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一皺眉頭:“就光是人頭?沒身子?”

    大妹子說:“是啊,你說可怕不?自從那地方塌方之後,就沒路可走了,騾子都進不去,你們要想去哪兒,只能一脚一脚爬過去,我看就算到了那地方也只能幹看看。前面有幾批人馬都去過那地方,那幾個老爺子一看那山塌成這樣就直搖頭。”

    三叔看了一眼悶油瓶,看他懶洋洋的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問那服務員“那山塌了之前,總有人進去過吧,”

    “有是有,不過我看他們進去幾天,最後也就這樣出來了,啥也沒帶出來,來的時候都開開心心的,出來的時候那衣服都跟要飯的一樣的,臭的要命,我爺爺說他們可能連鬥在那裡都沒找到。怎麼,你們幾比特也想去試試啊?”

    “瞧你說的,來了總要去看看。不然不白來一趟。”三叔呵呵一笑,也沒再說什麼。

    那服務員去給我們廚房催菜,潘子就說:“看樣子我們要去那大鬥應該就在那地方沒錯了,可聽這大妹子說的,我們這一車的裝備,恐怕很難運到山裡去。”

    “有裝備有有裝備的倒法,沒裝備有沒裝備的倒法。這戰國墓,一般是直土坑,直上直下,沒有墓室,不知道這個是不是一樣,這我們還得到現場看,這墓有多大,埋的有多深,恐怕和我們以前倒的那些還真不一樣。你看那山裡塌出的人頭,那就是我們老祖宗說的鬼頭坑,那裡肯定是以前他們人牲的賠葬坑”三叔拿出地圖,一指上面的一個圓圈,:“你們看,就是這個地方,這地方離那主墓還遠著呢,以前來的那些人,如果按照尋龍點穴的說法,肯定到這裡就得停住,這裡就是龍頭,一般情况,墓肯定在這個下麵,但是你們看,再往裏走點,這個地方,是個葫蘆口,你不往裏走根本不知道裡面還有洞天,這才是真正的龍頭所在,設計這個墓的人,肯定非常瞭解尋龍點穴,特地在這裡設了個套讓他們鑽。如果我不出所料,這假龍頭的下麵,必然是個機關重重的虛塚!”三叔看我們聽的入神,得意的繼續說:“要是沒這地圖,就是我們老祖宗來了,恐怕也得著了道兒。明天啊,我們就把必須要帶的帶上,輕裝上陣,先去踩一下點,如果實在不行,我們就回來搬東西。”

    我們點頭稱是,再吃了一下子酒就都回房間去了。

    然後就是拆裝備,這年頭當然不用傳統的洛陽鏟子了,三叔拿出一把考古探鏟,這鏟子是用鋼管一節一節擰起來的,你要多少就上多少根鋼管,比那木把子的洛陽鏟隱蔽多了,這戰國墓一向都是10幾米以下,所以省不了,這鋼管收拾起來,每個人背10跟,每人配一個鏟頭。潘子有把短頭步槍,平時用皮套包的結實,現在也已經拿出來,這槍比那些黑市上買來的雙管槍短了很多,可以放在衣服裏別人也看不出來,他把這些連同幾把子彈一起塞進他的背包裏,三叔說,下去用雙管槍根本連轉身都沒辦法轉。潘子這把短槍實用多了。我準備了只數位相機,一把泥刀,想想也沒什麼東西要帶,本來俺不就是個實習土夫子嘛。

    一夜無話,一天的舟車勞頓,我睡的不知道多香,醒來的時候就覺得關節的酥了,我們匆匆吃了早飯,帶上點乾糧就出發了,那大妹子挺熱心的,叫了他村裡一個娃幫我帶過去,走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那光屁股孩子一指前面:“就哪!”我一看,果然,很明顯前面的山勾勾是被泥石流沖出來的,我們現在就站在一條山脈和另一條山脈之間,這峽谷很長,雨季的時候應該是條河,但是給泥石一沖,又加上這幾個月乾旱,就剩下中間的一條淺溪。

    這兩邊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經被山上塌方下來的石頭堵住了。

    我拍拍他光屁股娃的頭,對他說:“回去玩去,幫我謝謝你姐啊!”

    那娃一伸手:“來張50的!”

    我一楞,那娃也不說話,就伸手盯著我,我說,什麼50的?

    三叔哈哈大笑,掏出100塊前來給他,他一把搶過來,蹦蹦跳跳的就跑了。

    我這才恍然,也笑了:“現在這山裡的小子也這麼市儈。“

    “人為鳥死——“大奎念念到,潘子踢了他一脚:“有文化不?為鳥死,你去為*死啊。”

    我們二話不說就開爬,這石頭還不算鬆動,一會兒工夫我們就翻了過去,沒那大妹子說的這麼恐怖,倒是沒看見她說的那些人頭,這塌坡後面剛開始是一片峽谷,到後面就慢慢都是樹了,到了遠處,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也不知道這樣的生態是怎麼產生的。

    這個時候我們看到那塌坡下麵的峽谷裏,有一個老頭子正在打水,我仔細一看,媽的,不就是那領我們進洞的死老頭嘛。那老頭子猛然看到我們,嚇的一下掉溪裏去了。然後爬起來就跑,潘子笑駡了一聲,叫你跑,掏出他那短槍一槍打在那老頭子前脚的沙地裏,那老頭子嚇的跳了起來,又往後跑,潘子連開三槍,每一槍都打在他的脚印上,那老頭子也算機靈,一看對方拿他玩呢,知道跑不掉了。一個撲通,就跪倒在地上。

    我們跑下坡,那老頭子給我們磕頭:“大爺爺饒命,我老漢也是實在沒辦法了,才打幾比特爺爺的注意,沒想到幾比特爺爺神仙一樣的人物,這次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

    說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三叔問他“怎麼,我看你這中氣足的,你什麼東西沒辦法啊?”

