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不准說話,連屁也不准放。”胖子用極其輕的聲音對我們道:“大家找找附近有沒有什麼突出的岩石或者冰縫,我們要倒楣了。”

    “不可能啊。”郎風在哪裡傻了眼:“我算准了份量……”

    華和尚捂住了郎風的嘴,示意他有話以後再說。幾個人都是一頭冷汗,一邊看著頭頂,一邊躡手躡腳的背上自己的裝備,四處尋找可以避難的地方,這上面的雪層並不厚,就算雪崩了,也是小範圍的坍塌,但是我們站的地方實在太不妙了,離斷裂面太近,雪潮沖下來,很容易我們就會裹下去,下麵又是高度極高的陡坡,連逃的地方都沒有。

    此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如胖子說的,找一快突起的山岩,躲到山岩底下,或者找一塊冰裂隙,不過這應該電影《垂直極限》裏看來的,不知道事實管用不管用。

    我們所在的這一塊裸岩太平緩,躲在下麵還是會給雪直接衝擊到,胖子指了指邊上的那一塊巨大的猶如核桃一樣的石頭,那下麵和山岩有一個夾角,應該比較合適。

    我們離那塊山岩之間的雪坡已經全沒了,剩下的是冰川的冰面,滑的要命,這時候也沒有時間換冰鞋了,硬著頭皮上吧,胖子把繩子系在自己腰上,一頭給我們,自己就咬著牙踩到冰層上。

    一步,兩步,三步,沒一次邁腿都像踩在雞蛋上,我就等著“哢嚓”蛋黃飛濺的那一聲,但是胖子這人總是時不時讓人刮目想看,三步之後,他已經穩穩爬到了對面的石頭上,拽著腰裡的繩子,看看了頭頂,招手讓我們過去。

    我們幾個拉著繩子,先是潘子和悶油瓶,接著是背著陳皮阿四的郎風,再就是背著順子的葉成,我是最後,看他們都平安的過去了,我心裡也安了很多,此時上面已經有大如西瓜的雪塊砸下來,那條雪縫已經支持不住,胖子揮手讓我快。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把繩子的另一頭系在自己腰上,然後踩上了第一脚,站上去穩了穩。

    我自小平衡性就差,滑冰騎車樣樣都非要摔到遍體鱗傷才能學會,此時就更慌了,只覺得脚下的冰面,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一樣,不由自主的,脚就開始發起抖來。

    胖子一看就知道我是最難搞的貨色,低聲道:“別想這麼多,才兩步而已,跳過來也行啊。”

    我看了看胖子離我的距離,果然,只要能够充分發力,絕對可以跳過去,想著我一咬牙,就墊步擰腰就想一躍而起。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一使勁的時候,脚下突然就一陷,我踩的那塊冰,因為剛才踩的人太多,一下子碎了,我的脚在斜坡上打了個滑,接著整個人就滑了下去。

    我手脚亂抓,但是冰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地方能著力,一下子我就直摔到繩子繃緊,掛在了冰崖上,就聽登山扣子哢嚓一聲,低頭一看,卡頭竟然起開了,眼看身子就要脫鉤。

    我心裡大罵,他娘的這西貝貨,肯定是義烏生產的!

    胖子給我一拉,幾乎就給我從石頭下麵拽下去,幸好潘子抓住他的褲腰帶,幾個人把他扯住才沒事情,他們用力拉住繩子,就把我往上扯。

    但是每扯一下,繩子就松一下,我心急如焚,我雙腳想蹬個地方,重新系上扣子,但是冰實在太滑,每次只踩上就幾秒就滑下來,人更本無法借力。

    眼看著這扣子就要脫了,萬般無奈下,我扯出了登山稿,用力往冰崖上一敲,狠狠定在裡面。然後左脚一踩,這才找到一個可以支撐的地方,忙低頭換登山扣,還沒扣死,突然一陣古怪的震動從我頭頂上傳來。

    我抬頭一看,就看到上面的幾個人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情,霎時間,只見一片白色的雪霧一下子炸到了半空,幾乎遮擋了我的整個視野。

    雪崩了!

