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走的非常匆忙,就隨便拎了個箱子,把他的手提電腦,衣服和一些雜物都留在了這裏。

    他平時爲人非常的謹慎,這樣的情況,說明他走的時候人已經失去理智。

    我在他走後幾天裏一直在想,他在最後到底明白了什麼,在我看來,這麼複雜的事情,不可能有什麼解釋,只能是一個迷。除非還有什麼東西是我不知道的。

    可惜的是,我對那件事情的瞭解只限於三叔的口述,不盡不實,實在想不出個所以然,最後只得作罷,很快的,我就慢慢將這個事情淡忘了。

    後面幾天,我白天窩在房間裏看電視,晚上去洗腳按摩,過着神仙一樣糜爛的日子,這樣的生活一直到賓館洗腳中心的服務員上來和我結帳單,才被迫中斷。

    這裏的消費雖然不高,但是我們習慣了簽帳,不知不覺,也已經欠了六萬多塊的帳。

    做爲一個店家,可以容忍你欠六萬塊錢的帳,已經是很給你面子了,我無法推辭,只好開出一張支票,把這張帳單打發了。

    這樣一來,我身邊的錢,一下子就所剩無幾了,我自己倒還好,最多搬到個差點的酒店去住,只是潘子在醫院裏醫藥費,實在是個很大的數目。

    我在房間裏來回的走來走去,正煩着呢,突然看到那金縷玉棺套,還在躺在一邊的包裏。

    三叔對這東西是愛護的不得了,還用油紙報了四五層,我看着,就突然產生一個比較衝動的念頭。

    我想找個古玩市場,把這東西賣了,然後整點錢救急,一來,這東西太燙手,放在身邊不安全。

    二來,現在錢字一個火了,我被人趕出來事小,潘子給人斷了藥可就麻煩了。

    我想着下到大堂去問服務員,問出了幾個地名,然後自己打了個的士,就在濟南轉開了。

    濟南比較大的古玩和書法制品的集中地,就一個英雄山,這個市場有點年頭了,裏面人很多,比較嘈雜,不過聽說假貨居多。

    我揹着那死沉的玉棺套下了車,尋思着找一個大點兒的門面,這東西不是一般人能買的起的,那些大店必然有聯繫一些比較大的客人,可以託他介紹。

    至於這個東西的價值,我心裏也有數,我在回來的路上和三叔討論過這事,三叔說也就是百來萬,這種東西有價無市,一是很難有人肯買這麼貴的東西,除非是老外,可這個東西又太大了,不要帶出境外。

    我對於國寶外流非常反感,心裏盤算着最好能找一個愛國的企業家,半賣半送也可以,國寶當然要放在中國人房裏。

    我在市場裏東張西望,沒走幾步,突然就瞄見一個鋪子的櫥窗裏,放着一隻青銅的香爐,上面有一個些銘刻的人物造型,第一眼看上去,有一點古怪。

    這東西我還是第一次見,就俯下頭想看仔細點,這個時候那老闆就出來了,說:“喲嘿,您挺識貨,不過可惜了,這東西我們不賣,放這兒是壓場子的,您是哪裏的合伍(道上的朋友)啊,要不看看其他的?”

    我一聽他的口音,還是個京片子,看說話的意思,應該和土夫子有一些聯繫,就拍了拍自己的包,做了一個暗示的收拾,表示有東西要出手。

    他打量了我一下,露出一個輕藐的表情,大概是覺得我這個樣子太年輕了,不會有什麼好東西,就朝裏面揮了揮手,讓我進去談。

    我進去之後,有個挺漂亮的小姑娘給我倒了杯白開水,然後那老闆就笑道:“小夥子,有什麼東西想出手啊?這個一般的貨色,我們可不收的啊。”

    我看了一眼他鋪子裏擺的東西,倒也不假,幾乎都是價值連成的珍品,點頭道:“我有一套玉,想給老闆你看看,大概能值多少。”

    他失笑道:“玉,還是一套,真是聞所未聞,好,反正今天沒什麼生意,我來看看。”

    我有心炫耀,就把玉棺套拿上來,露出一個角給他看,這行家不是行家,看錶現就知道了,他一看臉色就變了,然後用手一摸,整個人都幾乎要跌倒。

    我二話不說又把那玉棺套塞回去,笑吟吟的看着他,說道:“這玉怎麼樣?”

