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楓港。

    枯寂黑暗的宇宙,一個直徑數十公里的小行星,正懸浮其中。透過天空可以看到,一艘艘泛著寶光的飛船,自宇宙之外,跋涉而來,到達此處。從黃楓港延伸出去的渡口,更是有數十個之多,每一個渡口,都停著諸多寶船。

    但其中最顯然,必然是那艘如同巨獸一般的宇宙戰艦。

    落日號!

    黝黑的落日號,宛如一條長蛇,橫趴在黃楓港上空,盡管它身上一點寶光都沒有,船身上僅僅有一條條淡淡的泛著金色光芒的紋刻。但那比周圍諸多寶船高出數個層級的龐大體型,似一只遠古巨獸趴著,厚重如山。讓每一個看到的小南天人,都感覺心中微微震撼,被天南星省的技術與力量折服。

    在渡口的排隊通道上,正有一位中年男子和一男一女兩人並肩走著。

    中年男子穿著一襲很有小南天境風格的古樸長袍,胡須根根如鋼針一般密集,面色肅然,負手走在最前,背後還負著一柄長劍。若有識貨者就能看出,那劍鞘是以‘紫須金瞳龍’的背脊上最薄嫩的一塊龍皮鞣制而成。紫須龍雖然只是一只金丹級妖獸,但極其罕見,生活在宇宙邊疆的禁區地帶,非元嬰巔峰修士不敢尚入。

    而那一男一女,男的穿著白袍,寶光內斂,身材挺拔,如劍而行,顯然煉氣功夫極深。而女子則一襲地球人打扮,穿著白色運動服,扎著馬尾,容貌俏麗。

    實際上。

    第一眼陳凡就認出是誰。

    ‘姜菲菲,她怎麼在這?’陳凡驚訝。

    這是唐姨的佷女,當日陳凡剛回地球時,還與她有些交際。陳凡自然知道女孩子心中對他一直不服氣,但他堂堂北玄仙尊,根本懶得和一個小姑娘較勁,尤其在陳凡顯露身份後,更是如天上神龍一般,更沒有關注過姜菲菲。

    ‘之前唐姨說她留了一份書信,說要離家出走一段時間,去武當山尋仙訪道,這數年來也是偶有信息,證明沒什麼事情,怎會出現在這里,而且跟著那兩個男子,還走的是貴賓通道。’

    陳凡眉頭微皺。

    以他修為,一眼掃過去,自然看出另外兩人修為。白袍青年雖然寶光內斂,看著深不可測,也就元嬰左右修為,但似乎修成神品金丹,不比不朽神教的神子們弱多少。不過這不放在陳凡眼中,如白袍青年這般,陳凡在地球殺的都不止一打。到是那黑衣中年人,一身元嬰巔峰修為,估計都入半步大能之境,這非千年苦修不可得。

    ‘看他修行功法,氣息雖宏大,但有一絲絲不協調,顯然並不純粹,並非不朽大教傳承。估計是散修一流人物。’

    ‘沒想到小南天境,還有這等散修強者。而且還帶著姜菲菲。’

    陳凡自然看出,姜菲菲此刻也修為大增,並且對那黑衣中年人很恭敬的樣子,口稱‘師尊’。

    黑衣中年人顯然地位在黃楓港也很高,連許多守在港口的侍衛,見到黑衣中年人也面色微震,慌忙讓開,緊接著,一位身著富貴的大人物親自迎出來,無比熱情,將其親自迎入黃楓港內。

    “陳兄弟看什麼呢?該輪到我們了。”胖子轉頭望了望,臉上露出猥瑣笑容︰“那貴賓通道的美女,住的都是頭等間,一看就是大有來頭,可輪不到我們。”

    “我只是好奇,一個半步大能修為的人,竟然帶這個先天境小修士。”陳凡說道。

    “半步大能?”連胖子都驚詫。

    這等修為的存在,哪怕放在天南星省,也是地位超然的人物,遠非一般金丹元嬰可比。天南星省的大家族,也願意接納這種有望沖擊化神的大修士。哪怕幾率渺茫,但終究有希望。若真能出一個化神,立刻以威震一個星域,真的是家族傳承萬年的鎮壓根基啊。

    “可能是新收的美女侍妾,或者家族精英後輩子弟吧。”胖子猜測。

    據他說,如半步大能這個級別的大修士,若願意去天南星省,不僅不要收錢,還能免費帶幾個人一起過去。遠不是他們這種金丹小修士可比。

    緊接著。

    陳凡跟著郭傳東,一起踏過安檢。

    在登船前的檢查處,至少有兩尊半步大能級修士虎視眈眈,上空更懸掛著一輪明鏡,只要人站在其下,鏡中立刻可照出其人的真實面目、修為、種族等諸多信息。通過後,還有天南星省的高科技審查。幾乎一步一崗,連續好幾道岸口,一般元嬰妖族到這里,早就在第一道就現出原型。

    陳凡恰恰相反。

    他修成天界元嬰,一身氣息內斂到極致,外表看著如同普通人般,不得不被迫外放氣息。那鏡子差點連陳凡金丹修為都沒照出來。讓一旁的半步大能的老者,連續疑惑的轉頭望來,似乎奇怪鏡子莫非壞掉了。

    一路順利通過各種檢測。

    兩人總算進了‘落日號’。

    郭傳東的房間,距離陳凡不遠。據他說,這次能賣出一張船票,已經算把本撈回來。買票只是順帶的,他更多的是給小南天境的修士,帶入天南星省,只不過需要一些贊助費罷了。周圍除了陳凡外,還有七八個,也都是他的客人。

