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躲過了暴風雪之後,我們再次起程趕路,在一處斜坡下發現了阿寧他們的馬隊,同時也發現了海底墓穴影畫之中的那一座神秘雪山,赫然出現了我們的視野盡頭。就在我們訊問嚮導如何才能到達那裡的時候,順子卻搖頭,說我們絕對無法過去。

    “為什麼?”我奇怪道,心說你不是說這八百裏雪山,你每一座都上的去嗎?怎麼這一座又不能去了。

    順子解釋道:“那座山叫三聖雪山(化名),這山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在我們這一邊,雪線以上到那一邊,都在朝鮮的邊境裏,我們過不去。”

    胖子愣了一下,問道“三聖雪山?是不是當年彭總司令抗美援朝的時候,志願軍後勤部隊建設戰後生命線時候翻的那一座雪山?”

    順子點頭道:“對,就是那山,海拔2400多米,翻過這山,就是朝鮮的丘陵地帶。”

    我一聽,就心說壞了。

    三聖山這個地方,當過兵的或者對近代中國歷史感興趣的都知道,天下最難過三條的邊境線,一條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條是以色列和黎巴嫩,還有一條,就是三聖山的這一條只有14公里長的邊防線。

    其實,中國和朝鮮兩國歷來是友好國家,熟悉的人都知道,在長白山的西坡可以非常輕鬆的越過邊境線,並沒有太多的關卡,在96年左右中國長白山林區蕭條的時候,有很多人經常越境挖掘一種叫做“高山紅景天”的中草藥賺錢,雖然朝鮮兵也抓,但是中國人跑的溜,大打遊擊戰,加上很多來偷挖草藥的都帶著烟酒,給抓了也能用烟酒脫身,所以一段時間下來,西坡的這條邊境線已經名存實亡了。

    惟獨三聖山的這一段邊境線,卻仍舊封鎖的非常嚴密,原因沒有人知道,據說是因為這段邊境線是中國與朝鮮的老邊界,雪線以上就是朝鮮國境,抗美援朝的時候為了快速運輸戰略物資進朝鮮,山裡上修了很多的臨時戰畧通道和地下工事,兩方都能通過這些通道迅速派兵,所以不嚴防不行。

    現在我們的食物的儲備,不允許我們從邊上海拔非常高的那幾段邊境繞過去,那唯一能趕上進度的辦法,就走直線從三聖山口直接過中朝邊境然後進入雪頂。

    那我們的麻煩,就不是什麼玄之又玄的奇淫巧術和粽子,而是非常實在的81式自動步槍的子彈和少著排多著連的正規軍。

    其他幾個人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三聖山的情况,也都面露愁色,我們交換了一下眼色,合計著下一步怎麼辦?

    潘子安慰我們道:“你們別急,邊境上偷過境的路肯定有,在這裡當過兵的順子肯定知道,我們可以說服他帶我們過去,到時候多給他點錢就行了。”

    說著就去問順子,沒想到順子竟然堅決的搖了搖頭,說道:“不行,沒可能,那邊能上山的道路就這麼幾條,全部都是高崗,十米一個探照燈,從山脚下就全是軍事禁區,雖然人不多,但是崗哨很密集,別說過境,你連靠近我們自己那邊的哨子都不可能。我服役當時接到的命令,看到任何陌生人進入視野,馬上就會朝天開一槍警告你,如果你還不退,第二槍就直接打你腿了,不帶一點理由的。”

    胖子問:“那咱們買點水果帶上去,裝成老百姓來慰問行不行?”

