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的手電筒照向棺材,看到那“人”的一瞬間,他幾乎起了一身的褶子,頭皮都麻了起來,自己也下意識地就往後退了回來,把手裡的刀翻了出來。

    不是三叔膽子小,而是這情形實在古怪。在這麼隱秘的古墓之中,竟然有“人”躺在棺材的上面,突然看到,任誰也得抖幾下。

    這一嚇的工夫,解連環也退到了三叔的身邊了,他想必從來沒在鬥裏出過事,嚇得連臉色都變了,退得也急,一脚就踩到了三叔的脚上。

    三叔給他踩得差點摔倒,不過這個時候,他就著手電光,看清楚了那棺材上的情形,原來是一場虛驚,棺材上面的人,是一具銅鑄的人俑,緊緊貼在黑棺之上。

    這銅人浮雕的造型很怪,行雲留鬢,面貌誇張,有點像秦時的百戲俑,四肢猶如蟲足一般粗肥極短,最詭異的是那張嘴,不笑不怒,竟然是竭力張開的,好似在慘叫一般。

    三叔看著,心中立即就感覺到一股異樣,一般人都講究祥和安寧,而這鐵棺和銅人配在一起,說不出的陰邪古怪,很不對勁。這確實是墓主的棺椁嗎?

    他用手電筒往四周照了照,這墓室一目了然,再沒有其他的棺椁了,顯然如果這裡是主墓室的話,這確實就應該是墓主的棺椁無疑了。

    三叔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心中有點不安。

    為了看得仔細,他推開解連環走了過去,走近一看,更加的驚訝,發現這巨大黑棺居然是一隻雕花的鐵棺,這個銅人似乎是後來加上去的裝飾品。更奇特的是,那銅人嘴巴的位置竟然從棺蓋上凹陷下去,使得棺蓋上出現了一個深孔,不知道有沒有穿透棺蓋,通到棺材的裡面。

    不對!三叔看著就吸了口冷氣,接著他一下就記起了端倪,心裡哎呀了一聲,心道糟糕。

    生鐵封棺,棺身帶孔,這一具棺材莫不是老底子老人們講的“哨子棺”?

    “哨子棺”還是解放前傳下來的說法,扯不到百代之前,三叔也是聽老頭子講的。據說那時候湘西一帶,有一路軍閥,手下有一批發鬥的能人,為首的名叫張鹽城,此人據說是曹操發丘將軍的後人,有神通,他的左手五個手指奇長無比,且幾乎等齊,能平地起丘,嘗土尋陵,盜墓功夫煞是了得。此軍閥跟孫中山北伐,張鹽城受命籌集軍餉,便以古法盜墓,一路北上,也不知道多少隱秘的古墓被他翻出來,名聲很大。當時湘西有“鹽城到,小鬼跳,閻王來了也改道”的說法,一方面人被神話,一方面也可知道張鹽城盜墓活動的猖獗。

    此人盜墓,有一套特別的套路,就是如遇到血煞陰邪之地啟出的棺椁,都會用牛血淋棺,觀察棺椁的反應,如果棺中有异響,則棺主可能屍變,阿兵哥會將棺材拖出古墓暴曬後啟棺;如果棺中無異動,就要看棺材的表面,大部分情况,牛血不會凝結,順棺身流至棺底,這說明沒事情,開棺無恙。

    但是還有一種相當特別的情况,就是牛血淋上之後,猶如淋於沙石上一般,血液滲入棺身之內,這是比屍變還要不吉利的大凶之兆,這說明棺中的東西,可能不是人屍。

    棺中不是人屍,那是什麼東西?答案是,無法言明的屍體。在中國,這種東西被統稱為妖。

    此時張鹽城便會命人就地掘坑,將妖棺沉於坑中,塗上泥漿後燒熔兵器,鐵水封棺,只在棺材的頂部,留下只容一隻手通過的孔洞,等鐵水凝結,他就以單手入棺,探取棺中之物,相傳這就是他祖傳的發丘中郎將雙指探洞的絕技。

