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前的情形之壯觀,言語根本無法表達,我們都看得呆了,雖然文錦的筆記中提過這麼一個綠洲,但是,我的印象裏應該不是這個樣子。

    盆地非常大,而且看上很工整,胖子說起來,竟然好像一個隕石坑。從懸崖上往下看去,只看到下麵煙霧繚繞,幾乎全是密集的樹冠,看不到具體的情况。

    這應該就是塔木陀了,沒想到,我們竟然是以這樣的管道發現它的,好像有點太簡單了。

    潘子把車倒了回來,我們就一邊用望遠鏡看盆地,一邊琢磨這是怎麼回事。

    潘子道:“看來定主卓瑪和文錦他們分開時候的岩山,確實已經消失了,這裡是鹽蓋地區,可能那是一座岩山,幾十年,幾次雨就剩個土包了,不過,順著河水的方向,還是能够找到這裡。”

    這些文錦的筆記上沒寫,我也不可能知道,不過如今這麼就發現了這綠洲,我們也有點不知所措,我就問潘子,有什麼打算。

    潘子就道肯定要先下去看看,他聽我說了筆記和定主卓瑪的口信,知道文錦肯定就在下麵,說現在不能等三爺會合,要直接先進去看看情况,文錦就是師母,要是因為等三爺,把師母漏過去,他這夥計也不用再當了,時間已經不多了。

    我心說你真是個二十四孝的手下,不過我也是這麼想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算起來,十天幾乎就在眼前,問了幾個人,都沒有意見,他們就讓我看看,這盆地應該怎麼進去。

    文錦的筆記上有詳細的路線描述,他們當年是通過一條峽谷進入盆地的。不過這裡的地貌已經完全變了,通過她的路線描述看來是找不到那條峽谷,我們只能開車繞著盆地尋找,幾經曲折,終於發現了一條寬大的峽谷。

    潘子繞了一個大圈子,在盆地大概四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峽谷的路口,最開始的一段可以開車,我們一路進去,一直到亂石擋住去路為止。

    然後幾個人下車,背起裝備就步行前進。一直走到看到樹木,才停下來休息。我拿起文錦的筆記,仔細看裡面的記載。

    看了筆記之後,我不由有點心虛,從文錦的筆記中記載的事情推斷,這條峽谷十分的危險。峽谷再往前去,因為海拔降低,熱帶植被叢生,瘴氣彌漫,我們的防毒面具有可能應付不了這麼潮濕的環境,而且這裡是通往西王母宮的唯一入口,一路過來遇到的事情,讓我感覺到西王母宮詭异非常,料想這路也不會這麼好走。

    不過相比之下,我最擔心的還是過了峽谷後的事情。峽谷的盡頭就是綠洲的覈心地帶,這裡是河流會聚的地方,坑穀下茂密的樹冠之下全是潮濕的沼澤,這裡的奇特地貌幾乎形成了一個戈壁中的熱帶雨林。雖然我們知道西王母的古王城就在沼澤之內的某處,但是在裡面蒐索幾乎就是玩命。

    我們在峽谷的樹蔭下詳細地看了文錦在筆記中描繪出的大概行進路線,因為沒有進入沼澤實地,很多的地方都看得一頭霧水,而且文錦在很多地方都畫著問號,我們不知道這些問號代表著什麼,這讓我們非常的為難。最後只能决定走一步是一步。

    之後我們各自做準備工作,蒐索的時候,知道前路漫漫,我們必須控制著自己物資消耗,如今要進入到西王母的後院了,自然也就顧不了這麼多,照明彈、冷烟火、火柴、藥物,所有能帶的東西我們都裝了進來。

    潘子在越南打過仗,現在成了我們的顧問,他說從在懸崖上看下麵的情况,這裡的情况應該和越南的熱帶雨林差不多。這種濕潤地帶的沼澤最危險,上頭是原始雨林的闊葉冠,幾乎覆蓋了整個穀底,這麼茂密的植被,下麵肯定透不過陽光,樹冠下麵一片漆黑,瘴氣彌漫,是蚊子螞蟥毒蟲的天下。儘管這裡的氣溫超過三十度,我們也必須穿長袖長褲。不然沒一個小時你身上絕對一塊好肉都沒有。

    阿寧說我有驅蚊水,行不行?

