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稍微一回憶,就想起解連環是誰了,說起來解家和我們吳家還是有點淵源的,可能要扯到表親的表親那一份關係上了,俗話說一表三千里,到了我這一代,和他們也並不是很熟絡了,但是他們也是一個歷史很悠久的倒鬥世家,解連環,似乎和三叔走的比較近的一個二世祖,我最多見過幾眼,不過爺爺責備三叔的時候,經常提到解家的事情,就說因爲三叔,我們吳家這一輩子都沒辦法在解家面前擡起頭來,可惜瞭解連環這孩子,跟着你還出了事情。

    胖子歇了一會兒,就問悶油瓶:“我說小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怎麼二十年前走這備道還是好好的。這次就差點被夾死,你是不是帶錯路了!”

    悶油瓶在閉目養神,想了一下說:“這個可能性不大,除非那石碑裏指示生門的記號被人調過了,你看剛纔情況這麼險惡,估計我們是進了死門了。”

    胖子就納悶了,問道:“會不會是那個女人發現我們沒死,又來暗算我們?”

    我搖搖頭,要說她狠毒那我是承認,但我不認爲她有這個能力去改動幾百年前的古墓機關,這實在離譜,但是這裏又沒有第五個人了,我想了一下,不由有點懷疑,難道是三叔?

    悶油瓶看出了我的憂慮,拍了拍我,說:“其實我對於這個事情也有一個假設,你如果這麼介懷的話,不妨聽我分析一下。”

    他是這件事情的參與者,而且可以說親身經歷了最主要的部分,他能提供點意見給我,表當然不會拒絕,於是點點頭,請他說下去,悶油瓶說道:“先假設,二十年前,三叔和謝連環是認識的,甚至關係非常好,但是他們沒有表現出來,在我們第一次拖尋的時候,解連環可能已經發現了海底墓的存在,但是他沒有對任何人說,只告訴了吳三省。”

    他們兩個都是倒鬥出身,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於是他們趁別人不注意,找了一個時間,偷偷潛入了這個古墓,他們兩個人都是高手,這應該一點也不難。然而他們進入了古墓之後,發生了什麼意想不到地變故,導致三叔起了殺心,想設計殺掉解連環。

    具體過程我們無法知道,但是可以確定解連環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在這走道的磚頂上留下了血書,卻突然發現這面磚頂是空心地,他隨身必然還有一些工具,就極快的打了一個盜洞,保住了性命。

    我點點頭,分析到這裏可以說是天衣無縫,他繼續說道。”

    我看他說的越說越懸乎,說道:“你這解釋他孃的都趕上聊齋了,我和我三叔生話了二十幾年,從來沒覺得他像個女人過,你這個不算。”

    胖子說道:“我可沒說這鬼也一定是女人啊,這神經病還分發作和不發作的時候呢,說不定你三叔人前的時候很正常,人後就塗着個胭脂在做刺繡呢,”胖子說了就翹起個蘭花指頭,我看着好笑,說道:“你以爲是東方不敗啊,還刺繡,你這個說不通。”

    悶油瓶聽着胖子說話,說道:“不,他說這個,我看的確有可能,在古墓裏,的確有過這種事情發生。”

    胖子見有人還同意他的意見,馬上牛起來,說道:“你看,我胖子他對不會瞎掰,我估計着,這和這墓在海底很有關係,風水風水,所謂風聲水起,遇水而止,你知道爲啥水鬼要找替身嗎,因爲他的魂魄出不去,這古墓建在水裏,風水雖然好,但是對墓主人就大大的不利。”

    我聽他說的一套一套,也不由的不相信,說道:“要不,咱們先記着,要真能找到三叔,我搞個開過光的佛印往腦門上一印,看看有沒有效果。”

    我們又各自提了一些想法,這時候我們都緩過勁來了,胖子看了看錶,說道:“咱們也別在這裏開代表大會了,要真像我說的這樣,我們要是在這裏餓死,魂魄也肯定出不去,到時連胎都投不了,那就虧大了。”

    胖子說到這裏,撓了撓後背,又問我:“小吳,你有沒有覺得,進了這個古墓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身上癢的厲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