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天的清晨,車隊再次出發。

    離開了這個叫做蘭錯的小村,再往戈壁的深處,就是地圖上什麼都沒有的無人區,也就是說,連基本的被車軋出的道路也沒有,車輪底下,是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沒有人到達的土地、路况,或者說地况更加的糟糕,所謂的越野車,在這樣的道路上也行駛得戰戰兢兢,因為你不知道戈壁的沙塵下是否會有石頭或者深坑。而定主卓瑪又必須依靠風蝕的岩石和河谷才能够找到前行的標誌,這使得車隊不得不靠近那些山岩附近的陡坡。

    烈日當空,加上極度的顛簸,剛開始興致很高的那些人幾乎立即被打垮了,人一個接一個給太陽曬蔫,剛開始還有人飆車,後來全部都乖乖地排隊。

    在所謂的探險和地質勘探活動中,沙漠戈壁中的活動其實和叢林或者海洋探險是完全不同的,海洋和叢林中都有著大量的可利用資源,也就是說,只要你有生存的技能,在這兩個地方你可以存活很長的時間。但是沙漠戈壁就完全相反,在這裡,有的只有沙子,縱使你有三頭六臂,你也無法靠自己在沙漠中尋找到任何一點可以延續生命的東西,這就是幾乎所有的戈壁沙漠都被稱呼為“死亡之地”的原因。而阿寧他們都是第一次進這種地方,經驗不足,此時這種挫折是可以預見的。

    我也被太陽曬得發昏,看著外面滾滾的黃塵,已經萌生了退意,但是昨天定主卓瑪給我和悶油瓶的口信,讓我逼迫自己下定了决心。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又感到一股無法言明的壓力。

    它就在你們當中。

    它是誰呢?

    在文錦的筆記中,好多次提到了自己這二十年來一直在逃避“它”的尋找,這個它到底是什麼東西?而讓我在意的是,為什麼要用“它”而不是“他/她”?難道這個在我們當中的“它”,不是人?真是讓人感覺不舒服的推測。

    剛進入無人區的路線,我們是順著一條枯竭的河道走。柴達木盆地原來是河流聚集的地方,大部分的河流都發源於唐古拉和昆侖的雪峰,但是近十年來氣候變化,很多大河都轉入地下,更不要說小河道,我們在河床的底部開過,發現到處都是半人高的蒿草,這裡估計有兩三年沒有水通過了,再過幾年,這條河道也將會消失。

    等三天后到達河道的盡頭,戈壁就會變成沙漠,不過柴達木盆地中的沙漠並不大,它們猶如一個一個的斑點,點綴在盆地的中心,一般的牧民不會進入沙漠,因為裡面住著魔鬼,而且沒有牛羊吃的牧草。定主卓瑪說繞過那片沙漠,就是當年她和文錦的隊伍分開的鹽山山口,那裡有一大片奇怪的石頭,猶如一個巨大的城門,所以很容易找到。再往裏,就是沙漠、海子、鹽沼交會的地方,這些東西互相吞食,地貌一天一變,最有經驗的嚮導也不敢進去。

    不過阿寧他們帶著gps,這點他們倒是不擔心,雖然紮西一直在提醒他們,機器是會壞掉的。特別是在晝夜溫差五十多度的戈壁上。

    順著河道開了兩天后,起了大風,如果是在沙漠中,這風絕對是殺人的信風,幸好在戈壁上,它只能揚起一大團黃沙,我們車與車之間的距離不得不拉大一百米以上,能見度幾乎為零,車速也慢到了最低標準,又頂著風開了半天後,車和駕駛同時到達了極限,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無線電也無法聯絡,已經無法再開下去了。

    高加索人並不死心,然而到了後來,我們根本無法知道車子是不是在動,或者往哪裡動,他只好停了下來,轉了方向側面迎風防止沙塵進入發動機,等待大風過去。

    車被風吹得幾乎在晃動,車窗被沙子打得嘩啦啦作響,而我們又不知道其他車的情况,這種感覺真是讓人恐懼。我看著窗外,那是湧動的黑色,你能够知道外面是濃烈的沙塵,而不是天黑了,但是毫無辦法。

    在車裏等了十幾分鐘後,風突然又大了起來,我感覺整個車子震動了起來,似乎就要飛起來一樣。

    高加索人露出了恐懼的神色,他看向我說:“你以前碰到過這種事情沒有?”

    我心說怎麼可能,看他驚慌的樣子,就安慰他說放心,路虎的重量絕對能保護我們,可是才剛說完,突然“咣當”一聲巨響,好像有什麼東西撞到路虎上,我們的車整個震了一下,警報器都給撞響了。

    我以為有後面的車看不到路撞到我們了,忙把眼睛貼到窗戶上,高加索人也凑過來看。

    外面的黑色比剛才更加的濃郁,但是因為沙塵是固體,所以刮過東西的時候會留下一個輪廓,如果有車,也可能能看到車的大燈。

    然而外面卻看不到任何車的燈光,我正在奇怪,高加索人卻突然怪叫了起來,抓住我往後看,我轉過頭,就看到我們另一面的車窗外的沙塵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個奇怪的影子。

    車窗外的黑色影子模糊不清,但是顯然貼得車窗很近,勉强看去,似乎是一個人影,但是這樣的狂風下,怎麼會有人走在外面,這不是尋死嗎?

