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皮阿四越想心裡越發悚,但是這人那時候已經五十近六,閱歷膽識自然不是我可以比擬的,害怕之後,一定心神,心說你個驢日的看什麼看,閃電般掏出幾顆鐵彈子,雙腳使力定住身體,啪啪兩顆,直打向那頓白麵朝天的羅漢像。

    前頭已經說過,陳皮阿四的做人哲學就是先下手為強,這句話我爺爺也不止和我說過一遍,可以說跑江湖的,這個道理是最簡單但是又十分實用,兩顆鐵彈沒有留力,就聽兩聲悶響,直中白麵羅漢像的雙眼,直打的羅漢像兩隻眼窩全數裂開,鐵彈子彈飛出去,掉入鏡兒宮的底部。

    要是人,就實實在在給打瞎了,可見這一手有多少狠毒,羅漢像雖然是泥塑,但是也受不了這樣的撞擊,這一下子,那羅漢兩隻眼睛的地方變成兩個深坑,看上去非常空洞古怪,但是比起剛才的感覺已經好上了很多。

    陳皮阿四小松一口氣,心裡冷笑,心說這些臭和尚,搞什麼四大皆空,還不是一樣在這裡弄這些詭計嚇唬人?想著從懷中掏出一隻壁虎爪,一頭勾上上頭的曲木宮頂,一頭由連著的海象皮制的單股繩縛在脚踝上,往下一松,帶著彈性的海象皮繩就向下拉伸,使用海象皮繩是陳皮阿四多年盜墓經驗中總結出來,這東西的强度僅次於鋼繩,但是可以拉伸,加上陳皮阿四身材矮小精瘦,貼身纏繞在腰部,只是十幾圈,套上衣服一點也看不出來,就可以用來對付十米左右的深度。

    不過這‘鏡兒宮‘何止十幾米深,陳皮阿四放繩子一直到極限,可是離宮底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但是由此看下去,已經可以看到下麵東西的輪廓了,底下的宮底基座是似乎是漢白玉的,上面因為歷年的地震和自然的剝落,有著很多不知名的碎片,宮底中心擺著一座袖珍的不知道是玉石還是象牙的白色寶塔,上面罩著半透明的絞紗‘寶帳‘,所以看下去白濛濛的。

    陳皮阿四這一輩子,對於佛塔浮屠的瞭解還是少了一點,這也和解放前那一代人不識字有關係,長沙土夫子裏有一句老話:萬戶侯不如仗浮屠,就是說浮屠地宮的東西,往往比萬戶侯陵墓裏的還要奢侈,陳皮阿四雖然聽過這話,但是到底領會不深,如果是我,當時已然可以知道這下麵的是什麼東西了。

    袖珍寶塔下麵,應該就是放佛骨舍利的八重寶函,也就是一隻套一隻的八只盒子,這東西是佛家專用的,加上裡面的舍利,就是三千世界和六道輪回。暫且不管下麵壓的是真的佛骨還是玉石影骨,光那只八重寶函,我的天,就是根本無法計算價值的東西了。

    我聽到這裡,感覺到有點疑惑,如果陳皮阿四真的從地宮盜出了八重寶函,那這些東西又怎麼會在報紙上出現呢?難道他當時離寶物近在咫尺,卻因為什麼原因放弃了?以這種人的性格,實在不太可能。

    老海沒有注意到我走神,還在那裡口若懸河,不過這人的敘述實在是太囉嗦了點,我又插不進嘴巴,只得聽他繼續忽悠我。

    陳皮阿四看到寶塔之後,雖然還不知道下麵是什麼東西,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會太差,現在只要能下到下麵,自然可以滿載而歸,但是如何下去呢。

    只可惜自己沒帶著足够的繩索,早知道這樣,不如剛才就退回去,準備好了再回來,也沒的這進退兩難的處境。

    他手電筒再往邊上一照,看看能不能蕩到地宮一邊,然後順著那些羅漢像爬下去,他用手電筒一節一節的看,估計著高度,直看到底部,寶塔的周圍,卻突然看見一些奇怪的東西,好象一堆黃土撒在漢白玉的地宮底,不知道是封地宮的時候不小心掉下來的,還是他剛才用線鋦開頂的時候弄下來的。

    他仔細一看,心裡咯噔了一聲,不由暗叫糟糕。

    原來宮底那些不是黃土,而是一個很大的土包,一看便知道,那是一個地黃蜂的蜂包。

    順著土包的走向,能看到地宮邊上有一道半人高的石門,開的十分隱蔽,土包就是從那裡‘長‘進來的。

    看來這‘鏡兒宮‘的四周還有附屬的地下建築,而且很可能沒有封死,結果給這些蟲子當成冬暖夏涼的避暑山莊了,由這裡看下去,這蜂包的規模還不大,但是矮門內的部分恐怕非常恐怖,也難怪這蜂巢修的如此巨大,在地下人工建築中,風雨不侵,當真是‘好地段‘,這蜂巢裏的老蟲也會看風水。