    順子笑道:“老闆你也太會說笑話了,當然不行,一來這不是能混水摸魚的地方,二來這裡哪裡去找水果,冰天雪地,我們提著水果到長白山的雪線以上,比空手還可疑。”

    胖子嘖了一聲,說道:“那怎麼辦?這條破線就打死過不去了?我就不信,馬其頓防線都給突破了,這條破邊防線還能有馬其頓防線强?你他娘的是不是嫌錢少?需要多少你就直接說。”

    順子為難的撓頭:“哎呀,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要是真有辦法,我還會和錢過不去?你們要想到朝鮮去,早說我就不帶你們走這條道了,現在既然來到了這裡,我真沒有辦法。”

    順子說的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我們都有點意外,不過這一帶並不富裕,過個邊境也不是什麼大罪,如果真有辦法順子應該不會瞞我們。

    華和尚他們沒什麼主見,走到陳皮阿四邊上,問老頭子怎麼看。

    其實也就是是繼續走還是回去的問題,繼續走的話,就必須像順子說的,繞道其他的邊防線,時間可能要延長一倍,而且最後幾天得餓肚子爬山。不繼續走就是回去修整,重新再來,也就是說這幾天都白爬了,各種辛苦全部白費。

    我自己傾向於繼續走,不知道三叔部屬了如此急迫行動的目的,阿寧他們的隊伍又給了我很大的壓力,腦子就希望能夠早點見到三叔是完。當然當時有這樣的想法,是完全不知道在饑餓中攀爬雪山的痛苦。

    陳皮阿四歎了口氣,顯然也沒有遇到到這事情會這麼麻煩,這些個長沙的老瓢把子,在自己的行裡隻手遮天,殺人放火什麼都敢幹,但是一碰到和官面上扯上聯系的事情就蔫了,所以說貧不與富鬥,富不與官爭,他想了半天,也不說話,眉頭就越皺越緊。

    我有點著急,看了悶油瓶一眼,想問問他的意見,他卻完全不參與我們的討論,只是看著遠處的雪山,不知道在思考什麼東西,好像這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

    商量來商量去,一下子誰也拿不出個辦法來,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邊的葉成叫了我們一聲。

    我們停止說話,往山下一看,發現阿寧的馬隊又開始向前面移動了,看他們出發的方向,目標毫無疑問就是那三聖山。

    很多的物資已經馬上卸了下來,隨意丟棄在雪地裏,大概是為了减重加快行動速度,山下的雪地裏看上去一片狼籍。

    葉成奇怪的說:“奇怪了,這些傢伙不知道前面是邊境線嗎?他們的嚮導吃什麼的?要真像順子說的,背著這麼多武器過去,不是給人家練實彈射擊去了嗎?”

    我搖頭表示不可能,我知道他們公司的習慣,肯定有當地的嚮導,而且也許不止一個,這樣專業的私人考察公司最擅長的就是調研和公關,這裡的形式他們瞭解的絕對比我們清楚,而且肯定在來之前就定下了固定的線路,不會輕易更改。

    胖子懷疑順子的業務能力,就問他這怎麼解釋?是不是有別人知道的路他不知道。

    順子眯著眼睛看了看道:“這樣走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他們是想從前面的山口,繞到其他山上,然後繞過那段邊境線,在朝鮮境內再轉向三聖山,風險雖然也大,但是比衝擊邊防線要好很多。他們的隊伍比我們龐大,食物充足的話,或者朝鮮方面打通關節的話,的確有這個實力做長途的跋涉。”

    “那怎麼辦?要不要跟上他們再說?”葉成轉頭問陳皮阿四。

    陳皮阿四搖了搖頭,也不說話,突然指了指另一邊,三聖山邊上的一座白雪皚皚的小山頭,問順子:“那是什麼山?”

    順子拿起望遠鏡看了看,道:“那是小聖雪山,那一座山是在我國境內的,三聖山和小聖山,加上還有那一邊的大聖山,通稱五聖。”

    陳皮阿四又問道:“從這裡走,能不能上到這小聖山上去?”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一愣,都不知道這老頭想幹什麼,順子也有點奇怪,道:“問題是沒有,,一天就到了,而且哪裡離崗哨很遠,風景不錯,就是路不太好走。”

    陳皮阿四拍了拍褲子上的雪,站起來,對順子道:“行,帶我們去哪裡就行了。”

    眾人摸不著頭腦,華和尚馬上提醒道:“怎麼了?老爺子,到那裡去,太浪費時間,咱們沒食物能維持這麼久了——”

