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按道理,要看到那雕像的臉不難,可是我們是由下往上仰望,無論走到哪裡,因為角度的關係,仍舊看不清楚,我心中懊惱,對於雕像的不吉的感覺也越來越濃了。

    王老闆大概也和我有同樣的感覺,越是想看到,越看不清楚,急的他臉色鐵青,我們換了幾處地方,皆不滿意,最後還是决定先爬過坍塌的棧道再說,這裡的岩壁上全是樹根,爬起來也不會有多大困難,加之下麵還有幾層棧道,如果失足也不會摔死,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們再次回到那一段坍塌的棧道邊上,王老闆檢查一了下那些垂下的根須的結實程度,用多功能鎬掛住,敏捷的爬到峭壁上。我給他打著手電筒照明,一邊詛咒他掉下去,可惜這王老闆的身手和他的體形非常不相配,三下五初二,已經攀到了對岸,跳到棧道上。

    他回頭將多功能鎬拋回給我,然後自顧自向前跑去,大概心急想看看那上面到底有什麼。我打開頭上的頭燈,學著他的樣子爬上峭壁,一手掛著多功能鎬,另一手摸著根須前進,這些東西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摸上去竟然猶如石頭一樣,堅硬异常,不似有生命。上面的紋路也很似動物的鱗片,如果眼神差點,肯定以為是什麼古生物的化石。

    我爬的很小心,進度很慢,才爬到一半的距離,聽到王老闆叫道:“快到我這裡來,這裡可以看的清楚點,那團樹根裡面好象還不止…一座雕像,不知道到底雕的是什麼。”

    我聽到他的話,咬緊牙關,手脚並用,最後抓住一根根須蕩到對岸,然後尋著他的手電光追去,看到他已經繞著棧道上了三層,正舉著望遠鏡,查看銅樹那裡的情况,我向他望的地方看去,因為角度變化,的確可以看到有一些東西被裹在樹根裡面,但是具體是什麼,還是很模糊。

    氣喘噓噓的跟上,接過他的望遠鏡之後,我才看清楚,在蟒蛇一樣的巨大樹根團裡面,露著很多生銹的青銅手臂,從數量看來,裡面應該是最起碼有四座雕像,立於四個方向,憑藉露出的部分,也無法下準備的判斷雕的是不是同一個造型,其他的部分給深深裹在樹根裡面,目測一下,尺寸很大,大概和我們在山崖上看到的那座石頭的差不多大小。

    老癢所說的“大好處”,不會是這些恐怖的樹根,那肯定是這樹根裏包的東西,但這些雕像就算真的是有什麼莫大的價值,我們也帶不走啊,對面應該還有什麼蹊蹺我們所不知道,呆在這裡絕對發現不了,一定要過去才行了。

    我們繼續順著棧道上前,因為靠近溶洞的上段盡頭,崖壁與銅樹之間的距離也逐漸接近,我們看的也越來越清楚,銅樹之頂原來應該有一個原形的祭祀臺,朝四個方向有青銅的四座雕像,本來我們以為換幾個方向就能看到雕像的真面目,可是越往上越失望,它們的身體和面孔都牢牢的裹在了樹根裡面,想要看清楚,不砍掉這些樹根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我們來到棧道上與那祭祀臺基本平行的地方,王老闆停了下看了一會兒,對我說道:“這四座雕像放在四角,說明中心肯定還放著什麼東西,本來如果我們的裝備都在,可以再往上一段距離,用聚光燈照個清楚,可惜這些東西都掉進瀑布裏了,沒辦法,後生仔,我們得過去再說了。”說著他已經將多功能鎬有刃口一端折了回去,將鉤子折出來,綁到繩子上,做成一隻飛爪,像西部牛仔一樣甩了幾個圈後扔了出去。

    多功能鎬甩了一個抛物線,鉤在了對面祭祀臺邊上的一根樹根上,繞了幾圈,正好勾回到繩子上,王老闆拉緊,拉的樹根抖動了一下,很多奇怪的灰色蟲子從樹根的縫隙裏給驚了出來,四散而逃,速度很快。

    王老闆皺了皺眉頭,說道:“後生仔,這次該你先上了嘛!”

    我知道是他忌諱這些蟲子,心裡暗罵了一聲,目測了一下距離,這裡比我們剛才爬的時候近了很多,應該問題不大,於是點了點頭,爬上繩子。

    才爬了幾步,我也不由得佩服起王老闆,這繩子甩的真好,兩端成一個大概60度向下傾斜的角,只要雙腿夾住繩子,自然就會滑向對面,不用花一點力氣,我淩空劃過,一下便到了祭祀臺上的樹根上,立即抓牢上面的根須站穩。

