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也不知道過了都久。我反反復複做了很多亂七八糟的夢,朦朧中,我好象看見一個的白衣女子背對著我,我想看她的臉,跑到她前面去,卻還是看到她的背,於是反復的跑,可是怎麼跑都只能看到她的後背,正納悶怎麼回事情呢,突然發現,她竟然是兩面都是後背,我大叫一聲醒了,眼睛一睜開,就望見血空的晚霞和天空!

    “醒了?”潘子一張大臉朝我笑,

    我眯了眯眼睛適應光線,潘子一指天:“看到沒,媽的,我們終於出來了!”

    我摸摸後腦勺:“你小子,是不是你揍我!”

    “不揍你行不?叫你別回頭,你小子差點害死我們。”

    我記憶一下子恢復,嚇的猛一摸後背,想看看後面那東西還在不在。潘子哈哈大笑:“放心吧,已經走了。”

    “那是什麼東西,”我心有餘悸

    “那小哥說,那東西叫做傀,其實就那白衣女粽子的魂魄,她不過是借了你的陽氣,出那個屍洞而已,不過具體的情况那小哥也沒告訴我們,才說了幾句就暈過去了,”三叔一邊劃一邊說:“不過看樣子那小哥來頭不小啊,那千年的粽子就這樣給他下跪,不知道什麼道行了!”

    我坐起來,看悶油瓶和胖奎並排靠在那裡,都睡的很香,一笑,這來的時候沒覺得怎麼樣,現在看到這天,就覺得特別舒服,問到:“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三叔搖搖頭:“這我真的不清楚,我讓我在長沙的朋友介紹個有經驗的幫手過來,他們就介紹了他,我只知道他姓張,一路上我也試探了不少次,這人不是睡覺就是發呆,我也不知道他什麼來歷,不過介紹他的那個人,在這道上很有威望,他介紹的人,應該可以放心。”

    我一聽,越加覺的這個人很神秘,但是既然三叔都這樣說了,我再也問也沒勁兒了,看了一眼前面,問潘子“能看到那村了嗎?”

    “好象就在前面了。”

    三叔指了指前面的已經星星點點的燈火“看樣子,那村子沒我們想的那麼破,好象還有電燈光。”

    一想到有村子,我馬上就想起熱水澡,爆炒的野味,村裡大姑娘的大辮子,不由越發激動起來。這個時候,我借著夕陽,看到我們左右山頂上有一隊人影子,他們騎著騾子,看樣子應該也是進村的,因為這山也不高,我依稀可以辨別出這幾個人都不像是本地人。

    我們上了渡頭,村裡一小娃娃看到我們,突然大叫:“有鬼啊!”

    我們納悶,但那小孩子跑的飛快,我們也沒辦法。那牛就乖乖呆在後面那只船上面,一點脾氣都沒有,真是頭好牛,潘子在老家放過牛,就充當了趕牛的角色,上岸的時候,大奎醒了過來,還以為自己剛才是在做夢,先是被我三叔一頓揍,然後潘子又去補了幾脚。

    那悶油瓶子好象失血過多,一直沒醒過來,我把他扶到牛車上,這人也真是的,身子軟的像個女人似的,好象沒什麼骨頭一樣。我把他安頓好。三叔抓住個過路人問哪裡有飯店,那人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我們:“你們以為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村一共就30幾戶人,還飯店,想找地方住,去村裡的招待所吧。”

    我們只好找到那鬼屋一樣的招待所,沒想到裡面還不錯,至少通了電話和電,還是水泥的房子,最可貴的是,有熱水,而且鋪蓋很乾淨。在這村裡,應該是屬於5星級標準了。

    我們各自洗了澡,那個舒服,一身的屍臭都洗掉了,然後到大廳裏吃抄菜,那悶油瓶子總算是醒了過來,精神很不好,我們給他點了盤猪肝讓他補補血,也沒問他什麼。到底他算是救命恩人,有些話,還是得等到人家康復了再說。

    我們點了啤酒,明天還要開工,所以也不能喝太多,一邊吃一邊和那女服務員調笑:“我說大妹子,你這裡不錯啊,你看都水泥地,外面也是水泥路,怎麼你們這些水泥都是那些騾子一擔子一擔子從山頭上背過來的?”

