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的!我頭皮炸了起來,渾身都發起抖來,心說這是怎麼回事?1990年長沙一所大學裏的封條上竟然有我的筆跡?

    不對!肯定不是看錯了!我心想,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但同時又很明白,自己對筆跡的直覺,十幾萬個拓本看下來的職業本能,絕對不會騙人。

    那就是巧合了,我學的是瘦金體,也許那人也學這個字體,所以在神韻上有點相似。

    我拍著腦門,給這是找了一百個理由,好比男人在出軌之後想找籍口為自己解釋。想到最後自己都覺得可笑,知道這些籍口絕對騙不了自己。

    看了看手錶,半夜了,這時候再叫杜鵑山出來已經不現實,但是今天晚上決計睡不著。反正那門在檔案室外面,不用鑰匙就能看到,於是收拾了一下,拉上王盟,再次出發去那個大學看個究竟。

    打了計程車過去,沒有杜鵑山的工作證,門衛不讓我進去。讀過大學的人這點事情不會理解不了,回頭去邊上的小賣點買了包中華,很輕鬆地混了進去,憑著記憶回到舊禮堂。

    整個學校燈全滅了,只有路燈照明,周圍黑的要命。然而我心急火燎,根本沒有在意,一路到了地下檔案室,直接就去看封條上的字。

    筆跡自然沒有跑,就在那兒。

    我的心臟狂跳,好想要看女澡堂子似地,急忙用手電筒照。

    一九九○年七月六日,xx大學考古研究所封。

    這一次我看得更清晰,腦子裏也清楚,每一筆每一劃都清楚。看著看著,冷汗就從我的臉頰滑下來。

    真的是我的筆跡。

    我整個人愣在了那裡,幾乎就要崩潰。

    普通人,只要間隔時間不是太長,都能認出自己的筆跡,更不要說我是幹哪一行的。這絕對就是我的筆跡,不可能有任何籍口。

    一九九○年我是幾歲?十三?十五?那時候我知道瘦金體嗎?他娘的可能連瘦金體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對於我,一切都結束了,但對你來說,其實什麼都沒有開始。”

    三叔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那種久違的頭痛欲裂的感覺,又開始在我腦海裏盤旋。

    我深吸了一口氣,想驅散這些東西,腦子裏開始重組所有的片段。以前的經驗告訴我,這時候一點用也沒有,而且一旦煩躁起來就很難平復,必須在煩躁之前就冷靜下來。

    我又想起了文錦寄出的錄影帶中,有一個非常形似我的人,在格爾木的療養院裏爬行,可當時她沒有來得及給我解釋,三叔曾說,問津他們並不簡單,本以為那是他的意氣之言,現在想來,確實可疑。

    我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這到底應該怎麼解釋?似乎這個世界上不只有一個我,還有另外一個我,在將近二十年前,在這個地方,寫下了這張封條。也在差不多的時候,於格爾木的老房子裏被拍下來……

    我心亂如麻,完全沒有一點頭緒,這比三叔的事情還要讓人頭疼。

    拿著手電筒,往封條後面的空間照。

    假設這封條是“我”貼的,那麼,顯然這就有戲了。至少能肯定,寫封條的“我”,和這個研究所有關係。

    這個他們認為幾十年沒有人去的地下室,不僅有人進去過,而且還牽扯到如此詭異的事情。我不禁好奇,那時會是一個什麼情况?看樣子,我不得不下去弄清楚是什麼個情况。

    下麵黑咕隆咚,猶如古墓的墓道,我又有在格爾木的慘痛經歷,不由得有些畏懼。不過想到這裡是長沙市區,不遠處就是一個社區派出所,文明世界一向可靠,總不會出現校園鬼故事中的情節,於是擦了擦汗,一邊去掰鎖鏈,一邊覺得鬱悶,早知道重點在這裡,一包中華就搞定了,何必買兩條孝敬那只杜鵑?

    鐵鍊子足有二十斤重,鏽得極其厲害,動靜格外的大,能想到鎖這門的必然是和實在人。扯了兩下,忽然有個不好的念頭:用上這麼粗的鐵鍊,該不是鎖著什麼怪物?

    隨即把這個念頭驅除掉了,怎麼可能?

    小心翼翼地把鐵鍊條抽出來,放到一邊,滿手都是鐵銹渣,然後扯破封條,往下走的時候吸了兩口氣,被騰起的灰塵嗆得眼淚都出來了。

    樓梯亂的一塌糊塗,全是舊的桌椅。

    走下去,看到一扇和上面檔案室一樣的門,沒鎖上。往裏照了照,完全是和上頭一樣大的房間,不過裡面沒有檔案,堆滿了雜物。

    照了一圈,不由得有點失望,這裡完全不是杜鵑山說的老檔案室,而是一個雜物倉庫。而且看這些垃圾,可能這房子造好的時候就堆這了,厚厚的一層灰。

    我用手電筒四處亂照,拉起t恤捂住口鼻,灰塵的味道實在刺鼻,讓人很不舒服。地上有淩亂的脚印,上頭也有一層灰,顯然離踩上去的時間不短了,可能就是當年發生事情的時候踩出來的。脚印疊成一條,可能看出有兩三個人,走得很飄忽,一直往倉庫的裡面去。

    順著脚印前進,看看四周的雜物,說不出那些是什麼東西。再往深處走了幾步,勉强能看出有很多大的木頭箱子。

    但到這幾個箱子,想到一個故事;在國家檔案館的倉庫裏,發現過幾只木頭箱子,這裡全是敦煌的藏經,是一次繳費的時候運來的,結果因為解放初期沒人清點,一直放紮起哪裡,知道搬運才發現。

    這幾個倉庫裏,會不會也有這樣的寶貝?

    箱子的規模我看著很頭大,以我一個人的力量,不太可能查得到當年在這層庫裡發生了什麼。太亂也太髒了。就算發現線索,也沒力氣搬開它們去查。

    走到倉庫的盡頭,那裡的雜物稍微少了一點,放著一個正方形的大箱子,用什麼東西蓋著,脚印一直走向那個箱子,我蹲下去看,發現他們並沒有在箱子前停步,脚印被壓到了箱子下麵去。

    “老闆,這個箱子時候來推進來的。”王盟到。

    那就是說,他們把什麼東西擋了起來。以這箱子和牆角的角度,必然會夾出一個空間,裡面有什麼要擋起來?

    我對王盟說:“去,推開。”

    “啊?”王盟臉都綠了,“老闆,這……”

    “叫你去就去!”我道。他只好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去推箱子。這箱子極重,他臉都憋成了猪肝色,才將箱子退到一邊。我拿手電筒一照,後面的夾角內,有幾大堆的檔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