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這幾個夥計久經江湖事,我對他們非常信任,潘子一說這話,我馬上心理有數,從車上拿出自己的行李,貼身背著,以免出了事情連著牛車一塊兒被人端走,這一路過來,吭蒙拐騙的事情遇到不少,我算是長了不見識,也知道了一些基本的防範對策。

    大個子阿奎也朝我使了個眼色,叫我緊緊跟著別落單,我看到這兩個人都面色不善,也不知道那老頭到底那裡不對勁,有點緊張起來,這時候“驢蛋蛋”撲通撲通遊了回來,老頭子把煙槍往褲管上一拍,“走!船來了。”

    果然,一隻平板船從山后駛了出來,船是水泥的,後面還拖了只筏子,船頭站著個山裡人摸樣的中年人,我打量了一下,極其普通,屬於那種扔到人堆裏就找不著的人,但是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一想起三叔說起的吃死人肉的事情,就覺得這人看上去鬼森森的,有那麼一絲狡詐。

    那人朝我們吆喝了一聲,把船靠在山岩邊上,老頭子拍拍牛脖子,就招呼我們上船。

    我們行李都翻到船鬥裏,牛車和牛給拉到後面那筏子上,這一次東西也帶的太多,我們沒地方坐,只好都坐到船舷上。

    三叔和他談好價錢,就招呼開船,那中年人船撐的很麻利,船一下子就漂了出去,我們行到那山溪的中間,繞過一座山,突然就一股涼風吹來,前面豁然開朗起來。

    到那山洞還有一段路,這一段風景極其好,兩邊山勢陡峻,山巒疊起,簡直美不勝收,我一邊讚歎,一邊拿出數位相機,啪啦啪啦拍了很多照片。

    那人把船撐平,我們順著水流向下漂去,這穀底的深溪順著山脈的走向,曲折流轉,每當我們以為到達這深溪的盡頭了,那船工就會將船頭一轉,前方又是一片大好風景。我們在著複雜的河脈中傳行了很長時間,到我抽第三根“八喜”的時候,他才一稿子把船停住,對我們說道“等一下前面要過一個水洞,在洞裏的時候,幾比特請千萬小聲說話,不要看水裏,特別是不要說山神爺的壞話。”

    我們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如何應對,潘子用杭州話問三叔:“怎麼辦,要不要聽他的?”

    三叔想了想,也用杭州話回道:“現在也不知道這兩人是不是真的有問題,這裡九曲十八彎的,比我剛才預料的還要兇險,我們暫且聽他一回,走一步是一步,先把傢伙操起來。”

    我們各自點頭,這山裡頭謀財害命的勾當我也在路上聽幾個當地人說過,說是把外地人騙到隱蔽的地方打劫財物,之後不留活口全部殺掉,屍體就地掩埋,神仙都找不到。不過這都是解放前頭的事情了,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

    潘子當過兵,非常鎮定,這時候手已經壓在自己的腰刀上,給我使了個眼色,我也緊緊抓住自己的背包,已防事情突變,東西掉進水裏。

    船又打過一個幾乎一百八十度的大彎,繞過一處船頭崖,那個山洞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剛才討論的時候,總把它想像成一個大溶洞,但是實際一看,不由叫了一聲不好,這洞簡直不能叫做山洞,只能叫窟窿,寬度剛比這船大了十個公分,最恐怖的是它的高度,人坐著都進不去,要低下身子才能勉强進去。

    都說大耗子不進窄洞,這麼點空間,如果裡面的人要暗算我們,我們根本活動不開手脚。潘子罵了一聲:“我靠,這洞也太忒寒蟬了。”

    沂蒙山裏的景點裏有一處很有名的地下大峽谷,入口和這裡挺像,我以為這裡也是一個喀斯特地形的裂隙,裡面都是鐘乳石倒懸,進去一看,才知道完全不是我想的那個樣子。這洞剛進去還段還光亮,但是拐了彎以後,馬上變的一團漆黑,潘子打開了礦燈,一路向前照去,只見發現四周的洞壁光滑潮濕,泛著奇异的綠色,好象長了一層青苔。

    阿奎看了看頭頂,吸了口涼氣:“三爺,這洞不簡單啊。好象是…是盜洞啊!”

