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天,我和手下幾個杭州附近的夥計開了一個小會,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下。下午四點,我躺回床上,很快就又睡著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時間是半夜十二點左右。我再也睡不著了,來到三叔家的陽臺上,對著杭州灰沉沉的天抽了幾支烟。

    等我被凍得有些不舒服。想回屋子拿外套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房間裏有些異樣。

    房間裏我是滅著燈的,原本應該是一片漆黑,但是回去的時候,我就發現房間裏的某個角落,亮起了一種特別詭異的光。

    那不是燈光,也不是火光,而是一種慘惻惻的冷螢光。

    我愣了一下,仔細一看,忽然就發現,三叔桌子上的電腦。已經亮了起來。

    我皺了皺眉頭,心說,是什麼時候打開的?我用完電腦後明明是關掉了啊。怎麼忽然就被打開了,難道是出什麼故障了?於是我走到書桌前坐了下來,就看到那電腦的荧幕上,什麼都沒有,但是在電腦右下角,有一個小小的提示氣泡。

    “您有一封新郵件。”

    我看了看四周,心中的疑惑更甚,想到了幾種可能性:第一是,這電腦是下午被幾個夥計打開的,也許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他們想幹嗎?

    這我倒不擔心,三叔的電腦本身就是一片空白,不管打開電腦的夥計是出於什麼目的,他什麼都不會得到。

    第二種可能是,這臺電腦難道一直沒有被關閉,而是處在一種主機板可以喚醒的休眠狀態?

    但是最離奇的是,這臺電腦絕對沒有上網,這郵件是從哪兒發來的?三叔他懂電子郵件嗎?

    我坐到電腦邊上,移動老邁的滑鼠,點中了那個氣泡,一下,郵件視窗就跳出來了。

    我一看,競然還不是什麼windows郵件軟件自動發送的提醒郵件,而是一封真正的從其他地址發來的郵件。

    郵件只有一句話:

    你終於回來了,計畫進行得如何?

    我坐在電腦前面,看著這一句話,足足呆了有半個小時。

    我對著這句話簡直是浮想聯翻,各種可能性都被我翻了出來。首先第一點就是:三叔竟然有一個秘密的郵箱。

    三叔會使用電腦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並不知道他會到什麼份上,我覺得無非也就是和我老爹差不多。而在一臺系統是windows2000的

    電腦上設定郵箱軟件,這可是比較高級的技巧,特別是對於他這樣的

    老頭子來說。是別人給他設定的?但覈心問題是,這臺電腦僅僅用於行電子帳本,我從來不知道它能上網。

    顯然是能上網的。

    顯然是他隱瞞了這一點。

    第二點是,競然有一個人,正和三叔使用郵件聯繫,即使什麼亊情都沒有發生,我都會很好奇這個人是誰。從這只有一句話的簡單的郵件看來,這個人和三叔顯然非常熟,沒有任何抬頭,沒有任何簽名。只有一句話直達問題的覈心。

    而且,他問的問題,裡面有“計畫”二字。

    從現在掌握的所有情况來看,我知道三叔確實有一個計畫,這個計畫牽涉到所有的方面。就是這個計畫,使得老九門脫離了强大的控制,使得所有的一切,甚至是那個看似無比强大的“它”,分崩離析。

    吳家為了這個計畫,幾乎犧牲了三代人一當然,第三代的我是屬於自殺——而三叔是絕對不會允許計畫執行到百分之九十就不再執行的,他必須使這個計畫最後百分之百完成,不能讓這一切有任何反復的機會。

    會和我聽說的這個計畫有關嗎?難道這封郵件來自於一個非常關鍵的人?

    我査看了郵件軟件,郵箱裏沒有任何的其他郵件,只有這一封郵件。

    如果這個電腦可以上網,就不可能產生這樣的情况。三叔肯定是把之前的郵件全都删除了,這說明三叔對這個郵箱往來的郵件很重視

    我忽然覺得有戲,事情這樣發展真的是非常出人意料。

    我必須回復這封郵件,這條資訊太短了,我需要更多的資訊才能做出更多的判斷

    如何回復呢?

    我點上烟,看著郵件想了很長時間,鍵入了這麼一封回信:

    計畫有變故,有些資訊不明。明日給你詳細的消息。你那邊如何?

