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這一說,我馬上就想起了幾個星期前的事情。

    那時候我們正準備去倒魯王宮,經過屍洞的時候,逮到過一隻大屍蹩,那蟲子的尾巴上,就掛著一隻這樣的鈴鐺,裡面有一隻青色的大蜈蚣,爬動催響鈴鐺的時候,會發出猶如人竊竊私語的聲音,聲如鬼魅,似乎有著神秘的力量,我們當時幾乎都被這聲音迷住,幸虧悶油瓶機靈,一脚把我們踢到水裏,才算清醒。

    三叔後來看過這東西,說它的年月還在戰國以前,具體是哪個朝代他也不知道,不過那時候事情危急,我也沒放在心上,後面在魯王宮裏的經歷簡直像惡夢一樣,沒瘋已經不錯,哪裡還記得這些。

    不過現在要我去辨認,我也不敢肯定,因為當時屍洞裏也和現在一樣,也就幾盞礦燈照明,那鈴鐺弄下來沒多久就給潘子一脚給踩爛了,要兩相對比已經不可能,我只能看個大概。

    如果這真是屍洞裏看到的那種鈴鐺,那胖子剛才如果一碰,還真不得了,那時候一隻已經把我們全部迷的無法自控,這裡最起碼有四十只,只要一個小小的抖動,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情况。

    悶油瓶看我想了起來,說道:“那屍洞裏肯定還有古怪,那積屍地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墓室,只不過不知道怎麼會和汪葬海扯上關係。”

    胖子聽我們說起過這事情,知道鈴鐺的來歷,納悶“你們有沒有看錯,這戰國前的東西,怎麼又在這兒出現,這未免也太巧了一點。難不成,這汪藏海,也是個盜墓的?”

    他這話一出,我和悶油瓶都楞了一下。

    “這樣說來,倒也有這個可能”悶油瓶想了想,說道:“他早年是幹什麼的,誰也不知道,而且又精通風水,他要是盜墓,應該遊刃有餘。不過,我記得他家世比較顯赫,他們家幾代都是風水大家,衣食不愁,總不會做這種下賤的工作。”

    悶油瓶說起下賤來,面不改色,似乎沒意識到把我們也罵了進去,我說道:“我覺得不太可能,倒鬥的,肯定會在自己墓裏留下個什麼標誌,好讓後世的近來的時候,有所避忌,你在這裡看到這種東西沒?”

    悶油瓶搖搖頭,“我剛才也有留意,確實一點迹象都沒有。”

    他在這方面的造詣深不可測,他說沒有,我知道必然是真的沒有,說道:“那這樣何以解釋這裡會有這麼個東西,會不會他本身就好古董,把自己心愛的藏品也拿來陪葬?”

    “我們一路過來,也沒看到其他的古董,你說的也不對,我看,可能是另一種情况”胖子似乎想到什麼,面露得意之色:“其實除了倒鬥的,還有另外一種人也經常會碰到古墓,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我聽了馬上就醒悟了:“你是說,他是在做工程的時候,在工地上挖到這些東西?”

    胖子點頭:“這人可說是當時最大一包工頭,很可能會碰到這種情況,只要回去查一下資料,就能知道那個時候,他有沒有去過山東的瓜子廟。”

    胖子的說法合情合理,我不由又有些佩服他,不過這東西決計是不能碰了,我猜想可能阿寧就是碰了這顆珊瑚樹,這麼多鈴鐺一起響起,才會變的精神失常,只是不知道這些鈴鐺在她大腦產生什麼景象,會有這麼厲害的效果。

    本來人就很容易受到暗示,現在又是在這麼一座古墓裏,氣氛神秘,神經稍微脆弱一點,自己就會瘋掉,我覺得,甚至悶油瓶的失憶,也可能是這些東西造成的,因為我發現這些鈴鐺的掛繩都用銅絲很精確的綁在珊瑚樹上,珊瑚本來裡面就有空洞,傳音極佳,這東西擺在這裡,就像一件樂器,發出的聲音可以有千萬種,難保裡面有一種就能讓人忘掉一切。

    不過我這些想法有點天馬行空,也不好意思說出來,三個人呆立了片刻,胖子就說道:“看來這洞底也就這麼點花招,這蹊蹺還在這些鈴鐺上面,要不扯呼?”

    我看這洞也沒什麼妖魔鬼怪,心裡也放鬆不少,現在走不走倒也無所謂了,不過看錶,退潮的時間也快到了,在這裡呆著也沒勁兒,四個人就向後退去。

    我邊走邊想,心裡還有兩個疑問,第一是悶油瓶二十年前進這個牆洞的時候,是被三叔引進去的,和他一起暈倒的那些人,現在在什麼地方?是不是三叔把他們運了出去?