    三叔伸手摸了一把洞壁,一臉疑惑“操他奶奶,還真是盜洞,古圓近方,有不少年頭了。”

    那中年人猫著腰單息跪在船頭,單手撐篙,一點一劃,聽我們這麼說,插嘴道:“哦,這位看樣子有些來頭,說的不錯,俺們現在過的這山,就叫做五墳嶺,早先傳下來,說這整座山啊,其實是座古墓,這附近這樣大大小小的水洞還有不少,”

    “哦,看樣子你也是個行家啊”三叔客氣遞過去支烟。

    他搖搖,說:“什麼行家,俺也是聽以前來這裡的那些個人說的。聽的多了,也就也能說上兩句了,也就知道這麼點淺顯的。你可千萬別說俺是行家。”

    潘子和大奎的手都按在自己的刀上,一邊說笑,一邊警惕著盯著四周的動靜,我在表面上絲毫感覺不出氣氛有什麼不對,但是手心裏不知不覺就開始冒出冷汗。

    三叔點上香烟,就問那船工這洞裏的事情,那船工說他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只是上面傳下來不少規矩,比如說不能大聲說話,不能看水裏,只要照著做了,就不會出事情,他們幾代人都是這麼過來的,也沒人破過戒,所以具體是不是真的,他也說不清楚。

    正扯著,那悶油瓶突然一擺手,輕聲叫道:“噓,聽!有人說話!”我們被他這突如起來一個動作嚇了一跳,馬上屏氣息,果然聽到悉悉蔌蔌的聲音從洞的深處傳來。

    這些聲音非常的空靈,經過洞穴的回聲處理,給人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我仔細想分辨他們在說些什麼,可總覺得能聽懂又聽不懂。

    聽了一會兒聽不出個所以然,我就問那中年船工這洞裏是不是經常會有這個聲音,問了幾聲,沒人回答我,回頭一看,船頭上那裡還有什麼船工,早就不知了踪影。

    我驚訝難忍,就叫了起來,再一回頭,靠,那老頭子也不見了。

    “潘子,他們到哪裡去了?”三叔急的大叫

    “不知道,沒聽見跳水的聲音,”潘子也慌了,“剛才人好象突然就走神了。”

    “遭了,我們身上沒屍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三叔懊惱起來,“潘子,你在越南打過仗,你有沒有吃過死人!”

    “您開什麼玩笑,三爺,我當兵的時候那邊基本上已經在撤軍了,連槍都沒怎麼開!”潘子一指阿奎:“胖奎,你不是你說家裡老早是賣人肉包子的,你小時候肯定吃了不少。”

    “放屁,我亂蓋的,再說了,這人肉包子也是賣給別人吃的,你見誰賣人肉包子自己拼命吃的?”

    我看他們要吵起來,忙打了個暫停的手勢,對他們說道:“你們三個人加起來150多歲,丟不丟人啊!”

    我話剛說完,船突然抖動了一下,潘子忙拿起礦燈往水裏一照,我們借著燈光,看到水裏一個巨大的影子遊了過去。

    胖奎嚇的臉都白了,指著那水裏,下巴咯噠了半天,楞沒說出一個字來。三叔怕他背過氣去,猛刷了他一巴掌,罵:“沒出息!咯噠啥呢,人家兩小鬼都沒吭聲,你她媽的跟了這麼多年,****去了?”