    自己剛才鋸下的一解曲木宮頂卡在下層的幾個羅漢像間,沒砸到蟲巢,不然自己掛臘腸一樣吊在這裡,逃也逃不快,給蜜蜂釘死,恐怕給後來人留下千年笑柄。

    可這樣一來就麻煩了,只要脚一著地,就算你步履如烟,但是搬動這麼一坐小塔,在如此小的空間裏,不驚動這些地蜂是不可能的。

    陳皮阿四只是一個琢磨,就知道下去是不可能了,要把東西弄上來,只剩下一個辦法。

    在這裡不得不提一下陳皮阿四這個人的來歷,這個人自小在浙江沿海的漁村長大,日本人打來才逃難到了長沙,所以他一口長沙話很不‘道地‘,但是這人非常的聰明,自古時候起土夫子基本上不傳手藝給外省人,他是難得的一個。

    陳皮阿四在海鹽的時候,已經有了一手絕活,那就是在灘塗上抓螃蟹,當然不是用手抓,陳皮阿四抓螃蟹的用的東西,叫做‘九爪鉤‘。

    這東西就是類似於武俠片裏的飛虎爪,或者特種部隊用來攀岩用的三鉤爪子,但是這種爪子有九個鉤子,成一個環行,排的很密,抓螃蟹的時候,就用繩子綁在鉤子的尾巴上,然後看見螃蟹在灘塗上一冒頭,就一把甩出去,一鉤就是一隻螃蟹。然後一扯,螃蟹就飛回來,自己掉進筐裏。

    據我爺的筆記上記錄,這種功夫能精准到什麼地步,二十米一隻生雞蛋,一甩手就能勾過來,落地不破,簡直是神技,再遠一點,就要用棒子甩,也是十分的準確。

    陳皮阿四此時無計可施展,沒有辦法,只好一咬牙使出看家本事,他先蕩到一邊,順著羅漢像,一層一層的爬下去,等到距離差不多了,他掏出九爪鉤,提起一頭氣,一個角度極其小的弧線,爪子就鉤到了寶帳上,幸好這東西不是常見的青石的,十分輕盈,陳皮阿四一提將寶帳甩起,架到一邊的羅漢腦袋上,手上力道一變,鉤子脫出又回到他手裡。

    接下來是把這玉石或是牙塔去掉,不過無論是什麼資料,用九爪鉤是提不上來的,陳皮阿四甩出九爪鉤,勾住袖珍的塔刹,扯了幾下,紋絲不動。

    沒半噸也有五百斤,陳皮阿四心裡暗罵。

    他用手電筒掃了一遍塔身,看到塔基處有四根袖珍的柱子,這塔必然是按照頭頂上塌掉的這一座等比複製的,那結構也應該差不多,這四根柱子支撐著塔身所有的重量。寶函就在柱子中間,只不過角度不對,不然仔細去勾,也應該能勾的上來。

    這時候陳皮阿四心裡已經有點急噪,他估計著下來也有四個小時了,剛才隱約聽到幾聲哨聲,弄不好那幫苗人已經在附近了,沒時間在猶豫想辦法了。

    他心裡一壓,腦子一熱,心裡惡念已起,甩手啪啪又打出兩棵鐵彈子,彈子打在塔基的上的小柱子上,柱子應聲而碎,接著他縱身一躍,一下子踩到塔的一邊,然後一使緩勁,順著自己的衝力將塔帶的往一邊斜倒,另兩邊的柱子本來就受力不平衡,一下子斷裂,塔往下一沉,塔身和塔基裂了開來。

    陳皮阿四趴在塔上,控制著力度,塔重力量緩,傾斜的很慢,等到陳皮阿四看到塔下的寶函一露個角,一甩九爪勾,一下將這東西從塔下勾了上來,然後收鉤子再甩出去,勾住一邊的羅漢像,想拉起纖繩一樣把自己穩住。

    這一系列動作只有3秒就全部完成了,但是他沒想到那羅漢像根本拉不住塔身和他的體重,一拉之下,羅漢像首先不穩,竟然從牆上掉了下來。

    這下麵一圈幾乎是蜂包,要是這樣掉下去,等於直接摔進蜂包裡面,那不死也不可能了。

    閃電間陳皮阿四使盡全身的力氣用裏一扯,將羅漢像扯向自己的方向,一手將八重寶函丟向空中,如此閃電般一換手,羅漢像給他穩穩接到了手裡,但是無法避免的,寶塔頂也重重撞上了地宮壁,更多的羅漢像給傾斜的塔刹撥落下來。

    這一次陳皮阿四再也無技可施展,眼看著一排的羅漢像砸進地黃蜂巢裏,頓時灰塵四起,黃蜂巢給壓的幾乎完全凹陷裂開。

    混亂中他只得丟下手裡的羅漢,又轉接住寶函,條件反射的手電筒去照那蜂包,心說完了,老命交代了,沒死在戰場上,還是死在地宮裏,應了祖宗的老話了。

    手電筒一照間,卻那些裂縫處卻沒有他想像的大量的黃蜂湧出來,反而他看到蜂巢的裂縫裡面乾涸沒有一點水分,似乎是一個廢棄的蜂包。

    但是,讓他渾身冰涼的是,有一道裂縫裡面有一馱黑呼呼的東西,看樣子是修巢的時候裹進去的,不知道是死人還是什麼動物的屍體。

    他跳下去,掰開一看,是一座和這裡樣式相同的羅漢像給裹在了裡面,已經摔的成了幾片,估計是蜂巢還沒形成的時候就從上面摔下來碎了,結果給包進去。

    陳皮阿四抬頭看去,他剛才下來的時候雖然沒注意,但是他感覺並沒有發現哪裡少了一蹲羅漢像啊,這一座是從哪個位置上掉下來的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