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信號彈燃燒的幾十秒裏,我們全部都驚呆了。大家都看著那巨大的東西,腦子一片空白。一直到信號彈熄滅,我們才反應過來,隨即所有的手電筒都朝那個方向照了過去。

    零碎的光線無法照出那個東西的全貌,在手電筒的光線下,我們只能知道那裡有個東西,然而看上去也是模糊不清的。如果剛才沒有信號彈照出的印象,手電筒掃過我們肯定不會注意到異樣。而我們從下往上看,也實在看不分明。

    “這是什麼東西?”紮西自言自語了一聲。

    沒有人能說出這是什麼,我只能肯定這是一塊古老的木頭物體殘骸,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殘骸。這咋一看像一隻巨大的棺材,然而仔細看又發現形狀不對,似乎是建築的殘骸。然而,我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古怪形狀的建築。

    “爬上去看看!”不知道誰說了一聲,我們才反應過來。他們幾個就想往斜坡上爬去,我忙把他們攔住,說道:“別亂來,冷靜一點,這麼高,而且是土丘,不是隨便爬爬就能爬上去的,要是出了意外就糟糕了。”

    阿寧也點頭道:“對,那三個人還沒找到,這下麵我們都找過了,沒有發現任何線索,那麼很可能他們在上面,現在一點動靜也沒有,肯定有問題。說不定這上面有什麼危險,我們要小心。還是我先上去看看,如果比較好爬,你們再上來。”

    說著她把手電筒往腰帶裏一插就讓我們給她照明,自己準備往上爬。

    這時候紮西攔住了她,道:“別動,我來,這種事情沒道理讓女人去做。這種土丘我以前爬過很多,絕對比你有經驗。”說著也不等阿寧回應,就咬住匕首,跳上土丘,然後用匕首做登山鎬,開始向上爬去。

    他動作很快,姿態猶如猴子一樣敏捷。我們用手電筒給他照著,幾乎沒廢什麼力氣。我們就看他“騰騰”爬到了那個巨大物體的下方。他找了一個地方站穩,就對我們做了個手勢,意思是不算難爬,接著他就用手電筒去照那個東西。

    在下麵我們只能看到他的動作,也看不到他照出了什麼,心裡很急,那隊醫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我不知道。”紮西的聲音從上面傳下來。我看他在上面撓了撓頭,冒了一句藏語,然後說道:“天,這……好像是艘船啊。”

    “船?”我們互相看了看。紮西就又叫了起來:“真的是船!你們自己爬上來看看。”

    他剛說完阿寧就爬了上去,我動作笨拙,跟著阿寧。而隊醫太胖了,爬了幾下就滑了下去。我們讓他在下麵待著,別亂來,等一下摔死就完了,然後朝紮西靠攏過去。

    這土坡確實不難爬,有點坡度,雖然土很鬆軟,但是上面十分不平整,很多地方都可以落脚。我們學著紮西用匕首當登山鎬,三下五除二就靠了過去。

    我手脚並用地爬到紮西的邊上,這上面很冷。我踩著幾處突出的土包,滑了一下後站穩腳跟,就朝那東西看去。不過我離得遠,視線又給紮西遮住了,也看不清楚那船是不是真的船。

    我挪了一下,給自己擠出一個位置,這才看清楚。在紮西的手電筒下,一塊古老的殘骸鑲嵌在土丘裏,只露出一半,另一半深深地插入土丘,看形狀,確實是一艘古代的沉船。

    阿寧點起一個冷焰火,就往沉船上扔。此時四周亮了起來,我發現這沉船的解體程度非常嚴重,幾乎和那些泥融成了一體,木頭的船身完全破碎了,已經炭化。在木船的一邊還有一條巨大的裂縫,裡面似乎是空的,我能看到裡面的泥,但是最深的地方卻漆黑一片看不清楚。

    我轉頭看了看四周的地貌,心想這可是大發現。這裡以前應該是古河道,這條古船沉沒在古河道裏,被裹在了淤泥裏。沒想到滄海桑田,古時候的河道竟然變成了戈壁,而且這包裹著沉船的土丘,竟然高出了地面這麼多。