    他起身把鋪子的捲簾門給拉了下來,把那個女服務員打發走,然後親自把我那杯水倒了,給我換了另一杯茶上來,我一聞,操,上等的鐵觀音啊,這待遇也上的太快了。

    他搽了搽頭上的汗,說:“不知道這位手藝人怎麼稱呼啊?”

    我一看,這人果然不是單純的古董販子,這反應這樣快,一眼就看出這東西是倒出來的,也不由要表示一下,客氣的一笑:“敝姓吳,老闆怎麼稱呼?”那人說:“您叫我老海就行了,那吳師傅,你這東西,打算出手,還是讓我看看?”

    我說:“當然是出手,這東西,放在身邊有點燙手”

    他在房間裏來回走了幾下,問:“全不全?”

    我點點頭:“一片都不會少你的,剛出鍋,還熱火着呢。”

    他坐來下,輕聲說:“那吳師傅,我是個爽快人,我敢說你這東西,這整個英雄山,就我敢收,不過這東西我再正兒八緊的和你擡槓也沒必要,寶貝是講不來價格的,你就和我說個心裏話,多少肯放,我給你打個電話問問我朋友去。”

    我想了一下,心說怎麼樣也來要個一百萬,大奎家裏得給個30萬,潘子住院最起碼也得20萬,那胖子早就留了話,東西賣了錢給他匯過去,這樣一個人也就分個10萬多點,想起自己用命搏回來的,不由又覺得太少。不過三叔說了,倒鬥就是這樣的事情,不然爲什麼倒了一個又一個,給你倒一個鬥你能帶出來的東西再珍貴,這沒人買還是垃圾,所以太好的東西他都不拿,拿了也賣不掉。

    我估計着100萬差不多了,對那老海做了個一的手勢,他不由一喜,忙點頭說沒問題。

    我一看有點鬱悶,難道報低了?

    他讓我等着,自己躲到角落裏輕聲打了個電話,打完後開心的臉都紅了,說:“成了!成了!吳師傅你運氣好,這東西還真有人等着要,這100萬不高,200萬不低,我給你報了個120萬,你看怎麼樣?”

    我一聽,比我預計的多了20萬出來,也無話可說,要說吃虧也是自己找的,於是點頭答應成交,又問他介紹費怎麼算。

    他笑了笑,說:“不瞞您說,那邊已經多預備了點給我,這120萬您就收好,咱們第一次買賣,就當交個朋友,下次有這種東西,就別往別人家問了,直接送我這兒來,你要多少價,我都給你往上擡個20,要知道,我背後的主顧,可是大大的有錢。別人不敢收的東西,他都敢收。”

    他看我有點着急的樣子,忙說:“您坐一會兒,我給你預備錢去,這120萬,別看我這鋪子小,帳上還不缺,我先墊給您。”

    我正愁這錢怎麼收,看他這麼爽快,正合我意思,就點頭說道:“那敢情好,我正需要急錢。那就麻煩了。”

    老海點了點頭,叫了一聲,把外面那小女孩子叫了進來,打發她去取120萬的現金支票。

    那女孩子吃驚的看了我一眼,也沒有多話,就跑了出去,老海又道:“吳師傅,您這一回,不可能就倒出這一件東西啊,是不是還有好東西留着啊?您要不嫌棄,就拿幾件給我老海見識見識。”

    我本來不想和他多說這些,不過說起來,我倒是想起三叔的那兩條銅魚了,就給他形容了一下,他一聽,臉色一變,壓低了聲音問我:“您真有這東西?”

    我看他表情有變,以爲有戲,忙問:“當然有,怎麼,老闆你知道這東西的來歷?”

    老海搖搖頭,表情很怪,他想了想,說道:“吳師傅,我和你說的事情,你可千萬別說出去,這兩條魚,我雖然不知道來歷,但是我卻知道有一個人在出很高的價錢收購,這價錢,高到什麼程度,你絕對想象不到,就連我這樣一年幾千萬買賣的人,也不敢去接他的生意。你要是真有這個東西,我勸您也別做,富貴燒身。”

    我聽了就問“您知道不知道那人是誰?說實在話,我只想知道這東西是幹什麼用的,其他的我倒不是很介意。”

    老海搖了搖頭:“我沒見過,是個女人,姓霍,其他的我一概不知道,而且我們的江湖規矩,主顧的信息,就算知道也不能往外說。”

    我看他說的堅決,知道再問只能碰釘子,就只好作罷。兩個又聊了些別的,支票就送到了,我查驗無錯後,起身告辭,生意就這樣完成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