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昏迷了三天時間,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給人送到了醫院裡面,剛睜開眼睛的那一刹那,我什麼都記不起來,只覺得天旋地轉,止不住的噁心和頭暈。

    兩天后,這種情況才一點一點好轉起來,但是,我的語言能力全部喪失,無論我想說什麼,我發出來的聲音全部都是怪叫。

    我以為自己的腦子摔壞了,影響了語言的神經,非常害怕,不過醫生告訴我,這只是劇烈腦震盪的後遺症,叫我不要擔心。

    我像啞巴一樣用手勢和別人交流,直到第四天,我才能勉强開口去問醫生,我現在在什麼地方,他告訴我,這裡西安市碑林區的紅十字會醫院,我是幾個武警帶回來了,具體怎麼發現我的,他也說不清楚,只說我全身大概斷了十二根骨頭,應該是從高處墜崖導致的。

    我胸口和左手打著石膏,但是不知道自己傷的多重,聽他一說,才知道自己命大。我又問他大概什麼時候能出院,他對我笑笑,說沒十天半個月,連床都下不了。

    當天晚上,送我過來的武警聽說我能說話了,帶了水果籃過來看我,我又問了他問醫生同樣的話,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只說有幾個村民在藍田的一條溪邊找到了我,我是給放在一個竹筏上,身上的傷口已經簡單處理過了,醫生說道,要不是這些處理,我早就死了。

    我覺得奇怪,我最後的記憶是落進水裏的那一刹那,按道理最多也是應該給沖到河攤上,怎麼給放到竹筏上去了,二來,藍田那裡離夾子溝那一帶有七八十裡路呢,難道,我們在地下河走過的路,不知不覺已經有這麼長一段距離了?

    我編了一個登山墮崖的謊話,千恩萬謝的送走了武警,馬上給王盟打了電話,讓他到西安來一趟,帶一些錢和我的衣服來,第二天王盟就到了,我把醫藥費付清,然後重新買了手機和手提電腦。

    我問王盟最近生意怎麼樣?他說沒什麼重要事情,就是我老爸找了我很多次,我心說出來的時候沒想到要這麼長時間,可能擔心,於是給家裡報了平安,不過我老爸不在,我和我老媽說了幾句,順便問了問三叔的消息,還是沒有音信。

    看來一切還如我來時一樣,我感歎了一聲。

    接下來幾天,我百無聊賴,忽然想到老癢,心裡發酸,便躺在病床上,翻著我墜山時候穿的那件已經完全破爛的登山服,尋找老癢的那本日記,日記倒還在,只是給水泡的什麼都看不清楚了,我勉强辨認的讀了一會兒,再看不出什麼,又連上醫院的電話,上網打發時間。

    我查了和多資料,不過網上關於古董的資訊到底是不多的,我只要將我腦子青銅樹的景象簡略的描繪了出來,發給一些朋友去看,後來陸續收到回信,大部分也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而且他們對我的描述也不相信,然而也有幾封信對我挺有啟發。

    其中有一封是從美國發來的,我父親的一個朋友,和我挺聊的來,他在email寫道,這一種青銅樹,叫做“篪柱”,因為形狀像篪(古樂器),八四年的時候,攀枝花一座礦山裏也發現過一根,但是遠沒有我說的這麼大,只有一截,深入地下的那一段已經完全鏽化了。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文獻資料能够解釋這東西是用來幹什麼的,不過根據山海經和一些文字記錄下來的少數民族敘事詩,這東西的確和遠古時期的捕“地龍(蛇)”活動有關。

    “燭九陰”應該是生活在極深地脈裏一種蛇類,因為長年在陡峭的岩石縫隙中生存,它幾乎沒有正視的機會,所以兩隻眼睛像比目魚一樣變異了。古人用鮮血將其從極深的地脈中引出來,然後射殺,做成蠟燭。聽起來很冤枉,但是那個時候,持久光源是極其珍貴的東西,特別是對一些晚上活動或者生活在漆黑一片的岩洞裏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我覺得他分析的有點道理,不過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碰到所謂的“篪柱”,會產生那種奇妙又恐怖的能力,我回信過去,問他歷史上還有沒有類似的事情發生過?