    阿寧爬到那古船的邊上,用手電筒照那個裂縫,就照出裡面大量的泥巴和裹在泥巴裏的東西。在泥巴裏,還能看到很多類似陶罐一樣的東西。

    阿寧道:“這似乎是艘去往西域通商的貨船,這些是他們的貨品,這簡直是驚世的發現,現在還有很多人認定西域沒有水路運輸。”

    古時候這裡是十七條絲綢之路中比較險惡的一條,而西域各國就分佈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這裡是阿拉伯文明和中國文明交易的中間地帶。以前這裡無數的河流上非常的繁鬧,不知道有多少布匹和絲綢通過這些河道到達了西方,據說西語各國的皇室還能吃到中原的西瓜。當時這裡的河道千變萬化,也有不少的商旅因為古河改道而擱淺沉沒,這裡的沙漠深處起碼被掩埋著上千艘沙漠沉船,然而因為沙漠變化太頻繁,幾乎無法尋找,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一艘。

    隊醫在下麵什麼都看不到,很心急就大叫:“看到什麼?那三個人在不在上面?”

    紮西對下麵叫了幾聲回答他,隊醫又說了什麼就聽不清楚了。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高加索人,可能他們也是因為看到這艘沉船,然後才爬上來查看的。下麵全找過了,沒有發現什麼人,他們應該就在上面。可是四周的崖壁上剛才看過,什麼人也沒有,這三個人到哪裡去了?

    這裡的岩壁除了這沉船,沒有其他地方能藏人,難道那三個人在這沉船裡面?

    這時候月亮被烏雲遮住了,一下子四周變得更加黑暗,我們幾個人都找了個位置站穩。我讓阿寧打開對講機,再找找訊號的位置。

    阿寧拿出對講機,一打開,那聲音就響了起來,非常清晰。她揮動了一下,訊號都差不多。接著紮西指了指那船,讓她對準古船試試。阿寧伸了過去,一靠近那古船的裂縫,我們真的就聽到了無比清晰的聲音從對講機裏傳了出來。

    我們互相看了看,都感覺到很不可思議,看樣子,訊號真是從這古沉船裡面發出來的。

    紮西看了看那裂縫,說道:“真見鬼,難道那三個白癡爬到裡面去了?”

    那裂縫很寬,確實可以爬進人去,只是這裡面的空間不知道能不能容納下他們三個。我們用手電筒照去,發現這船裡面非常深,最裡面很黑。我喊了好幾聲,但是沒人回應。

    “怎麼辦?”

    “可能是他們進去過了,但是又出來了,然後把對講機掉在裡面了。”阿寧說,“也有可能他們在裡面出了意外。”

    “那這聲音是怎麼發出的?”我問道。

    “這個沒人能回答你,不過進去看看就知道了。”阿寧給我使了個眼色,說著就放下背包,意思好像是讓我和她鑽進去看看。

    紮西是嚮導,要保存實力。這裡就我和阿寧的體型比較正常,我也沒法說不行。她脫掉外套,咬住匕首就毛腰先爬進了裂縫裏。

    一進去,船身上的泥巴就不停地往下掉,還好船身比較結實。她進去後停了幾秒,穩了一下,紮西就把手電筒遞給了她。然後我也脫掉外套爬了進去。

    這裂口正好能讓我爬進去,不過裡面比我想的要寬大。我笨手笨脚地進去,發現裡面完全是個泥土的世界,頭頂上全是幹泥,人沒法坐起來,只能匍匐前進。本來這船艙內的空間應該很大,然而現在基本上全塞滿了泥土,其實我們就在一個泥洞裏。

    阿寧開著對講機,此時正在清晰地發出那猶如冷笑一般的聲音。那聲音在這裡格外響亮。看著船艙內部漆黑一片,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到底是什麼在發出那種聲音呢?

    阿寧在裡面用了一個側爬的姿勢,就是阿兵哥拖槍匍匐前進的那種動作。她用單手前進,另一隻手打著手電筒開始四處照射。我喘著粗氣學她的樣子,也開始用手電筒去照四周的泥巴。真的全是泥,除了零星能看到的鑲嵌在泥裏的一些木片,我感覺好像在地道戰的場景裏。

    這些肯定是沉船之後從破口湧進來的泥土。當時的船應該沒有完全沉沒,所以泥沒有充滿整個船艙。這些泥巴下麵應該都是當時的貨物,不知道裡面運的是什麼。

    往裡面爬了七八米,我們就能够直接聽到那種奇怪的聲音了。沒有對講機的過濾,這聲音聽上去稍微有些不同,是從船艙的最裡面發出來的,很輕。阿寧停了停,關掉了對講機,就向著那個聲音的方向爬去。

