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一世,陳凡從地球被蒼青仙人帶走後,並非一直都困在‘蒼冥界’,實際上,蒼冥界是聞名宇宙的斗戰聖地。開闢它的主人蒼青仙人活了近百萬年,其威名垂于宇宙五十萬載,法力號稱通天徹地,能在宇宙虛空之中,開闢玄之又玄的‘蒼冥聖界’,其威能簡直無法想象,又以提拔新人而著稱。

    蒼青仙人喜歡游歷各界,選拔最好的苗子,進入蒼冥界以修煉搏殺。

    最後能撕裂蒼冥界,站在他面前的,就可拜入蒼青仙人門下,成為其真傳弟子。

    一位‘真仙’的真傳弟子啊。

    在這個已經有上億年無人飛升,幾乎認為天界仙人是傳說的人間。合道真仙就是站在最頂點的存在,一人就足以鎮壓一個最頂級的勢力。實際上,九大仙宗中,據說排名靠後的幾個宗派,門中也就一兩位真仙鎮壓罷了。這是能硬撼星河艦隊,一人橫掃一個文明的超級強者。

    真武仙宗雖然有諸多弟子,但能拜入真仙門下幾人?

    蒼冥界在宇宙中有好多個出入口,以供那些修為淺薄,自認為無法在蒼冥界活下去,又或者那些斗戰聖者們打累了,能夠出來休息片刻的地方。

    其中有一個出入口,就開在‘天南星省’!

    陳凡上一世在方瓊未死,沒有把‘仙胎’氣運轉移給他前,只是一個天資平凡的地球人,身上沾染一點仙胎氣息,才被蒼青仙人順手帶走,扔進蒼冥界,自然很快,就半主動半被動的,被移出蒼冥界。

    說是移出。

    其實就是踢出去。

    將他這等混子和低端人口,定期掃除,否則他們活在‘蒼冥界’中就是炮灰,人家一場戰爭,可能死掉的如陳凡這樣的凡人或小修士,不知道有多少萬。

    當時陳凡被移出後,所在的星辰,就是天南星省的‘林陽星域。’

    ‘難道父母他們,被老師留在了林陽星?’

    陳凡有些為難。

    以那個方位測算,確實很像林陽星所在,否則以蒼青仙人的威能,蒼冥界的遮蔽,陳凡想要測算出王曉雲等人的位置,是非常艱難的,可能一不小心,就會引起‘真仙’的關注。到時候,哪怕相隔宇宙,‘真仙’也有能耐將力量投注到此,恐怕該倒霉的就是陳凡。

    但若真是到了林陽,那就難辦了。

    林陽。

    對陳凡是個特殊的地方。

    上一世,他有數十年待在那個星球,從蒼冥界‘逃出’後,陳凡就變成了一個普通平凡的小修士,在宇宙中戰戰兢兢的生活著。林陽星域雖然只是‘天南星省’的一個邊遠星域,但依舊臥虎藏龍,強者雲集,還有許多蒼冥界強者的家人、故友、弟子們,同樣被留在林陽星域。

    更不用說,當年陳凡僅僅是個先天的小修士。

    那些金丹元嬰,對陳凡都是仰望的存在,更不用說縹緲虛無到頂點的‘化神’大能了。

    陳凡謹小慎微的生活著,小心翼翼隱藏自己,在那冷漠的世界中,雖也偶感善意,但更多是世界的寒冷與刺骨。林陽雖是個有法度地方,但他區區先天,若招惹上那些龐然大物,它們有千百種法門能碾死陳凡。

    當時陳凡就記得,自己有個朋友,大家沒事一起交流修煉心得,或者組隊去城外獵殺妖獸。結果他那朋友,因為得罪了林陽星的一個大家族楚家,被楚家的元嬰老祖一句話,直接征召進軍隊,拉到宇宙邊疆去與星際妖**戰,從此一去不回。

    那等殘酷戰場上面,金丹元嬰比比皆是,死個千百先天,一點水花都濺不起來。

    “林陽楚家...”陳凡輕輕念著。

    上一世的陳凡眼中,楚家高不可攀,本身為一個扎根林陽千年的大家族,根深蒂固,人脈遍布整個林陽各城、宗門、商會乃至軍部之中。楚家的那位元嬰老祖,據說就曾從‘天南軍部’中退下,曾經是統領一級的人物,交情更是滲透進其他星域。

