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的過程幾乎和之前一樣,只是這一次他們更加疲倦。他們幾乎是一寸一寸地在石道壁上尋找,用胖子的話說,悶油瓶那兩根觸角一樣的手指幾乎摸過了這些石壁的任何一寸地方,但是一路都毫無結果。

    就在他們覺得很快又會走出去的時候,這一次情况卻發生了變化一他們很快走進了一條死路。這條隧道竟然變成了死胡同,他們的面前出現了石壁,

    參加了三次選秀之後,選秀節目的獎品真的換成了屎。

    莫名其妙地,悶油瓶就覺得不妙,於是他們立即往回走,打算出去之後再琢磨。只走了十幾米,他們就發現,這次的獎品不止是屎,而且是臭****。

    他們很快就問到了人口,等他們走出去之後,立即就發現不對,這競然不是他們進來的口子,他們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小型的洞穴。這個洞穴的底部全都是水潭坑坑窪窪的。

    他們一開始以為自己陰差陽錯地找到了古樓的位置,這個洞穴就是古樓的所在地。這些水潭就是關鍵,於是開始研究這些水潭,水潭並不深,胖子立即就發現,水潭的底部沉著大量的白骨,都是人的骨頭。就在他們納悶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很快霍老太就開始出現了反應。

    “也虧得霍老太身體弱。我們一路過去,只是覺得空氣非常沉悶,也沒有意識到太多,一直到霍老太忽然皮下出血。我們才意識到,洞裏的空氣有問題。那個洞裏的空氣有毒,可能是因為地下的礦物和氣體積聚的原因。我們戴了防毒面具,但是沒有用,那毒氣的腐濁性十分强,是直接被皮膚吸收的。”胖子道,“我們立即退到隧道口子邊,接著退回了隧道裡面,那裡稍微可以堅持一下。”

    至此情况已經很清晰了,這條隧道裏的機關,只能錯誤兩次,第三次開始,機關就會把所有人引向一個充滿毒氣的洞穴裏。

    如果使用現代科技,這個機關其實並不難實現,只需要一個三向閥門就可以了。但是,在悶油瓶百分之百確定這裡不可能有機關之後,這樣的現象還是發生了。於是,兩撥人都開始產生了不信任的感覺。

    在那種狀況下,胖子和霍老太都開始懷疑悶油瓶的判斷,只是其他人沒有任何有說服力的想法。後來霍老太用自己的威信壓住了危機,接下來的幾小時十分難熬,他們使用了所有的東西堵住隧道口,不讓毒氣過快湧入。

    同樣的一條路,走了兩次,出口竟然完全不同,這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這種軟性的機關是怎麼建造的呢?這有空間上的悖論。

    我不由得想起了在雲頂天宮遇到的事情。難道古人就是有這種技術?

    他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嘗試。但是,幾乎每一次,他們都是從不同的出口出來。這山內不知道有多少出口,競然能讓他們每次出來都不一一樣。

    他們先是討論了這裡有屍胎存在的可能性,胖子的摸金符又被燒了一回,但是這一次完全沒有效果。

    這種打又打不到,挖又挖不著的感覺,讓他們已經近乎崩潰,整支隊伍完全不知道自己處在何方,當時甚至還覺得,整個張家古樓不在我們的空間當中,而處在另外一個空間裏。只是可惜,通往那個空間的通道,還沒有嫁接到這個空間之中。

    我在聽的過程當中,就知道胖子他們最終還是找到了張家古樓。我非常慶倖的是,搞錯的密碼並沒有把他們害死,雖然我很想知道胖子最終是怎麼逃出來的,但是現在我急於知道後面張家古樓的事情,比平時還著急了些。

    “不用跟我說這些細節,直接告訴我結果。”我說,“你們最後是怎麼進入古樓的?”

    胖子搖頭:“不是我們,是他們,我沒進去。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去的,你別急,我不是要從頭說起,我說上面這些是有意義的,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是關鍵。我只能告訴你經過以及他們一定還活著的理由。”

    在長時間的無計可施之後,他們終於停了下來,開始思考事情的真相,進行某些假設。胖子列出了他的枚舉法。

    這一次的幾個選項是這樣的:

    其一,這條隧道之中存在著他們無法理解的銪巧機關,這些機關運作導致了這個結果。

    其二,這條隧道確實超越了時空的限制。

    其三,他們的神志被什麼東西左右了,這個東西和屍胎不同,用犀角燃燒的烟無法找到。

    其實這些都是老生常談,也就是前面推測的幾種可能性。

    他們對此一一進行了測試和反駁,在悶油瓶反復確定這條隧道不可能有機關之後,胖子用了他自己的方法一在石壁上鑿了幾個小洞,放置了一些炸藥,然後進行小範圍的爆破。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裡的石頭沒有他想的那麼結實,石壁被他炸掉了很大一部分,出現了一個大深坑。他繼續往裏炸,想找到石壁後可能有空間的證據,但是炸了幾次,坑越來越深,露出來的卻全是石頭。

