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幾乎是條件反射,靠身體的第一本能就轉過了身去。透過前堂的後門,就看到天井對面的後堂裏,亮起一團詭異的綠光。光線從腐朽的雕花窗透了出來,朦朦朧朧地在水中“彌漫”。

    綠光詭異非常,和之前如出一轍。現在距離如此之近,可以發現那光線有一些非常難以察覺的抖動。這種抖動讓整個天井都青慘慘的,鬼氣森森,似乎一下子進入了另外一種空間。

    我咽下一口唾沫,遍體冰涼,心中的恐懼難以形容,就連腦子也有點不太好使了。該來的還是來了,想躲也躲不了!

    我儘量鎮定下來,一邊朝那後堂靠近,一邊告訴自己,既然到了這裡,就已預見到這種情況。之前類似的情况也遇到不少,不是照樣平安無事嗎?我就不信這次能比之前的可怕到哪裡去。

    從前堂出大門過天井到後堂,只要二十步不到,不知是因為我渾身僵硬,還是時間感覺錯誤,足足遊了五分鐘才到。

    後堂大門緊閉,窗戶那裡有幾處雕花扇完全塌落,裡面綠光彌漫,但是看不清楚。小心翼翼地往裏照了一下,光掃過的那一刹那照出的一團陰影,幾乎讓我的心跳在瞬間停止。

    本以為會是一張青色的女人臉,結果只是一個影子。

    後堂和前堂完全是一樣的情形,除了地面上堆積的腐爛坍塌物,幾乎空空如也。後堂的中間也有一塊回避,森然的綠光就從那橫壁之後隱隱約約地偷出來。

    這景象很像聊齋故事中的情節,破敗的古宅,點著油燈的書生正在夜讀,女鬼飄然而至,在宅外看著屋內的燈光。只不過現在換了個位置,書生在外看著屋內的火光,屋內還真有可能是一個當時被淹死的女鬼。

    我將這後堂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弄清楚了大概的結構,以便萬一發生衝突能够迅速跑路。正準備從窗戶進入,青色光團卻又迅速暗淡下去,直至熄滅。

    我心中一緊,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頓時屏住呼吸。

    它察覺到我了?

    腦子裏閃過非常多的畫面,猜測回避之後是什麼樣的情形,那只“水鬼”既然察覺到了我的到來,肯定會潜伏起來,準備發動突然襲擊。

    不對!自己完全沒有任何勝算,就這麼過去,萬一真是水鬼,豈不是找死?

    我現在孤立無援,也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裡,不說這後面真是水鬼,就是忽然脚被卡主,或者氧氣耗盡,都肯定得死在這裡,而且幾百年都不會被發現。真的就這麼豁出去了嗎?是不是應該再仔細想想?

    我一下就洩氣了,剛才的勇氣煙消雲散,又不敢進去了。

    自己是不是被恐懼弄昏了頭?

    現在這種情況,是否該先退回去尋找後援?

    可是,如此一來,之前我所做的事情就都白費了。悶油瓶和胖子他們完全沒有痕迹,就這麼消失在湖底,此時如果上去,還有可能再次下水嗎?就算再來,我還有勇氣重複一遍剛才的過程嗎?恐怕沒了。那麼,也許悶油瓶和胖子,就真的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這時我忍不住開始想念潘子,如果他在這裡,會是多麼大的推動力?我和他們這些人果然不同。原以為自己的經驗已經够豐富,但勇氣這種東西,好像和經驗沒有多大關係。

    人在天井裏,只要退開幾步,擺動雙腿,一直往上,不出幾分鐘就可以脫離古怪的湖底古樓,眼前的一切都不用再考慮。我卻定在那裡,猶豫不決,因為內心清楚知道,無論是往前還是往後,只要第一步邁出去,就不可能停下來了。

    這時,眼睛瞄到一個東西,一隻清晰的手印。

    手印就印在窗框上,由於剛才實在太緊張,竟然沒有發現。

    這地方到處是沉澱物,這個手印如此清晰,顯然是不久前才印下的。是我的嗎?凑過去比了一下,見手印中有兩隻手指非常的長,是悶油瓶留下來的。

    我先愣住,接著按手印的位置比畫了一下,正好是掰開窗框的動作——悶油瓶在這裡掰開過窗框?

    從這裡到我最初下來的地方有幾百米距離,他脫掉了頭盔,在沒有樣子的情况下,怎麼肯呢過行進如此長時間?難道他也成了水鬼?

    心中的不可思議越來越甚,可想到悶油瓶,心理忽然就一定。不是答應過要幫他的嗎?如果他變成了水鬼,大不了我死了也變成水鬼,那水鬼三人組也不會太寂寞。要不是他過去幾次救我,我早就死了,如今只是為他冒一下險,有何不可?我的命就這麼值錢?

    我勉强鎮定了下來,說實話,這麼說並不能讓恐懼減輕,甚至還更加害怕,渾身幾乎不受控制地顫抖,根本無法抑制,但心中的信念如此強悍,使得我及時當著這種恐懼,還是從窗戶裏遊入了後堂內。

    一進入,我立刻想著,這樣是不是不太禮貌?是不是得先敲個門?這樣人家興許會念在我知書達理的分上,放我一條生路。想完隨即就抽了自己一嘴巴子,讓自己鎮定點。

    後堂和前堂裏的情形一摸一樣,一點一點地繞過那回避,綠光沒有再亮起來。眼看幾乎要看到回避後的情形,我卻停了停,因為手抖得連探燈都快拿不住了。

    顫抖無法抑制,燈光隨著節奏抖動,使得面前的回避看著像要倒下來,只好用另一隻手幫忙,强自邁出最後幾步。

    那一瞬間,全身的神經高度緊張,內心已經做好看到任何恐怖情形的準備,隨著後面的情形真正映入眼中,甚至感覺到腦子裏的血管都要崩斷了。

    然而探燈照去,只有一片白色的坍塌物,其他什麼都沒有。

    ****!我有一種被人戲弄的感覺,人在極度的緊張下,並沒有因為什麼都沒看到而立即放鬆,反而持續繃緊。

    環看四周,發現整個內堂是完全封閉的,後面空空蕩蕩,應該通往後進大院的地方只有一道大門。剛才在外頭看過,外面就是大街。

    如果發出綠光的東西先前在這裡,現在肯定還在,一定是躲起來了。

    我屏息遊了過去,做出防禦的動作,望向坍塌物的下方,看看是否壓著東西,但由於太過雜亂,辨不清楚。看著看著,突然瞄到唯一立著的東西,後堂回避後的角落裏,有一道屏風。

    屏風不知是用什麼資料製作的,竟然沒有腐爛,但是其中的樞紐已無法支撐,歪歪扭扭地傾斜,沒了正形。探燈照去,頭皮一點一點麻了起來。在屏風之後,印出一個古怪的人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