    陳皮阿四擺了擺手,指了指一邊連綿的山脈,道:“這裡山勢延綿,終年積雪而又三面環顧,是一條罕見的三頭老龍,大風水上說這就是所謂的‘群龍坐’,這三座山都是龍頭,非常適合群葬,如果這天宮是在中間的三聖山的的崖峭壁上的,那邊上兩個小龍頭,應該會有皇后或者近丞的陪葬陵。”

    三頭龍的格局非常奇特,三個頭必須連通,不然三龍各飛其天,龍就沒有方向,會亂成一團,葬在這裡的子孫就會兄弟殘殺,所以如果有陪葬陵,陵墓之下必然會有和中間天宮主陵相通的秘道。

    歷史上有很多三頭龍的古墓,比如說87年發掘的邙山的戰國三子連葬,就是三個有關係的古墓分列同一條山脈的三個山頭,兩邊的兩個古墓本來都有大概半米直徑的甬道通向中間的主墓,可惜當時發掘的時候,這些甬道都已經坍塌了,考古隊不知道這些甬道是不是真的是相連,還是只是一個象徵性的擺設。

    我們順著他的手看去,只見三座雪山山脈橫亙在天地盡頭,與四周的雪山毫無區別,不知道陳皮阿四的判斷從何而來。

    陳皮阿四說完,看了一眼悶油瓶,問他道:“小哥,我說的對不對?”。

    悶油瓶破天慌的對別人的問話產生了反應,回頭也看了一眼陳皮阿四,不過什麼也沒說,又轉回頭去繼續看遠處的雪山。

    我們都不懂大頭風水,聽的雲裡霧裡,心裡感覺有點玄,不過既然老頭子這麼說,悶油瓶子似乎也同意,那這一套最好還是別懷疑。

    下到山下阿寧他們呆過的地方的時候,我們看到滿地的廢棄行李散在雪地裏,很多都給翻掠過了,裡面一點食物都沒留下。顯然所有的裝備經過了重新的篩選,一些無用的,或者重複的東西都給捨棄了。

    胖子甚至還找到了幾把槍,但是裡面子彈都給退乾淨帶走了,只剩下空的槍身,胖子好著這槍,背起一把想帶著走,被順子攔住了,說你背著槍,在這裡碰到邊防軍你就不好說話,如果沒槍,給查到他能幫我們混過去,搞的胖子直叫可惜。

    過了山下阿寧呆過的這片平坦的坡道,後面就是山谷,我們看到阿寧馬隊的足迹朝著山谷的深處的延伸了過去。

    我們也在這裡整頓了一下,順子就帶著我們往另一個方向的小聖山口走去。很快,我們就走進了一片白色的世界,眼力看到的,就是滿無天際的雪,和難得看見的裸岩和冰錐。

    長白山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可以走上去的雪山,這裡比起昆侖山的冰川來說,環境要好上很多,沒有那種有裂隙的巨大冰蓋,不用擔心脚下突然斷裂,但是長白山的冰川也是典型的古冰川,山的連貫性不好,什麼冰蝕地貌,臼洞,巨型冰鬥,深不見底的冰井,反正我雪山地貌也沒學好,說不出什麼道理來,只知道經常一走就是前面沒路了,萬丈懸崖,得從邊上繞或者趴著過去,走的也是驚險萬分。

    一路無話,看上去幾個小時就到的直線距離,我們居然走了將近一天的時間才到。到達小聖雪山下山谷的時候,已經是當天的傍晚。

    我們在山谷之上大概五六百米的雪坡上打了雪洞紮營,吃了點熱的東西,高海拔處的星空無比璀璨清晰,陳皮阿四使用指北針,配合心裡的天文羅盤以及天上的星宿排列大致定出了第二天走的路線。

    一路走的人困馬乏,但是天色上早,胖子纏著順子,問四周還有沒有溫泉。

    順子也惦記著溫泉,不過他說這裡海拔已經太高了,他也不常來,要找溫泉有點困難,要是覺得無聊,倒是可以四處去走走找找,順便還可以去看看古代先民冰葬的地方,在離我們紮營的地方一公里多的地方。

