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一個神秘療養院的神秘地下室,一個神秘的女人在這裡做過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為。那麼,既然她在這裡生活過,總會留下蛛絲馬跡,如果能找出一點,也許就能明白一些事情的真相。就算都是沒有用的資料,我也能知道她當時的生活和精神狀態是怎麼樣的。

    我對於這個療養院裏發生的一切,幾乎一無所知,所有的線索對於我都是重要的。

    我開始蒐索,只要是能看的東西,我都要去看一看。

    這裡的樓很低,我的身體在這裡相當壓抑,但是打火機的照明卻囙此比較管用,能照出很遠,我大概看了四周,决定從哪裡查起。

    在錄影帶模糊的黑白影像裏,無法自由地觀看房間的全貌和細節,但現在可以了,看到的東西就更加直觀一點。我先想像了真實的霍玲梳頭的樣子,相當的恐怖,忙搖頭轉移注意力。

    我手裡的這一款zippo能够持續燃燒照明,但是已經燙得我只要往上再捏一點就捏不住,從桌子上找了塊破布,包住繼續使用。

    在微弱的火光下,我先是看了牆壁,這個房間四面牆壁上都刷著白漿,現在都被灰塵覆蓋了,在門邊的牆上釘著一條插著衣鉤的木棍,那是用來掛衣服的地方。木棍的下麵貼著報紙,防止掛著的衣服碰到牆壁上的白灰。木棍過來,就是一隻已經沒有門的櫃子,這應該就是霍玲換衣服的地方,現在裡面什麼都沒有。我走近看時,就發現櫃子好像被什麼東西抓過一樣,滿是刻痕。

    再邊上的牆,就什麼也沒有了,只有掛在上面的電線,已經全是灰色的了,一邊還有一道連通隔壁房間的門洞,不知道是修築的時候沒有封起來,還是後來給人砸出來的,對面的房間裏空空如也。

    在櫃子的對面,擺著寫字臺,有兩張並排放著,上面堆滿了東西,似乎都是一些報紙和我看不清楚的垃圾。在寫字臺邊上的牆壁上貼著大量的紙,都佈滿了灰塵。

    我吹掉灰塵,一張一張地看過來。發現牆上貼的內容非常的瑣碎,我看到了20世紀90年代的電費單,一些順手寫下去的、毫無意義的號碼。這些已經幾乎和牆壁成為一個整體的紙,應該都是當時順手當電話記錄本的,因為我記得電話就放在這個位置。不過現在已經沒了,只剩下一根斷截的電話線。

    這些東西無法給我任何的資訊,我只能知道她在這裡生活的時候用電。我歎了口氣,接著開始翻找桌子上的檔案。

    那些紙都是在灰塵裏,一動漫天的煙霧,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一張一張地翻開了,紙的裡面已經爛了,有很小的蚰蜒被我驚擾出來,不過這些東西和長白山的雪毛子比就是小弟弟,我很快就把紙翻了出來,從裡面抽出了幾個本子。

    拿出來抖了一下,我就發現這好像是大本的稿紙簿,以前沒電腦的時候用來寫稿的,上面寫了什麼東西。

    我翻了開來,看到第一頁上,就三行字:

    後室2-3。

    編號012~053

    類:20、939、45

    這是什麼意思?我心說,好像是什麼檔案的編號,難道是什麼手寫的檔案或者典籍?

    翻過去第一頁一看,卻發現不是。第二頁上,竟然是一幅圖畫,還是原子筆畫的,而且畫得相當的潦草,一下子竟然沒法看出畫的是什麼。

    我定了定神,仔細地去辨認,看了五六分鐘才看出來,這竟然是一幅古代人物畫,只不過此人顯然並不會畫畫,這人物畫得幾乎走形,看上去异常詭異,那古代人物,不像人,反倒像只長嘴的狐狸。

    人物的四周還畫著很多匪夷所思的線條,我看出那鬼東西是個人後,這些線條的意義也顯現了出來,應該是人物畫的背景,大約是山水廟宇樹木之類的東西。

    我不由失笑,心說這是什麼,難道是霍玲的素描?她的愛好倒也挺廣泛。

    翻過去,一連又翻了三四十頁,全部都是這樣的圖畫。沒有文字的內容,我便放下,又看了另外一本,也是同樣,除了第一頁上的內容不同之外,裡面都是差不多的圖畫。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就堆在一邊,繼續翻那些紙頭。結果下麵就沒什麼,只發現裡面有幾團類似於抹布的東西,連一張有內容的紙都找不到。

