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白山是潜在的火活山,根據史料記載,最後一次小規模的噴發應該是在1000年前,現在雖然火山歸於沉寂,但是附近地熱極其豐富,不少火山時期的地質縫隙和熔岩口都保持著極高的溫度,這盤龍封石的後面,說不定就壓著一條冒熱氣的地縫,才會冒出硫磺的味道。

    這對於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在這樣的環境裏,能有一個穩定的熱源肯定比點篝火要經濟實在,可是黑色的巨大盤龍封石壓在上面,目測一下少說也有十幾噸重,我們沒有任何開山設備,要把它翻覆過來,實在有點難度。

    胖子是行動派,撩起胳臂招呼我們去搬石頭,幾個人上去嘗試性的扛了兩下,一群人抬頭滿頭大汗,面紅耳赤,石頭紋絲不動。

    胖子氣喘吁吁,罵道:‘不成啊,老爺子,早說咱們裝備不行,你看現在這情况,要有點炸藥多好。‘

    華和尚說你不懂就不要亂說,我們老爺子過的橋比你走的路多,不帶炸藥來是對的,你說我們現在穀底,你頭頂上白雪皚皚,你隨便那裡放個炮眼,把上面的雪震下來,一下就給活埋了。

    胖子沒話反駁,這時候我看到盤龍封石的下沿,卡著很多大小不一的石頭,靈機一動,對他們說道:‘可能不需要炸藥,讓我來。‘

    說著我從行李上拿出一把石工錘,走到盤龍封石的一邊,仔細檢查了一下下麵幾塊比較大個的石頭,然後對準其中一塊用裏一敲,那塊石頭一方面受著十幾噸的壓力,又收到我側向的錘擊,馬上裂開一條縫,緊接卡拉拉一連串石頭摩擦聲,上面的盤龍封石因為支撐力突然變化,順著石坡開始滑動。

    我們趕緊向後退去,盤龍封石向下滑了幾寸,又開始傾斜,可是這塊石頭實在太重了,滑動了一點點位置就停了下來,雖然如此,我們還是看見,封石的後面,露出了山體上的一條岩縫。

    岩縫有腦袋寬,人勉强能通過,看洞口的邊緣,呈岩層撕裂狀,沒有人工開鑿的痕迹,一陣陣的硫磺味道,就是裡面傳了出來。

    胖子調亮手電筒,伸手進去看了看,轉頭道:‘裡面很暖和,不過角度太難受了,照不到什麼,而且,裡面的石壁上好象有字。‘

    ‘寫著什麼?‘我問道。

    胖子眯起眼睛仔細看了看,道:‘看不懂,媽的不知道寫些什麼。‘

    說著他試圖猫腰鑽進去,但是胖子的確太胖了,這個洞顯然不適合他,擠了幾次,擠不進去。最後他把外面的大衣脫了,才勉强鑽了進去。

    陳皮阿四讓葉成,郎風和潘子留在外面,有什麼事情好照應,我們跟在胖子後面,鑽進縫隙裏。

    這裡整個耳就是條山體運動時候裂開的岩縫,進去之後,發現縫隙是一個陡峭的向下的走向,裡面非常黑,看樣子極其深,恐怕通道這山內部。

    縫隙開口處的空間不大,兩個人無法並排,而且縫隙裡面非常難以行走,底下全是大快的石頭,棱角分明,洞裏的硫磺味道非常濃,溫度起碼有三十度,摸了摸,連石頭都是燙的。

    我們往前手脚並用的走了幾步,胖子用手電筒照了照一邊,說道:‘你們看,這些是什麼字?‘

    我轉過頭去,字不是刻在縫隙的壁上,而是刻在一塊橫在的底部亂石上,那是幾個陌生的文字,有點像中文,又有點像韓文,刻的很淩亂。

    華和尚凑過去看了看,確定道:‘是女真字。‘

    ‘寫的什麼?‘胖子問。

    華和尚道:‘等等,我沒那麼厲害,要看看才知道,我先把他描下來。‘

    我們等了片刻,華和尚把這些字抄到本子上。胖子打頭,我們排成一隊,繼續往洞的深處走去。

    說是走,其實用手的機會比脚還多,整條縫隙幾乎是三十度向下,有沒有階梯,幾乎全靠爬著下去,裡面是寬時窄,時高時低,有些地方人要坐著才能通過。

    唯一讓人舒服的是,這裡面暖和很多,我們爬著爬著,都開始出汗,只好解開衣服的扣子。這時候胖子問道:‘老爺子,你說,會不會那封石頭堵著這條縫,不是偶然啊?‘

    陳皮阿四沉吟道:‘開山建陵,就地取材,這裡的外面這麼多亂石頭,應該是修建陵墓時候用來採石的石場,可能這條縫是他們採石的時候發現的,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要用封石壓住。‘

    下了不到一百米,硫磺的味道越來越濃,岩石也越來越黑,都開始呈現琉璃的光彩,那是雲母高溫融化過的痕迹,我哎呀一聲,心裡已經在想,這裡應該是一處火山的熔岩口啊,長白山是潜在的活火山,要是突然間噴發了,岩漿從山體內部噴出來,我們不是死定了。

    胡思亂想著,忽然,打頭陣的兩個人停了下來,手電筒照去,原來前面裂縫陡然收縮,亂石重疊,只剩下一個極小的縫隙能够下去。

    我蹲下去用手電筒照了照裡面,這裡是縫隙坍塌造成的,裡面空隙很小,看樣子要匍匐著才能進去。

    陳皮阿四看了看這個洞口,知道自己的體力是爬不進去了,商量了一下,我讓華和尚陪著他等我們,我,胖子和悶油瓶子進去看看,裡面還有什麼。

    我們脫掉外衣,讓自己的體積儘量减小,這一次是悶油瓶子打頭,三個人前後下去,一點一點擠進那條縫裏。

    我以為這一段坍塌只是暫時的,向前爬個幾步,必然會有出口,如果是實的,我們也可及時掉頭回去,沒想到這一段空隙很長,爬了很久,前面還能通行,深的出呼意料。

    裡面的石頭尖子非常鋒利,我爬了幾步,身上的衣服已經勾破了好幾處。岩石擠壓著我的肺部,加上溫度越來越高,我逐漸感覺到呼吸困難起來。

    後面的胖子和我感覺一樣,拉住我的脚道:‘不成,這裡這裡面的空氣品質可能有問題,咱們探也沒探就進來,太莽撞了。‘

    我想回頭看看,空間太小,實在沒辦法,想著剛才爬過來很長一段距離,現在要回去也捨不得,而且現在這個局面,倒著爬恐怕比來時要更加痛苦,於是道:‘咱們再往前幾步,如果還沒底再退出去。‘

    胖子應了一聲,這時候,忽然,前面的悶油瓶子叫了一聲:‘恩?‘

    我轉頭向前看去,前面卻空空蕩蕩,剛才還在堵著我的悶油瓶子,前面卻不見了,只剩下一個黑漆漆的石隙通道,不知道通向何方。

    ====重感冒,實在碼不出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