    倒鬥的總是對屍體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聽到有死人,我們都好奇起來。

    陳皮阿四體力不行了,華和尚照顧他,其他人就跟著順子往營地的左邊的山谷走去,走了不到半個小時,來到一處懸崖,下麵就是冰穀所在,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順子找了個好地方停下來,打起一隻冷烟火丟下去。

    只見冰穀底部的冰層裏,果然有很多蜷縮成一團的黑影子,密密麻麻,有的可以明顯看出人的形狀來,有些則只剩下小黑點,冰穀的四周,甚至還有一些祭祀的痕迹。

    順子說古代山裡的村民都流行冰葬,解放初期都還有人葬入這座冰崖,所以現在有時候還有一些老人到這裡來拜祭。這裡的冰川是逐年加厚的,所以你看最裡面的屍體,那些幾乎看不清楚的小點,恐怕有上千年的歷史了,而最外面的就是幾十年的。

    我粗略數了一下我能看到的黑點,發現成千上萬,顯然這塊冰凍的墓地在幾千年的歲月中不知道累積了多少的死人,像這樣的冰穀,小聖山谷內應該還有,那這座雪山豈不是就是一座特大號的墳山。

    “這些屍體當中,會不會有當時修建靈宮時候的東夏奴隸?”胖子突然問。

    “保不准有。”悶油瓶看著冰穀的深處,逐漸黯淡的冷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屍體埋在冰中,也不可能去挖掘,我們看了一圈,索然無味,又去尋找溫泉,倒是真給我們找到了一處小的,幾個人在溫泉中洗了脚和臉,渾身暖烘烘的回到營地,把情况一說,說的華和尚羡慕不以。

    在雪山上,說來也很奇怪,人一暖就犯困,人凍的要死的時候也犯困,晚飯是掛麵,吃完後困意襲來,外頭又起了風,我們早早都進入睡袋休息,順子守第一班崗,我們人多,不需要一天把人輪換完,今天輪崗的就是順子,郎風和潘子三個人。

    我很疲倦,很快就睡著了,滿以為能睡一個甜覺,沒想到沒睡上一個小時,華和尚,胖子,郎風,潘子同時開始打起了呼嚕,此起彼伏,就像交響樂一樣,我做著噩夢就醒了過來。

    這一下子就再也睡不著了,躺著又難受,我爬出帳篷,對順子說我和你換換,你這一班我來,你先去睡一會兒。

    順子正自顧自在那裡抽烟,看著一邊月光下巨大的黑色山體發呆,聽到我要換班搖頭說不用,拿了我們的錢,這點還做不到就不好了,

    我心說那隨便你,掏出烟去乏,上去問他借了個火,然後一邊往爐子裏添了點燃料,一邊和他開始閒聊。

    與嚮導聊天是一件長見識的事情,我和他講了很多古董方面的事情,他很感興趣,他也給我說了很多當地的風土人情和山林趣事,聽的我一點也不覺得困,兩個人越聊越精神。

    後來就聊到了這一次的探險身上,順子告訴我,他是七年的邊防兵,不過有四年是預備役,在當兵之前,他是采草藥的,所以對雪山很熟悉,他的戰友都叫它“阿郎材”,意思是雪山的兒子。所以我們跟著他絕對可以放心,像這裡的山,能帶人進來的人不多,他算是其中一個了。

    我心中懷疑,心說那你怎麼還沒進山就暈了,這肯定是吹牛,但看他說的一本正經,無謂去拆他的臺,就順著他的話聽。

    聊著聊著,話題多了起來,我們感覺之間的距離也拉近了,這時候,順子突然就問我:“吳老闆……其實,你們到底進山來是幹什麼的,你能不能告訴我?”

