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玉就是紫水晶,一般用來做附身符和辟邪之物,很少有人用來做匣子,這個匣子,看樣子是用整塊的紫玉挖出來,十分的罕見,紫玉不善琢磨,所以這盒子上面什麼圖案都沒有,只在合蓋處鑲了一道金邊,看他放的位置,應該是當這屍體的枕頭用的。一般玉枕已經很珍貴了,紫玉的更是價值連成,恐怕當時的皇帝都沒有這種待遇。

    我們小心翼翼的捧出了這個盒子,放到地上,那盒子沒有鎖,我們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卷鑲金黃絲帛,這東西的纖維裏鑲嵌著金絲,保存的非常好,我們展開一看,左起一行寫了[冥公殤王地書],然後邊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字。

    胖子比起這帛書來,對那玉俑比較感興趣,看著看不懂,就嘟囔了幾聲跑去研究那玉俑去了,悶油瓶拔出樹上的刀,躺到一邊的玉石床邊上,默默的盯著那具魯殤王的屍體,眼神迷離了起來。

    我和三叔坐到他邊上,仔細的翻看帛書上文字,以我的水准,只能看懂一些片段,但是把這些片段連起來,就可以看出一個大概,這份冥公殤王地書記載的東西,簡直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因為已經經歷了這麼多詭異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世界還有這樣的事情。

    在冥公殤王地書這行字的邊上,有一行小字,是他自己寫的序,才寥寥幾行字,後面便是他出出生到死亡的所有重大的事件,如果全部都翻譯出來,恐怕十天半個月都搞不定,所幸

    其中最主要的兩件事情我看的懂。

    第一件事情是魯殤王得到鬼璽的經過,那帛書裏寫的比較簡略,我先大概理了一下,念了出來。

    他二十五繼承了父親的官位,為魯國的軍隊盜掘古墓,出黃金以凑軍餉,有一次,他進入了一個不知道年代的墓穴,那棺材裏躺的竟然是條巨蛇,躺著一動也不動,魯殤王膽子非常大,他心說巨蛇臥棺,肯定是妖孽,一刀就把這蛇給剁了,强行下令下去把這蛇給開膛破肚,結果,從那蛇肚子裏刨出來一隻紫金盒子。

    我看到這裡,不由一楞,難道我放在包裏的那只盒子,就是蛇肚子裏剖出來的?三叔看我不講了,不耐煩道:“別停,繼續說!”我沒辦法細想,只好回了回神,繼續念。

    那魯殤王對這盒子也沒放在心上,只當是被蛇吞進去的,後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夢到一個白鬍子老頭,問他:“問什麼要殺我?”

    魯殤王平時非常暴戾,沒少殺人,殺了就忘,也不知道這個老頭是誰,說:“想殺就殺!”

    那老頭突然就變成一條巨蛇來咬他,誰知道那魯殤王凶的要命,在夢裡又一刀把那蛇給砍傷了,然後一脚踩上去,就要砍那蛇頭,那蛇突然就開頭求饒,說自己的肉身已經被他殺了,如果魂魄再被他殺了,就永不超生了,如果他放他一馬,就傳他兩件寶物。可以使他比特極人丞,當時盜墓的軍官,雖然隸屬於皇帝直接管理,但是地位很低,而魯殤王自視非常之高,這個條件對他非常的有吸引力。就答應了。

    那蛇就把怎麼開他肚子裏那只紫金盒子的辦法告訴了他,還傳授給他裡面寶物使用的方法,那魯殤王聽完之後,“深得其中之妙”,心裡覺得此事只應天知,不可傳於天下,一刀就把那蛇頭剁了下來。

    我看到這裡,不由咋舌頭,這魯殤王也太狠了。

    胖子這個時候跑過來問:“那一個寶物肯定是鬼璽,那另一個是什麼?古籍裏從來沒提到過,會不會就是這個玉俑?”