    他回信過來,還付上了一份殘卷,是一本筆記體小說,裡面記錄了清朝乾隆年間發生的一件事情,裡面提到了西安礦山挖出青白石龍紋盒,乾隆皇帝打開一看,當夜就秘招幾個大臣入宮,秘談到了半夜,之後就有乾清殿失火。那幾個大臣,除了一個有名的之外,其他幾個,全部也沒有善終,最後都給莫名其妙的殺了。

    我看時間,大概也就是李琵琶《河木集》寫的那一件事情發生的時間,也就是應該有關聯,看樣子,最後挖出那只白石龍紋盒的人和瞭解這件事情的人,都糟到了滅口,皇帝下了這麼大决心,要保守一個秘密,那這白石龍紋盒裡面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會不會就是這棵青銅古樹的來歷呢?

    我再一次回信徵求他的意見,他只回了一句話:那要挖下去才知道。

    我苦笑一聲,知道這是不太可能了,誰知道下麵還有多深,也許當初他們鑄造這東西,花了幾個世紀時間,就算真有人願意挖,我絕對是看不到挖出來的時候了。

    還有幾封信,是我的二叔發給我的,他說,那個時候的少數民族,文化傳承西周時期的裝潢風格,但是那個時候民族交流有限,而且交通和通訊極度不發達,所以應該有一個時滯,也就是說,我把時間估計的太早了,按照一般規律,那個時候,中原地區應該已經是秦後期。

    那個時候,幾乎所有的活動都和秦始皇修建陵墓有關,他們捕獵燭九陰,可能是為了提煉“龍油”,進貢給皇帝煉單或者類似的活動。而且根據地質探測,秦始皇陵的最底層,也有巨大的金屬物體,環繞整個陵墓,按照道理,當時候的冶金科技應該無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這一部分的修建者,應該是冶金科技特別發達的外來民族。

    二叔是秦始皇的忠實fans,凡事都能扯到那一段去,我對他的推測不以為然。

    一個月後,我出院回到家裡,整理了一下後,我開始收拾心情,從新投入生活,我整理了已經幾乎撐爆的信箱,理出一些雜誌和報紙後,我找到了一封沒有署名的快件。

    老吳:

    猜到我是誰嗎?

    對,我沒死,或者說,我又活了。

    我很抱歉把你捲進這件事情來,不過畢竟你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我沒有其他選擇。

    現在整件事情已經完成了,我們的關係,也必須到此結束了,我很高興能和你做過朋友,但是現在這一切已經不重要了。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三年前,我和一群遼邊佬到秦嶺那一帶踩盤子,我們根據當地人的傳說,在山頂的榕樹林子裏找到了一個樹洞,我們考慮再三準備冒險下去,過程你全部都知道了,後來我就被困在了石洞裏。

    當時,我已經絕望,雖然我不會這麼快死,但是活著對我來說更可怕,永遠生活在狹窄的,一片漆黑的大山深處,永無出頭之日,那種痛苦,你應該也體會過了。

    **********整整呆了四個月時間,這四個月簡直就是地獄,不過,在這段時間裏,我不停的思考,我知道了,這種能力在和潛意識有關,比如說,我想要在石頭上開一個門,我必須讓自己相信石頭上本身就有一個門,否則,就算你想破了頭,門也不會出現。、

    人自己是無法欺騙潛意識的,所以使用這種能力,必須要引導,這非常難,我和你說過了,一旦引導失敗或者出現偏差,你物質化出來的,就不知道會是什麼東西,非常的可怕。

    我不停的做事情,逐漸掌握了一些竅門,但是,這個時候哦發現,這種能力會隨著時間的减退而逐漸消失。這種感覺非常明顯,就好象人一點一點感覺到疲勞一樣,我意識到,如果再不採取辦法出去,我可能會餓死在這裡。

    我走投無路,嘗試著用那種能力,複製了一個自己,我沒想到這的會成功了,自己也嚇了一跳,一下子,我突然發現我出現在了山洞的外面。

    那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我是複製出來的,我和本我的所有記憶都完全一樣,所以當他叫我的時候,我完全不認同我是複製品,他開始罵我,說我想代替他存在於這個世界,說要讓我消失。我很害怕,我覺得洞裏的那個是怪物,所以,我不管洞裏的本我如何的呼號,還是找來了炸藥,將這個洞完全炸坍了。

    事實上,我的確知道自己是給複製出來的,但是我潛意識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所以我選擇了一種受破壞的狀態,我把本我殺了,然後告訴自己,我只是殺了一個替代品。

