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奇門遁甲起源於四千六百多年前,幾乎和中國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一樣長,世界上最早使用奇門遁甲的第一人就是老祖宗黃帝,然後一路傳下來,你可以看到世界上幾乎每一個軍事家或者軍事都會一點,但是事實上到了漢代以後,奇門遁甲已經不是全本,因爲黃石老人傳給張良之後,這個鳥人把他歸納簡化,以至於後來人的基本上都看不懂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對奇門遁甲的瞭解主要來自於家裏的二叔(非三叔也),雖然所知也不多,張起靈提到這個的時候,我還不至於像胖子一樣好象在聽天書。奇門遁甲起先有四千三百二十局,到黃帝手上的時候,他只看懂一千零八十局,到張良那會兒七十二局,現在到我二叔手上整理出來的只有四十二局,已經非常難得,世界流傳只有十八局,其他各局都是三叔偶然從一個漢墓中找到。

    奇門遁甲雖然玄妙,但是他其實是兵法和命數理論,用他來擺陣屬於發揮餘熱,奇門遁甲陣又叫八陣,分八個門開門休門生門死門驚門傷門杜門景門,生門爲生,死門爲死,入其他各門,則又見八門,周而復始。

    張起靈找到的這八個暗門,自然而然就想到奇門遁甲一說,這些暗門其實非常的窄,只能容納一個人側身而過,這裏霧氣瀰漫,外面又有一面可能轉動的磚門,只要一推,就能打開,進去之後活門自動關閉,不去摸根本看不出這裏還有如此的蹊蹺。

    張起靈有點對自己的大意耿耿於懷,他不是一個莽撞的人,但是剛纔過於急功近利了,天底下的奇淫巧術都是以小以精爲榮,這個卻是反其道而行,即大而全,反而讓他防不勝防。

    他走回石碑處,把發現和衆人一說,衆人譁然,這門學問非常深奧,他們剛經過的洗禮,怎麼可能懂得這些,文錦沉思片刻,突然說道:“剛纔三省的行爲這麼詭異,好像被一個女鬼附身了一樣,會不會這鬼就是這個墓穴的主人,他剛纔鑽進的那個暗門,會不會就是生門呢?”

    張起靈看她眼睛裏神采熠熠,問她道:“你是不是想到什麼?”

    文錦讓他們跟着她,自己轉身走到那塊石碑前面,也學着三叔的樣子,半跪了下來,開始梳起頭髮,她的身段非常之好,這樣一個姿勢,非常的有魅力,一下子幾個男的都看的呆了,她梳了幾下,又很矜持的轉了轉頭,這一轉,她突然就一抖,馬上叫起來:“找到了!”

    衆人一聽馬上圍了過去,對着石碑東看西看,搞了半天卻什麼都看不到,文錦說:“不對,你們一定要像我這樣,跪在這裏,才能看的到!”

    張起靈似乎有點醒悟,忙跪下來,文錦在他肩膀上一壓,說:“你太高了,再低一點,目光不能直視,要側視,盯住自己的鬢角。”

    張起靈覺得好笑,也學着她的樣子,梳了梳頭髮,然後非常的女性化的一瞥,突然他就看見自己在石碑的倒影裏,鬢角的地方有淺淺的三條首尾相連的魚,非常模糊,他又動了一下頭,發現只要角度稍微一偏,就馬上消失看不到了。

    他哦了一聲,終於知道所謂的有緣是什麼意思了,心理不由暗罵,看來,只有愛美的女人,碰巧跪在這一塊石碑前面整理頭髮,纔有可能會看到這個標記,而且太高太矮都不行,幸虧文錦觀察的仔細,不然自己這個大男人,無論怎麼想也找不到這個祕密。

    (我聽了也恍然大悟,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墓主人難道是個澀狼嗎?)

    他仔細盯着這條魚,發現這個印記也在緩緩的移動,看樣子,這塊石碑裏面,應該是有一個和池壁轉速一樣的機關,這個印記對着的位置,永遠是所謂的天門。他想到這裏,忙讓文錦看着,自己打起一隻手電,跑到池邊,一個一個暗門的定位,到了第三個暗門的時候,文錦看到印記和手電的光點重合了,大叫一聲:“就是這個!”

