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仔細一看那影子,正趕上那影子一低頭,那頭在擡起來的時候,變的十分巨大,幾乎比他的肩膀還要寬,這種恐懼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出來,我就覺得頭皮發麻,不受控制的大叫了一聲:“有鬼!”

    所有的人轉頭來看我,我根本沒辦法停下大叫,一邊指這着那影子,一邊轉過頭,幾乎同時我就看見了那影子的主人,那是一個腦袋巨大的怪物!手裏拿着一隻奇怪的兵器,在半黑暗中,那畸形的大腦袋,比任何你能想象到的怪物都要可怕的多的多。那悶油瓶幫拿起他的礦燈一照。

    我們看清楚了這怪物真面目,它就像。。。就像一個人把一大瓦罐套在頭上面。。。靠,你爺爺的。

    我的極度恐懼馬上變成極度憤怒,原來那果然是一個人,頭上套着個大瓦罐,手裏拿着一隻手電筒,還擺了一個埃及人的poss,瓦罐上還有兩個窟窿,兩隻賊眼透過這洞望在外面,十分可惡。

    場面一時間非常尷尬,我們也搞不清這人是敵是友,同時也是被這傢伙嚇蒙掉了,腦子還沒反應過來,最後還是潘子罵了一句“X你媽的,一槍斃了你!”,說完就去掏槍,那傢伙一看把我們惹毛了,一聲:“我的媽呀!“也閃的極快,直接就往我們來時候的那過道里跑了過去,潘子老實不客氣,舉槍喀嚓上鏜,然後就是一槍.

    把那人頭上的瓦罐打碎了,就剩下個圈套在他脖子,那人邊跑邊大罵:“你他媽的找死,看你爺爺我回來怎麼收拾你。“說着腳下像抹了油一樣,一下子就不見了。

    悶油瓶一看,說了一句不好,“不能讓他到我們盜洞那邊去,他要是碰到那個棺材就完蛋了!“說完,從他包裏”刷“抽出那把黑金古刀,也不提一個礦燈,就這麼幾步就追到黑暗裏去了。

    潘子想追去幫忙,三叔一把拉住,說:“你過去能幫個屁忙,快去看看那兩個耳室,看他是從那裏出來的。“

    我忙走到右邊的耳室裏,看見一個盜洞從石壁裏直接挖了下來,角里還有一隻蠟燭,那蠟燭燃在那裏,正發着幽憂的綠光,我哦了一聲,原來那傢伙是個摸金的,我看見地上還有個包,看樣子也是他丟在這裏的,打開一看,裏面是一些工具,幾個電池,還有一張這個古墓的草圖,雖然非常的潦草,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來,裏面的幾個方塊是代表這七個棺材,這草圖邊上,寫了很多的字,都是不同的筆記,看樣子應該是幾個人在這裏討論的時候寫上去的,在這個草圖邊上寫了一個很大的問號,然後寫了幾個字——七星疑棺。

    我不由一緊,這七星疑棺我好象在哪裏看到過,一想就想起來,爺爺的筆記本里提到過,這七星疑棺,除了一個是真的之外,其他的裏面,不是有機關,就是設了極其詭異的手段,總之如果你開錯一個,這疑棺裏的機關或是法術就會擊發,必然是兇險萬分。看那個老外,應該是不知明裏,以爲每個棺材裏都有寶貝,結果着了道了,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拖進棺材裏去了,而他的夥伴,估計是看到同伴遇害,恐慌之下,逃出了這個幕室,然後在那走道里另挖了一個盜洞倉皇逃了出去。

    分析到這裏,我自己覺得十分的有道理,拿着這地圖就想去和我三叔說,等我一走出去,才發現外面只剩下了一隻礦燈,這隻在屍洞裏進過水,現在時明時暗,非常不好用,而我三叔和大奎他們,竟然不見了!我又到了另一個耳室看了一下,也不見他們的人影,於是撿起那礦燈,喊了一嗓子:“三叔!!”

    按道理他們不可能丟下我一個人,自己先走掉的,我先是懷疑他們出了什麼事情,可是,剛纔有沒有打鬥的聲音啊,以潘子他們的身手,無論遇到什麼怪物,慘叫的能力還是有的啊!

    可是除了迴音,根本每人回答我,這黑幽幽的墓室,七口冷冷的棺材,一具陌生的屍體,馬上把我逼回到現實裏,我突然間想起我其實不是一個專業的土夫子,我一個人是根本無法呆在墓室裏。就算沒有什麼妖怪,但是我的想象已經可以逼死我了!