    “哪能啊,這要背到什麼時候去,我們這裡老早是通了公路的。那些解放汽車都能過來,後來前年山體塌方,把那路給埋了,山裡還塌出個大鼎,省裡來了好多人,一看,說這是戰國時候的東西,是國寶,就把那鼎給拉走了,也不管這路了,你說氣人不?後來村裡說自己修,修什麼啊修,沒錢,修修停停,一年了,還在修呢”

    “那水路呢,你們這裡不有渡頭嗎?”

    “那都是解放前時候的東西了,多少年沒拉過船了,現在要還有人讓你走水路,肯定是來謀財害命地,你們外地人一定要當心。這水攤子很邪呼,這些年淹死個把人,一具屍體都沒撈上來,俺們家老人偷偷說,那是給山神爺爺給吞了。”

    我看了一眼三叔,心說你媽的找的什麼嚮導啊,看樣子就是找了個賊,三叔也不好意思,面子上下不去,忙喝了口酒。問:“對了,這裡外地人多嗎?”

    “您別看我這招待所小,我可告訴您,只要是外地來的,都住我們這裡,這些時間,自從那鼎挖出來後,我們這裡外地人就越來越多,還有人在山那頭準備造別墅的呢。”

    三叔呼一聲站了來,大叫:“操,不至於吧!”這荒山野領的造別墅,不是華僑就是盜墓啊。

    那大妹子嚇了一跳,潘子忙一拉三叔:“三爺,您一把年紀了,別一驚一咋的,”然後對那女的說:“沒事情,三爺大概是覺得不可思意”

    我聽到三叔低聲罵了一句,然後不好意思的一笑,問:“哎,你們有什麼名盛古迹沒有,有什麼地方好玩點的?”

    那服務員笑盈盈的,突然低聲說到:“幾比特看來不像是來玩的,怎麼,估計是來倒鬥的吧?”

    看到我們都不說話,她坐到我們邊上:“實話說,來這裡的外地人,哪個不是來倒鬥的,你們要真的是來觀光旅遊的,這一車的裝備啟不是累贅?”

    三叔看了看我,給那大姑娘倒了一杯酒,:“這麼說,您也是行家?”

    “咳,我那行啊,我是聽我爺爺他們說的,這些年來這裡來了不少倒鬥的,摸去不少好東西,但是我爺爺說,那厲害的東西,還在更裡面的地方,那是一個神仙墓,裡面不要說金銀珠寶,那些東西和神仙的寶貝比起來,那就是個屁。”

    “哦,”三叔非常有興趣:“這麼說,你爺爺進去過?”

    那大姑娘抿嘴一笑:“看你說的,我爺爺也是聽他爺爺說的,這個傳說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留下來的,那神仙聽說是玉皇大帝派下來的,變成一個大將軍,幫當時的皇帝打仗,當時功成圓滿就飛升了,他的肉身和他打仗時候用過的寶器,就和他葬在一起了。那墓穴,比皇帝的還要好,不然怎麼叫神仙啊。”

    “既然這麼說哦,肯定有很多人去找這個墓了?”三叔緊張的問道:“有人找到過沒?”

    “哎,你不知道,那地方,現在已經根本進不去了,前年山體塌方的時候,那地方也塌了,您猜那山裡頭塌出什麼來了?”

    “什麼,總是一個鼎什麼的。”胖奎說到。

    “什麼啊,要真是個鼎,早被人拉走了,我和您說,你可別告訴別人,”那大妹子喝了口啤酒說:“那地方挖出了100多個人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