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認出聲音的那一刹那,我本該有無數的反應,疑惑、憤怒、驚訝、懷疑、恐懼,等等,但是事實上我的大腦就一片空白。

    在這裡聽到他的聲音,實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在我的想法中,悶油瓶現在可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甚至不在這個世界上,但是他萬萬沒有理由出現在這裡。

    的確!他怎麼會在這裡?他在這裡幹什麼?

    難道寄錄影帶的人,真的是他?他躲在這裡?

    還是和我一樣,他也是因為什麼線索追查而來的?

    大腦空白之後,無數的疑問猶如潮水一般湧了上來,我一下子就無法思考了,我的腦海裏同時又浮現出了他走入青銅門的情景。一股衝動頓時上來,我真想馬上揪住他,掐住他的脖子問個清楚,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

    然而現實卻是他捂著我的嘴,黑暗中,我一點呻吟也發不出來,動也不能動,而且我明顯感覺到他的力氣一直在持續著,他根本就沒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這麼制著我。這讓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掙扎了一下,他壓得更緊,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時候我就聽到,剛才被我關上的那道木門,發出了十分刺耳的吱呀一聲,給什麼東西頂開了。

    那東西出來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立即就安靜了下來,屏住呼吸,不再掙扎,用力去感覺黑暗中的異動。

    一下子,整個房間安靜到了極點,沒有了我自己聲音的干擾,我馬上就聽到了更多的聲音,那是極度輕微的呼吸聲,幾乎是在我的腦袋邊上。

    這是悶油瓶的呼吸聲,他娘的他是活的,當時看到他走進門裡去,我還以為他死定了,走進地獄裏去了。

    悶油瓶大概感覺到了我的安靜,按著我的手稍微松了松,但是仍舊沒有放手的意思。四周很快就安靜得連我自己的心跳都能聽到了。

    就這樣好比石膏一樣,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我就聽到了一聲非常古怪的“噗噗”聲,從門的方向傳了過來。

    又隔了一會兒,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了,捂住我的嘴的手才完全松了開來,突然間我的眼睛一花,一隻火摺子被點燃了。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適應過來,眯起眼睛一看,那張熟悉的臉孔終於清晰地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悶油瓶和他在幾個月前消失的時候幾乎沒有區別,唯一的不同就是臉上竟然長了胡楂,我感覺到十分意外,再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不是胡楂,那些都是黏在臉上的灰塵。

    我腦子完全僵掉了,此時就傻傻看著他,之前想過的那些問題全忘記了,一時之間沒話講。而他似乎對我毫不在意,只是淡談地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問,就小心翼翼地毛腰到了那門邊,用火摺子照了照門的裡面,接著竟然把門關上了。

    關上門之後,他直接站了起來,舉起火摺子照著天花板,開始尋找什麼東西。我心裡火大,幾次想沖出幾句話來,都被他用手勢封锁了。

    他那種動作的力度,十分的迅速,讓我感覺時間緊迫,而他的行為又把我搞得莫名其妙,視線也跟著他的火光一路看了過去。

    火摺子的光線不大,但是在這樣的黑暗中,加上自己的聯想很快就能明白這屋子的狀況。

    進來時候沒有注意地下室的頂,抬頭看就發現上面全是筦道,這和現在的車庫一樣,這些筦道都塗著一層發白的漆灰,可以看得出這裡翻新過好幾次了,漆裏還有著老漆。房頂是白漿刷的,磚外的漿面已經剝落得差不多了,露出了一段一段的磚面,看樣子,那禁婆就是順著這東西在爬。

    可是,這裡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這他娘的唱的是哪出啊。

    悶遊瓶看了一圈,看得很仔細,但是動作很快,中途火摺子就熄滅了,他又迅速點燃了一個,確實沒有什麼東西藏著了,接著他就回到了我的面前。

    “沒跟出來。”他看著那門輕聲道。

    我所有的問題幾乎要從我的嘴巴裏爆炸出來了,然而沒想到的是,他一轉頭看向我,就做了個儘量小聲的動作,接著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你來這裡幹什麼?”