    王老闆在對面做了個手勢,讓我先探察一下形式,我回頭一看,那些灰色的蟲子並不是螭蠱,而是一種類似蟬的幼蟲的昆蟲,這裡數量頗多,但是應該不會有什麼危害,我趕走他們,對對面的王老闆做了個手勢,他用手電筒照了照我的四周,確定真沒蟲子了,才爬上繩子。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一下子解開繩子,讓他掉下去,轉念一想,不行,他的背包掉下去太可惜了,無論無何,他的裝備一頂要弄過來,想的的時候,王老闆已經滑了過來,落到了我的身邊,想害他也沒機會了。

    這裡的樹根幾乎都有我的兩三根大腿粗細,烦乱在一起,碰到的地方已經融成一體,沒碰到一起的地方就鏤空成一個個窟窿,時間長了,融到一起的地方多,裡面鏤空的的窟窿就四通八達的,這在榕樹林裡面很常見,有大片榕樹的地方,甚至整片林子都粘在一起,裡面一個樹洞連著一個樹洞,進去就出不來,比鬼林子還邪。

    我們抓著樹根轉了一圈,發現這裡年代實在太久,包的非常徹底,看不到下麵是什麼,這些樹根又砍不動,不知道如何是好。呆了片刻,王老闆說可能要從從這些樹根之間的鏤空裏看下去才能看到,咱們分頭找,一個洞一個洞照過來,肯定能看到。

    我心說蓋的這麼厚,這也不太可能,不過他沒準備和我討論,只是抬了抬手讓我去做。

    我隱約感覺上這人十分的暴戾,和以前我認識的那個王胖子有的象,心說他們倆該不是親戚,不過我的那個王胖子可可愛的多了,而且很爽快,這個人太陰了,雖然表面上笑呵呵的。

    這些樹根盤在這裡,像一個墳墩一樣,用手電筒照到那些鏤空的窟窿裏,也照不底,我們搞了半天,累的一頭是汗,還是什麼都看不到,我還把腰給閃了,酸的我直冒冷汗。

    兩個人這下沒辦法了,王老闆看了看我,忽然罵了聲:“王八蛋,難到李琵琶這衰人算計我?”

    我心裡也嘀咕,這裡既然什麼都沒有,為什麼老癢要這麼強調,他應該不會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問題還是我們身上,到底出在哪裡,哪裡疏忽了?

    兩個人都不說話,靜靜的在那裡想事情,我想著老癢一路過來和我說的謊話,這些謊話不管是處於什麼心態,無非是想把我引到這個地方來,可到了這裡之後,卻什麼都沒有看到。而那個所謂的不能告訴我的,而且就算我知道了也是不會去做的好處,到底是什麼?現在還是一點也看不出來。

    正想的出神,王老闆突然推了我一下,我轉過頭想說話,他做了個別出聲的手勢。

    我心說幹什麼,他擺了擺手,小心翼翼的拉我蹲下來,仔細去聽那樹根裡面。

    我立刻凝神靜氣,側耳去聽,這裡沒有風聲,在這寂靜無比的溶洞裏,貼著那樹根,清楚的聽到樹根裡面傳來一聲一聲的輕微的“的…的…的”聲,好象有人被凍的磨牙。

    那聲音不大,不注意必然聽不見,很有語音規律,和血屍的聲音完全不同,也不會是那些蟲子在樹幹裏爬行發出的聲音。

    王老闆輕聲說道:“這聲音每一聲的間隔都一樣長,好象是個和尚敲木魚一樣,有可能是什麼機關運作的聲音,這裡面的確有東西在,只是不知道是活物還是死的。”

    我開始冒出白毛汗,這幾千年的老樹根裏竟然有人磨牙,難道是遇到了樹妖了不成,我剛想說話,王老闆抿著嘴巴搖了搖頭,舉起短步槍,拉上槍栓,讓我跟上,自己聶手聶脚的尋著聲音走去,我們走到一個榕樹根洞邊上,發現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王老闆打開手電筒往洞裏一照,聲音噶然而止。

    他瞄了眼我,輕聲說道:“沒錯,應該就是這裡,你朋友和《河木集》說的東西就在這裡面,可能得從這裡進去才行。”

    我皺了皺眉頭,說道:“這裡面的根系洞非常複雜,比那些溶洞地形的洞系要複雜的多,而且不知道這銅柱是不是空心的,貿然進去,可能會有危險。”

    他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所以我們兩個不同時進去,先下去一個探路。”

    我心理咯噔一聲,心說你該不會想讓我進去吧。

    王老闆看我猶豫了一下,把短步槍舉了起來,輕聲說:“我太胖了,你先下去,我跟在你後面,給你殿后,你放心,不會出事情的。”說著他推了我一把,將我往那個洞裏推去。

    我低頭看了看下麵,一片漆黑,回頭一看,他正面目嚴峻的看著我,臉上透出一股子陰糜的表情。我咬了咬牙,只好又帶上頭燈,再次充當趟雷的角色,剛想進去,胖老闆那又把我叫住,遞給我一隻小型的對講機,說道:“如果裡面很深,就用這個,去吧,後生仔有前途。”

    我心說有這麼好的東西,幹什麼不早拿出來,接過來,先熟悉了一下使用方法,然後放進兜裡,說道:“王老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這是給你去拼命,你怎麼樣也要給我點武器,萬一我掛在裡面了,你也沒戲了,對吧,你不給我槍,冷兵器總要給我把吧?”