    我聽了就一愣,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兩個人就又靜了下來。

    我們的目的,我怎麼說呢,說是來找雲頂天宮的,你能信嗎?說是來盜墓的也不行,說旅遊的又擺明不是,這還真不好說,我想了好久,最後還是歎了口氣:“你管這個幹嘛,我不能說。”

    順子似乎預料到我會這麼回答,笑了笑:“沒關係,我只是隨便問問。”

    我心裡覺得不舒服,因為我不想騙他,就隨便轉移了一個話題,聊別的,我問他既然以前是采草藥的,為什麼後來做了雪山嚮導了。

    在長白山采草藥很賺錢,比做這吃力不討好的嚮導舒服多了,現在雪山嚮導這麼少,也是這個原因。

    順子看了我一眼,突然說了一句讓我幾乎吐血的話。

    他道:“我不是專業嚮導,我退伍之後一直在采草藥,難得帶幾次人上山,也不會走的如此深,一般在靚女湖那邊就折返了,這裡還是我第一次帶隊伍進來。”

    我笑道:“別開玩笑了。”

    “真的,吳先生,我實話實說,這個季節,沒有專業嚮導會帶你們進雪山,如果我不帶你們進來,你們只有自己進來。”他朝我笑笑:“太危險了,如果不是菩薩保佑,其實我們已經死了,能一個不缺的到達這裡,已經是奇迹了。不過你不用擔心,雖然我沒帶人進來過,但是自己走過很多次,熟悉的很,不會出事情的。”

    他說話的表情非常嚴肅,一看就不是在開玩笑,我心中暗罵,又奇怪道。“那既然這麼危險,你還帶我們來?你就這麼缺這點錢嗎?”

    順子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道:“錢也是一個因素吧,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的父親,他……十年前失踪了,當時他也是帶一批人進雪山,和你們要走的路線差不多,但是最後整批人都消失在了山裡,我隱隱約約就記得,當時找他的那幾個遊客,和你們的裝扮很像,也是在冬天,也是非上山不可,所以我看到你們,就突然感覺到自己一定要跟著你們來,一來我不希望你們像我父親一樣死在裡面,二來,我有一種很幼稚的想法,也許你們進山的目的,和十年前那批人是一樣的,那也許我能够知道我父親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當然,這只是我的臆想。”他自嘲的笑了笑:“我的父親也許只是單純的遇上了雪崩,給掩埋在這一片雪山裡了。”

    我領悟道:“所以你才問我們進山的目的……?”順子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哎,你不明白,那種知道父親就長眠在這片雪山裏,卻無法見到的感覺。”

    我沒想到順子的內心還有如此細膩的時候,不禁有點刮目相看,以前一直以為他只是一個油嘴滑舌的普通導遊而已。

    不過十年前進入雪山失踪的遊客,和我們打扮很像,難道也是來找雲頂天宮的?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不過隨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不可能,長白山裏,能讓一個人失踪的地方太多了,不可能有這樣的巧合的,他的父親,可能遇到了什麼意外而在山裡遇難了。

    順子看我不說話,以為自己剛才的那個問題問的有點過份了,對我道:“吳老闆,我看你和其他人不一樣,才和你說這些,希望這些東西你別和其他人講,我怕他們會有顧慮。”

    我心說我肯定不會講你是第一次帶人來這裡,不說陳皮阿四會拿你怎麼樣,胖子都可能會打死你。

    於是點頭答應,這時候第二班的郎風從帳篷裏走了出來,打了個哈欠,看到我們兩個在聊天,很意外,順子收拾收拾東西,在雪地裏放了泡尿就去睡覺了,我和郎風無話可說,也打了個招呼回去睡覺。

    在震耳欲聾的呼嚕聲中,我半夢半醒,夢到了十年前順子的父親,一個長著大鬍子的順子帶著一群人上山的情形,離奇的是,在夢中,我總覺得那幾個人我在哪裡見過,翻來覆去,睡的很不踏實。

    第二天天不亮,開始順山脈走勢繼續往上走。

    從昨天順子的問題來看,他應該早已經知道我們不是普通的登山客,我知道我們偽裝的也不好,最起碼,沒有哪個旅遊的人會這麼喪心病狂的趕路,但是我們也管不了這麼多,反正他做長白山的導遊,早有接待各種神秘團隊的覺悟,這裡每年的偷獵者,大韓民族朝聖者,偷渡采藥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每個人都有秘密,我們是幹什麼的,就讓他去猜吧。

