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寧很奇怪,問道:“為什麼?”

    紮西對我們道:“我奶奶說,你們眼前的這一片魔鬼城,不是旅遊景點,這片雅丹地貌大概有八十七平方公里,十分廣袤,裡面還是最原始的狀態,沒有任何的路標,晚上在裡面行進,如果不熟悉環境,非常容易迷路。而且據說這裡面有很多的流沙井,在1997年的時候就有一隊地質考察隊員在裡面失踪了,當時出動了很多人找都沒找到,後來在1999年的時候起大風,幾個攝影師在這裡拍照片的時候就在一個沙坑裏發現了兩具乾屍,其他的人到現在還沒找到。”

    阿寧聽了搖頭,道:“這你不用擔心,我們帶著gps,如果如你說的,這裡面地形這麼複雜,我們更要進去,如果等到天亮去找,他們說不定已經出事了。”

    說著就不聽紮西的勸告,招呼幾個人,擰亮了手電筒,打算繼續深入。

    我想想她說得也有道理,紮西一直以來都扮演著危言聳聽的角色,現在他的話阿寧自然不會全信,而且老外的做派是以人為本,把那三個人放掉不管,在他們心裡相當於是親手殺了他們,這些人沒法作出這種决定。

    我自然是要跟著去的,因為那三個人是和我一起的時候失踪的,或多或少,我也得盡點力氣,否則要是真有個什麼意外,我心裡也不會安寧。而且坐在這裡也完全不可能睡著。

    紮西還要說話,這時候一邊的定主卓瑪發話了,她搖了搖頭,讓紮西不要說了,接著用藏語很快對紮西說了幾句什麼。

    紮西馬上露出了很不理解的表情,然而定主卓瑪的表情很堅決,紮西還要抗議一下,定主卓瑪就呵斥了一聲,紮西就不敢繼續說話了。他對定主卓瑪點了點頭,退了回來,一臉鬱悶地對我們道:“你們走運,我奶奶讓我帶你們進去。”說著擰起手電筒就走到自己的行李邊上,開始清理裝備。

    我聽不懂藏語,問阿寧那老太婆說了什麼。阿寧也搖頭,說太輕了聽不到,大約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灾這樣的話吧。

    我心裡好笑,就看了一眼定主卓瑪,這老太婆已經回帳篷去了,看來倒是一點也不擔心這些事情。

    紮西把自己的裝備清理了一遍,讓我們把不必要的東西都放掉,帶上足够的水和乾糧,還有信號槍,然後叫醒了一個司機,告訴他我們的打算,讓他在外面待著,準備接應,如果看到我們在裡面打信號彈,不要進來,就在外面打信號彈給我們指方向。如果還不出來,等天亮了再讓其他人進來找我們,他會沿途留下記號。

    那司機迷迷糊糊地答應,我們四個人整頓了一下,紮西拉長個臉帶頭,就往身後魔鬼城城口出發。

    我們避風的地方在魔鬼城的邊緣,紮營的高大岩山之後便是一個陡坡,向下一直延伸,盡頭是沙暴時看到的那座城堡一樣的岩山,這應該是魔鬼城裡比較高的一塊岩山了。

    紮西在陡坡上用碎石頭堆了一個阿拉伯石堆,為後來人標誌方向,他說,一路過去只要有轉彎他就會堆一個,而一旦在前進過程中看到自己堆的石堆,我們就不能再前進了,再前進就會開始繞圈子。這是他的底線。

    我們感覺有道理,就說沒問題。

    很快就走入城口,我們進入到了魔鬼城的裡面,四周的情景開始詭異起來,舉目看去,月光下全是突出於戈壁沙礫之上黑色的岩山,因為光線的關係看不分明,手電筒照去就可以看到岩山上被風割出的風化溝壑十分的明顯。在這種黑色下,少數月光能照到的地方就顯得格外的慘白,這種感覺,有點像走在月球表面。

    我一路看著,想像著當年的地質力學裏的內容,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了,只知道這地方的雅丹風蝕岩群還未成年,大概是地勢比較低,岩山和土丘暴露出地表的時間不長,並沒有被風化得十分厲害,所以大部分的岩山土丘還十分的高大。

    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在岩石土丘之間穿行,無法像其他魔鬼城一樣隨意地爬上土丘,不過,這種地貌下的山谷也並不平坦,高的地方突出在沙礫之上,低的地方則被戈壁覆蓋。在地質學裏,這種岩山其實都被認為是地下山脈的山頂,別看只有十幾米高,但是我們脚下幾公里深的地方有著巨大的岩石山基,這些藏在沙礫下的大山都是昆侖山的支脈。理論上說,我們現在也是行走在昆侖山上。

    不過我沒空多想這些學術問題,一進到兩三公里的地方,阿寧開始用對講機呼叫,我們則大聲地喊起來,希望那三個人能聽到我們的聲音,給我們回應。

    在寂靜的魔鬼城,我們的聲音一下就被反彈成無數種回聲,重疊在一起,能傳播出去很遠。遠遠地聽去非常的詭異,好像來自幽冥的鬼聲。

    就這樣一邊喊一邊走,足找了兩三個小時,深入到了魔鬼城的深處,手電筒掃著四周的岩石,眼睛也花了,嘴巴也喊麻了。可是根本沒有發現一點高加索人他們的影子,我們的喊聲也沒有任何的回音,回答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的回音和輕微的嗚吟風聲。

    我們停下來休息,阿寧就問紮西,按照他的經驗,怎麼找會比較好?