    我示意他不要急,自己繼續往下看去,

    那魯殤王醒了之後,用夢裏的辦法一試,果然開了那個盒子,但是他這裡始終沒寫裡面是什麼寶物,就說他用了一下之後“頗為順手”,他覺得這件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就將他帶去的隨從,連同他們的家屬一一殘殺,連剛滿月的小孩子都不放過。

    我看到這裡又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說這魯殤王肯定有點心裡問題,不然怎麼可能兇殘到這種地步。

    胖子說:“他一個人怎麼可能殺掉這麼多人,肯定是用了那寶物,真是急死了,你快看看下麵有沒有寫是什麼東西?”

    我罵的:“你他娘的怎麼這麼多廢話,去收拾你的玉俑去!”

    他列列嘴,“行行,我不插嘴不就行了,你******念快點,腸子都癢了!”

    我不去理他,繼續往下看。

    接下來的幾十年,他憑藉那兩件寶物,無往不勝,無論是打仗還是朝政,戰無不克,風光一時,但是到了晚年,因為多年接觸屍氣,身體出現了很多頑疾,非常的不方便,結果皇帝嫌他年紀太大,就去了他的兵權,讓他只需要倒鬥,不需要理軍務,這其實就是把他貶了下來,

    隨著他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開始有點怕死起來,有一天,他夢到了幾十年的那條巨蛇,那巨蛇和他說,他死期已經到了,我們都在地府裏等你,他一看,幾乎都是他以前妄殺的人!他醒來後,想起夢裏的內容,十分的害怕。就去向他的軍師求教。

    他的軍事是一個鐵面先生,精通命裏風水,他微微一想,對魯殤王說,上古有一種玉俑,穿在身上可以使人返老還童,長生不老,可惜早已經絕跡,要找,只能去古墓裏找,魯殤王那個時候已經窮途末路了,這鐵面先生的話不管是不是真的,都給了他一線希望,而且倒鬥是他的強項。於是他徹夜研究古籍,那個時候的文獻資料還是比較豐富,很多東西都沒有失傳,終於他就一處簡書發現了一個可能有玉俑的大墓。

    接著,他動用3000多人,花了半年時間,開鑿山體,在他估計的區域找到了一個規模巨大的西周皇陵,那個時候各國的國力都不怎麼樣,所以這個皇陵的規模在當時已經算是歎為觀止了。它開山而建,利用天然的洞穴,裡面的墓道利用周易八卦的原理,極端複雜,如果不是魯殤王精通奇門盾甲,根本沒有辦法走進去,最奇特的是,在作為主墓的那個岩洞裏,還有一棵被他稱為九頭蛇楠的巨樹,而一具幾乎皮包骨頭的青年男屍,穿著一件黑色的金縷玉衣,打坐在那巨樹之下的玉床上。

    鐵面先生看後,斷然道,這就是玉俑,這青年男屍似死非死,每隔一段時間,他身上的死皮就會脫落,從裡面張出新皮出來,他估計這個青年男子,死的時候必然是一個枯朽的老人。

    這個鐵面先生,十分的了得,竟然知道如何克制血屍,他用特殊的方法,將人俑裏的男屍取出,封入副墓室的石棺中,魯殤王按照鐵面先生定下的全部計畫,他吃了假死藥,在皇帝面前假死,皇帝以為他真的可以在陰陽兩界來去自如,非常害怕,為了安撫他,皇帝給了他高出一般諸侯王的墓葬待遇,他的親信就以開鑿墳墓為理由,暗地裡在這座西周皇陵之上,修了一個扇子一樣的古墓,因為他熟知盜墓的各種技巧,所以他四處布下疑陣,留下7個假棺,而把自己藏在西周墓的千年古樹裏。

    在他自己進棺材之前,他將參與工程的所有人全部都殺死,推入河中,然後又毒死他的所有隨從,只留下一男一女兩個忠心的親信,將他入殮,那兩人也在完成全部事情之後,服毒而死。我估計那屍洞裏的那多數古屍,應該就是這個時候積下來的。

    這個時候,我就有了一個疑問,對三叔說:“那個鐵面先生最後到底是什麼結局,這裡好象並沒有提到,難道他也殉葬死了?”