    王老闆戒備的看了我一眼,大概覺得我說的也有道理,不情願的從自己的靴子裏掏出一把小匕首,丟給我,同時槍口馬上就指向我,笑道:“你看,我這人糊塗,就給忘了嘛。”

    我接過匕首,發現是那種長柄獵刀,專門用來刨皮用的,心說有總比沒有强,****一聲,頭一低鑽進洞裏,聞到了一股黴味,帶上要來的防毒面具,才繼續向裏爬去。

    裡面非常的潮濕,樹根的表皮與外面完全不同,非常鬆軟,還有很多不知名字的蘑菇長在裡面,很多蟬的幼蟲受到我的驚嚇,開始逃竄,我往裏爬了一段,一下呆住,前面至少出現了幾個叉口,該走哪一個?仔細一看,其中一個叉口上有一個標記,應該就前人畫上去的,不知道是老癢還是別人?不管了,我爬向那個有標記的叉口,又前進了幾米,突然前面一空,上半身已經探了出去。

    我上半身掛在洞口,打准頭上的探燈四處一照,這裡是一個矮小的空洞,裡面盤根結錯,全是樹根,說的實在一點,這裡不過是整個根包裏,根須比較稀疏的地方,正覺得奇怪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况,忽然看見樹根的裡面,有一塊石板露出一角。

    仔細一看,那竟然是一隻巨大的石頭棺椁。棺椁下麵有一個棺床,現在也給裹了個結實。從我剛才爬的距離派判斷,這裡應該就是祭祀臺的中央沒錯,這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我手脚並用,來到露出一角的石棺椁邊上,這才看的清楚,這東西還不是一般的大,幾乎像一隻袖珍的集裝箱了,椁蓋的邊緣和銅樹上一樣,陰刻著一圈雲雷紋。其他部分幾乎和樹根長在一起,上面有什麼浮雕無法知曉。

    王老闆在外面大叫了兩聲,我正給看的蒙了,也沒回他,他以為我下到銅樹裡面去了,從對講機裏問到,“後生仔,裡面有什麼?”

    “有一隻棺材!”我說道,一邊儘量找一個地方至少能讓我坐起來。爬著太難受了。

    “棺材?能不能看出是誰的?”

    我罵了一聲:“我怎麼知道,不過這棺椁給運到這裡也不容易,如此興師動眾的,裡面躺的可能就是這青銅樹的修鑄者。”把自己的棺材放在這裡,大概想著升天的時候,離天宮近一點。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人物,竟然有這麼大的手筆。

    這個時候我看到棺椁的蓋子和椁身並沒有密合在一起,有一段樹根已經順著縫隙長進了棺椁裏,將蓋子抬起了一點,我感覺到很奇怪,“恩”了一聲。

    王老闆聽了很緊張,忙問:“怎麼回事情?”

    “這棺材…蓋子沒蓋好。”我說道,向那縫隙爬了過去,難道入殮的時候棺椁沒蓋好?讓樹根長了進去?

    我想了想,覺得也不會,可能是細小的樹根須長入棺椁蓋之下後,不斷長粗,將蓋子抬了起來。這些樹根四通八達的,說不定已經撐滿了之只棺椁,錶質層這麼硬,我們手裡的這些個傢伙就算能砍的動,也不知道猴年馬月能挖出來。

    我爬到縫隙邊上,用探燈往裡面照了照了,裡面似乎是全空的,灰濛濛一片,光線好象給什麼吸收了一樣,什麼都照不出來。

    歷來考古中,從椁中將棺材起出來是最麻煩的,正規的棺椁,都是棺壁貼著椁壁,最多給你留一公分的空隙很不錯了,這一具卻反潮流,裡面有著相當大的空間,十分怪異,不知道又是什麼講究。西周時期的墓葬習俗已經比較成熟,就算是王宮貴族也不會使用如此離譜的墓葬方法,看樣子凉師爺說的沒錯,這裡應該是當時少數民族的一處王墓,並且這一個國力似乎也不弱,至少應該當時的西周王朝不相伯仲。

    我拿起對講機,說道:“這棺椁裏是空的,裡面不知道有什麼,我的探燈沒你手點這麼厲害,太暗,你可以進來了,這裡很安全。”說著,我已經向我剛才探出來的那個洞爬去,心說只要你一探出頭來,老子就卡住你,看你怎麼半。

    對講機發出幾聲靜電干擾的聲音,裡面穿來幾聲聲音,我聽不清楚。

    “什麼?”我問道

    隨著幾聲靜電干擾,從對講機裏穿來了一些奇怪的聲音,非常嘈雜,一點也聽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