    我稍微和她保持了距離,給她能够退後的空間。沒等爬幾步,阿寧驚叫了一聲,停住了。我也趕緊爬過去,從她側面探頭過去,就看到船艙盡頭給泥土覆蓋的“甲板”上有一個圓桌大小的洞,好像是坍出來的。下麵竟然還有空間,用手電筒往下照去,下麵一片狼藉,全是從上面塌落下來的土塊,一個人就埋在裡面,只露出了上半身。

    我用手電筒一照,發現那就是失踪的人中的一個,臉上全是泥,臉色發青,不知道是死是活。那冷笑一般的聲音,就是從下麵的土堆裏發出來的。

    “真的在裡面!”我大叫起來,心說這幫人也太能玩了。我邊叫喊著邊往前擠,想趕緊下去把他挖出來。

    沒想到我突然一叫,那種冷笑一般的聲音一下就消失了,整個船艙突然安靜了下來。

    這一靜把我嚇了一跳,手脚不由自主地停了停。

    隨即我就想到,剛才我們討論這聲音是他們的求救訊號,現在我大喊了一聲,這聲音就停了,顯然有人聽到了我的叫聲,於是停止發出訊號。這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他認為救援已經在身邊,沒有必要再發出這種聲音來吸引我們;另一個是,他聽到我們到來,信念一松,失去了意識。

    無論是哪種,我們都必須馬上把他救出來,特別是後一種,我知道很多求救的人就是在得救前一刻失去求生意志而功虧一簣的。

    阿寧和我想法相同,她讓我給她照明,爬了過去,然後小心翼翼地翻身滑進了那個洞裏。我跟著過去,阿寧讓我別下來了,在上面接應。

    紮西在外面聽見了我的叫聲,對我們大叫,問裡面情况。我讓他等等,我看清楚再說。

    在這個位置上,看得更加清楚。那洞口下麵,應該是古船的第二層貨倉,或者叫底倉。一般是用來放置一些容易破損的東西,因為底部的晃動不會很激烈。底倉的空間不大,裡面也全部是泥土,但是被侵蝕的程度遠遠小於我待的地方。我基本還能想像出這是一艘船的內部,可以看到那些泥土裏混雜著很多的陶罐,應該是貨物,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阿寧下去之後,馬上就撥開那人身上的土塊,然後把手放到他的脖子上,感受脈搏。

    我忙問:“怎麼樣?”

    阿寧明顯顫抖了一下,回頭對我搖頭,示意已經不行了。

    我歎了口氣。阿寧開始挖土塊,很快把那個人挖了出來,然後用力地拖到一邊。這時候我就發現挖出的土塊裡面,出現了另外一個人。我看到了頭髮和一隻手,阿寧繼續挖掘,然而這個人就埋得比較結實。她挖了一會兒也沒有起色。

    我實在看不下去,自己也跳下塌口去幫忙。我一摸到那人的手,心裡就一沉,知道也沒戲了,那人的手冰涼冰涼的,已經死了。

    我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挖出來,也拖到一邊。在這個人的下麵,我看到了高加索人蒼白的臉龐,他蜷縮著身子,瞪著眼睛,手往前伸著,握著一隻對講機,保持著一個僵硬的手勢,好像是想要從裡面爬出來。

    看來發出訊號的就是他,我看到那只對講機,心想。

    我將他拉出來,阿寧又摸了摸他的脖子,臉色一變,“還活著!”就馬上解開了高加索人的衣服,然後給他做心肺復蘇,同時對我大叫:“告訴紮西,讓隊醫準備搶救,有人被掩埋窒息。”說著就去給高加索人做人工呼吸。

    我忙爬起來對外面大叫,紮西聽到之後,馬上也對土丘下的隊醫叫了起來。我轉頭,就看到高加索人抽搐了一下,人縮了起來,同時開始嘔吐,但是顯然恢復了呼吸。

    “你上去捕手!”阿寧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對我道,語氣很平,但是充滿了威嚴。

    我愣了一下,突然被她這種神態電了一下,像條件反射一樣按照她的說法做了。接著阿寧迅速脫掉自己的衣服,綁在高加索人身上,做了一個簡易的拖架,把衣服的袖子扔給我,然後叫我用力。

