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到這裡,三叔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似乎下麵的事情並不想說起。

    而我聽到了這裡,也是一身的虛汗,三叔停下來,我也正好可以喘口氣。

    這事情真是驚心動魄,一路聽來我都有點窒息的感覺,特別是聽到發現了第三人的時候,我都感覺自己在聽評書一樣,原來事情竟然是這麼發展的。

    這個人是誰呢?我心說道,從行為來看,此人相當決絕,氧氣瓶栓是不可能給碰開或者自己鬆開的,現在被擰開,肯定是這個人幹的。而且,非常有可能是尾隨三叔進來的時候就打開了,裡面的氧氣必然所剩不多了。

    這海底墓室離海面有著相當長的距離,沒有氧氣,三叔和解連環必然會活活困死在這裡。這個人回到船上,也不會把三叔的事情說出來,這個古墓是絕對不會被發現的,船上的人想找也找不到,自然不可能指望船上的人過來接他們。這是非常惡毒的殺招,顯然他一定是要三叔和解連環死在裡面。

    這樣一說起來,三叔當時所處的情况其實比我們還要糟糕,他只有一個人,而且深入海底的距離比我們厲害得多。

    不過三叔現在坐在我面前大咧咧地摳脚喝茶,顯然他最後還是找到辦法出來了,這我倒不需要太緊張。

    兩個人都定了定神,三叔緩了一下,就繼續說了下去。

    當時,看到那情形,他的腦子立即就炸了,忙上去擰上了氣栓,擰好後,渾身已經嚇得冰涼了。

    那一瞬間,他就以為自己完了,肯定死定了,而且還是他最害怕的死法,在封閉的古墓裏,活活困死。他為自己的大意後悔,又是滿心的憎恨。對於三叔來說,死在古墓裏就死在古墓,如果是中機關而死,那是命沒有辦法,但是給人害死,他是大大地不甘心,實在是懊惱。

    他立即去看氧氣錶,看了之後牙就咬到牙齦裏去,他自己的氧氣瓶,可能是因為氣栓的防漏作用,沒有漏光,還剩下十分之一的氧氣,解連環的氧氣瓶裏也剩下一些,那幾乎就是一點點,估計呼吸個三四十口就沒了。

    這可能還是因為放氣的時間比較短的緣故,要是晚幾分鐘,就可能是幾個空瓶子了。

    這點氧氣,幾乎就和沒有差不多了,他們進來的時候,三叔用了一半,而解連環用了一半還多,這點氧氣是遠遠不夠出去的。

    想到這個,三叔就絕望了。他看著四周漆黑一片的墓室,一股極度的恐懼侵襲了過來,心說難道自己真的會在這裡活活地困死嗎?

    越想三叔就越害怕,而且是真的害怕,不是緊張或者焦慮,他當時立即有了一個念頭,就是他不能死在這裡,要死也應該死在別的地方,那一刹那他幾乎想一頭跳進那個入水口淹死自己。

    不過三叔到底是梟雄,他的這種恐懼很快就被壓了下來,他拍了自己一個巴掌,罵了聲沒出息,就冷靜了下來,開始思考應該怎麼辦。

    我、胖子和悶油瓶被困住的時候,因為一點氧氣也沒有,所以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尋找氧氣瓶上,然而三叔當時還有氧氣,而且氧氣的量也不多不少,非常尷尬,所以他的所有思維,很快就被這些氧氣的量吸引了。他首先開始考慮,這點氧氣有沒有一點可能,能撐到外面去。

    算來算去,其實都不可能有結果,因為氧氣太少了,雖然,剛才進來的時候,一直是很小心謹慎的,速度並不快,如果出去的時候快一點,能够縮短很長的時間,但是,進來的時候用了五份氧氣,現在出去要用一份,也就是說,出去的速度必須是進來的五倍。