    當時那朋友死了,陳凡膽顫心驚了幾年時間,就害怕楚家遷怒。

    但現在,對陳凡而言,想要滅掉楚家,也不過是抬掌的事情。若非顧忌坐鎮林陽的那位化神大能,他一個手指頭,就能戳死楚家的元嬰老祖。

    “陳兄弟,渡船快來,我們該上船了。”郭傳東道。

    “好。”

    陳凡停止思緒。

    他抬眼望去,就見到,一艘巨大的星空戰艦從宇宙中緩緩滑落,降到‘黃楓港’之上。那戰艦全身黝黑的金屬外殼,上面銘刻著一道又一道泛著金光的復雜紋路,陳凡看出,那分明是頂級的陣法師紋刻上去的‘防護法陣’。以這戰艦上面的法陣等級,便是元嬰妖獸,也輕易難撼動。

    “這就是‘落日號’,負責往來天南與小南天境的戰艦,一月一次。別看它不大,但內部開闢空間法陣,能儲存千萬噸級的物資。每次載客量,都是以上萬人次計算的。上面的法陣,是我們天南鼎鼎大名的神陣師‘邱大師’親手刻繪上去的,號稱可抵擋大能一擊。一艘戰艦,造價超過一千萬星幣。一邊的跨星域大商會的全部身家,估計都不夠造一艘的。”胖子驕傲著說道。

    這艘戰艦若能抵擋大能一擊,確實值得驕傲。

    大能便是在宇宙中,都是一方霸主級存在,無比珍貴。據陳凡所知,林陽星域也不過有一尊守護大能坐鎮。只有天南星省的首府,以及某些邊疆星域,才有諸多大能匯聚。

    排隊進落日號的人非常多,放眼望去,排成一條條長龍。

    據胖子所言,大部分都是在天南星省有關系的,只有少部分才買船票,畢竟一萬星幣的價格,元嬰掏出來後,也會一貧如洗。

    “為什麼我們這邊排隊人多,另一邊則沒幾個人,快速就通過了。”陳凡注意到。

    整個上船排隊,分為三條。

    陳凡所在的這條人最多,中間的較少,至于最左側那條,幾乎沒什麼人,到了就能直接上船。而且各個身上寶光暗蘊,看著非富即貴的樣子,修為也至少到了元嬰級別,鮮少有金丹修士。

    “那是頭等票,享受貴賓待遇,咱們買的是二等間的,只能將就一下了。”胖子拍了拍陳凡的肩膀,看著頭等座的人,一臉肉疼︰

    “真是豪啊,頭等間船票可是二等間的五倍,一張能買五張呢,不知道是哪個小南天境的大家族子弟,又或者不朽神教的精英弟子。”

    “我當時曾被我那親戚帶進去坐過一次。嘖嘖,里面的空間可比我們的寬敞多了,有獨立房間和修煉區,還有超大天窗,能看到黑沙風帶的景色,還能享受貴賓一對一待遇。你不知道,當時有個山陽星域的大家族嫡子,直接把整個飛船的頭等間都包了,除了自己住外,還用來安置侍女和隨從,那才是真的豪氣。”

    胖子一直念叨。

    對這些,陳凡自然不在意。

    他堂堂北玄仙尊,不要說區區宇宙戰艦的頭等間,就算當年人界之主的王座都不屑一顧。對他而言,能渡過黑沙風帶,平穩進入天南星省獲得一個合法身份就行。

    陳凡正盤算著,自己留在地球的布置,到底能不能嚇阻住小南天境的修士。

    “希望他們不要嚇到。”

    陳凡悠然一笑。

    ....