    我又大叫了一嗓子,真希望,馬上有人能回答我,可是還是一片寂靜,這個時候,我手裏的礦燈突然閃了一下,好象要熄滅的感覺,我出了一身冷汗,腦子開始混亂起來,

    如果是一直這麼安靜,那麼我有可能還能慢慢的冷靜下來,但是非常的不巧,這個時候我突然聽到了石頭棺板疙瘩了一聲,不知道是這七個裏的哪個發出來的,我就覺得一陣暈懸,心跳到嗓子眼裏去了,我退到牆邊上,突然,什麼東西一閃,我轉頭一看,原來是隔壁耳室裏的蠟燭滅了。

    我哀嘆一聲,心說我也沒拿你什麼東西啊,你怎麼就給我吹了燈了,再回頭看看那幾口石棺,那口已經被打開的石棺裏的古屍,竟然已經坐了起來,那老外的屍體也連着被他帶了起來,好象兩具屍體一起坐了起來一樣,好歹沒回頭看我。

    我不敢再看,閉上眼睛,邁着發抖的腿,小心翼翼的貼着牆挪動,然後一竄,貓進了那個耳室裏。

    我爺爺在筆記上寫過他練膽子的心決,就是看不到就當沒發生過,我想也是,不然看着具坐着的千年古屍,我根本沒辦法思考問題,我把礦燈放到角落裏,儘量讓光不要照到外面,然後拼命翻那胖子留下來的包,看看裏面還有什麼東西,摸了半天,又摸出幾塊壓縮餅乾,還有另外一些紙,上面也密密麻麻的寫了很多東西和圖畫;看樣子重要的傢伙他都帶在身上呢,因爲外面現在一點光線也沒有了,一片漆黑,我也不知道那屍體在搞什麼東西,如果他只不停的坐起來,躺下去,鍛鍊腹肌,我也倒不怕它。就怕他不知道好歹走過來。

    這個時候,一陣風從那盜洞裏吹進來,我馬上靈光一閃,心想對了,這洞肯定是通到外面的,要不然也是通到別的地方去的,不管那裏,總比在這裏好,我在那洞邊上刻了個記號,讓三叔如果回來看到,可以知道我進洞裏去了,然後拿起礦燈,收拾了一下那胖子的包背在身上就鑽了進去。

    我一邊爬着,一邊回憶我爺爺小時候和我說的那些常識,什麼古圓近方,秦嶺漢坡,九淺一深,哦不對,呸,他嗎的。我搖搖頭,發現我腦子裏關於這方面的東西其實非常少。我看了看這盜洞,似圓非圓,似方非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挖的,心理琢磨着,剛纔頭上帶瓦罐那小子要是自己掘了這個地道進來,那麼他敲墓磚的時候要麼就是觸動機關,要是高手,那起碼也會發出點聲音,但他進來的時候我們幾乎沒有注意到,那肯定這個洞老早就在了,那就是說,這個洞肯定是另一夥人挖的,或者他老早就挖好了。我推斷,要不就是被這個小子從別人的盜洞下來,要不就是他打的盜洞和這個洞撞在一起了。

    爬了一會兒,果然出現了一個分叉口,看這兩個洞手法完全不同,肯定是兩撥人挖的,心想無論哪個都是通到外面的,隨便找一個就行了,爲了讓三叔能找到我,我在我選的那個洞上也畫了個記號,然後就爬了進去。

    這個時候我已經憧憬着一陣清新的空氣,一完明月,最好是我探出洞去,就能看到一個火堆然着,他們在上面接應的人看到我,把我拉上去,把我讓進帳篷裏,然後就是吃點乾糧,睡個好覺,然後三叔他們找到我,一起回家,倒個屁的鬥啊,我真受夠了,別人倒一輩子鬥就遇到個別白毛黑毛,我第一次倒鬥,走到哪裏都是糉子,連口氣也不讓我喘,我容易嘛。想着,最好那在上面接應的還是個女的,然後還能給我按一下肩膀什麼的。

    想想就幹勁十足,與是加快了動作,不久我就看到了火光出現在前面,我大喜,黎明前的黑暗啊,於是四肢齊用,猛嘆出了頭去,真想猛吸一口地氣,一看!呆了。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面前又出現了一個墓道,跟我來的時候經過的那個墓道非常相似,看樣子這個墓非常的複雜啊!

    我不由罵了一聲,一邊用礦燈照了照四周,一仔細看我就傻了,這裏不就是我來的同一條墓道嗎?怎麼,原來這個盜洞和那邊那個是通的,當初我們還以爲有人挖了這個洞想逃出去。

    我真的一頭霧水,實在想不出,挖這個洞的人,到底是什麼目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