    我一下子腦子就充血了,頓時想跳起來掐死他,心說你爺爺的龜毛棒槌,你問我,老子還沒問你呢!是我自己想來嗎?要不是那些錄影帶,老子打死都不會來這裡!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著他的面孔,我又沒法像和胖子在一起一樣那麼放得開,這粗話爆不出來,幾乎搞得我內傷。我咬牙忍了很久,才回答道:“說來話長了,你……怎麼在這裡?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你你你……那個時候,不是進那個門了嗎?這裡他娘的是怎麼回事?”

    這些問題實在是很難提出來,我腦子裏已經亂成一團,也不知道怎麼說才能把這些問題理順。

    “說來話長。”悶油瓶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回答,還是逃避,我問問題的時候,他的注意力投向了那只巨大的石棺椁。我看了一下,確實石棺椁的蓋子被推開了,露出了一個很大的縫隙,但是裡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有什麼。

    我最怕他這個樣子,記得以前所有的關鍵問題,我只要問出來,他幾乎都是這個樣子,我馬上就想再問一遍。可是我嘴巴還沒張,悶油瓶就對我擺了一下手,又讓我不要說話,頭往棺椁裏看去。

    這個動作我太熟悉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馬上就條件反射地閉上了嘴巴,也凑過去看那棺裡面。因為悶油瓶把火摺子伸了過去,我一下看到了裡面,棺椁裏竟然是空的,我看到了乾乾淨淨的一個石棺底,似乎什麼都沒放過,而讓人奇怪的是,那棺材的底下,竟然有一個洞口。

    我正好奇,就聽到了從那個洞裏,傳來一些輕微的聲音,仔細一聽,也聽不出是什麼。只等了一會兒,突然一隻手就從洞裏伸了出來,一個人猶如泥鰍一樣從那個狹窄的洞口爬出來,然後一個翻身從棺材蓋的縫隙中翻出,輕盈地落到我們面前。

    我被嚇了一跳,只見那人落地之後,擦了一下頭上的冷汗,看了一眼悶油瓶,接著揚了揚手裡的東西,輕聲道:“到手。”

    後者似乎就是在等這個時候,一把拍了一下我,輕聲道:“我們走!”

    我跟著他們,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躡手躡腳地順著原路上去,然而才跨上兩三級階級,就聽到身後走廊的門吱呀一聲開了。

    前面的那人就罵了一聲,開始跑起來,我立即跟了上去,一路狂奔,連滾帶爬地沖了出去,一直沖回院子翻過圍牆,我們才松了口氣。

    我累得氣喘吁吁,可那兩個人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翻出去之後,就往外跑,竟然不管我。我心說這一次可不能讓你跑了,忙追了上去。

    又是沒命地跑,一直跑出老城區,突然一輛依維柯從黑暗裏沖了出來,車門馬上打開,那兩個人沖過去就跳了上去,那車根本就沒打算等我,車門馬上就要關,不知道是誰阻了一下,我才勉强也跳了上去。

    上氣不接下氣,這跑得簡直是天昏地暗,上車我就癱了,在那裡閉眼吸了好幾口氣,才緩過來。

    立即我就四處看,一看就傻了,這車裏竟然全是人,而且全部都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而且最讓我想不到的是,很多人我都認識。我一眼就看到了幾張特別熟悉的面孔。

    天,全是從天宮裏倖存出來的那一批阿寧的隊伍,這幫中外混合的人,我們在吉林一起混了很久。

    看到我驚訝的表情,其中幾個和我混得特別熟悉的人就笑了,一個高加索人用蹩脚的中文對我道:“超級吳(superwu,阿寧給我起的外號),有緣千里來相見。”接著,我就看到了阿寧的腦袋從一張坐椅後面探了出來,非常驚訝地看了我一眼。

    我看著悶油瓶,又看了看剛才從石棺材裏爬出來的人,那是一個帶著墨鏡的陌生青年,他們兩個人氣都沒喘,也都看著我。突然我感覺到很亂,問他們道:“你們這幫驢蛋,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阿寧就道:“這該我問你才對吧,你怎麼會在地下室裡面?”