    第二是悶油瓶當年進去的時候,聞到了一股非常奇特的香味,現在卻沒有了,難道這表示,二十年前,這洞可能還有什麼其他東西在?

    這些答案,必須要找到三叔的時候才能知道。

    而三叔又不見了,要找到他,不知道猴年馬月,說不定他就此不在出現,這些疑問就要變成千古之迷了。

    如果真如胖子說的,三叔是被這墓裏的冤魂給纏住了,那他會到什麼地方去呢,他看到悶油瓶的照片時,說的“我明白了”,到底是明白了什麼呢?

    想著我就覺得整個事情還缺一點東西,只要再給我一點線索,我就能把所有的事情連起來。而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東西應該和魯王宮有關。

    我想著,四個人已經走出了那個矮洞,胖子把阿寧放到地上,就說道:“現在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我們怎麼樣也該動手了。”

    我想到現在出逃的事情還是頭一等,就收回心神,開始交代事情,因為我從來沒真正開過明墓的寶頂,所以心裡也沒有什麼把握,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說完之後,三人依計行事,胖子老早憋了一肚子勁,抄起傢伙就在一根柱子上鑿開了,可他小看了金絲楠木的質地,幾下子下來,已經喘的不行,可柱子上就被他劈掉一點。

    他看了不對勁,說道:“小吳,這柱子也太結實了,要照這樣弄法,一個禮拜這梯子也搭不起來。”

    我說道:“你先別急,只要你劈掉最外面那層,裡面就好對付。”

    胖子半信半疑,拿著傢伙使上十二分的力氣,才勉强有了點起色,幾下過後,胖子已經撥開外面鐵一樣的木質層,掏出一個可以容納一脚的空間。

    我現在知道了那洞是死路,海水進來,只能透著磚縫往下漏,不用擔心會產生旋渦,就抄起傢伙就去幫胖子,才砸了兩下,才發現這活還真得他幹,他力氣大不說,耐力還好,這一路折騰下來,只見他生龍活虎,沒有一點疲態。我自己在他邊上一點,同樣的時間,已經累的幾乎手都抬不起來。

    我們幹的昏天黑地,三個小時後,終於在一根柱子上碼好脚洞,這底下的尚且好弄,一直到上面,要踩著已經碼好的爬上去,懸在半空中,力氣都使不上,最後只有淺淺的弄出一個可以放進一個前脚掌的印子,不過不管怎麼樣,還是給我們搞定了。

    我們把自己的褲子衣服都脫下來,因為都是潜水的衣服,很有彈性,索性割成一條一條的綁成一根繩子,像墨西哥爬樹人一樣做了一個繩套,圍著這根柱子圈起來,三個人三個方向,將繩子繃直了,就向上爬去。

    這一路也不知道是怎麼爬上來的,每上去一點都像死一次樣,胖子累的直叫喚:“你們兩個跟上來幹啥,我上去鑿了就行了,反正水下來,你們能浮起來,現在這皮繩都快把我扣成東坡肉了,小吳,你他娘的還是給我下去,不然我頂不住了。”

    我說道:“你以為我想上去,我是沒看到實際情況,不想你送死,這上面不知道有沒有夾層,如果有的話,你一傢伙下去,流沙下來就直接把這房間整個兒埋了。”

    我那是實話,墓牆裏的流沙層是最常見的反盜墓措施,前面也說過了,是比較有效的,一個有流沙層的大墓,如果要順利進去,就要在下盜洞的時候開一個下沙井,把流沙先放出來,有時候放空一面牆就要幾天幾夜,說明這流沙量的驚人。我們現在沒這個條件,如果真碰到這種墓穴,就只好另想辦法了。

    如果上面不是流沙,而是強酸或者火油,那就更糟糕了。

    胖子倒的鬥多了,自然知道我說的不假,揮了揮手示意那就爬吧。

    我們咬緊牙關,又花了半個小時,才到了最上面,胖子站穩之後,幾乎力竭,抱著那柱子一動也不動,說道:“他娘的,要再這樣折騰我,我可就歸位了。”

    我讓他喘口氣先,等一下鑿磚還得靠他,自己小心的試探著敲了敲寶頂,悶油瓶示意我不要停,自己把手指按到頂上,感覺了一下,說道:“實心的。”

    胖子聽了,他也實在不敢休息,二話不說,就開始鑿頂上的白膏土,他不敢太用力氣,因為到底這繩子不結實,萬一斷了,全部都得摔成重傷。

    我們都伸著手,搭在他肩膀上,萬一這繩子一斷,還能拉他一下,不至於直接從十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不過他一聲的油汗,估計真要掉下去,要抓也抓不住。

    白膏土很脆,他鑿了幾下,就剝下來一大塊,露出了裡面的青磚,胖子看了一眼,突然叫不好,忙叫我摸,我用力探過手去,一摸,傻了。

    這些磚頭之間,竟然澆了鐵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