    “實話不瞞您說,我這身子真的有病,你別看我這好象很硬郎,其實我每天都得吃好幾貼藥呢,你看,我這不打水去煎藥嘛。”他指了指一邊的水筒。

    “我來問你,你這老鬼,怎麼就在那洞裏一下子就不見了?”

    “我說出來,幾比特爺爺就不殺我?”那老鬼看著我們。

    “放心,現在是法制社會,”三叔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是,是,我坦白,”那老頭子說“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兒,你們別看那洞好象就一根直洞,其實洞頂上有不少窟窿,那些窟窿都打的很隱秘,要不是你存心去找,根本發現不了,我就乘幾比特不注意的時候,站起來鑽那窟窿裏去了。等你們船一走,我再出來,那驢蛋蛋聽見我的哨子,就會拉一隻木盆過來,我就這樣出去,事成之後,那船工魯老二就會把我那份給我,其實我拿的也不多。”他突然想到什麼:“對了,魯老二呢?相必也栽在幾比特爺手裡了吧。”

    潘子做了殺頭的手勢“已經送他報到了。”

    那老頭子先是一呆,然後一拍大腿:“死的好,其實我也不想幹那事情,那魯老二說如果我不幹就連我一起做了,各位,你看我也是沒辦法,您就放過我吧。”

    “你少來這一套,”三叔說:“你住什麼地方,怎麼在這裡打水?”

    “我住在那裡頭,”老頭子指指邊上一個山洞:“你看我一個老頭子,有沒田地,我兒子又死的早,又沒房子住,現在也就是等死了,可憐哦。”

    “那你對這一帶很熟悉嘍,正好,要我們放過你也可以,你得帶我們去個地方”三叔一指那森林,老頭子頓時就嚇的臉色一變“我的爺爺,敢情你們是來倒鬥的啊,那鬥你們不能倒啊!那裡面有妖怪啊!”

    我一聽,就知道有戲,這老頭子肯定知道什麼,三叔就問他,:“怎麼,你見過?“

    “哎呀,前几年,我也带一队人去那里,说是去考古,我一看那就是去倒斗的,但是这帮家伙和其他人不同,我以前见到的那些小毛贼都是看墓就倒,那一批人,不瞒你们说,那气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他们边上这些墓连看都不看,就直说要进这山勾勾里面,那时候我们村里就我一个人去过那地方,那些人阔气着,有一下子就给我10张大票子,我看到这钱就不争气了,带他们进了这林子,一直走,走到我以前到过那地方,他们还要往前走,我就不肯咧,你说你10张大票子也不能买的我命啊,他们就说再给我10张,我说再给我100张我也不干,他们那头头就翻脸列,拿枪顶着我的头,没办法,只好再带他们往里头走。“

    他撓了撓頭,繼續說“後來他們就說到地方了,這些人樂的啊,然後就在那裡搗鼓什麼東西了,說什麼就在這下麵,那天晚上我就喝多了,我們就找了個地方紮帳篷,我睡下去就一點知覺都沒了,可等我醒來一看,你猜怎麼地,這些人全不見了,東西都還在,火還沒熄呢。我就害怕啊,就到處叫,可是叫了半天也沒有人理我,我就覺得出事情了,心想反正他們也不在,我就溜吧,於是撒腿就跑。”

    那老頭子的好象回憶起看到什麼恐怖的景象一樣,眯起眼睛,說“才跑了沒幾步,我就聽到有人叫我,我頭一回,看見一個他們隊裡的女的再朝我招手,我正想罵呢,怎麼一大早就跑的一個人都沒了,突然我就看見她身後有一棵大樹,張牙舞抓的,往樹上一看,還了得,我看見這樹上密密麻麻的吊滿了死人,眼珠子都爆了出來,我嚇的尿都出來了,跑了一天一夜才跑回村裡。您說,這肯定是個樹妖啊,要不是老漢我從小吃實心肉長大的,我肯定也被這妖怪勾了魂魄啊。”

    三叔歎了口:“你果然也是個吃實心肉的!“然後揮了揮手。潘子會意的把這老傢伙綁起來,有他帶路,我們能省很多事情呢。

    這老頭子一百個不願意,也沒有辦法,按他的說法,到他說的那個地方要1天時間,大奎在前面開路,我們加快了脚程,邊走邊看地圖,希望憑著地圖和那老頭子的記憶,能在天黑前趕到那裡,我們走了有半天時間,一開始還能說話,後來就覺得怎麼滿眼的綠色綠的眼睛發花,人不停的打起哈欠,直想睡覺。突然,那老頭子,停住不走了。

    潘子罵道:“你又玩什麼花樣?”

    老頭子看著一邊的樹叢,聲音都發抖了:“那~~~是~~~~什麼東西?”

    我們轉過去一看,只見那草叢裏一閃一閃的,竟然是一隻手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