    此刻。

    太初神境的化神老祖,正以鐵青著臉,看著眼前。偌大的太初神庭,仿佛被一條巨龍般從頭到尾碾壓而過。高達巍峨十萬丈的太初神山,更是不知道怎麼的,從中折斷為兩截。

    神境中的弟子們,無論是元嬰長老,還是金丹修士,都鼻青臉腫,身上干淨的一貧如洗,所有法寶都被打碎搶走。太初神君更忍痛去了庫藏看一下。

    僅僅一眼,他就差點背過氣去。

    太初神境積累十萬年以計的寶藏,堆滿了十七個庫房。

    各種靈丹、靈藥、神材、天寶、靈石...幾乎都是以萬計的,論價值,足以買下一百顆資源星,如今竟然全部被洗劫一空,連一枚最普通的赤炎靈丹都沒有留下。

    “這...這是誰干的。”

    老祖臉色鐵青。

    長老弟子們唯唯諾諾,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才有一人吞吞吐吐的說著。是一個黑衣少年,駕著一葉扁舟,持著一把黝黑鐵條,在三天前悠然而然的到了太初神境山門前,然後自保身份說是太初神境的老友,如今來回報一下昔日所賜。

    太初神境的弟子一開始還莫名其妙。

    有金丹護衛出去,想隨手把這個不知所謂的無名小輩給打發了。

    沒想到那斯盡然仗劍闖進山門,黑衣少年似乎不會法術,身上毫無法力波動,但卻不受任何道法陣勢的限制,哪怕護山神陣開啟,他都一人一劍,悠然而行,有人敢抵抗,就一劍拍飛。數十上百的元嬰長老齊出手,也被他隨手一拳擊潰。

    到最後,所有元嬰長老們拿那人無可奈何。

    就眼睜睜看著他,如數家珍的,把太初神境里面的‘十七個庫藏’,一個又一個找出來,然後用黝黑鐵條一劍破開封印,把所有的靈石寶物靈藥,都慢條斯理的裝進一個黃皮葫蘆中,然後悠然而去。

    雖然從頭到尾,那人沒殺死太初神境一個人。

    但那種如同閑庭散步,如入無人之境般的屈辱,讓這些平時尊崇整個小南天境,走到哪都被視為不朽大教長老,受到無盡追捧與崇拜的元嬰長老們,羞愧到極點。

    更眼睜睜看著那人,領走前隨手一劍,把整個太初神山都斬成兩截。那太初神山雖不是什麼神仙寶地,也沒有頂級神陣護著,但確實太初神教祖師的證道之地,就這樣眼睜睜當著所有太初神境弟子的面,被人斬破,傳出去整個太初神教的臉面,都無法待下去。

    如果說,一開始,太初神教長老們還沒認出。

    但後來,那標志性的斷刃仙兵出現後,其實所有人都知道了那黑衣少年的身份了。

    “陳...北....玄!”太初神君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這個名字來。

    雖然無人傷亡。

    但他只要看到那空空如也的十七個庫藏,以及折斷的太初神山,就知道,太初神境這次的名望,是真的盡掃于地,被人深深的踩在腳下了。

    那一周。

    不僅太初神境。

    躡空教、無極宗、魔日門....

    當年攻打地球的七大教,除了太陽神朝和一門三化神的長生教沒被黑衣少年找上門外,其他的幾個不朽神教,或多或少,都被陳凡打上門去,洗劫一空。陳凡似乎專找化神老祖不在的時候,而且他氣息斂如凡人,根本無人察覺他的行動,各大山門的神陣法門,在‘一元之力’的陳凡面前,更是威能削弱無數層。

    如果有化神老祖主持,陳凡可能還會懼怕。

    但區區神陣,他有的是法門可繞過。

    于是小南天境的大教門,損失慘重。雖未死一人,但物資與名望上的損失,卻讓他們元氣大傷,數十年都無法彌補回來。

    陳凡之名,更是因此,徹底轟傳小南天境。

    無人不知。

    無人敢惹。

    而此刻,陳凡早就溜到了黃楓港,準備登船。這一去,就是山高水長,魚躍深海,重返江湖。再回地球,估計就是陳凡徹底擁有壓服整個小南天境的力量。

    “該我們啦。”

    胖子拉著陳凡。

    陳凡正欲登船時,忽然眼楮一掃,見到一熟人微微一愣。

    “是她?”

    ps︰獲獎名單︰今天的者眼熟獎由嬌嬌愛大米、wlg獲得。本章說點贊最高者︰每天熬夜看書到天亮。這兩天開年會,更新不穩定,明天就好啦^_^。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