    紮西搖頭:“也只有你們這種辦法,我們現在大概走了七公里,按照直線距離我們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了,但是其實我們早就不知不覺地轉了方向,看指南針現在我們幾乎在往回走,人在這裡好比螞蟻一樣,會不知不覺走s形路線,所以說我現在只能保證帶你們出去,找人我沒法提供建議……他們不動還好,如果他們也在找出路,那你說你在八十平方公里的迷宮裏兩隊人相遇的概率是多少?”

    阿寧對這個回答不滿意,皺眉道:“你們之前就沒有人走失過?”

    紮西堆著石頭堆,頭也不抬地搖頭:“這種地方我們晚上從不進來。”

    說完他就歎了口氣,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阿寧看我們的表情,鼓舞了我們幾句,讓我們不要灰心。不過顯然作用不大,我們抽了好幾根烟,稍微恢復了一下精神,就繼續前進。

    可是,事情還是沒有向我們期望的發展。又一邊喊一邊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時間,期間休息了四次,紮西堆了不下三十個石堆,卻還是連個人影也沒有看到,沒有任何的回應,寂靜的魔鬼城裡好像吞吃掉了任何給我們的聲音。

    而讓我真切感覺到可怕的是,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紮西的石堆出現,說明我們現在還在前進,這魔鬼城真好像深不可測一樣,不知道裡面還有多少的路程。

    繼續往前,我們走進了一道岩石夾成的峽谷,在一塊大石頭下,實在是走不動了,只能第六次停下來休息。

    這時候我們嗓子都啞了,再也喊不動了。我們大口地喝著水,所有人都進入到一種失語狀態,腦子都有點空白起來。

    沉默了一段時間,那個隊醫突然道:“該不是這魔鬼城真的有魔鬼?他們被魔鬼帶走了?”

    這話說得很突兀,我們都愣了一下,紮西瞪了他一眼,讓他別胡說,藏人比較傳統,這種話聽著不舒服。

    “魔鬼是肯定沒有,人也是肯定在這裡。”隔了半晌,紮西含著一口水,邊潤喉嚨邊慢慢地說道,“只不過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幾個人又沉默了下來,各自琢磨自己的心思。事實上我知道現在我們幾個人心裡的希望已經非常小了,剛開始進來,我還認為找到他們的概率很大,至少能發現點痕迹,現在,則完全沒了想法。

    又休息了一段時間,阿寧看了看錶站了起來,招呼我們準備繼續出發,我們都條件反射地站起來,深呼吸,準備振奮一下,繼續呐喊。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幾個人都聽到阿寧的對講機裏突然傳出來一聲人的大叫聲。靜電聲音很大,非常的刺耳,聽不出是什麼話。

    四周安靜得要命,突然這一下聲音把我們嚇了個半死,馬上看向阿寧的對講機。

    阿寧也愣住了,花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忙拿起對講機仔細去聽。

    那聲音又響了一次,靜電極其刺耳,但是很明顯能聽出是一個人在呼叫。

    “他們在附近!”我們驚叫起來。阿寧幾乎跳了起來。

    魔鬼城這樣的地形,對講機幾乎沒有作用,只有在非常短的距離內,才能收到訊號。阿寧一路調試就是想收到這樣的訊號,然而都沒有結果,現在訊號突然響起來,顯然對方的對講機就在非常近的地方。

    我們心裡長出了一口氣,阿寧馬上開始調頻率,那聲音就清晰了起來,但是仍舊聽不出他在說什麼。接著她對著對講機大叫:“我是領隊,我們在搜救你們,你們在什麼方位?”

    回答是一連串難以言喻的聲音,干擾非常嚴重,但是語調變了,顯然對方能聽見我們的聲音。

    剛才的沮喪一掃而光,隊醫大叫了一聲“yes”。我也掏出了自己的對講機,拍了拍,調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機器的問題,很快我也調出了聲音,同樣是嘈雜的。

    阿寧又呼叫了一次,這一次聲音又稍微清晰了,我們幾個人努力去聽,希望能聽清楚對方在說什麼。

    聽著聽著,我就發現不對,對講機那頭的人好像不是在說話,那種說話的語調,十分的古怪,很難形容,仔細聽起來,竟然好像是一個人在怨毒地冷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