    進來的時候,大概是三十分鐘,那出去要六分鐘?他又不是魚,怎麼可能做到。

    這下三叔又有點難受,他馬上又拍了自己一個巴掌,把自己的恐懼拍掉,逼著自己繼續往下想。

    那六分鐘能到達哪裡呢?從這裡出去大概就要三分鐘,六分鐘,只能到達那片巨大深淵的出口,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

    一旦進入到深淵的出口,那麼大概只需要十分鐘,就一定能出去,也就是半個小時路程,如果運氣好,則可以在十六分鐘內走完,而且,他看了看錶,馬上就要退潮,到時候,那洞口會露出海面一些,一點空氣會進入洞的上方,這樣,也許不用到洞口就能呼吸到空氣了。

    那麼自己還能憋氣一分鐘,則只要能够得到再呼吸十分鐘的氧氣就行了。

    可是,這十分鐘的氧氣去哪裡找呢?這裡可是一點都沒有辦法,三叔抓耳撓腮,就條件反射地到處去看,希望能看到什麼給他啟發的東西來。

    可是,古墓之中會有什麼啟發,難道會發現一個明清時候的陶瓷氧氣瓶不成?

    這想了還是等於白想,三叔就懊惱地用力拍了一下入口的水面。這時候,他就看到下麵黑黑的海水裏,映出了自己的倒影,他把手電筒偏了偏,倒影清晰起來,他一下就發現了能提供給他十分鐘氧氣的東西了。

    三叔也真是突發奇想,他當時看到的,就是他身上的潜水服。

    那麼潜水服怎麼當氧氣瓶呢?三叔想得十分的巧妙,他把潜水服的袖子和褲管子都紮起來,然後用力一兜,把裡面的氣充滿,之後把領口也紮起來,那潜水服就變成了一個氣囊。他跳入水裏,就解開一個袖子,當成氧氣管吸。

    一下去,他就發現還真管用,他娘的,他吸了大概三四分鐘,才覺得空氣渾濁起來。

    有門有門!他大喜,立即上來,跑去把解連環的衣服也扒了下來,做成了另外一個氣囊,然後把兩隻水囊也充滿氣。心說十分鐘有了!

    想著他一刻也等不下去,立即就拖著所有的東西,準備下水出去了。

    三叔的性格不像我會猶豫,也不會選擇保守的管道,所以他當時沒有一點的猶豫。

    不過,就算這些氧氣能够撐到外面,那也只有一個人能勉强出去,這個人一定要拿走兩隻氧氣瓶,另外一個人必須在這裡等那個人回來接他,如果那個人死在半路上,那就沒人會回來了,這個心理壓力是巨大的。

    三叔當時並沒有感覺這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情,他心說反正解連環的氧氣本來就不够,這下子只不過更嚴重了而已。而且,此時他也根本就沒心思管解連環,他自己已經進入到了一種極度亢奮的狀態下。

    他將解連環擺到棺台上,然後拿剛才用來砸人裝著人頭骨的隔水袋給他當了枕頭,讓他的姿勢舒適一點,就回到入水口,想也沒想地下了水。

    事實如三叔所料,六分鐘過後,他已經進入了那深淵之內。氧氣竟然還有一點。

    三叔此時的心已經安定了下來,心裡還真佩服自己,心說這樣都困不死我,我回到船上,那個暗算我的王八蛋不給我嚇死。

    他吃力地拖動著身後兩個巨大的氣囊,就不由自主地往上浮去,也給他省了不少力氣。他憑藉著記憶,往這個深淵的出口遊了過去。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等他遊到他認為的那個入口位置的時候,他卻愣了。

    那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凹凸不平的珊瑚礁石。

    嗯?他就納悶,再往邊上照,一路照過去很多,都沒有看到出口。

    一下他就凉了,他娘的事情沒他想得這麼順利,看樣子自己好像記錯了入口的位置!一緊張,一出冷汗,他就去看氧氣錶,只見氧氣錶的指數,已經在零以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