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是成堆的老木頭箱子,有幾個已經打開了,裡面是大量的稻草,都已經腐爛發黑。能看到裡面擺著成堆的迫擊炮彈,凡是油紙破了的,全部都鏽得一塌糊塗。

    另一邊是幾只擺放得很整齊的迫擊炮和獵槍。

    看來,轟我們的果然就是這傢伙。

    “很多都沒有用處了。”那傢伙看我到處看著,忽然就說道。他的聲音非常含糊,還是分不清男女。

    我轉頭看向他,他遞給我一支軍用烤瓷杯,裡面是燒開的水。我驚訝他竟然會說話,如果他只是發出一些怪聲,我還能接受,可現在他竟然能够發出那麼容易聽懂的聲音。後來我意識到他畢竟是個人,身體殘疾了嗓子沒壞是很常見的。

    “您?……”我不知道怎麼開口。

    “吳三省,你也老了。”他朝著我,似乎在笑,但在他的臉上,任何的表情都顯得非常詭異,“不過,再老,也總有一個人的樣子,不像我。”

    我愣了一下,忽然意識到我帶著三叔的面具,讓我驚訝的是他能叫出三叔的名字,那麼說來,這東西竟然認識三叔。

    “你認識我?”

    “嗯,三十年了,你大概想不到我還活著。”

    “你是?”我忽然認識到,他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來。如果他認識三叔,那他忽然在荒郊野嶺看到三叔也一定會驚訝。

    我甩了甩腦子,甩掉這些電視裏看來的念頭,在現實生活中當然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覺得他見到我根本也是沒有想到,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樣,只是想和我敘敘舊而已。

    不過這人曾經用迫擊炮炸過我們,我不確定他當時知不知道我在隊伍裏,但就這人毫不留情地做的這些事情,他不是一個怕傷害他人的人,殺個人對他來說一定是一件完全沒有心理壓力的事情。

    那我就不能太放鬆,我對於他瞭解的太少了,萬一他和我三叔本來就有仇,要是一句話說不對,很可能我就會被幹掉。他的褲子裏鼓鼓囊囊,我知道裡面一定有傢伙。

    我佯裝思考,然後做出了微微錯愕的樣子。“是你?”我沉了沉自己的表情,“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難道猜不到嗎?”他喝了一口水,忽然問道,“你現在站在那一邊?”

    什麼?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心中簡直想抽自己的嘴巴。我忽然覺得“亞歷山大”,這種對話,跳躍性太大了,裡面包含了太多的資訊,只有十分默契的人才能對話下去,我根本不知道他問的是哪方面的問題,再這樣下去,不出三句我一定破功了。

    “在你這一邊。”我想了想,覺得這樣回答最安全。

    沒想到我剛說完,他就開始怪笑起來,“吳三省,會站在我這一邊,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你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已經豁出去了,“時代變了。”

    “那你現在也贊成,這所有的事情,都不應該被世界上的人知道?”

    “不應該。”我道。

    他沒再說話,氣氛陷入了很深的沉默。

    “我沒有殺他們,反正他們進那幢樓也是死,與其死在那妖樓裏,不如死在我手上痛快。那樓裏不能再死人了,再死人那東西就要吃飽了。”

    我看著這個坑,看了看外面的篝火,不過就幾米的距離,屍體拋這裡,難道不怕腐爛發愁嗎?至少也應該掩埋,這人真是瘋了,難道他喜歡看這屍體腐爛?

    他和我保持著距離,如今又背光變成了一個鬼影的樣子,重複了一句:“吃飽了,誰也沒辦法了。”

    我聽不太明白,正欲細問,忽然就聽到,坑底傳出了一個奇怪的聲音,好像坑底還有什麼東西。

    什麼?難道這裡面還養了什麼野獸,這些屍體並不是爛成白骨的,而是被吃成白骨的?

    坑底的火棍子越來越暗,幾顆頭骨從黑暗處滾了出來。“裡面是什麼?”我問道。

    沒等我問完,黑暗中的東西就滾了出來,我一眼看去,不由啞然。

    那居然是胖子,身上被剝得精光,手脚都被捆得非常結實,嘴巴也被布綁住了,像一隻待宰的猪一樣,在爛泥裏打滾。

    “他怎麼在這裡?”

    “我在村子裏看到,他是你的人,所以沒動手。”那人道,“白天他在這附近找你。”

    “快,快放了他。”我道。

    那人從腰間掏出一把小刀,拋到坑裏,胖子立即滾過去,反著身子抓住刀,然後迅速割斷了繩子,扯掉了嘴巴裏的布條,抖著滿身的肥肉就朝坑上沖上來:“老子宰了你!”

    才沖上了幾步,鬼影人反手就從身後掏出胖子的小叮噹,一下指著胖子。我立即打圓場,“自己人,是自己人。”

    “自己人?”胖子看著我,“三爺,你交際也太廣了吧,和外星人也有生意來往?”

    “說來話長,說來話長。”我立即給胖子打臉色。

    胖子顯然心中非常憤怒,不論是誰,被人扒光扔進泥塘肯定心裡會不舒服。他在泥塘裏罵了十幾聲,才算平復下來,對上面喊:“你m逼,胖爺我的衣服呢。”

    鬼影人走回去,在亂物堆裏找了幾件衣服出來,拋入坑內,胖子爬上來,渾身的爛泥,拉住我問:“到底怎麼回事?”

    我用口型說:“我也不知道,別問了。”

    胖子對鬼影人就罵道:“怪物,他娘的老子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你******偷襲我,有種你******和我單練。”

    鬼影人不理他,問我道:“既然你是站在我這一邊,你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我坐下來,腦子裏稍微過了過整個故事,然後和他說了一個大概,說我侄子的朋友被困在了張家古樓裏,我得去救他云云。

    “是那群人,他們和你有關係?”他低頭。

    “你見過他們?”

    “他們其中有一個人,是一個年輕人,身上帶著一把刀。”鬼影人說道。

    我立即點頭,“對。”

    “他們已經死了,”鬼影人說道,“他們已經進到了那幢樓裏,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我看了一眼在搓泥的胖子,胖子完全沒在聽,只是一味的罵罵咧咧。

    “不可能。”我道,“他之前看到過他們,他們還活著,而且……”

    “你不相信?”鬼影人喝了口水,“你們兩個跟我來,我讓你們看看這個地方的真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