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趕緊把胖子拉住,轉頭看了看文錦,她正和一個夥計忙著揭開從繩梯上送下來的裝備,沒有注意到胖子的舉動。

    我就問那夥計:“你下來幹什麼?不去照顧我三叔?”

    他咧開嘴巴笑道:“三爺有人照顧,我下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我看他的表情,感覺有點不對,心說不妙,這批王八羔子是一群烏合之眾,烏合之眾最擅長的就是有危險作鳥獸散,有好處就窩裏反。這傢伙的表情似乎有什麼企圖。

    很快,又有三個人爬了下來,看著這巨大的環形墓室,他們的眼睛裏都冒出火來了。三叔在臨行前騙過他們,說這裡如何如何肥鬥,一路過來嚇破了膽,但是一看到墓室就什麼都忘了,雖然全是新手散盜,但是盜墓賊就是盜墓賊,對於古墓的貪念比我們更甚。文錦從繩梯上爬下來,看到這樣的情况,也面有不善,對我輕聲說:“讓他們去吧,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對‘你三叔’只是表面客氣,沖的只是財物,他們都有武器,和他們鬧翻了對我們非常不利,反正要是有摸到的東西,就給他們,我們現在也不能封锁他們。”

    我一想也是,三叔現在行動不便,就算他能威懾這些人現在也沒辦法,我一個小三爺,到了這批人嘴巴裏叫起來就沒有一點尊重的感覺,完全成了調侃,一點也奈何不了他們,想想以前在長沙風光的樣子,確實都是沾了我三叔的光了。

    我心裡有點鬱悶,反而是我們受制於人,我預感這些人可能會壞我們的大事。

    胖子對這些非常敏感,已經緊張了起來,握緊手裡的獵槍,對我們使眼色,讓我們走快點,擺脫他們。

    一路過來這麼多危險,到了最後我發現最大的威脅竟然來自自己人,這真是莫大的諷刺。而且這些人要財也就罷了,如果心黑點,甚至可能要了我們的命,對於他們來說,這輩子也沒富貴過,什麼道義什麼積德都是屁話,這實在是一個巨大的後顧之憂。

    悶油瓶也帶著裝備,順著繩梯下來,我們不再理會那些人,開始摸索著向前走。“非”字形的甬道很快就到底了,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溶洞,甬道的盡頭有階梯,順著溶洞的壁修葺,盤旋而下。

    礦燈在這裡就不够用了,三叔他們有著大量備用裝備,胖子立即打起了照明彈。

    三叔裝備了好幾種照明彈,胖子用的是低空照明彈,這是在洞穴專用的,射程不遠,火球飛入黑暗中不久就綻放開來,洞穴被照得雪亮。胖子又打了兩發,把四周的死角也照亮。這有點奢侈,不過我們從來就沒有裝備這麼充足過,反正也到了最後的關頭,不用白不用。

    胖子丟下彈殼,還要裝彈打一發,文錦把他按住:“家底再厚也不是你這麼用的,而且已經够亮了,再亮反而看不見了,小心把我們眼睛燒壞。”

    胖子這才作罷,我們等最閃的那一階段過去,光線收縮,四周的情形才清晰地顯現出來。

    這確實是塔木陀的城底最深的地方了,岩洞也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被人開挖出來的,上面還有很高,看不清楚岩洞的頂部,卻能看到岩洞的四周如體育場的座位一樣被人修成了一階一階的,每一階上面全是黑色的一具具造型臃腫的雕像,密密麻麻,一圈又一圈,沒有一處是空的。

    這些雕像因為是黑色,仍舊看不清楚細節,我感覺在這裡從沒見過,難道是秘密雕像,或是皇族特有的圖騰,外人不能看見,也不得擁有?

    我想起了雲頂天宮的藏屍閣,也是這樣的格局,就感覺這些雕像也許不是石頭的,可能是特殊處理過的屍體。這裡或許是皇族的藏屍洞,地位不高的皇族就葬在這裡自然陰乾。

    照明彈越落越低,底下有人工活動的痕迹,我看到有一隻石頭的圓盤放在最下麵,四周是好幾十只造型奇特、大小不一的青銅器皿,一切都十分的簡陋。看四壁山岩,再沒有明顯可以繼續前進的地方,確實我們已經走到了路途的盡頭,所有的謎團,應該就在這個地方可以解開。

    胖子看得歎為觀止,這裡有多深,實在說不出來,王母族不如被稱呼為鼴鼠族好了,真是太嗜好挖洞了,竟然在皇城底下挖出這麼深的一個地方,目的何在呢?

    文錦說:“這裡可能是王母國的聖地,西王母的皇族進行秘密活動的場所,他們可能在這裡舉行某些極度機密的儀式,或者進行某種宗教的修煉。”

    胖子道:“****,他娘的這個聖地太破爛了,實在讓人失望,這些王母族也是缺心眼,這些青銅器是什麼,還有這些石雕,雕的是……我的天!小吳,你看這些石雕都是什麼東西!”

    胖子一驚一乍的,我給他嚇了一跳,此時照明彈落到了地上,還在燃燒,但是照明範圍已經大幅减小。我抬起礦燈去照著,仔細一看,幾乎大叫了出來,原來這些圍在洞穴壁上的“石雕”,根本不是石雕,而是成排的玉俑!

    我不住地倒吸冷氣,七星魯王宮裏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湧了出來,同時悶油瓶也發出了一聲呻吟,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眉頭緊鎖起來。

    果然,這幾個點都是有聯系的,這裡竟然會出現如此多的玉俑,難道每一具裡面,都有一個活屍嗎?

    胖子膽子大,立即扒著牆壁趴到一處階梯上。我怕他闖禍,一把把他拉住,對他道,要到下麵去看最底層,不需要費力氣。

    我們收斂心神,快速順著石頭臺階往下,到了最後一階,胖子跳上去,來到一具玉俑之前,用礦燈一照,就照出了裡面的屍體,是完全幹化的乾屍,因為縫隙太細看不清楚細節,一具一具照過來,每一具玉俑內都有。

    “看來,大姐頭說得沒錯。這裡真的可能是他們修煉的地方。”胖子道,“媽的,這批乾巴巴的東西,難道就是中國神話裏西王母座下的眾仙?這也差得太遠了吧。”

    “不過這些玉俑和魯王宮裏的有點不同。”我道,“魯王宮裏的玉俑,裡面的屍體還是活的,這些好像都已經成乾屍了。”

    “那是因為時間,這個岩洞應該是在西王母國鼎盛的時候挖掘的,那應該是在五千年前,經歷了如此長的歲月,再有水分的東西也被風乾了。”

    胖子用手去撫摸黑色的玉俑外殼,悶油瓶抓住他的手,讓他小心,我道:“這東西少碰為妙,小哥當時不是說過,如果時間不對,玉俑脫殼後就非同小可。”

    胖子鬱悶道:“我就是摸摸,讓我留點回憶行不?”

    我說你別身體一好就忘了傷痛,心說說了也沒用,就不再理他。一邊的文錦已經被其他的東西吸引,往全是青銅器皿的地方走去。

    我跟了上去,驚訝地發現這些青銅器巨大無比,站在下麵看,比我還高,而且造型奇特,我一隻也叫不出來名稱。不過,每一隻青銅器顯然都有自己的作用,我看到上面驚人的腐朽,使用的痕迹明顯,顯然這裡不是一個用來擺設的地方。如果這個洞窟是當年的西王母族用來修煉或者進行宗教儀式的地方,那這些東西應該和修煉及宗教儀式也有關係。

    這時候就聽文錦喃喃道:“天,這裡是西王母的煉丹室,竟然真的存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