    潘子說你驅走了蚊子,但是那東西會引來其他東西,在雨林裏不要用太濃烈的氣味。否則就算你當時沒碰到野獸,它們也會一路尾隨過來,咱們這一次只有我帶了槍,就算碰上野豬也夠戧。

    他最後說,一旦進入了沼澤之後,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去■水,或者去碰那些污泥。他有一個戰友,在打伏擊的時候脚陷在沼澤裡面,才一分鐘不到,拔出來的時候,整個腿上全是洞,給蛀空了,也不知道是給什麼咬的。在現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出現這種事情就等於送命,也許還不如送命。

    我從潘子的眼神中感覺到他不是在危言聳聽,心裡也多了幾分異樣,於是將褲管紮得更緊了點。

    花了兩個小時,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整理打包完畢,在潘子的吆喝下我們就出發了。悶油瓶打頭,潘子殿后,砍著樹枝闊葉,就往峽谷的深處走去。我們前脚剛動,天又陰了下來,似乎是要下雨。我在心裡感慨,大自然的奧妙真是無法窮盡,在乾旱的柴達木戈壁的深處,竟然有這麼一塊潮濕多雨的綠洲,真是天公造物,不拘一格。

    這條峽谷不像是在魔鬼城看到的那種雅丹峽谷,不是由風力雕琢而成的,好像是由地質運動產生的裂谷,穀底不平坦,怪石嶙峋、層層疊疊,岩壁仿佛被利刀雕琢而成。不過,要讓我說,我卻同意胖子的說法,這裡的地形實在是像一個隕石坑,裂谷好比是隕石墜落的時候砸裂的地殼裂縫,產生的時候可能比現在深得多,逐漸風化,給填平了。這樣的峽谷在這個坑穀的四周應該不是唯一的。

    峽谷很寬,進入密林之後,四周變得非常的悶熱,我們的身上一下就汗透了。石頭和樹上到處都有青苔,無法立足,我們的脚下已經到處是潮濕的爛泥和盤根錯節的樹根,在怪物觸鬚一樣的樹根網裏行走,一脚一個陷坑,頭頂上的樹冠也密集得看不到陽光了。一下子我就產生了非常嚴重的錯覺,我現在真的是在青藏高原上而不是在亞馬孫的原始叢林裏嗎?

    本來以為這種情況只有在峽谷的盡頭才會碰到,沒想到在峽谷中已經如此了,那坑穀裏的情况估計更加的糟糕。

    胖子走得氣喘連連,看著前面的情形,就說不知道這綠洲裡面有沒有什麼動物,他娘的打幾只來吃吃,也算是種福利,要不然這路走得就冤枉了。

    潘子說這片封閉環境中的雨林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恐怕不會有大型的野獸,最多的恐怕還是蟲子和長蟲。在很多這樣的沼澤中,蛇是最常見的。

    胖子說蛇也不錯,在廣東還吃過烤蠍子,反正只要是新鮮的東西,老子都不在話下。

    我想起文錦在筆記中寫的:“泥沼多蛇,遇人不懼。”想必潘子說得不錯,不知道這些蛇的大小,在很多荷里活的電影裏,有些蟒蛇可以長到老樹這麼粗,壓路機都壓不死,不過這裡應該沒有這樣的條件。

    而且這裡的生態環境十分特殊,是一個封閉的陸上孤島,我想除了飛鳥和人類,其他東西根本不可能進入到這裡來,這裡的生物是在這個綠洲形成時開始就在這裡繁衍的。當時柴達木還是一片富庶的河流密集之地,物種豐富,也許我們能够在這片綠洲中發現很多已經滅絕的動、植物,這有可能比西王母宮裏的東西更加的有價值。

    轉念一想,又心說不要了,在山海經的西王母傳說中,西王母宮是被一群人面的青鳥守護著,這肯定是一種我們所不瞭解的巨大猛禽,保不准就是在長白山攻擊我們的那種怪鳥,這種東西還是滅絕了好。

    由於樹木太過密集,而我們又是在峽谷中,沒有迂回的條件,我們只能一邊砍掉老藤闊葉一邊前進。這很消耗體力,胖子和悶油瓶輪流開道也沒有多少起色。好在峽谷邊上的嶙峋山崖夾著一道藍天,好比一道天藍的錦帶,景色十分的綺麗,不時還有前天大雨形成的瀑布傾瀉下來,我們一路過去,也並不無聊。

    走了不久,我們就發現前面的峭壁上,出現了很多的石窟,密密麻麻,足有百來個,上面覆滿了青苔,不知道裡面雕著什麼東西。

    我們一下子緊張起來,看景色的心情也沒了。一路過來沒有看到任何關於西王母國的遺跡,一直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現在突然看到了,我們真的開始靠近這個神秘古國的覈心地帶了。這想來是件興奮的事情,但是實際看到,又覺得有點恐怖。

    收拾起嬉鬧的心情,我們上去查看。這些石窟有大有小,大的能並排開進去兩輛解放卡車,小的只有半人多高,和敦煌的有很大的不同,石窟都很淺,在外面就能看到裡面的雕像,只是被厚厚的青苔整個蓋住了。

    我爬上去拿出匕首,開始刮其中一座上的覆蓋物,在青苔中,逐漸露出了一座怪異的石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