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停下船,這應該是這段水洞裏最兇險的一段,如果沒做好準備,實在不應該貿然就闖進去,三叔看了看錶,說:“這屍洞,就是走的進出不來的洞,咱們掏了這麼久的沙子,還是第一次闖進這種地方來。我覺得,有可能這洞,真的有古怪!”

    潘子低聲插了一句:“靠,那還用說。”

    三叔瞪了他一眼,接着說:“但是,這只是那老頭子的一面之詞。這洞到底是不是隻有那船工領着能走過去,其他人都過不去,我們已經沒辦法知道,如果這個洞”他加重了語氣,“真的是個屍洞,那麼前面必然是會有危險,至於會遇到什麼,我們根本沒辦法知道,也許會鬼打牆,船開到那裏都不知道,也許會有幾百個水鬼來掀我們的船板。”

    ☢тт kǎn ☢CΟ

    大奎倒吸了口冷氣:“不至於吧”

    “總之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我們這次淘沙倒鬥,連墓地都沒到就遇到這麼多兇險,實在是運氣不好,但不管怎麼樣,淘沙就不怕鬼,怕鬼就不淘沙,既然幹了這一行,不遇些古怪事情也沒多大意思。”三叔一邊招呼潘子從揹包裏取出雙管獵槍,“咱們現在有高科技在手上,比早年的前輩們有利的多,要真有水鬼,也是他們倒黴!”

    那大奎嚇的渾身發抖,我對三叔說:“你這戰前動員怎麼說的和鬼故事一樣?發而有反效果。”

    三叔一拉槍拴,“這傢伙這次真把我臉丟光了,沒想到這麼沒用,他媽的來之前吹的大力金剛似地。”然後把槍遞給那悶油瓶,對他說,:“一共能打兩槍,打完了就得換子彈,這些都是散彈,所以距離一遠就沒什麼威力了。瞄準了再開槍。”

    我對雙管獵槍還是十分熟悉的,小的時候玩打飛碟還得過獎,於是端起來,三叔和大奎一手拿着軍刀,一手用摺疊鏟撐船,潘子,我和悶油瓶端着槍,慢慢向那發着綠光的積屍地划過去。

    在礦燈微弱的發散光照射下,我發現這洞竟然越來越大起來,那綠光越來越近,我先聽到邊上的悶油瓶冒了句洋文出來,然後又聽到潘子罵了聲娘,然後我就見到讓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景象。

    這洞到了綠光這一段,豁然開朗,變成了一個十分巨大的天然巖洞,那水道也變成了巖洞裏的一條河水,這水道的兩邊的淺灘上,全是綠幽幽的腐屍,是人的還是動物跟本沒辦法分辨,可以看到最靠近裏面的一排一排的骷髏十分的整齊,應該是人爲堆在這裏的,而在外面的就比較凌亂了,特別是河道邊上的,什麼動作的都有,還有很多沒有完全腐爛的屍體,這些屍體上,不無例外的都有一層灰色薄膜一樣的東西,就像保鮮膜一樣緊緊包在他們身上。不時有幾隻巨大的屍蹩從屍體裏破出來,這些屍蹩都比我們船上這隻個頭小很多,但是比普通的已經大上4,5倍了,一些小屍蹩想來分一倍羹,剛一爬到屍體,那大屍蹩就一敖把小的咬死,吃下去。

    “這些屍體大部分是從上游飄下來,然後在這裏擱淺的,大家小心,看看四周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你們看!”大奎眼尖,一指一邊的山壁,我們轉過頭去,竟然看到一隻綠幽幽的水晶棺材,鑲嵌在這幾乎垂直的洞壁的半空。裏面似乎有一具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屍,但是這距離實在太遠,我們根本看不清楚。

    “那邊也有!”潘子一直另一邊,我們一看,果然,在另一邊的山壁同樣的位置上,也有一具水晶棺材,但是,這一具,卻是空的!

    三叔倒吸一口冷氣,“這具屍體到哪裏去了?”

    “難道是個糉子”大奎問“三爺,這地方不應該有糉子啊?”

    “你們都注意點,如果看到有動的東西,什麼都別問先放一槍”三叔說,一邊警惕的看着四周。

    這個時候,河到的方向一轉,我們繞過了一堆屍骨,大奎哇一聲,嚇的倒在船裏,我們定睛一看,只見一個白色羽衣的女人,正背對着我們,黑色的長髮一直披到腰,我看她衣帶的裝飾,斷定是西周時候的。不由嚥了口吐沫,說:“屍體在這裏呢——”

    “停——停——”三叔叔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大奎,把包裏的黑驢蹄子拿過來!這恐怕是千年的大糉子了,拿那隻1923年的蹄子,新的怕她不收”

    說了兩遍,那大奎都沒有動靜,我們回頭一看,他已經口吐白末,在那兒抽搐了。要不是環境不允許,我恐怕都要笑出來了。

    “潘子,你去拿,媽的,下回我要還帶他出來,活該我給糉子吃掉。”三叔接過黑驢蹄子,在手上吐了兩口吐沫,說:“瞧瞧吳三爺的手段,大侄子看清楚了,這千年的糉子可是難得見到的,要是我沒得手,你就朝我天靈蓋開一槍,讓你三叔叔死的痛快點!”

    我一拉他,“你到底有沒有把握?”其實我並不是特別害怕,到底以前並沒有碰到過這種事情,總覺得這一身素衣,身材苗條的女人的背影,有一點哀,但是平時恐怖片裏,那長頭髮白衣服的女人轉過來都不怎麼。心理作用在這裏,心還是跳的很厲害。

    這個時候悶油瓶也按了一下三叔的肩膀,說:“黑驢蹄子是對付殭屍的,這傢伙恐怕不是殭屍,讓我來。”他從包裏取出一杆長長的東西,我認得是他從我三叔叔那裏買走的“龍脊背”,他鬆開東西上的布,裏面果然是一把烏黑的古刀。看樣子竟然還是烏金做的。

    他把古刀往自己手背上一劃,然後站到船頭,把自己的血往水裏滴去,剛滴了第一下,“嘩啦”一聲,所有的屍蹩就像見了鬼一樣,全部從屍體裏爬了出來,發了瘋似地想遠離我們的船,一下子我們船四周,水裏的,屍體裏的屍蹩全部都跑的沒影子了。

    那悶油瓶的手上不一會兒便滴滿了血,他把血手往那白衣女子一指,那女子竟然跪了下來。我們看的呆掉了,悶油瓶對三叔說,:“快走,千萬不要回頭看!”

    雖然我很想看看那女人長什麼樣子,但是一想到回頭看到的可能是張乾屍的臉,還是決定不冒這個險,三叔和潘子兩個人拼了命的劃,終於看到前面一個逐漸變小的洞口,和我們進來時候的洞差不多,看樣子,這個洞是在這個山的中心的,兩邊挖通之後纔有了這條水道,這樣就變成一個兩邊進出口都很窄的毛細孔結構,就算兩邊水面把洞給沒了,這裏面還是能保持乾燥。

    我們漸漸的駛進盜洞,又不得不低下頭,在進入盜洞前,我留了心眼,不是說不能往後看嗎,我看水裏倒影好了,看看她有沒有跟在後面,不看還好,一看差點背過氣去,在水中的倒影裏,一隻不知道什麼東西正趴在我的背上,我正想大叫出來,已經控制不住想回頭了,就覺得後腦被一下重擊,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