    而探洞之時,他會命人用三尺琵琶剪卡住自己的手臂,一邊將“叩把”拴於馬尾上,以便感覺不對,旁人可立即抽馬,馬受驚一跑,拉動機栝,鋒利無比的琵琶剪就會立即旋切,斷手保命。

    這樣處理的棺材,因為上面有一個孔,最後會變成個類似於巨大鐵哨子的東西,所以被人們稱為“哨子棺”。

    張鹽城一生用到這雙指探洞的功夫,據說也只有三次,全部都全臂而退,最好的一次,他從棺中取出的是一顆二十四香的金葡萄,只有臼齒大小,據說是藏於屍體口中的。張鹽城後來隨著軍閥混戰,下落不明,有人說他是投靠了革命,最後“文革”時候死在了收容所裏,也有人說,他死在了皇姑屯。總之是個神秘人物。

    關於他的傳說,老頭子們一般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他真的有發丘絕技,雙指探洞是名不虛傳;另一種就認為張鹽城是一個騙子,利用了普通士兵對於棺材的迷信恐懼,將普通的棺材說成是妖棺,然後作秀,使得自己的地位得到抬高。

    事實如何,無人知曉。

    我爺爺倒是相信張鹽城是高人的,那是因為張鹽城鐵水封妖棺的做派,有一些側面的證據。據說解放前黃河改道的淤泥中就發現過一隻和張鹽城所說類似的青銅棺,棺材的頂上確實有一個手臂粗細的孔,只是無人敢伸手進去,膽大的用火鉗也只從裡面夾出很多黃色的淤泥。後來這棺材在“******”的時候直接給扔進煉鋼爐煉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出事。

    這只鐵棺,雖然精緻無比,和用鐵漿胡亂澆鑄的棺材完全不同,但是棺材之上那一個深孔,像極了傳說中的“哨子棺”。

    這就奇怪了,這解連環帶路的墓室,應該就是墓主之地,為何棺床上的主棺椁會是這個樣子的?難道那墓主不是人,是個妖怪?

    三叔想著就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想想這古墓深陷海底深淵之中,如此詭異神秘,說不定真不是人的墓,也許是海龍王的也說不定。又想起裘德考讓解連環做的事情,不由心虛,難道裘德考知道這墓主不是人,所以才讓解連環拍照片上去研究?

    不過,三叔當時年少,並不會把老人說的話太當真。雖然有點心慌,但是並不害怕。反而他好奇心起來了,心說那這裡面會是什麼東西呢?

    此時解連環也發現了是虛驚,又走了過來,心有餘悸地看著這只鐵棺。看了一圈,他便試著去推動棺蓋。

    三叔看他的脚都在抖,就知道他還在害怕,這個行為可能是為了在三叔面前表現一下,挽回他剛才被嚇到的面子。

    三叔感覺好笑,就用手電筒照射他的面孔,讓他不要白費力氣了。如果這是“哨子棺”,顯然此棺材的加工者和張鹽城是屬於同宗的派系,這鐵棺裡面的東西絕對不是善類,而且這鐵棺修築起來根本就沒有打算讓別人打開,要從裡面拿到東西,只有像張鹽城一樣,把手伸進那個棺材孔裏。

    說著,他就爬了上去,用手電筒去照那棺材上的孔,看看能看到什麼。

    由孔洞看下去,棺材內黑幽幽的,不甚分明,手電筒探孔並不是很好的辦法,發散光到了一半就射不下去了,只感覺這“鑄人”的喉嚨之下,透出一股陰氣,看一看就脖子發硬。要把手伸下去摸,真不是平常人能做到的。

    三叔想起解連環從老外那裡拿來的資料,就感覺自己的推測沒錯:那老外這麼熟悉這裡的結構,肯定是在他們之前已經找人進來探查過了,但是進來的那人為何沒有完成任務?估計那人也和他們一樣是這一行裡的老手,進來發現裡面竟然是這樣一具鐵棺椁,知道鐵棺封屍非同小可,才臨時放弃的。所以這老外才找了個半吊子的解連環。