    “我的娘啊——三爺,這東西也忒大了!咱幾個恐怕還不够開飯”胖奎心有餘悸的看著水裏,他本來是是坐在船舷上的,現在屁股已經挪到船中間來了,好象怕水裏有什麼東西突然串出來把他叼去。

    “我呸!”三叔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們這裡要傢伙有傢伙,要人有人?我吳家老三淘了這麼久的沙子,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你沒事情少在這裡給我放屁。”

    潘子臉色慘白,不過對於他來說說是恐懼,更不如說是震撼,在這麼狹窄的一個空間裏,水裏下掠過這麼巨大的一個東西,一時間所有人腦子都抽筋了,這也不奇怪。潘子看了看四周說,“三爺,這洞裏古古怪怪的,我心裡煽的慌,什麼事情咱出去了再說,如何?”

    胖奎馬上表示同意,其實我心裡也巴不得出去,但是我到底是三叔的本家,怎麼樣也要等他表態了再發言。

    三叔這個時候竟然望向那個悶油瓶,好象在徵求他的意見,以三叔的個性,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裡,如今卻好象對這個小子非常的忌諱,我不由奇怪。

    悶油瓶根本沒在聽我們說話,不過本來木然的像石雕一樣的表情已經不見了,兩隻眼睛直盯著水裏,好象在聚精會神的找什麼東西。

    我想問問三叔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現在場合也不合適,只好偷偷問潘子,潘子也搖搖頭說不知道,只知道這人有兩下子,他特別用下巴指了指那人的手,說:“你看,這手,要多少年才能練成這樣?”

    我還真沒注意過那人的手,一看,還真不尋常,他的手,中指和食指特別的長,我馬上聯想到古時候發丘中郎將的雙指探洞的工夫,我在我爺爺筆記上看到過相關的記載,那發丘郎將中的高手,這一雙手指,穩如泰山,力量極大,可以輕易破解墓穴中的細小機關,而要練成這麼一手絕活,非的從小練起不可,其過程必然是苦不堪言。

    我還在想著,到底他這手有什麼能耐,就見他抬起右手,閃電般插進去水裏,那動作快的,幾乎就是白光一閃,他的手已經回來了,兩個奇長的手指上還夾著一隻黑忽忽的蟲子,他把這蟲子往甲板上一扔,說:“不用慌,剛才是這東西。”

    我低頭一看,不由一愣:“這不是龍虱嗎!這麼說剛才那一大團影子,只是大量的水蝨子遊過去?”

    “是”那人用他的衣服搽了槎手,

    雖然還不是很能接受,但是我們已經松了口氣。胖奎突然一脚把那蟲子踩扁,“媽的,嚇的老子半死。”

    但是我轉念頭一想,不對啊,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龍虱同時活動的?而且這水蝨,個頭也太大了!我轉頭去看那悶油瓶,發現他也有點疑惑的看著水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胖奎把那蟲的屍體踩的稀爛,估計是想挽回點剛才失態的面子,三叔撿起一隻斷脚,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駭然道:“這不是龍虱,這是屍蹩。”我們一呆,都覺得不妙,這名字聽上去就不吉利。

    “這種蟲子是吃腐肉的,有死物的地方就特別多,吃的好就長的大,看樣子這上游,肯定有塊地方是積屍地。而且面積還不小。”三叔看著那黑漆漆的洞。

    “那這東西咬活人不?”大奎怯怯的問

    “如果是正常大小的,那肯定不咬人的,但是你看這只的個頭,它咬不咬人我還真不能肯定。”三叔納悶的看著“這東西一般直呆在死人多的地方,不會經常游來遊去,怎麼現在這麼一大群一起遷移呢?”

    那悶油瓶突然把頭轉向洞穴的深處,:“我看,有可能和我們剛才聽到那奇怪的聲音有關係,你們有沒有聽清楚是什麼?”

    胖奎搖了搖頭“我怎麼聽都聽不明白,感覺上,好象不去仔細聽他,感覺上有人在說話,但是仔細一聽,又聽不懂——”

    悶油瓶點點頭“感覺上有點被人在背後竊竊私語的感覺…,難道有什麼東西在這附近看著我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