    青銅樹給人的能力,時間很短,所以我取下了一根青銅枝椏,從青銅樹底上的暗道出去,希望帶上青銅樹的一部分,能够使我的能力持久一點,這樣我才有可能逃到外面去,後來證實我的想法沒錯,我回到外面,挖出我們到這裡之前挖到的一些東西,又怕青銅枝椏太礙眼,將他埋了進去,然後回到西安,想找個地方把手裡的東西賣了。

    可惜的是,做買賣的時候,我在古董攤上給便衣給抓了,後來你也知道了,我回到家裡,我嗎已經走了,這些事情,我沒有騙你。

    還有一些事情,我也必須要告訴你,擁有這種能力,並不是沒有代價的,我的記憶力非常的差,很多事情必須預先寫下來,才能够記得,那就是使用能力的後遺症,我一路上,本可以很好將你安頓好,讓你不知不覺的就幫我完成這一次的探險,但是遺憾的是,這三年來,我忘記了很多東西,我怎麼出來的,我都記的不清楚了,所以破綻百出,我估計,再有兩三年的功夫,我可能完全失去記憶的能力。

    你身上也有那種奇特的能量,我不知道對你會不會有影響,你要多保重了,按照我的計算,這種力量也許會在你身上殘留好幾年,但是十分微弱,幾乎感覺不到。

    老癢

    我看完整封信,長出了一口氣,不知道說什麼好,信封裡面,還有一張照片,是他和他媽媽坐在船上照的,後面是大海,應該是到國外去了,她媽媽很漂亮,很年輕,和他站在一起,反倒是像情侶,我仔細看了看,卻總覺得,她媽媽的臉上,有一股妖氣,一種說不出的猙獰,也許是心理作用吧。

    不知不覺冬天來臨了,窩在空調房裏,整個下午都庸懶的連打瞌睡都沒力氣,我躺在“西泠印社”內堂的躺椅上,雙腳冰涼,不知道幹什麼好,正在半夢半醒之間,王盟走了進來,對我說:“老大,有人找。”

    我勉强反應過來,打了哈欠,心說三九天的,還有人逛古玩店,這位也算是積極了,不過再怎麼說也算生意,爬起來拍了拍臉,抖擻精神走了出去。

    外面空調小,冷風一吹,人打了激靈,一看,原來是濟南海叔手下那小姑娘,正凍的直打哆嗦,我心想估計是給我帶支票來了,心裡一熱,忙叫王盟去泡茶,自己問她道:“怎麼,丫頭,海叔讓你來的?”

    小丫頭叫秦海婷,是海叔的親戚,才十七歲,已經算是古玩界的老手了,她點點頭,說道:“哎呀我的嗎,怎麼杭州比我們北方還冷呢。”

    王盟笑道:“南方那是乾冷天氣,感覺刺骨一點,而且你們濟南也不算太北啊。”

    我看秦海婷只打牙花子,幫她拉到內堂去,裡面空調暖和,把熱手的水袋遞給他,問道:“你也太怕冷了,這麼樣,暖和點沒?”

    她喝了幾口熱茶緩過勁來,還是在房裏直剁脚,“稍微好了一點,人說杭州多美多美,俺叔不讓我過來我還搶著來呢,誰知道這麼冷,哎呀我下回再也不來了。”

    我問道:“你叔叫你來啥事情啊?怎麼也沒個電話通知一聲啊。”

    秦海婷解下自己的圍巾,從自己的皮包裏掏出一封東西來,說:“當然是正事,給,現金支票,那塊魚眼石的錢。”

    我一聽果然是,接過來瞄了一眼,價錢不錯,當即放進口袋裏,說道:”那替我謝謝他”

    她又拿出一張請貼,遞給我:“我海叔後天也來杭州,參加一個古董鑒定會,他說讓你也去,有要緊事情和你談。”

    我問道:“後天?我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啊,怎麼不在電話裏說,神神秘秘的?”其實我是不想去,古董鑒定,太無聊的事情,對於行內人來說,就是一幫老頭子在那裡聊天,其實哪有這麼多典故,是真是假,幾秒鐘就看出來了。

    秦海婷凑到我的耳朵邊上,小聲說道:“俺叔說,和那條青銅魚有關係,不去自己後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