    依維柯一路飛奔,直接駛出了格爾木的市區,一下子就沖進了戈壁,而我在車內,車窗外一片黑暗,對此一無所知。

    一路上,我和阿寧進行了一次長聊,把兩邊的事情都說了一下。

    原來,阿寧也在錄影帶裏發現了地址和鑰匙,顯然文錦的筆記上寫的“三個人”中,有一個竟然是她。她發現了這個秘密之後,立即就分了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讓人到這裡來尋找地址,一方面親自到杭州來試探我。她想知道我到底知道不知道這錄影帶裏的情况。

    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我其實也收到了這樣的帶子,而且在她來找我之後,我就最快速度出發去了格爾木,甚至幾乎和他們同時找到了那鬼樓。

    (也虧得我這一次行動實在是快速和精准,沒有過多的猶豫,否則,肯定我就看不到那本筆記了。想想我就後怕,不過同時我也有點開心,摸了摸在我口袋裏的筆記,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單獨活動就取得如此大的成果,看來果然爺爺說的是對的,做事情真的是主動為好。)

    之後,我又問阿寧悶油瓶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會在一起。

    阿寧就笑道:“怎麼?你三叔請得起,我們就請不起了?這兩位可是明碼標價的,現在,他們是我們的顧問。”

    說著那黑眼鏡就咧開嘴笑,朝我擺了擺手。

    “顧問?”說起顧問我就想起了胖子,心說阿寧這次學乖了,請了個可靠的了,不過悶油瓶竟然會成阿寧的顧問,感覺很怪,我有點被背叛的感覺。

    這時候,一邊的高加索人說道:“你別聽她胡說,這兩位現在是我們的合作夥伴,是我們老闆直接委派下來的,寧只是個副手了。現在主要行動都是由他們負責的,我們只負責情報和接應,這比較安全,老闆說了,以後專業的事情就讓專業人士去做。”

    這應該是雲頂死的人太多了,我想起當時的情形,就問道:“那這整件事情是怎麼回事?錄影帶的內容,還有裡面的禁婆,你們有眉目嗎?”

    這幾個人都搖頭,而且目光都投向了悶油瓶和黑眼鏡,阿寧就瞪了他們一眼,之後朝我使了個眼色,道:“具體情況我們也不清楚,應該和你知道的差不多,我們現在都是按他們說的在行動,這兩位朋友很難溝通。”

    聽完這些之後,我轉向悶油瓶,此時已經按捺不住,我一定要找他問個清楚,讓他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可是,還沒等我做好準備,車裏突然騷動了起來,藏族的司機叫了一聲,所有人都開始拿自己的行李。

    接著車子就慢慢地停了下來,車門被猛地打開,門外已經能看到晨曦的一縷陽光了,一股戈壁灘上寒冷的風猛地刮了進來。

    我給擠下車,接著就看到了一幕讓我目瞪口呆的情形,十幾輛landrover一字排開停在戈壁上,大量的物資堆積在地上,篝火一個接一個,滿眼全是穿著風衣的人,還有很多人躺在睡袋裏,一邊立著巨大的衛星天線和照明汽燈。

    這裡竟然好像是一個自駕遊的車友集散地,但是仔細一看就知道不對,這裡所有的車都是統一的塗裝,車門上面都有一個旋轉柔化的鹿角珊瑚標誌,一看就知道是阿寧公司的產業。

    看到我們下來,很多人都圍了過來,阿寧不知道和他們說了一句什麼,很多人歡呼了起來。

    這個場面讓我非常驚駭,我抓住一旁在和別人擊掌慶賀的高加索人,問他這是幹什麼?

    高加索人拍了拍我:“朋友,我們要去‘塔木陀’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