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寧隊伍的醫生給我們檢查了傷口,打了消焱針和動物疾病疫苗,撕裂太長的傷口都清洗好了縫合了起來,胖子的屁股上傷口最嚴重,使得他只能趴著吃東西。

    我們餓極,雖然食物不多,但是他們的嚮導說這裡有活風,肯定有路出去,所以也不用太緊張,我們吃了很多糖類的食物,身體各部分的感覺都有所回歸,疼的地方更疼,癢的地方更癢,十分的難受。

    三叔還是神智不清,不過高燒已經退了,潘子將他裹在睡袋裏,不停的喂一些水給他。

    溫泉水取之不絕,我們都用它來搽了身體,這裡的環境遠算不上怡人,但是我卻感覺這一把身子擦的簡直是做神仙一樣。

    期間我把我看到的毫無保留的講給了他們聽,其他人聽了都悶聲不響,不發表任何議論,他們這幾個老外,這一次算是見識到了中國古老神秘中詭異邪惡的一方面,你說要他們再有什麼想法,恐怕也困難。

    其中一個動物專家說,那種生活在怪鳥嘴巴中的猴子一樣的怪物,可能遠古的一種寄生關係,就好比趴在狼背上的狽一樣,怪鳥可能無法消化食物,而“口中猴”幫他消化食物,怪鳥靠口中猴子的糞便為生,這在海洋之中很常見。

    我不置可否,進入雲頂天宮的這一切事情,節奏太快,我們更本無法透過氣來,我現在只覺得自己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實在不想再去考慮這些東西。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戰爭倦怠群候診,很多越戰的老兵,從戰場上回來之後,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因為他們在戰場上已經看到了人類的終極了,很多美好生活的謊言,對於他們來說太虛假了。

    現在三叔已經在我的身邊了,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踏實,只等這個老傢伙醒過來,我就可以知道一切的真像,而我現在,有的是時間。

    不過私下裏我還是和這幾個專家做了個約定,大家如果能够活著回去,在這件事情上如果有什麼進展,可以通過email資源共亯,希望以後我們可以不再是比快的競爭關係。

    我們在原地修整了半天時間,潘子就帶著幾個人往縫隙的更深處探路,接著我們再次起程。向著山裂隙的深處繼續前進。

    洞穴專家的意見是這條縫隙應該有通往地面的出口,不然不會有流動的空氣,而且出口必然是一個風口。

    我當時並不信任他,但是等到我們走了將近一天時間,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四周熟悉起來,而胖子張大嘴巴指著一邊裂縫上給人剝落的雙層壁畫的時候,我不由就控制不住的笑了起來。

    這條裂隙的出口,竟然就是我們在上山時候躲避暴風雪的那條被封石封死的岩石縫隙。

    我看到了我們遺留在裡面的生活用品,淺水溫泉,潘子也苦笑起來。

    當時候我們來這裡,浩浩蕩蕩,現在都猶如敗兵,當時看著雙層壁畫,猜測雲頂天宮中的秘密的時候的那種興奮和神秘,已經變成了無法回避的苦澀和諷刺。而且當時我們怎麼也想不到,只要再往這條縫隙中走上幾公里,就是九龍抬屍棺的所在。我們竟然繞了如此巨大的一個圈子。送掉了如此多條性命。

    這真是絕大的諷刺了,也不知道這個諷刺,是汪藏海留給我們的最後驚訝,還是連他也不知道的一個天大的巧合。

    之後,我們很快走出了縫隙,所有人一個星期來第一次看見了太陽,都全給照的睜不開眼睛。

    我們的食物基本上吃完了,不過我們不缺水,精力還算充沛,餓肚子走上一天時間應該不成問題,於是訂立了路線,阿寧通過衛星電話,聯系好了醫生和接應,說在路上就會有人來接應我們。

    我們跟著他們的隊伍,緩緩下了雪線,碰上山地救援隊的時候,已經是在營山村外了。

    這時候我才想起了順子,他等不到我們,應該現行回來,他幫了不少的忙,也應該得到自己的報酬。

    在修整的時候,我們就抽空找到了當時順子的家,敲了半天的門,才有一個老婦來開門。應該順子的母親,是一個很典型的朝鮮族婦女。

    我們怕順子沒告訴他自己帶我們進山的事情,就沒有提太多,只說是來找順子的。

    他母親很疑惑的看了看我,臉色有點古怪,似乎想起什麼又想不明白,問我們道:“你們是他的戰友嗎?”