    三叔搖搖頭,說:“這種人非常聰明,應該早就料到魯殤王會殺人滅口,應該不會愚忠的為他陪葬。”

    悶油瓶淡淡道:“他當然不會,因為到最後,躺在玉俑裏的,早就不是魯殤王,而是他自己。”

    紫玉就是紫水晶,一般用來做附身符和辟邪之物,很少有人用來做匣子,這個匣子,看樣子是用整塊的紫玉挖出來,十分的罕見,紫玉不善琢磨,所以這盒子上面什麼圖案都沒有,只在合蓋處鑲了一道金邊,看他放的位置,應該是當這屍體的枕頭用的。一般玉枕已經很珍貴了,紫玉的更是價值連成,恐怕當時的皇帝都沒有這種待遇。

    我們小心翼翼的捧出了這個盒子,放到地上,那盒子沒有鎖,我們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卷鑲金黃絲帛,這東西的纖維裏鑲嵌著金絲,保存的非常好,我們展開一看,左起一行寫了[冥公殤王地書],然後邊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字。

    胖子比起這帛書來,對那玉俑比較感興趣,看著看不懂,就嘟囔了幾聲跑去研究那玉俑去了,悶油瓶拔出樹上的刀,躺到一邊的玉石床邊上,默默的盯著那具魯殤王的屍體,眼神迷離了起來。

    我和三叔坐到他邊上,仔細的翻看帛書上文字,以我的水准,只能看懂一些片段,但是把這些片段連起來,就可以看出一個大概,這份冥公殤王地書記載的東西,簡直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因為已經經歷了這麼多詭異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世界還有這樣的事情。

    在冥公殤王地書這行字的邊上,有一行小字,是他自己寫的序,才寥寥幾行字,後面便是他出出生到死亡的所有重大的事件,如果全部都翻譯出來,恐怕十天半個月都搞不定,所幸

    其中最主要的兩件事情我看的懂。

    第一件事情是魯殤王得到鬼璽的經過,那帛書裏寫的比較簡略,我先大概理了一下,念了出來。

    他二十五繼承了父親的官位,為魯國的軍隊盜掘古墓,出黃金以凑軍餉,有一次,他進入了一個不知道年代的墓穴,那棺材裏躺的竟然是條巨蛇,躺著一動也不動,魯殤王膽子非常大,他心說巨蛇臥棺,肯定是妖孽,一刀就把這蛇給剁了,强行下令下去把這蛇給開膛破肚,結果,從那蛇肚子裏刨出來一隻紫金盒子。

    我看到這裡,不由一楞,難道我放在包裏的那只盒子,就是蛇肚子裏剖出來的?三叔看我不講了,不耐煩道:“別停,繼續說!”我沒辦法細想,只好回了回神,繼續念。

    那魯殤王對這盒子也沒放在心上,只當是被蛇吞進去的,後來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夢到一個白鬍子老頭,問他:“問什麼要殺我?”

    魯殤王平時非常暴戾,沒少殺人,殺了就忘,也不知道這個老頭是誰,說:“想殺就殺!”

    那老頭突然就變成一條巨蛇來咬他,誰知道那魯殤王凶的要命,在夢裡又一刀把那蛇給砍傷了,然後一脚踩上去,就要砍那蛇頭,那蛇突然就開頭求饒,說自己的肉身已經被他殺了,如果魂魄再被他殺了,就永不超生了,如果他放他一馬,就傳他兩件寶物。可以使他比特極人丞,當時盜墓的軍官,雖然隸屬於皇帝直接管理,但是地位很低,而魯殤王自視非常之高,這個條件對他非常的有吸引力。就答應了。

    那蛇就把怎麼開他肚子裏那只紫金盒子的辦法告訴了他,還傳授給他裡面寶物使用的方法,那魯殤王聽完之後,“深得其中之妙”,心裡覺得此事只應天知,不可傳於天下,一刀就把那蛇頭剁了下來。

    我看到這裡,不由咋舌頭,這魯殤王也太狠了。

    胖子這個時候跑過來問:“那一個寶物肯定是鬼璽,那另一個是什麼?古籍裏從來沒提到過,會不會就是這個玉俑?”