    我們還沒有來得及驚訝,那影子就移動了,他似乎在摸索著車窗,想找打開的辦法,但是路虎的密封性極好,他摸了半天沒有找到縫隙,接著,我們就看到一張臉貼到了車窗上。車裏的燈光照亮了他的風鏡。

    我一下就發現,那是阿寧他們配備的那種風鏡,當即松了口氣,心說這王八蛋是誰,這麼大的風他下車幹什麼?難道剛才撞我們的是他的車?

    窗外的人也看到了車裏的我們,開始敲車窗,指著車門,好像是急著要我們下去,我看了看外面的天氣,心說老子才不幹呢!

    還沒想完,突然另一邊的車窗上也出現了一個帶著風鏡的人的影子,那個人打著燈,也在敲車窗,兩邊都敲得很急促。

    我感覺到不妙,似乎是出了什麼事,也許他們是想叫我們下去幫忙,於是也找出斗篷和風鏡戴起來,高加索人拿出兩隻礦燈,擰亮了遞給我。

    我們兩個深吸了口氣,用力地打開車門,一瞬間一團沙塵就湧了進來。我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但還是被一頭吹回了車裏,用脚抵住車門才沒有讓門關上,第二次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低著頭才鑽了出去,被外面的扶住拖了出來。而另一邊下車的高加索人直接就被刮倒在地,他的叫罵聲一下給吹到十幾米外。四周全是鼓動耳膜的風聲和風中灰塵摩擦的聲音,這聲音聽來不是很響,卻蓋過其他所有的聲音,包括我們的呼吸聲。

    脚一落到外面的戈壁上,我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地面的位置怎麼抬高了?用力弓著身子以防被風吹倒,我用礦燈照向自己的車,這一看我就傻眼了,****,車的輪子一半已經不見了,車身斜成三十度,到脚蹬的部分已經沒到了河床下沙子裏,而且車還在緩慢往下陷,這裡好像是一個流沙床。難怪車子怎麼開都開不動了。

    沒有車子,我們就完蛋了。我一下慌了,忙上去抬車,但是發現一踩入車子的邊緣,就有一股力量拽著我的脚往下帶,好像水中的旋渦一樣,我趕緊跳著退開去。這時候一旁剛才敲我們窗的人就拉住我,艱難地給我做手勢,說車子沒辦法了,我們離開這裡,不然也會陷下去。

    他包得嚴嚴實實的,嘴巴裹在斗篷裏,我知道他同時也在說話,但是我什麼都聽不見,我不知道他是誰,不過他手勢表達的東西是事實。於是我點了點頭,用手勢問他去哪裡,他指了指我們的後車蓋,讓我拿好東西,然後做了個兩手一齊向前的動作。

    這是潜水的手語,意思是蒐索,看樣子在車裏的很多人如果不下車,肯定還不知道車已經開進了流沙床,我們必須一路過去通知他們,不然這些路虎會變成他們價值一百多萬的鐵棺材。

    我朝那個人點了點頭,做了個ok的手勢,就打開車後蓋取出了自己的裝備,幾乎是弓著身子,駝背一樣地完成這簡單的事情。此時,我的耳朵已經被轟麻了,四周好像沒了聲音,一片的寂靜,這有點看默片的感覺,一部立體的默片。

    關上車蓋的時候,我就看到我們的車後蓋已經凹陷了下去,好像被什麼龐然大物擦了一下,我想起了車裏的震動,就用礦燈朝四周照了照,然而什麼都看不到,只有高加索人催促我快走的影子。

    我收斂心神,心說也許是刮過來的石頭砸的,就跟著那幾個影子蜷縮著往後面走去。

    走了八十幾米,我感覺中的八十幾米,也許遠遠不止,我們就看到下一輛車的車燈。這輛車已經翹起了車頭,我們上去,跳到車頭上,發現裡面的人已經跑了出來。我們在車後十幾米的地方找到了他們,有一個人風鏡掉了,滿眼全是沙子,疼得大叫,我們圍成風牆,用毛巾把他的眼睛包起來。

    我們扶他起來,繼續往前,很快又叫住了一輛車,車裏三個傢伙正在打牌,我們在車頂上跳了半天他們都沒反應,最後我用石頭砸裂了他們的玻璃,此時半輛車已經在河床下麵了。

    把他們拖出來後,風已經大到連地上的石頭都給刮了起來,子彈一樣的硬塊不時地從我們眼前掠過去,給打中一下就完蛋了。有一個人風鏡被一塊飛石打了一下,鼻樑上全是血,有人做手勢說不行了,再走有危險,我們只好暫時停止蒐索,伏下來躲避這一陣石頭。