    如此說來,他們必然也不能碰這棺材,否則不就當了這裘德考的炮灰了嘛。

    不過,如果不碰棺材的話,好像又有點太窩囊了,他和解連環下來,解連環空手出去還好說,自己也這麼出去了,那解連環這麼一說自己還有臉在?况且,這棺材看著,也實在是有點誘人。

    三叔拿不定主意,不過他轉念一想,還是理智占了上風,心說老祖宗的經驗,棺材放在最後碰,他現在應該先看看這裡其他地方有什麼好東西,棺材今天他就暫且不碰,這古墓又不會跑,明兒晚上他們帶著火筷和黑驢蹄子再下來,會比現在保險得多,那也不算膽小。

    一想他便釋然了,就讓解連環在這裡待著,要拍照就拍這個棺椁,那老外能理解他,自己開始蒐索墓室的角落,尋找其他的陪葬品。

    這墓室沒有耳室,通體一條到底,格局十分的古怪。古人講究事死如事生,這墓室的格局一般都是按照墓主人生前的佈局仿製的,也就是說這墓主生前住的地方也是這麼個情况,想不出會是什麼一種狀況。裡面並沒有普通的那種陪葬品,只有那些價值連城的巨大瓷器。

    (這些東西,放在現在大概價值三十多個億。)

    三叔繞著墓室看了一圈,沒看到能搬出去的東西,就繞了回來,棺床後面是照壁,他繞到照壁之後去看,還有一些空間,不過地面上仍舊空空如也。

    他不由暗罵了一聲,心說也真是摳門,怎麼什麼都沒有,難道那棺材這麼大,還是鐵的,那傢伙把陪葬品全塞裡面了?這棺材給當成保險櫃用了?

    想想還真有可能,不由有些鬱悶,這時候,他忽然看見照壁的背面,浮雕著很複雜的雕刻。

    壁畫不值錢,但是古墓的石雕價值連城,雖然這照壁很大,不太可能運出去,但是三叔看到了,還是忍不住看了一眼。

    手電筒照過去,就很讓他意外,照壁後面的浮雕,雕刻的不是一般的瑞獸雲佛,或者禮樂升仙的圖樣,而是好幾座宮殿,飛簷鳳頂,雕樑畫棟,雕刻得非常的精細,甚至連瓦片都一片一片地浮雕了上去。而且每座宮殿的外觀都不相同,有的是兩層的,有的是一層的,視覺上也有遠有近,錯落有致。三叔數了一下,一共有七座,列成北斗七星的排列,每座宮殿之間,能看到有無數的亭臺樓閣半隱半現,而其他的細節,都被雕刻的雲霧遮住了。這幅浮雕的背景,是巨大的山岩,顯然一座大山,而宮殿的構圖是在整個浮雕的下部分,意思很明白,這是七座修建在一個巨大山谷裏的宮殿,山穀裏雲霧彌漫,把宮殿之外的東西遮掩得朦朧而神秘。

    這浮雕是什麼意思?三叔錯愕了一下,所有古墓中的壁畫都有著意義,不是有象徵作用,就是歌頌墓主人生前的豐功偉績。這浮雕是代表著神話中的仙國,還是在歌頌墓主人什麼?

    三叔當時不知道這裡的墓主人是汪藏海,所以也無從聯想,不過這精緻的浮雕,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告訴我,就是在當時,這照壁也是無價之寶,要是能帶出去,他就把它放在臥室裏,天天看著。

    不過,這照壁過於巨大,當時想要運出去是不可能的,三叔雖然心癢難耐,但是也沒有辦法。他仔細看了幾遍,便想讓解連環過來,將這東西拍下來,以後也好在同行間吹牛。

    正想開口,他卻忽然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是什麼東西燒焦了。

    他愣了一下,心說怎麼回事,這裡是墓室,怎麼會有這種味道出現?忙跑出照壁,向外觀看。接著,他就看到了讓他瞠目結舌的一幕。

    只見解連環站在鐵棺之上,手足無措,而那鐵棺上的銅人嘴巴裏,竟然冒出來滾滾的黑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