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我停頓了下來,胖子問道:“看到了?”

    “恩,十點方向。”我說,“應該沒錯。這下你該相信我了。”說著我回頭把望遠鏡遞給胖子,卻發現沒有人來接。

    回頭一看,胖子竟然不在那裡。

    我愣了一下,心說我靠,剛才胖子把我拽到這個地方的,怎麼忽然沒了?

    我看了看後面的黑暗,黑暗中沒有任何動靜。“胖子?”我莫名其妙。

    我努力在黑暗中又找了一圈,確定沒有之後,就用望遠鏡在四周尋找。但條件反射似的,我一拿起望遠鏡,就主動往剛才那個人的方向看去。確實是我自己的臉,我看了兩遍,心中驚悚的感覺才慢慢湧上來。

    就在這時候,我一下看到,在那個吳邪身後,胖子竟然出現了。

    胖子從灌木叢裏忽然站了起來,因為這個吳邪在隊伍的最外延,誰也沒有注意到,就看到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下從後面把這個吳邪死死卡住了。我目瞪口呆之下,胖子已經把他拖入灌木叢裏。

    整個過程不過幾分鐘時間,一下我的望遠鏡裏就什麼都沒了。

    我放下望遠鏡,完全無法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我抓了抓頭髮,就覺得一陣眩暈。

    皮包最後被逮住了,我看著他被人從灌木叢裏逼了出來,一臉的沮喪。不過我完全沒有任何心思去擔心他,用胖子的話說,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成分還不知道,先讓敵人考驗他一下,這小子如果那麼蠢地把那條通道暴露了,其實也無傷大雅。無非是送裘德考一份大禮而已。裘德考缺的不是時間,而是如何進入那條通道,然後再活著出來的方法。

    看樣子那幫老外也不想對他如何,只是很驚訝這裡怎麼突然出現一個人。

    我沒有去看他的下場,胖子很快就扛著一個人出現在黑暗中,他讓我趕快過去。我的頭有兩個大,我知道他扛的是什麼東西,但我不知道接下來的情節會如何發展。

    這種感覺很奇怪,好像是本來不想捉姦在床,但很多的朋友已經一脚把門踹開了。

    想來這一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捩點,但我沒有想到心情竟然是這樣的。

    我跟著胖子迅速離開了,胖子沒有帶我回到通道裏,而是遠遠地翻過一個山溝,一路走來,走出去起碼有半個小時才停了下來。

    我不知道其他人看到這人會怎麼樣,但至少我們做起事來,會很不方便。况且胖子並不信任他們。

    胖子點起了小小的篝火並用石頭壓住,對面的小子已經被我們用藤蔓捆得結結實實。

    這麼近的距離,我仔細打量他的面孔,我發現對於確定我自己的臉,其實不如對其他的人臉那麼瞭解。即使是這樣看,我也找不出什麼破綻來。而且,我現在也沒有了用來對照的東西。不過,在這鐘篝火下,這張臉看上去還有那麼幾分小帥。

    胖子的臉色鐵青。看著這小子,我問他:“你怎麼也不打個招呼就”“他當時站的位置,太適合偷襲了,簡直就在召喚胖爺我去偷襲他。我沒有太多時間考慮,他只要再往前幾步,就沒那麼容易了。所以我直接拿下。”胖子道,“好在這小子,和你一樣沒什麼體力。不過,這麼看著還真是像,如果不是我先和你相認,這小子的出現肯定會把咱們都害死。現在我都有點開始懷疑了。”

    我看著對方,問他道:“你到底是誰?”

    對方看著我,沒有說話,臉色一片鎮定。但我還是發現,他對於我的出現,有一種掩飾得非常好的驚訝。

    “你到底是誰?”我又問了一遍,他皺了皺眉頭,還是沒有說話。

    我心中怒火一下子就起來了,雖然這小子長得不錯但那種表情看上去就令人不爽。我從不知道自己長了那麼一副看上去很欠揍的臉。

    難怪之前一直那麼不順,如果事情順利了,我回去一定得整整臉上的風水。

    “你這麼問是沒用的。”胖子道,“能扮成這個樣子,說明對吳邪很瞭解,那肯定認識你我,我們問他是誰,他知道自己也暴露了,不會再說什麼了,現在要讓他吃點苦頭才行。你讓開,我來把他的手指一個一個砸爛。”說著胖子就撿起一塊石頭,同時就想去撕他的面具。

    我知道胖子不是虛張聲勢,他要做還真做得出來,可對方還是沒有反應。我一來不想胖子傷人,畢竟不知道這人是什麼來路;二來我覺得,我的出現可能是他意料不到的,胖子來威嚇不如我來威嚇有效果,於是就封锁了胖子。我站起來從邊上拿起一塊石頭,就朝他走了過去。

    我肯定不會下手,純粹是想嚇唬他,但果然比胖子有效果,這小子立即就把頭抬了起來,我到他面前站住。

    “你要是打下去,你一定會後悔的。”那小子忽然說道。

    他的聲音和我的聲音十分相似。

    不過我一下聽出了破綻,這聲音雖然很相似,但他說話的語調,和我仍有一些區別。

    我這就有眉目了。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有一些說話的節奏。我停住了手,“為什麼?”

    “因為我確實是你的侄子。”他說道

    我不由得冷笑一聲,這一聲冷笑幾乎是毫無察覺的條件反射,是發自我內心的冷笑。這是一個人聽到一個確定的謊言之後的正常反應。

    我不知道這個冷笑在我三叔的臉上是什麼樣的效果,不過那人的身子往後縮了一縮。

    但他還是一臉的木然和鎮定。我心中一動,這傢伙的身體和臉並不同步,很有可能也戴著一張面具。不過,這一張的手藝似乎不怎麼樣,不能準確地把臉部的動作表現到面具之外。也許他真實的臉已經被我嚇得屁滾尿流了。

    想到這個我就有一股快感,看來我確實有非常深的自虐情結,我心中自嘲。說著我把他一脚踢翻在地,他死命的翻身把自己被反綁著的雙手壓到身下。

    “這麼想保住自己的手指,就說實話。”胖子在一邊說道,“你肯定調查過,知道三爺的脾氣。”

    那人看著我,我從兜裡掏出烟點上,也不說話。我知道說話反而讓他有喘息和思考的機會,就繼續壓上去。

    他一路退到一顆樹邊,後面就是灌木了,他再也退不下去了,立即到:“我真的是吳邪,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認為我是假的,你們最好拿出證據來。”

    我心說證據就是才我是吳邪。胖子上去道:“證據是吧,給你證據。”說著胖子去撕他的臉,撕了半天,竟然沒有撕下來。

    “奇了,這臉他娘像是真的。”胖子道

    我不懂科技,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上去撕了幾下,發現這張臉竟然好像真的一樣。

    我心中一個激靈,就看到胖子一下用懷疑的表情看著我,“媽的,難道”

    “別亂猜。”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我們不知道竅門而已,你別亂猜。”

    胖子又撕了幾下那個吳邪的臉,神情徹底轉為懷疑了,他看著我,手不由自主地去按自己的槍了。我心中湧起一股極為可怕的感覺,這種不信任感一下讓我有些窒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