    他找了好幾個地方做這樣的爆破測試,都是一樣的結果。

    機關不可能埋在太深的岩石後面,第一條被驗證是不可能的。

    第二條胖子壓根就不相信。他對屍胎耿耿於懷,認為一定是隧道裏有什麼東西迷住了他們,想讓悶油瓶一路灑血,看看有沒有效果悶油瓶沒有理他,但提出當時唯一一個可能讓他們獲救的辦法。

    他們在隧道的兩頭各站一個人,在人口處的人一定不會變,但如果隧道的出口會移動的話,在隧道裏行走的人往回走,從人口再次進來之後,守在隧道出口的人就有可能看到隧道口移動的真相。

    因為在隧道出口發生的狀況可能讓人匪夷所思,所以這個人選必須是悶油瓶,而胖子守在人口的位置,其他人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問到人口,通過隧道。

    胖子之所以會被選在人口的位置,是因為在當時霍老太的隊伍中,只有他和悶油瓶兩個人還保持著相當的行動力,這和胖子與悶油瓶之前大量匪夷所思的經歷是分不開的,所以在其他人都近乎崩潰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幾乎都在單幹。

    當時他們分了工,悶油瓶戴了手套,綁住褲管袖管的縫隙,進了洞穴。

    從此,他就沒有再出現過。

    他們中的一個人出去看情况,只去了三分鐘就跑了回來,說悶油瓶竟然不見了。

    所有人都崩潰了,胖子也出去看,一個水潭一個水潭地去看,發現悶油瓶果然不見了。

    “職業失踪人員果然名不虛傳。”我心說。

    “後面又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的中毒情况越來越嚴重,後來我肇了過去。”胖子說道,“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發現身邊所有的人都不見了。”

    也虧得這樣,胖子現在才能和我說話。因為這一次,進人隧道的隊伍至今沒有回來。

    胖子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才確定事情不妙,只得往隧道裏走去。這一次,他就發現,隧道發生了變化。往裏走了十幾分鐘,他再次走出了隧道,但是這一次,他沒有回到山外,而是進人了一個黑暗的地方。

    他打起手電筒,一下就發現自己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洞穴水潭的邊緣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水潭,呈現出葫蘆造型,下頭是水,上頭是空的,中間有一道石樑貼著水面通到對面。胖子走了過去,發現對面是死路,而在石樑的中段,他看到水面下有一些東西。

    那是水面之下的一塊平面。不知道是什麼資料鑿出來的。胖子伸手下去按了幾把。發現還比較結實,於是下了水,貼近水面看,這塊平面反射出非常耀眼的光亮。

    他發現這是一面鏡子一整個水面下一巴掌深的地方,有一面兩三丈寬的鏡子。

    就在這面鏡子裏,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倒影,那是一座巨大的雕梁古樓。

    胖子的第一反應認為,古樓是懸掛在這個山洞頂上的,立即抬頭去看,卻發現頭頂上什麼都沒有。他非常驚訝,低頭去看,鏡中的那座古樓懸鶉百結,分明就在自己身下。

    如果不在頭頂,難道這不是一面鏡子,而是一塊玻璃?這古樓其實是沉在水中的?

    他喊了幾聲,沒人答理他,他只得走到鏡子的邊上,想看看水下是否沉著古樓這一下他立即就知道不可能了。原來這水潭極淺,鏡子是在一巴掌深的水面下,而水的深度也只是沒到了腰部。他俯身潜入鏡子下麵,遊了一圈,發現潭底也就這麼深,不要說藏下一棟古樓,就連趴著抬頭都難。

    那這是怎麼回事?胖子重新爬上了那面鏡子。他都開始懷疑,那鏡中的古樓是否只是一張畫而已。

    如果說陰冷的洞穴和詭異的古鏡並沒有讓他覺得恐懼,那麼等他趴在鏡面上仔細去端詳這鏡中古樓的時候,他看到的東西便讓他渾身。出了一股真正意義上的毛骨悚然。

    在古鏡之中,他養到了一棟古樓,而在古樓的一條走廊上,他赫然就看到了悶油瓶和霍老太他們正在其中休整。他看到了手電筒的光線在走廊的縫隙中閃爍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胖子頭上的冷汗發著奢地往外淌,似乎自己正存在於某本志怪小說的情節中。他敲打著鏡面,想吸引鏡中人的注意力,然而下麵的人根本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聽到這裡。我也完全蒙了,反問胖子道:“你是說,他們在一面鏡子裏?”

    胖子點頭:“對。這座張家古樓,在一面鏡子裏。”

    怎麼可能。我心說,問道:“你確定是看到的。不是你的幻覺?”

    “三爺,咱下過的鬥雖然不比您多,但是怎麼也算是北京城裡叫得響的號子,是真是假,我會分不清嗎?千真萬確,那樓就是在一面鏡子裏,他們全在鏡子裏的樓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