    陳凡莫名其妙有種感覺,這不就是黃牛加導游嘛。

    落日號啟動很緩慢,它一月才往返小南天境與天南星省一次,每次在黃楓港都會呆足夠久。不僅要帶著諸多客人,還有小南天境的眾多資源和特產,這才是落日號的真正大頭。

    “陳兄弟不要一直閉關修煉啊,咱們去中央休息區看看吧。正好我帶你見識下‘落日號’的繁華,這堂堂‘落日號’,可不止幾個休息間。”胖子過來招呼。

    跟在他身後的,還有七八個修士。

    有男有女。

    看穿著風格,顯然都是小南天境的。

    大部分人都面帶善意,只有其中一位元嬰修士,略有點高傲,自持身份,顯然不想在一群金丹面前丟了面子。

    “好。”

    陳凡點了點頭。

    他正好有事要問胖子,之前他托胖子打探了一下那黑衣中年人的身份。果然胖子不愧是落日號的地頭蛇,才短短一兩個時辰,就給出答案。

    “星海獨行客,宋禹峰!”

    “半步大能級修士,曾一人一劍,殺入長生教,連敗十三峰峰主,最後引得長生教一位化神大能親自出手,才將其打成重傷。但哪怕這樣,也從化神手下全身而退,從而威震星海,號稱小南天境散修第一!”

    “奇怪,這種人物,怎麼帶著姜菲菲。”

    陳凡皺眉。

    他顯然是不信胖子說的什麼美女侍妾之言,估計是弟子。姜菲菲的天資,陳凡也看過,一身道氣清韻,身形裊裊如雲煙而行,氣息極其純正,是個好的修道苗子。若說宋禹峰能看上眼,陳凡到不驚訝。

    ‘但這難辦了。唐姨一直以為姜菲菲是出去旅游散心了,誰能想到她跑到黃楓港來。而且看宋禹峰的樣子,還要帶她去天南星省。這一去,可就不是幾年能解決的。’陳凡心中想著。

    他也不好插手。

    宋禹峰固然不放在陳凡眼中,但姜菲菲的樣子,顯然是心甘情願跟隨。陳凡若出手想把人帶走,恐怕第一個反對的就是姜菲菲。只是若不把小姑娘帶回去,唐姨若知道了,必然會傷心。

    陳凡正糾結。

    跟著胖子等一行人,已經走入落日號的中心地帶。

    落日號內部,空間極其寬廣,中央大廳如同陳凡前世所見的購物廣場般,更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無數穿著近似地球服裝的男那女女,摩肩接踵。除了眾多修士,陳凡還看到好些個凡人,但卻一臉坦然的走著,身穿制服,顯然是工人員。

    到是陳凡等人這一身小南天境裝束,有些顯眼。

    郭傳東首先帶眾人進了服裝店,給每人都挑選了一套天南星省的服裝,與地球相比,更具有古典風格和未來風格的結合體。

    陳凡換了一身黑色的短袖,有點類似古風長袍改成束腰緊身的,與現代小西服很相似,但更有古樸的風格。

    “我去,一套普通靈材制的服裝,就要我一百靈石,我在小南天境買的普通衣服,一塊靈石就能買一百套呢。”

    有人看到價格,頓時就叫起來。

    負責指引導購的,是個穿著藏青色制服的凡人,面對這情況,頓時臉色拉下來,愛買買,不買滾。

    胖子趕緊勸說下,那金丹修士只能忍氣吞聲。

    其他人也緊接著默默交了靈石。

    陳凡冷眼旁觀,能看出,那個導購雖然是凡人,但那種面對小南天境修士,發自內心的傲氣,卻是遮蓋不住的。這估計也是剛才的金丹修士忍不住出聲的主要原因之一。

    ‘天南人確實傲氣啊。’

    陳凡搖了搖頭,不理會這個。

    接下來,再逛了幾圈後,陳凡就找個由頭故意離開,他之前在姜菲菲身上丟了個神識標簽,此刻感應到她也在中央大廳,正好過去。

    行了幾步。

    就看到姜菲菲正和那白袍青年正背靠在櫥窗前,背對著戰艦外的景色,談笑風生。兩人如今都換上天南星省服裝,一紅一白。女子紅衣勝火,容貌嬌艷,腰上細著制精美的腰帶,顯得小蠻腰盈盈一握。男的則是身材筆挺如劍,穿著緊身白衣,面容如玉。

    兩人的舉止有些親密,姜菲菲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不時轉頭看著男子的一雙水靈靈大眼楮,撲稜撲楞的,似泛著光芒。

    陳凡見到,腳步漸漸放慢。

    就這樣,站在那靜靜的看一會,注視著這對宛如金童玉女一般的兩人。姜菲菲雖然數次目光從陳凡身上掃過,但顯然都未認出,更多時候,目光匯聚在身邊的白衣男子身上。

    到是那男子注意到陳凡,望了兩眼,見他只是區區金丹修為,就沒有在意。

    陳凡注視一會後,就默默回到自己房間。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意變。

    有些話,陳凡沒有開口問出,但也會知道姜菲菲的答復。陳凡枯坐于房間內,靜靜閉眼修行。姜菲菲終究只是他的一個故人,如果自己不願意回地球,陳凡也無法強行將她帶回去。

    ....

    就這樣,落日號一路飛了半個月,已經深入‘黑沙風帶’中。這一路上,雖然遇見幾次妖獸襲擊,但顯然無法撼動落日號的強大法陣與防護。

    這天。

    胖子又約陳凡出門,請陳凡去酒吧時,再次遇見姜菲菲。只是這次姜菲菲卻秀眉微皺,望著陳凡,眼中帶著一絲驚訝,震撼,羞愧以及一絲絲疑惑︰

    “你是....?”

    ps︰1.6日獲獎名單,本章說點贊最高者︰mdzzboyfrie。者眼熟獎︰曾戀你痴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