頭。

    ‘希望是我爸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