    山腰之上的路更加難走,很多地方的路都是斜的,頭頂上又是萬丈高的積雪山巒,極容易雪崩,不能大聲說話。路上的雪又實在太厚了,幾千年的雪層,下麵幾乎是空的,有時候一下人就捂進雪裏,沒到胸口,沒人幫忙自己就出不來,我們只能小心翼翼用長冰錐一點一點的打著脚窩,猶如走在雷區。

    胖子脚程最快,這和他以前有過雪地探險的經驗有關,他一路走在最前,因為高山反應,我們的舌頭開始發麻,除了陳皮阿四偶然修改行進的方向,最後四周只剩下喘大氣的聲音,整個世界安靜的似乎已經沒有了生命。

    過了山腰的雪路,我們走入到了一處兩面都有巨型雪坡的冰封帶,這裡常年照不到陽光,雪都呈現凍土狀,山的坡度越走越鬥,溫度極低,在裡面,我們終於看到了陳皮阿四定的龍頭寶穴所在,那是一處幾乎與山成六十度銳角的陡坡峭壁,上面覆蓋著皚皚白雪。

    我們繼續向上,一個接一個,儘量錯開身形,開始使用冰錐冰錘,向那一處陡坡爬去。

    這小聖山不在長白十六峰之列,所以我們來時候並沒有太過注意,但是也不是無名的小峰,此峰和對面的大聖峰遙遙相對,中間形成一道山谷,矗立於三聖雪山的前面,猶如兩個守門的衛士,這一景關被稱呼為天兵守仙門。

    從小風水來說,仙門兩山虎踞龍盤,氣吞萬向,要不是處在中韓邊境,歷來紛爭不斷,這裡也必然是一個皇宮貴胄墓葬的積聚之地。剛才一路走來,連我這樣的水准,也看出這裡山脈的奇特走勢,帶著一股勁道十足的龍氣,我們對於山上有陵的假設,也更加的有信心。

    爬陡坡不同走路,體力消耗更大,陳皮阿四爬了一會兒,體力到了極限,再也爬不動,郎風只好背起那老頭子,我們走的就更慢。

    又經過了大約三個小時的跋涉,我們終於登上雪坡,此時我已經完全失去神智,完全依靠條件反射跟著胖子。

    胖子第一個到達,體力好如他也已經到達了極限,踩上上面的雪後,有點神志不清,裝模做樣的用力踩了個脚印,張開雙手對我們說:“這對於我個人來說只是一小步,但是對於摸金校尉來說,是他娘的一次飛躍。”接著就趴進了雪裏,一動不動。

    我就幾乎虛脫了,雙腿開始不自主的發軟,人開始下滑,潘子想把我拉起來,但是拉了幾下我都使不上力氣,他自己也滾倒在地。

    我用冰鎬子用力敲了一記雪地,這才卡住自己,其他人也紛紛倒地,大口的喘白氣,向四周看去。

    這雪坡是一片巨大的區域,左右幾乎看不到分界線,如果沒有陳皮阿四指路,你絕感覺不到有什麼特別的。上面雪覆蓋的非常平整,只有幾塊黑色裸岩突兀而出。三聖雪山此時就在我們的左側,比昨天看,近了很多很多,聖山的頂上覆蓋著皚皚的白雪,整個巨大猶如怪獸的山體巍峨而立,白頂黑岩,顯的比四周其他的山峰更加的陡峭,由於夕陽的關係,一股奇怪的淡藍色霧氣籠罩著整個山體,仙氣飄渺,景色非常的震撼人心。

    葉成一邊喘氣,一邊感慨道:“太美了,難怪他們說蓬萊仙境,不及長白一眺,爬了這麼久,也值得了。”

    幾個人都是粗人,但也都被四周的夕陽中的美景陶醉了,特別是在這雪山山巒,那種立於天頂之下的感覺就更加的讓人感歎。

    就在我想掏出相機,把這裡的景色拍下來的時候,突然胖子拍了我一下,讓我看他那邊。

    我順著他的手指指的方向一看,只見一邊的悶油瓶已經跪了下來,朝著遠處的三聖雪山,十分恭敬的低下了頭。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顯露出了一種淡淡的,十分悲切的神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