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三十二章第三夜:又一個

    胖子並沒有反抗,我甚至沒有看到他在動,我心裡的寒意越發冰冷,難道他已經死了?

    蛇群蠕動著,我曾經想像了相當多的管道,來推測它們怎麼運送屍體,但是我沒有想到是這個樣子。紅色的大大小小的蛇盤繞在一起,將屍體裹在中央,然後挪動身體使得屍體前進,胖子極重,但是這些蛇還是能把他迅速移動到了這裡,顯然這樣的移動管道效率相當高。

    胖子摔入潭中之後,蛇群稀疏開來,陸續重新爬上岸,很快就消失在石壁的上面。我看著靜靜躺在水裏的胖子,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如果是死了,我感覺他這樣命硬的人都死了,自己在這裡早晚也死定了,如果是活著,那我必須去救他,不過去了也有可能只是送死。

    想了想,不管怎麼樣,我必須去看一下,胖子和我出生入死,我不能連他有沒有死都不知道,就把他丟在這裡。

    我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似乎蛇已經走遠,檢查了一下身上的淤泥,就順著藤蔓再次爬了下去,小心翼翼地下到水裏,我扒著岩壁,走到胖子的身邊。胖子紋絲不動,大半個頭浸沒在水中,我心裡一凉,有點發顫。

    仔細聽了聽,四周沒有聲音,我才靠近胖子,將他整個人翻了過來。胖子下半身沉在水裏,一摸,我的心才一松,還有微弱的呼吸,但是我也立即看到了他脖子上的血孔,他也被蛇咬了。

    這裡的蛇真是陰毒得要命,竟然都咬在脖子上,除非那人對蛇毒有免疫力,否則基本上無法處理,只能等死。

    不過我感到奇怪,為什麼阿寧被咬了一口,才幾分鐘就死了,而胖子到現在還有呼吸,此時又發現胖子身上有血。

    查看一下胖子身上沒有外傷,這血顯然不是他的,我就明白了,那可能是和這蛇搏鬥的時候沾上的。我估計可能是胖子動作快,蛇剛咬到他的喉管,他已經用刀將蛇砍死了,所以才沒有立即斃命。

    不過,就算不死,他也快死了。我看了看四周,心說必須先把他從這個水潭裏拖出去,否則保不齊這些蛇會回來補上一口。

    這相當困難,好在藤蔓在下游,我一邊扶起胖子,借著水的浮力和推力將他往下游推去。沒想到兩步我就失控了,為了不沖到水流中去,我用力扭轉身體,讓自己的手浮在上面,沖過藤蔓的時候一把抓住,才重新控制住身體。

    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在水裏站定,接著我把胖子掛到藤蔓上,用他的皮帶把他固定住,然後自己先爬了上去,想把他拉上來。但是拉了兩下之後我發現是不可能的,雖然藤蔓足够結實,但是胖子實在太重了,我那點小力氣,實在不够用。我看了看四周,看到我站的樹枝上面還有一根y形的大枝丫,立即就把藤蔓掛了上去,做了一個滑輪,然後用我的體重加上力氣,把他提上來。

    只一下我就把上面的枝丫壓成弓形,整棵樹都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我忽然感覺胖子太重了,簡直是重得離譜,我的體重加上我的力氣,把他吊起來應該沒有這麼困難。但是現在顯然相當的勉强,我以前還背過他,絕對沒有現在這麼重。

    這次如果能活著回去,我一定要讓他减肥了,我心道,繼續壓下死力氣,一點一點,用了整整半個小時,才把他從水裏一點一點吊上來。等我把他拖到樹枝上的時候,我的虎口全破了,已經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了。這時候我站的樹枝乾脆就被胖子和我的重量壓彎得恐怖起來。

    我已經沒心思來琢磨這些事情了,緩了一下,心說該怎麼處理他的毒,要我吸出來已經晚了,看樣子還是要回營地,就地拖他過樹林了,我一個人實在是夠戧。不過夠戧也得做,不然如果他掛了,我怎麼過自己這一關。

    休息了一下,我又下去,再次掬了一把淤泥上來,塗在胖子身上,就去扯四周的藤蔓過來,把藤蔓草草連接了一下,做一個拖架子,想把胖子從樹上放下去。

    往胖子身上綁的時候,我發現胖子太胖了,實在很難固定,只好用藤蔓先把他的幾個地方綁緊。藤蔓很粗,我的手力氣不够,我就站起來用脚幫忙,把結打緊。大概是用力拉的力氣太大了,忽然胖子張開了嘴巴,從他嘴巴裏,噴出了一口綠水。

    那綠水極其腥臭,我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說他吃了什麼了,這時候就看到,那綠水之間,竟然混雜著很多細小的紅色鱗片。

    我摸起一片,心說不好,一下扯開胖子的衣服,發現胖子的肚子極大,用力摸了一下,硬得好像吃了一個秤砣。

    第三十三章第三夜:宿主

    糟糕了,怎麼會這樣?難道有蛇鑽到他肚子裏去了?