    我又罵了一聲,心說看來他們離開的時候,可能將那些有資訊的東西都帶走了。

    不過我不死心,我就不信能帶的什麼都不剩下。我坐到霍玲梳頭的那個位置上去,休息了一下,就拉開面前的抽屜,想看抽屜裏是什麼。

    那是那種寫字臺中部,檯面下最大的那個抽屜,我拉了一下,就感覺到有門,他娘的抽屜竟然是鎖著的,而且感覺沉甸甸的。

    一般搬家之後不會把廢棄的傢俱鎖起來,而且這手感表明裡面可能有東西了,我興奮起來。這種鎖可難不住我,我站起來,拆了一個門後的掛衣鉤過來,插進抽屜縫裏用力往下壓,一下就把抽屜的縫隙給壓大了,鎖齒脫了下來,我一拉,就把抽屜拉了出來。

    拿起打火機一照,我就yes了一聲,抽屜裏果然放滿了東西,我將打火機擱在抽屜邊上,開始翻找。

    這肯定是一個女人的抽屜,裡面有很多瑣碎的雜物,很亂,顯然離開的時候已經把有用的東西帶走了,剩下了木梳,小的20世紀90年代那種餅一樣的化妝盒,一疊厚厚的《當代電影》雜誌。這些老雜誌歷史很悠久了,記得我小時候是當黃色書刊來看的,還有那種黑色的鐵髮夾,和很多的空信封和一本空的相册。

    信封非常多,但都是沒有使用過的,我很耐心地一封一封展開口子看,裡面什麼都沒有,相册裏也沒有照片,可以發現原本肯定是放過的,但是都被抽走了。

    接著,我又翻了那些舊雜誌,一頁一頁地翻,格外的仔細,然而仍舊沒有發現。

    我倒到坐椅上,也不顧上面的灰塵就靠了下去,有點疲憊地透過昏暗的打火機光看向桌子的對面,四周一片漆黑,安靜得要命,我的心也失望得要命。顯然,如果這個座位屬於霍玲的話,這個女人相當的仔細,而且是故意不留下線索的。

    四周的寒冷已經在和我打招呼,我咬了咬牙,不能放弃,他娘的,羅傑定律,不可能什麼都沒有留下,我肯定能發現什麼!我再次鼓勵自己,雖然心裡已經有點絕望了,就把抽屜一隻一隻地推進去,起身去看對面的寫字臺。

    對面沒有椅子坐,我就彎下腰來,發現中間最大的抽屜還是鎖著的,這有點奇怪,我故技重演,將抽屜撬了開來。

    我滿以為看到的景象會和剛才一樣,自己還是得在垃圾堆裏翻線索。然而出乎我的意料,這一次抽出來一看,抽屜裏卻十分的乾淨,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只有在抽屜的正中,放著一個黃皮的大信封,鼓鼓囊囊的,有a4紙這麼大,正正地擺在那裡,好像是故意擺上去,等著我來看一樣。

    “咦”我就心中一動,意識到了什麼,馬上拿起來看。

    這是20世紀80年代末期的那種勞保信封,資料是牛皮紙的,上面有褪了色的******頭像,摸了一下,就發現裡面有很厚的東西,不過已經受潮了,摸上去毛刺刺的,很酥軟的感覺。信封上沒有任何的文字。

    我感覺著這就有門了,忙翻過來打了信封,往裡面一掏,就掏出了一本大開雜誌一樣的老舊工作筆記。

    我愣了一下,翻開了封面,發現筆記本的第一頁上,有一段娟秀無比的鋼筆行書:

    我不知道你會是三個人中的哪一個人,無論你是誰,當你來到這裡發現這信封的時候,相信已經牽涉到事情之中。

    錄影帶是我們設定的最後一個保險程式,錄影帶寄出,代表著保管錄影帶的人已經無法聯系到我,那麼,這就代表著我已經死亡,或者“它”已經發現了我,我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

    無論是哪種情况,都意味著我可能將在不久離開人世,所以,錄影帶會指引你們到這裡來,讓你們看到這本筆記。

    這本筆記裏,記錄著我們這十幾年的研究心血和經歷,我將它留給你們,你們可以從中知道那些你們想知道的東西。

    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裡面的內容,牽涉著一些巨大的秘密,我曾發誓要把這些帶入到墳墓之中,然而最後還是不能遵守我的諾言。這些秘密,看過之後,禍福難料,你們要好自為之。

    陳文錦

    1995年9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