    所有人一聲歡呼,連張起靈都忍不住用力握了一下拳頭,他用力推開暗門,第一個側身走了進去,裏面是非常窄的一條走道,一直往裏面通去,這次張起靈非常的細心,他先摸了摸四周的牆壁,確定再沒有其他的機關,才叫他們進來。

    這條走道也是用青岡石板堆砌而成,只有一個人寬,兩個稍微胖點的人就走不過去,張起靈打着手電走在最前面,一眼看過去,發現前面的那種黑暗,和青崗石的顏色參合在一起,變成了一種青幽幽的感覺,似乎是幽冥裏的顏色。他收斂全部的精神,走的非常小心,只要有一點奇怪的聲響就要停下等個半天,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成爲了這羣人的精神領袖,人人對他言聽計從,沒人敢說半句廢話。

    他們走了有半隻煙的時間,前後都已經一片漆黑,張起靈覺得似乎整個宇宙只剩下他們幾個,他心裏也開始不舒服起來,這個時候,走道開始向上傾斜,他順着這個勢往上一看,發現非常遠的地方前面竟然出現了亮光,昏黃昏黃的,好象夕陽的光,不是很亮,但是很溫暖,張起靈知道那裏就是已經到頭了,招呼了一聲,幾步並作一步衝過去,只看着那個光點越來越近,突然腳下一平,整個世界好象突然被金光籠罩起來,他忙眯起眼睛一看,不由驚叫了一聲,差點跪了下來。

    在他們前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四方形的房間,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大,那是一種極端的霸氣,整個建築的氛圍只能用磅礴來形容,簡直給人一種不得不下跪的衝動。

    房間的每一邊,都有十根整根的金絲楠木柱子,三人圍抱不住,好似天涯海角的撐天柱一樣。整個房間由黃漿磚砌成,左右十丈,上面粱雕檐畫,光五爪金龍就有十條,極端的金碧輝煌。而幾乎有十米高的寶頂上,鑲嵌了一幅五十星圖,每一顆星星,都是一顆璀璨的夜明珠,估計都有鵝蛋大小,正在發出幽幽的黃光,房間的四個角落裏,各有一面大鏡子,光線互相反射,雖然不是很亮,但是足以照亮整個空間。

    讓他們最吃驚的,卻是房間的中間,放着一個巨大的石盤,張起靈一看就知道了,石盤上面,是一個規模宏大的宮殿模型。雖然只是一個模型,但是其龍樓寶殿,假石流水,一應俱全,非常的壯觀。

    張起靈跑過去,興奮地圍着轉了好幾圈,馬上就明白了,這就是雲頂天宮的模型,他本來就不相信這個古墓裏會有一個宮殿這麼離譜,所以也沒有覺得失望,但是心中的迷團更濃了,看樣子,汪藏海真的造了一個天宮,那這個天宮在什麼地方?難道真的在天上。

    這個發現太驚人了,所有人都興奮又喊又叫,幾個男生還起鬨的把霍玲擡上了石盤,霍玲傻笑着剛站穩,突然尖叫了一聲,跳了下來,叫道:“上面有個死人!”

    張起靈一驚,忙飛身跳上去一看,只見整個模型的中間,是一個圓形的玉石花園,花園裏面,一個石頭座上,打坐着一具已經完全收縮的乾屍,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光了,露出來的軀幹呈現黑色,這是一具非常難得的坐化金身,自然風乾的非常好,只要往金粉裏蘸蘸,就可以放到寺院裏供起來了。這具屍體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頭髮和指甲和其他的金身一樣,死後都在不斷的生長,特別是指甲,幾乎和手指差不多長了,看上去有點不妥。

    他一個飛躍跳到這具乾屍前面,毫不顧及,就先去看他的嘴巴,發現嘴巴里並無東西,然後叉住他的掖下,一路按下去,文錦也跳了上來,看的清清楚楚,忙一個縱身跳到他的背後,輕聲質問道:“張起靈,你到底是什麼來路,怎麼會倒斗的這一套!”

    張起靈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回答,文錦火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說道:“你分明就是個倒斗的,不然不會在古墓中如此的鎮定,你跟着我們,到底什麼目的?”

    張起靈做了不要說話的手勢,指了指這具乾屍,說道:“這些不重要,你看!”說着,他將乾屍的衣服脫下,只見這具屍體肚子上,有一條非常長的傷疤,從左邊最後一根肋骨一直到丹田,他自己先按了一下乾屍的肚子,然後抓住文錦的手也按了上去,文錦一哆嗦,果然,屍體的肚子裏明顯藏了什麼東西。

    張起靈伸出兩根奇長的手指,輕輕的敲擊乾屍的肚子,初感覺應該是一隻書匣,或者一卷竹筒什麼的,但是他仔細一聽,又覺得不是。

    這具屍體已經完全乾化,要透過屍皮摸出一個確切的概念來,沒有可能,不過張起靈比較小心,他心裏琢磨着,這種金屬帶着木頭的感覺,除了書匣,還有可能是一種常見的機關,明清小說裏把它叫做九轉連環炮,這種東西宋朝就有了,到了明朝已經發展到登峯造極的地步,如果自己貿然給這屍體開膛,說不一定一下子就會給炸成碎片。

    如果墓主人設置了這麼一個厲害的機關,說明他對於自己陪葬品十分的在意,如果冒險行事情,不知道里面還藏有什麼樣的變化,說不定整個墓都會塌掉。張起靈嘆了口氣,決定放棄,他退後一步,給那屍體磕了一個頭。

    等他擡起來的時候,突然發現屍體好象哪裏不對了。他左看右看,突然倒吸一口涼氣,原來這具乾屍,竟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