    胖子點了點頭,就順勢說是,來看看老戰友的,他母親就點了點頭,放我們進了屋子,指給我們看房間的角落。

    我走過去,突然眼睛刺了一下,一下子就愣住了。

    只見房間的角落裏,放了一隻壁爐,壁爐上,擺著兩張黑白的遺照,兩張照片很相似,但是我認得出其中一中,竟然是順子的,遺照下的立比特日期,寫著1995年5月12日,邊防烈士。

    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也看了一眼我,兩個突然感覺一股刺骨的寒冷。1999年5月12日?

    在4年前?這個牌位是4年前立的,就是說順子在4年前死了,那我們遇到的那個人是誰?

    他母親墨墨的上了上香,用朝鮮花喃喃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接著

    我們臉色發青地悄悄退了出來,後來一打聽,的卻,順子在4年前巡邏的時候,遇到雪崩,死了,我和潘子他們一說,幾個人都一頭的虛汗,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情。胖子罵道:“南難不成,那順子是那種朋友?”

    潘子擺手讓他別亂說,幾個那個寒啊,就別提了,胖子琢磨了一下,對我們說,反正也琢磨不明白,就當沒這回事得了,等手頭上的事情完了,有空再來想來龍去脈。

    眾人都說好,這事兒我們也就沒對阿寧那夥人講。

    所有的傷患全部給吉普車運到了最近的醫院做簡單處理,然後再送到吉林大學第三醫院,三叔經過檢查是劇烈腦震盪和傷口感染引起的併發症,需要長時間的調理,我和胖子則全是外傷,此致我再也沒有羡慕過潘子健壯全是傷疤的**,因為我也不會比他遜色多少。

    而且,雖然我對於三叔的目的和動機還是完全不知道,但是總算是把他的人找回來,心中也頗有一種自豪感覺。

    三叔一直要在醫院治療,直到病情穩定,我和潘子胖子和幾個老外在吉林放蕩happy了大概半個月後也各自告辭,阿寧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顯然她這一次也是什麼都沒有得到,她對於董事會那邊也許還有一關要過,但是和我已經沒有關係了。

    我心裡還在琢磨,要是她給炒魷魚了,這樣拼命的員工我倒是也需要的,王盟這個懶蛋實在是不成氣候。

    潘子回了長沙,收拾殘局需要大量的精力,後來就沒什麼聯系了,胖子回了北京潘家園,說要休息個幾個月,幾個老外各自回國,我只剩下一個人,一邊照顧三叔,一邊整理我的想法,試圖使用自己先有的線索,理出一點眉目來,但是沒有三叔的那一部分的資訊,實在沒有辦法把整件事情想透。

    其實汪藏海那一部分的謎題都已經很清楚了:

    第一,雲頂天宮並不是汪藏海建築的,而是汪藏海改建的。(但是這座殷商時期的巨大遺址,以前到底是誰為了什麼目的修建的呢?)

    第二,汪藏海參與到這個改建工程並不是自願的,大部分參與改造工程的漢人工匠,都是東夏人脅迫過來,在改建工程進行當中,總司造汪藏海就開始設計了幾乎橫貫小聖和三聖兩山的逃亡秘道,以免地宮封閉時,給异族的萬奴王陪葬。

    第三,在改建陵寢的過程中,汪藏海逐漸了隱藏在東夏皇陵之底,長白山山體深處的眾多秘密。(他在青銅巨門之內,到底看到了什麼?)

    第四,汪藏海將這些秘密記錄在龍魚秘文上,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得世人所見。

    第五,因為東夏是邊境小國,國庫盈弱,雲頂天宮的諸多奇珍異寶,都是從其他墓穴中搜刮而來,汪藏海在指導東夏軍隊棺倒的時候,偷偷將龍魚密文藏於這些古墓之內,希望能夠有人發現。一共放了兩條,最後一條,是他自己老死之前,藏入了自己的墳墓中。

    第六,他為什麼要把古墓修建在海底,是為了怕東夏的後人為了斷絕這個秘密,來倒他的鬥,這和曹操倒是同樣小人的心眼。

    第七,海底墓中消失的人,出現在了雲頂天宮的密室中,(除了兩個人之外,其他人都死去了,但是這兩個人是誰?他們到哪裡去了,是不是也和悶油瓶一樣,進入了巨門之內,他們到底為什麼要進去呢?三叔到雲頂天宮去,目的是什麼呢?)

    第八,(青銅的巨大的古樹,青銅的巨大暗門,和幾個地方都出現的六角鈴鐺,這些青銅的東西,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系?他代表著一種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呢?)

    我逐漸發現,二十年前在海底墓穴中發生的一切,才是關鍵。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入,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