    我立即把胖子翻過來,用膝蓋去頂他的胃,用力碾進去,他就開始劇烈地嘔吐,大量的綠水混雜著一些白色的棉絮一樣的東西被吐了出來,全部吐到了樹枝上,然後滴落下去。

    我用力頂了幾下,直到他吐完。他的呼吸稍微順暢了一點,看來這胃裡面的東西也非常壓迫他的呼吸。

    看著吐出來的東西,量極大,簡直就像從桶裏倒出來的,好在胖子胃大,否則普通人這麼多東西撐進去,胃可能已經爆了。

    我將他放好,捂住嘴巴去看他嘔出來的東西,一股酸臭撲面而來,綠水之間,都是蛋花一樣的白色凝膠,我折下一根樹枝撥弄了一下,發現凝膠之中,竟然全是一種類似卵的東西。

    一瞬間一股極度的噁心湧上胸口,我差點也吐了出來,看著其中混雜的鱗片,我心說這該不會是蛇蛋?****,這真是太噁心了,這種蛇竟然會在人的胃裡產卵,簡直像好萊塢電影裏的怪物。想著立即把這些蛇卵全都撥弄了下去。

    這麼說來,下麵這些屍體的肚子裏,應該也塞滿了蛇卵,****,我都無法想像這些蛇卵孵化出來會是什麼樣子。

    努力忍住自己的噁心,我看了看下麵的泥潭,又看了看那些漂浮在水面上,向下游漂去的蛇卵,開始明白了這裡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裡的泥潭是一個“孵化室”?這些蛇,靠屍體腐爛產生的熱量孵化蛇蛋,所以它們不停地搬運屍體,倒入這個泥潭內,讓它們不停地腐爛,和泥土混合產生熱量。

    我聽說過有很多螞蟻可以通過發酵和腐爛來控制蟻巢內的溫度,這些蛇顯然做不到,但是它們已經在通過腐爛的熱量來孵蛋了。

    但是,這裡附近的廢墟陽光很好,為什麼它們不像其他蛇類一樣用陽光來孵蛋呢?難道是因為這些蛇蛋孵化對於溫度的要求非常精確?

    想想不對,我想到一個可能性,如果沒有那幾場大雨,這個泥潭中不會有水,最多是一片爛泥沼,那麼胖子摔入到裡面,要很長時間才會死,那麼他體內的溫度會維持到他完全死亡,這也許就是胖子現在還沒有死的原因。那些蛇只想麻痹我們,不想殺死我們,就是為了用我們體溫孵蛋。

    我知道有一些進化得非常高級的蛇,它們的蛋在體內已經孵化得差不多了,生出來只要靠一到兩天穩定的溫度就會孵化,難道這裡的蛇就是這種意思?好在下了這場大雨,否則,我剛才已經摔進小蛇堆裏了。

    最讓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這裡有蛇卵,那麼不就說明,這裡還有一條母蛇?想起那浮雕我就渾身發凉,但再想還是不可能的,這麼巨大的母蛇絕對違反了自然生物的規律,這些卵可能是那條巨大蛇母的後代生的。

    胖子肚子還是有點脹,不知道裡面還有沒有這些東西,我覺得保險一點還是讓他全部吐出來的好。於是我扶起胖子,扣住他的喉嚨,讓他繼續嘔吐,但是他接下來嘔出來的,都是發綠的水,最後就成了幹嘔。

    我相信應該是沒了,再有就應該過了胃了,那就只能讓他拉出來了。

    霧氣已經散得差不多了,能見度逐漸恢復,我繼續剛才的工作,將他身上的藤條拉緊,然後準備慢慢地放下去。這非常困難,如果我稍微有點抓不住,胖子就可能直接從樹上摔下,他現在失去了意識,不會運用肌肉和動作去保護自己,那麼這一摔可能就會摔死他。所以,必須把藤蔓的長度控制好。

    我把一切準備妥當,然後用礦燈照射樹下。這棵大樹長在泥潭的邊上,弄得不好,可能放下去就直接摔回泥潭裏,前功盡棄,一定要選一個好地方。

    礦燈一照到樹下,我就愣住了,樹下一片迷蒙,竟然看不清楚地面,礦燈照過去,好像照在一團混沌上。

    這真是有鬼了,剛才我沒有用礦燈去照,就用礦燈的餘光,都能看到地面模糊的影子,怎麼現在反而看不到了?難道霧氣又濃了起來?可是為何只濃在地面附近的部分?

    仔細一辨認,我就發現原來是這泥潭中不知道起了什麼變化,從水中蒸騰出一股黑氣,已經籠罩了整片水面,其中的屍體若隱若現,在黑氣中竟然好像動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