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九條巨大的蚰蜒盤繞在裂谷底部的棺台之上,一動不動,但是我們還是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一個一個臉色慘白,一邊後退一邊將武器舉了出來。

    那個華裔專家說:“你們不用這麼緊張,現在是冬天,這裡的氣溫還偏低,蚰蜒還在冬眠期,這些巨蟲子不會這麼容易醒。”

    阿寧道:“不容易醒,總歸也有醒的可能,我們這些人,是絕好的冬眠點心。”

    胖子殺心又起說道:“管它醒不醒,老子摸過去頂著它們的腦袋來幾槍,就算它再大十倍也馬上死定了,接著我們就去看看這個從地底爬出來的,用不衰老的萬奴王到底是人還是妖怪。”

    潘子擺手道:“絕對不行,你還記得不記得順子說過,死去的蚰蜒會驚醒其他冬眠的同伴,這條裂谷左右貫通了整條長白山系,你知道裡面有多少的蚰蜒,到時候別有更大的傢伙出來。替它的徒子徒孫報仇。”

    我舉起夜光的望遠鏡,想看到再真切一點,這麼大的蚰蜒,說不定是古代昆蟲的化石,我實在說服不了自己這些是活的,舉起來一看,卻看到棺棺之後的影壁上,原本看不清楚的浮雕,竟然是很多的女真文字。我當即就一愣,心裡激動起來。

    影壁浮雕之上的文字非常多,非常多的文字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必然就是有一定的敘述內容,汪藏海修建建造的建築當中,很少出現文字,但是這裡卻出現了這麼多,這些文字必然是必須有的,那就很可能是古墓中最珍貴的資料之一的墓主人志。

    我忙把阿寧手下那個會讀女真文字的小個子拉了過來,把望遠鏡遞給他,讓他幫我看看上面寫的是什麼。

    那小個子一看,一臉的迷惑,說雖然這些字和女真文字的形體很像,但是卻不是女真字,是另一種相同語系的文字,一時半會兒他也不知道寫的什麼。

    我心中頓時又洩氣,心中暗罵,這萬奴王也太狡猾了,簡直不給我留一點破綻。

    也難怪,像汪藏海這樣處心積慮到了極點的人,在這裡二十年,直接參與了上古皇陵的改造,也無法探得到萬奴王朝想隱藏秘密的那個覈心,那萬奴王為他設定了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更不用我說著這些靠猜來行事的人了。

    可惜華和尚不在,他浸淫其中多年,有著別人不具備的思維習慣,,他在這裡,說不定還能說點名堂出來。

    想想又覺得不對,如果華和尚也在這裡,那局勢之複雜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一會兒一個念頭,一會兒又是一個念頭,腦子都不知道在想什麼,一邊我又聽到潘子在叫:“胖子?你行不行,要不換人?”

    我最不愛聽到潘子叫胖子的名字,心中一跳舉頭一看,只見胖子和那個柯克已經爬上了一條鎖鏈,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棺台的上空,胖子正在腰上系繩索,大概想像湯姆克魯斯一樣,從鎖鏈上掛下去,懸空到棺椁上方,而且其他人竟然沒有封锁,還在一邊訓示胖子的位置。

    我問阿寧怎麼回事?這些人準備看九龍戲胖珠嗎?

    阿寧道:“沒事情,一般來說這樣的管道不會驚動蚰蜒冬眠,而且我剛才發現蚰蜒的尾巴都給青銅鎖鏈鎖在了石底下的石樁上,它們的活動範圍有限,只有步行靠近的人才有危險。他們來這裡都想看看萬奴王的棺椁中有什麼?現在找到了棺椁又不能看,誰也忍不住。”

    我說就算胖子能垂下去,也不能翻開這麼巨大棺椁的石頭蓋子,你放下也是看他出醜而已,阿寧說:“他不是去翻棺椁蓋,他是把啟棺鉤卡進棺椁的縫隙中,我們在上面的一根青銅鎖鏈上掛上一個滑輪,然後我們在這裡將棺椁蓋子吊起來。”

    我心裡感覺到很不舒服,阿寧她還是在履行公司的工作義務,尋找棺椁中的某樣東西,就算到了這樣的地步,她還是沒有放棄,雖然我不知道她要尋找的是什麼,但是我覺得沒有理由有一樣東西會讓人覺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而且棺床之上有如此多的青銅鎖鏈,汪藏海設計的時候不會想不到他們的招數,肯定有什麼蹊蹺使得他認為上面不需要防範。胖子傻呼呼的做先鋒,肯定是想第一個開棺的可以撈點好處,我必須要封锁他。

    我剛想打手勢讓胖子先等等,變故卻已經發生了,突然我就看到站在胖子上面的柯克,突然就從鎖鏈上掉了下來,一下子就摔在棺床的棺椁之上,發出一聲悶響,腦袋朝下,腦漿頓時迸裂。

    誰也不知道柯克發生了什麼事情,胖子正在調整自己高空彈跳的位置,一看柯克竟然跳的比他還快,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所措。接著突然他自己也飛了起來,在空中竟然手舞足蹈的盤旋了一陣,就直往下摔去,幸虧他腰上有繩子,在腦袋快撞上棺椁的時候繩子蹦直了,一下停了下來,腦袋下麵就是柯克的屍體。

    我幾乎嚇暈過去,這景象太詭異了,難道鎖鏈上有什麼東西,把他們推了下來?

    想到這裡,忙對一邊呆若木雞的潘子叫道:“照明彈!所有人操傢伙!”

    眾人頓時反應過來,我們也沒功夫去顧及胖子了,潘子一顆照明彈打上半空,炸了開來,頓時我們看到無數只影子,在我們頭頂上盤旋,好幾只已經倒掛到了鎖鏈之上,好奇看著我們這些闖入巢穴的怪東西。

    原來是那種怪鳥,不知道何時已經無聲無息的開始歸巢了,我甚至看到天空飛翔的怪鳥中,有幾只還抓著什麼東西,顯然有獵物到手。

    我舉手讓那些幾乎箭在弦上的人千萬不要開槍。

    這些怪鳥是半瞎子,在這麼强烈的光下,他們根本看我們不見,但是他們對聲音非常敏感,就是我們在前殿之中的開了一槍,才引的大量的怪鳥從四面八方飛來。顯然在一點光線都沒有的地下火山口裏生活的這種生物,早已適應了黑暗中的生活。

    然而我說不要開槍不要開槍,卻還是還有人開了槍,而且還不是一聲,而是一連串的掃射,槍聲在空曠的裂谷地步極其響亮,響徹雲霄,上空頓時一片騷亂,無數的影子盤旋著就開始俯衝下來。

    我怒目轉口看是哪個王八蛋不聽命令,卻看見石台上的胖子正在試圖爬上了繩子,柯克的m16給他拿了過去,此時正在對著下麵的棺椁不停的掃射。

    我仔細一看,發現萬奴皇的巨大棺椁,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啟開了一條縫,三只青紫類似於是手臂的東西,注意,是三只,從棺椁中伸了出來,奇長的指甲在空中劃動,想要抓住上方的胖子。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入,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