    幾個人都從裝備中拿出堅硬的東西,我拿出一隻不銹鋼的飯盒擋在臉上,高加索人拿出了他的《聖經》,但是還沒擺好位置,風就卷開了書頁,一下子所有的紙都碎成了紙絮卷得沒影了,他手裡只剩下一片黑色的封面殘片。

    我對他大笑,扯起嗓子大喊:“你這本肯定是盜版的!”還沒說完,一塊石頭就打在了我的飯盒上,火星四濺。飯盒本來就吃著風的力道,一下我就抓不住,打著轉兒給刮了出去,消失得沒影了。

    我嚇了個半死,這要是打到腦袋上,那就是血花四濺了,只能抱緊頭部,用力貼近地面。

    這個時候,突然四周一亮,一道灼熱閃光的東西從我們的一邊飛了過去,我們都被嚇了一大跳,我心說****,什麼東西這麼快。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前面又是三道亮光閃起,朝我們飛速過來,又是在我們身邊一掠而過。接著我就聞到一股熟悉的氣味,那是鎂高溫燃燒的氣味,心裡立即知道了閃光是什麼東西——那是給裹進風裏的信號彈。

    我不禁大怒,心說是哪個王八蛋,是哪只猪在這種天氣下,在上風口放信號彈,怕風吹不死我們想燒死我們嗎?時速一百六十公里以上千度高溫火球,打中了恐怕會立斃。

    但是轉念一想,就知道不對了,這批人都訓練有素,怎麼可能會亂來。在探險中,發射信號彈是一種只有在緊急的時候才會使用的通信方式,因為它的傳播範圍太廣,彈藥消耗大,一般只有在遇到巨大的危險,或者通信對象過於遠的時候才會使用。現在在這麼惡劣的條件下,他們竟然也使用了信號彈,那應該是前面出了什麼狀況。

    我看一眼四周的人,他們都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就做了個手勢,讓三個沒受傷的人站了起來,我們要往那裡去看看。如果他們需要幫忙,或者有人受傷,不至於沒有幫手。

    這不是一項說做就做,或者是個人英雄主義的差事,我剛站起來就被一塊石頭打中肩膀,我們都把包背到前面當成盾牌,調整了指南針,往信號彈飛來的方向走去。同時提防著還有信號彈突然出現。

    走了一段時間後,我們也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有沒有走歪掉,不過在一百多米開外,我們看到了三輛圍在一起的車,但是車的中心並沒有人,已經離開了。我們在車子的周圍蒐索,也沒有發現人,但是車裏的裝備沒有被拿走。

    車子正在下陷,我們打開了車子的後蓋,心說至少應該把東西搶救出來,就在剛想爬入車子裏的時候,又有信號彈閃了起來,在離我們很遠的地方掠了過去。這一閃,我們發現發射信號彈的地方變成了在我們的左邊,離我們並不是很遠。看樣子我們的方向確實歪了。或者是發射的人自己在移動。

    我們背起裝備,雖然非常的累,但這樣一來風卻不容易吹動我們了,我們得以穩定了步伐,向信號彈發射的地方走去。走著,走著,我們忽然驚訝地看到,前方的滾滾沙塵中,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的輪廓。

    狂風中,我們弓著身子,互相攙扶著透過沙霧,看著那巨大的輪廓,都十分的意外,一下子也忘了是否應該繼續前進。

    邊上的高加索人打著手勢,問我那是什麼東西。這個傢伙有一個慣性思維,就是他現在在中國,那麼我是中國人,在中國碰上什麼東西都應該問我。

    我搖頭讓他別傻,我心裡也沒有底。

    平常來講,毫無疑問,在我們前面不到兩百米的地方,如果不是一隻中年發福的奧特曼,那應該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岩,這是誰都能馬上想到的,但是我們來這裡的路上是一馬平川,並沒有看到有這麼高大的山岩。

    這山岩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難道是我們集體失神了,都沒看到?我心裡說,又知道不可能,首先最重要的是我們一路過來都在尋找這種山岩,因為我們需要陰涼的地方休息,這種山岩的背陰面是任何探險隊必選的休息地。而平時的戈壁上,這樣孤立的山岩並不多,所以如果有我們肯定會注意。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這麼大的山岩,是一個避風的好場所,那些信號彈,也許是通知我們找到了避風的地方。

    我開始帶頭往山岩跑去,很快我就明顯地感覺到,越靠近岩石,風就越小,力氣也就越用得上,跑到一半路程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前面有五六盞礦燈的燈光在閃爍。

    我欣喜若狂,向燈光狂奔,迎著狂風,一脚深一脚淺地沖了過去。然而跑了很久,那燈光似乎一點也沒有朝我靠近,******竟然有這麼遠,我心裡想著,一邊已經精疲力竭,慢了下來,招呼邊上的人等等,我感覺事情有點不對。

    可我回頭一看,不由得傻了眼,我身邊哪裡還有人,前後左右只有滾動的狂沙和無盡的黑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