    我按了回復的按鈕。郵件瞬間就發出去了。我靠在椅子上,等待他的回復。手不停地敲著桌子。我知道,一般情况下,發這種詢問郵件的人,發出郵件後不會離開電腦,很快應該就會有郵件回復。

    果然,不到十分鐘,顯示器右下角又冒起了氣泡。

    我立即點開:

    我沒事。

    三個字在電腦荧幕上閃爍,再沒有更多的話。

    我叼上烟,想著再發什麼過去,忽然就把手縮了回來。

    我說了兩條資訊,第一條資訊是,明天會再給他發郵件,第二條是問他的情况。

    他只回了一條,而且非常簡短。

    以三叔謹慎的習慣,他們之間是否已經習慣這種非常簡潔的交流?如果我再發一封郵件去,會不會產生違和的感覺,被他察覺到這邊的異樣?

    我看著這三個字,想了半天,絕對不能再回了。保險起見,還是明天給他發比較合適。反正到明天也只有幾個小時了,不如用這幾個小時的時間好好想想該如何套話,反正我也睡不著了。

    我站了起來,不停地在屋子裏來回踱步,之前那種平靜的思緒全部消失,一下就回到了最開始我那種焦慮的狀態。

    我都有點瞧不起自己,琢磨了半天,我意識到自己發回去的郵件寫錯了。

    計畫有變故,有些資訊不明。明日給你詳細的消息。你那邊如何?

    那就說明,我明天的郵件必須涉及計畫的內容,但是我根本不知道這計畫是什麼一其實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的認知層面和三叔的層面完全不一樣,我不可能知道三叔知道的東西。所以即使我能提到計畫裏的某些內容,對方也很可能覺得不對勁。

    比如說,真實的計畫,可能是美國已經全部準備好要攻打伊拉克了,但是我發給美國的郵件很可能還在說,我覺得我們攻打伊拉克的計畫是可行的。

    我來到陽臺上,繼續抽烟,心中有了幾個方案。首先,我在對方察覺之前,最好能知道對方是在哪個地方。聽我的朋友說,這通過郵寄地址査詢應該是可行的。不過,即使我找我朋友過來,他趕到這裡也是明天晚上的事了。

    所以,明天的郵件我絕對不能發得太早,否則對方一察覺到問題立即就會離開,我就會犯我之前經常犯的錯誤。

    在這個局裡的人,其謹慎的程度是我無法想像的。當時巴乃的鬼影,只看我們的幾個舉動就可以幹出那麼多驚世駭俗的事情,就可以證明。為了不讓自己的計畫敗露,他們是絕對不會冒任何風險的,也沒有懷疑這麼一說,他們一旦感覺到有任何不對勁,立即就會採取最有力的處理措施

    不過仔細想想後,我不認為立即回信是錯誤的,也不認為我回的信是錯誤的,因為他當時的郵件我同樣無法回復,同樣會牽涉到計畫的內容。所以我這麼回信,其實也算是為我自己爭取了更多的時間。

    那麼,假設我找不到對方呢?

    我其實知道最基本的套路,和這些人鬥智鬥勇那麼多回了,我知道,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告訴這個人這裡出了事情,把事情說得特別嚴重,也許可以把他逼出來。

    但是,如果對方是一個極其謹慎的人,很可能就此就消失了。所以這一招我不到最後的時候不能用。更有甚者,如果三叔和對方有某種默契,對方覺得三叔這邊的情况崩壞了,要找人把三叔殺了,那我不就是倒楣催的了嗎?

    我把我身上所有的烟都抽完了,也沒有想出任何的辦法來,只得回去。

    回去之後,我一下發現電腦又亮了,不由得腦門一跳——剛才明明已經暗了的。

    我立即走過去,就發現又有一封郵件。

    早點休息,我們的路還很長,別老是吹風。

    我看了看陽臺,一下就一個激靈。

    我靠,他能看見我!

    我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想立即去拉窗簾,但是一想不對,立即把自己壓住。我幾乎在凳子上坐了三分鐘才壓下那種震驚的反應。

    看來這個人和三叔的關係比我想的更複雜,而且看這人的語氣,我猜這個人不是以一種情侶,就是以一種長輩或者兄長的心態在和三叔發著郵件。

    我回信:

    瞭解,共勉。

    發完之後,我立即就回到房間裏,關上了門,拿出我自己的手機,馬上給我朋友發短信。

    我有一種預感,我甚至能猜到這個人可能是誰了。

    如果是我猜想的那樣,那接下來的事情會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有人的命運都會有轉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