    我示意他不要急,自己繼續往下看去,

    那魯殤王醒了之後,用夢裏的辦法一試,果然開了那個盒子,但是他這裡始終沒寫裡面是什麼寶物,就說他用了一下之後“頗為順手”,他覺得這件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就將他帶去的隨從,連同他們的家屬一一殘殺,連剛滿月的小孩子都不放過。

    我看到這裡又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說這魯殤王肯定有點心裡問題,不然怎麼可能兇殘到這種地步。

    胖子說:“他一個人怎麼可能殺掉這麼多人,肯定是用了那寶物,真是急死了,你快看看下麵有沒有寫是什麼東西?”

    我罵的:“你他娘的怎麼這麼多廢話,去收拾你的玉俑去!”

    他列列嘴,“行行,我不插嘴不就行了,你******念快點,腸子都癢了!”

    我不去理他,繼續往下看。

    接下來的幾十年,他憑藉那兩件寶物,無往不勝,無論是打仗還是朝政,戰無不克,風光一時,但是到了晚年,因為多年接觸屍氣,身體出現了很多頑疾,非常的不方便,結果皇帝嫌他年紀太大,就去了他的兵權,讓他只需要倒鬥,不需要理軍務,這其實就是把他貶了下來,

    隨著他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開始有點怕死起來,有一天,他夢到了幾十年的那條巨蛇,那巨蛇和他說,他死期已經到了,我們都在地府裏等你,他一看,幾乎都是他以前妄殺的人!他醒來後,想起夢裏的內容,十分的害怕。就去向他的軍師求教。

    他的軍事是一個鐵面先生,精通命裏風水,他微微一想,對魯殤王說,上古有一種玉俑,穿在身上可以使人返老還童,長生不老,可惜早已經絕跡,要找,只能去古墓裏找,魯殤王那個時候已經窮途末路了,這鐵面先生的話不管是不是真的,都給了他一線希望,而且倒鬥是他的強項。於是他徹夜研究古籍,那個時候的文獻資料還是比較豐富,很多東西都沒有失傳,終於他就一處簡書發現了一個可能有玉俑的大墓。

    接著,他動用3000多人,花了半年時間,開鑿山體,在他估計的區域找到了一個規模巨大的西周皇陵,那個時候各國的國力都不怎麼樣,所以這個皇陵的規模在當時已經算是歎為觀止了。它開山而建,利用天然的洞穴,裡面的墓道利用周易八卦的原理,極端複雜,如果不是魯殤王精通奇門盾甲,根本沒有辦法走進去,最奇特的是,在作為主墓的那個岩洞裏,還有一棵被他稱為九頭蛇楠的巨樹,而一具幾乎皮包骨頭的青年男屍,穿著一件黑色的金縷玉衣,打坐在那巨樹之下的玉床上。

    鐵面先生看後,斷然道,這就是玉俑,這青年男屍似死非死,每隔一段時間,他身上的死皮就會脫落,從裡面張出新皮出來,他估計這個青年男子,死的時候必然是一個枯朽的老人。

    這個鐵面先生,十分的了得,竟然知道如何克制血屍,他用特殊的方法,將人俑裏的男屍取出,封入副墓室的石棺中,魯殤王按照鐵面先生定下的全部計畫,他吃了假死藥,在皇帝面前假死,皇帝以為他真的可以在陰陽兩界來去自如,非常害怕,為了安撫他,皇帝給了他高出一般諸侯王的墓葬待遇,他的親信就以開鑿墳墓為理由,暗地裡在這座西周皇陵之上,修了一個扇子一樣的古墓,因為他熟知盜墓的各種技巧,所以他四處布下疑陣,留下7個假棺,而把自己藏在西周墓的千年古樹裏。

    在他自己進棺材之前,他將參與工程的所有人全部都殺死,推入河中,然後又毒死他的所有隨從,只留下一男一女兩個忠心的親信,將他入殮,那兩人也在完成全部事情之後,服毒而死。我估計那屍洞裏的那多數古屍,應該就是這個時候積下來的。

    這個時候,我就有了一個疑問,對三叔說:“那個鐵面先生最後到底是什麼結局,這裡好象並沒有提到,難道他也殉葬死了?”

    三叔搖搖頭,說:“這種人非常聰明,應該早就料到魯殤王會殺人滅口,應該不會愚忠的為他陪葬。”

    悶油瓶淡淡道:“他當然不會,因為到最後,躺在玉俑裏的,早就不是魯殤王,而是他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