    我在上面咬緊牙關用力往上拉,她在下麵抬腳,把高加索人運了上來。然後,我一路往後,用力將他拖出沉船的裂縫。

    外面的紮西已經在準備了。高加索人剛一被拖出來,紮西就把高大的高加索人整個兒背到了身上,用皮帶扣住,然後往下爬去。我累得夠戧,一邊把阿寧從裡面扶出來,一邊喘著氣跟著,護住紮西,之後一點一點爬了下去。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幾次看到紮西差點摔下去,幸虧他反應够快,每次都能用匕首定住身形。好不容易爬到了土丘下,隊醫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我們把高加索人放到地上,隊醫馬上準備搶救。

    可是剛撕開高加索人的衣服,他突然就抽搐了起來,一下扯住了隊醫的衣服。我們趕緊過去把他按住。隊醫揭開他的外衣,我就一陣作嘔,只見他保暖外衣的裡面,已經全部是血,竟然好像有外傷。

    隊醫又用剪刀剪開他裡面的內衣,當掀起帶血的布片時,他叫了一聲:“天哪。”這時我幾乎要嘔吐出來。只見在高加索人的肚子上,全是一個一個細小的血洞口,沒流多少血,洞口十分的細小,但是密密麻麻,足有二三十個。

    “這是什麼傷口?”紮西問道。

    隊醫搖頭:“不知道,好像是……什麼東西紮的,類似於螺絲刀這樣口徑的東西。不過衣服怎麼沒破?你們在現場沒注意到?”

    我們都搖頭,其實當時這麼混亂,我們真沒有注意到他的肚子,但是他的衣服沒有破洞我們可以確定。應該不是坍塌造成的外傷。

    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隊醫讓我們幫忙按住,先給他包紮,然後簡單地檢查了一下,就給他注射了什麼東西,最後拿出一個小氧氣包給他吸。大概是那一針的作用,高加索人慢慢安靜了下來。

    做完這些我們已經全身是汗,隊醫擦了擦汗就讓我們想辦法。這人現在十分虛弱,我們不能把他帶出去,但是那些比較大的設備都在外面的車上,需要搬進來,另外還需要帳篷和睡袋給他保暖,等他穩定下來才能把他帶出去。

    這裡只有紮西知道該怎麼看他的石頭堆,他就說他去拿,順便叫些人進來幫忙。我們一路走進來花了很長時間,不過出去就快很多,我說跟他一起,他說不用了,他一個人更快,我在這裡多個照應。

    說完他就跑開了。隊醫解開高加索人身上阿寧的衣服,還給她,然後拿出背包裏的保暖布,給高加索人的幾個重要部位保暖。

    我點起無煙爐子,加大火焰,放到一邊,給幾個人取暖,同時拿出燒酒,這些東西都是為了驅寒用的。我們剛才出了一身的汗,戈壁的夜晚相當的冷,很容易生病。

    大火起來,照亮了四周,一下就暖和起來。隊醫繼續處理高加索人的傷口,我和阿寧退到一邊,幾個小時的疲勞一下子全部湧了出來。我坐到一塊大石頭上喝水,阿寧披上了衣服,我們兩個都是一臉的泥土,十分狼狽。我朝她苦笑了一聲,卻看到她一臉的疲憊靠到了土丘上,擺弄著對講機,似乎相當的沮喪。

    我想起剛才她那種氣勢,心說真是不容易,她一個女人能在那種場合幹練到那種樣子,想來估計也是逼出來,想想一個女人要強悍到這樣,真是有點心酸。

    不過說來也奇怪,看她也不像是缺錢的樣子,幹這種事情也不見她開心。她到底幹什麼非要為裘德考賣命不可?而且還拼命到這種程度,真是想不通,以後有機會要好好問問她。

    喝了幾口水就想方便,於是繞了個圈子到了土丘下麵放水,在沙漠裏這批人都是這個樣子,我也習慣了。

    尿著尿著,忽然我就聽到一邊的石頭後面,突然傳來一聲怪異的冷笑,那聲音和剛才在對講機裏聽到的如出一轍,頓時讓我渾身一凉。我轉頭往那塊石頭看去,心說難道一直聽這個聲音,出現幻聽了不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