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飛機掠過瓊洲海峽,機倉裏一片寂靜,所有的旅客都已經熟睡。

    幾個小時前,我將潘子託付給醫院,和那兩個自稱是國際海洋開發公司的人,連夜乘坐紅眼航班飛往三亞。

    我長久沒有運動,一番奔波後非常疲倦,一上飛機就睡着了。結果入夜之後,反而睡不着。

    在去機場的路上,我們互相介紹了一下,那個男人叫張灝(我語文很差,那個字我不會讀,只好叫他老張,暗地裏叫他張禿子)。那個女人叫阿寧,兩個人都是專業的探險領隊。

    相處下來,張禿子爲人似乎不錯,大概在公司裏也是屬於那種老牛型的人物,說話比較平實,那個女的就有點狡猾,話也不多,從上車到現在,我和她說過的話不超過十句。

    飛機還有半個小時着陸,我看着窗外出神,遠處城市的燈光星星點點,色彩迷離。

    坐在邊上的阿寧看我醒着,遞給我一份資料,說道:“我們馬上就要到了,下了飛機後有車直接送我們去碼頭,那一邊的人員已經準備好了,這是這一次我們的時間表,你要不要看一下,知道一下這一次的行程安排?”

    我回過神來,將文件接過來,略微翻了一下,一句話也看不懂,就搖搖頭還給她。

    阿寧繼續有文件遞給我:“這裏還有一份我們準備的設備表,也請你看一下,有什麼缺漏,我可以馬上讓後勤補齊。”

    我又接來看了一下,設備倒是很齊全,都是海上考察的標準配備,全是英文,大部分我仍舊看不懂,只好苦笑着還給她。

    她看我苦笑,以爲有問題,問我道:“怎麼樣,還有什麼要準備的?”

    我想了想,隨口就問她道:“你能不能幫我搞幾隻黑驢蹄子?”

    阿寧一聽,愣住了,隔了好久才反問道:“黑驢蹄子?”

    我剛纔睡糊塗了,還以爲要去倒鬥,看她的表情才反應過來,他們是搞正規考察的,當然沒有聽過這東西。

    情況尷尬,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擺了擺手對她說道:“對不起,當我沒說過。”

    其實我也有點懷疑,雖然這黑驢蹄子每個倒斗的都會帶一個,可到底有沒有用誰也不知道,道理上也有點說不通,爲什麼非要黑驢蹄子,白驢蹄子除了顏色不同,其他的成分都是一樣的啊。

    阿寧懷疑的看了我一眼,不再說什麼,接着又遞了很多文件給我過目,我照樣一掃而過,能看懂的看幾眼,不能看懂的就直接還給她,程序走好之後,我又躺下休息。

    迷迷糊糊間,我看到阿寧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心裏奇怪,怎麼難道這娘們看上我了,要不,難道她知道黑驢蹄子是什麼東西?

    我們三個下了飛機,由他們公司的專車直接送到港口。

    考察租用的一艘鐵皮7噸漁船,破破爛爛,有六個水手,船老大是當地人,叫蔡文基,名字何其大雅,我們到的時候,他們公司的人還在和他談判,因爲有熱帶風暴,船老大堅持不出海,用生硬的普通話對我們說道:“現在出去,找死地,風太大,大浪頭,我們船小,翻掉可能。”

    張禿子瞭解情況後,當下把租船的價格提了兩倍,並且承諾一旦遇上大風,船老大可以決定船的去向。

    兩倍的價格一般已經夠一戶漁民一年的開銷,船老大還有點猶豫,他下面的水手卻按奈不住了,紛紛勸他。

    張禿子看船老大的有點鬆口,當下又叫了50%的價格上去,表示去就去,不去其他還有船在等着。

    事情談到這個地步,船老大也不好再拒絕,只好答應下來。

    水手們搬運物資上船,船老大獨自一人在船頭擺起法壇,祭祀瑪詛,祈禱這一次出航一些順利,我也按照家鄉的習俗,給水手們每人一根香菸,算是把性命交到了他們的手上。

    除了我,張禿子和阿寧之外,船上直接參與考察的,還有四個人,負責文物鑑定的是一個姓谷的老教授,管儀器的技術員木子齊,管電腦的年輕工程師伍永。另外還有一個大鼻子老外,是船上的醫官。

    此外,我們中途還要去永興島,在那裏與他們的另外召集的蛙人隊匯合,然後再轉向華光礁。

    當天下午,我們自清瀾港出發,第一段航程十分緊湊,如果天氣正常,預計時間十二小時就可以完成,這已經是這艘船所能達到的極限速度。我第一次出遠海,心情非常的興奮,在船頭遠眺,大陸逐漸遠去,前方就是世界上最神祕的海洋南中國海,自古以來,埋藏在這片廣遨藍色之下的祕密數不勝數,我們這一次,倉促成行,不知道能不能探得這撲朔迷離之下萬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