    沒有驚叫,沒有時間詫異,那一瞬間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聽到胖子在邊上大叫了一聲:“抓住登山稿!貼著冰面!”然後一下子我的四周就全黑了,我的身子猛的一沉,似乎突然十幾個人拉住我全身的衣服往下猛扯,腰部的繩子頓時就扣進我的肉裏,然後大量的雪氣就嗆進了我的肺部。

    接著,我就陷入到了一片混沌之中,巨大的衝力撞擊著我身上的每一個地方,我連頭都抬不起來,很快喉嚨開始發緊,極度的窒息感覺從我肺部傳來,我只感覺我就像是被扔在糖炒栗子機裏,無數冰冷的東西從四面八方積壓我,砸我,一瞬間,鼻子,嘴巴裏全是雪沫的味道。

    這時候我才想起來,冰是絕好的傳震導體,特別是極其厚的冰,有極其强的共鳴性,剛才那一稿子,終於催化了雪崩的形成。

    我幾乎想抽自己一巴掌,但是此時後悔已經沒用了,整個人像陀螺一樣給撞的到處打轉,我想抓住登山鎬,但是連我的手在哪裡都感覺不到。

    就在腦子發蒙,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繩子竟然給人往上提了一提,接著我的身體竟然誒朝上拉起了一點。

    我心中一驚,那是胖子他們在那一頭拉我,我頓時燃起了希望,繩子還能反應,說明雪崩下來的雪量不是很厚。他們的力氣還能傳導到我這裡來。

    我忙用力叭啦四周的雪流,把身體往上鑽,幾次趔趄之後,借著繩子的拉動,我的耳朵突然一陣轟鳴,眼前一亮,探出了雪流的表面。

    胖子他們躲在一邊的岩石夾角下,雪流從石頭上面沖過去,在他們面前形成了一個雪瀑,幾個人都安然無恙,胖子和郎風扯著繩子,看見把我拉了出來,大叫了一聲,問我:“沒事情吧?”

    我大口的喘著氣,點了點頭,一邊的還是漫天的雪霧撲頭蓋腦的朝我砸下來,我用力扯著繩子,頂著雪流開始向他們那邊靠攏,但是雪流力量太大,我根本無法站起來,兩隻手再用力也無法移動半分,胖子只好拉著我,等待雪流過去。

    雪崩來的快,卻的也快,半分鐘不到,雪流就從我的身邊傾瀉而過,只留下大量的碎雪,我朝身下看看,脚下整個山谷都給白霧籠罩了,不由後怕,要給沖了下去,現在還有命在。

    我給拉到岩石之下,幾個人都心有餘悸的喘著大氣,胖子拍了拍我道:“你小子真的算是命大了的,幸好這只是坍塌,雪量少,不然這一次不僅是你,我也估計得給你扯下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表情,登山帽都掉了,耳朵凍的發紅,什麼也聽不清楚,只好拍了拍他,只好轉頭去看一邊的冰川表面。

    整片的雪坡已經全部全部傾瀉到了山谷的下方,一大塊巨型的陡坡冰川暴露在了我們面前,不時還有碎雪從上頭滾落下來,提醒我們還有二次雪崩的危險。

    冰川的表面都是千年雪層底下受壓而成的雪成冰,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重力冰”,這種冰是自然形成的,在高海拔山區會包裹在整個山體上,形成冰川,一般雪山上都有,處於雪層和山體之間,不會太厚。冰層之上還是有大量的碎雪。

    除了胖子,我們從來都沒見到過實際的冰川,在雪山山谷中,見到如此巨大的一塊冰崖暴露出來,在夕陽的照耀下,猶如一塊巨型雕牌超能皂,實在是一件讓人震撼的事情,我們看到都有點發癡了。

    葉成在一邊喃喃道:“郎大這一炮,倒也不是沒有成果。”

    看了片刻,眾人逐漸反應過來,華和尚亮起幾只手電筒,朝冰裏照下去,想尋找陪葬陵的痕迹,裡面混混沌沌,深不見底,一般的雪山冰川幾乎只有一二十米的厚度,這塊冰川的厚度似乎有點异常。

    胖子眼睛很毒,這時候,突然咦了一聲,似乎發現了什麼,從華和尚搶過手電筒去照。

    我們吃力地順著他的手電筒看去,在微弱手電筒光線的穿透下,我看到胖子照的方向下,呈現暗青色的半透明的冰川深處,竟然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巨大影子,幾乎占了半壁冰崖,看形狀,像是一個蜷縮的大頭嬰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