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涼師爺擺了擺手,表示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他表示,清朝的五品官員沒有我想的那樣少,大部分在皇宮的帶刀侍衛,都是五品,那也有浩浩蕩蕩千把來人,加上各地行宮和一切特殊單位的,數量遠遠超過這裏。況且我們還沒有將這裏的棺材全部打開,也不能肯定所有的棺材裏面的屍體都帶着孔雀花翎。

    滿人沒有洞葬的習俗,這些人給移屍到這裏來,恐怕也費了不少周折,如果真如涼師爺所說的,這麼大規模的與戰爭無關的屠殺,必然是爲了掩蓋一些險爲人知的事情,這裏幾千個人,不知道看到了或者聽到了什麼,給某位掌權者抹殺了。

    涼師爺說這千棺洞之下還有一層清朝古墓,或許祕密就在那裏,畢竟兩處地方只了幾層青磚,要說巧合誰也不信,如果想要知道的更詳細一點,只有進到古墓之中再說。

    當然,前提上我們能到達古墓的入口。

    我聽他說完,越發感覺到下面的古墓神祕難測,涼師爺看火把的確見微,又極其簡短和我說一些典故,然而我卻都沒有聽說過,這時候老癢又來招呼我們快點上路,我也不想再費脣舌,於是對涼師爺說邊走邊說,三個人起身,踩着碎裂的棺材和人骨走到另一條小徑之上。

    此時我們已經確定這裏的屍體腐爛殆盡,不需要再忌諱那些個棺材,所以不再依照棺材所規列出的順序,而是憑師爺手錶上的指北針,一邊觀看四周的地形,一邊琢磨着多快好省地破出這個棺材陣的捷徑。

    在懸崖頂上觀察之時,我記得我們地目的地處在整個圓形山洞的一側。一邊貼着洞壁,所以只要跨過這些棺材,沿着洞壁一直向前走,到達那裏絕對沒有問題,只不過我們現在身在陣中,如果仍舊順着棺材往回,走回懸崖那邊,說不定會多生事端,不如當機立斷。直接翻過這裏一道一道的棺材牆壁,還能更快一點。

    當下讓涼師爺拿着火把,我們打頭,踩過邊上的棺材,就往洞穴的邊緣走去,一路上遇到破舊的棺材就直接將其推塌,保存完好的就擡起放到一邊。沒費多大力氣,就橫向在棺材陣的迷宮裏硬開出一條通道。

    在擡棺材地時候,因爲棺材底腐爛的最厲害,所以一擡之下里面的屍體往往會漏底而出,我們邊走邊研究,發現這些人死的時候都穿着官袍,絲質的衣服在這裏已經全部變黑變黴,但是偶有一些還能分辨出上面的紋路,涼師爺邊看邊嘖嘖稱奇,說這裏的人全是武官服,看樣子都是當兵的。

    除了這些外,有時候還會出來幾窩小老鼠,個頭都很大,爲避免節外生枝,我們全部不理而過。

    奇怪的是,穿過六七道棺材牆壁後,前面卻仍舊不見任何到底的跡象,我不由懷疑,難道這樣走路,仍舊逃脫不了這驢日的棺材迷陣?此時騎虎難下,三人心裏忐忑不安,還是得硬着頭皮走下去。

    矇頭又走了十幾分鍾,前方終於出現了洞壁,此時火把已經非常微弱,燃頭小的只有半個拳頭大小,我們的可見範圍也縮小到無法形容的地步,涼師爺算了算方位,對我們說,如果按照方向來估計,那塊空地應該就在我們四周了,只是不曉得哪個方向。

    我舉起火把,想借此照的再遠一點,可是四周卻更顯得昏暗了,老癢說這時候別指望火把了,咱們還有高科技呢,說着掏出信號槍,擡手對着頭上就是一槍。

    流星一樣的信號彈射上半空,我下意識的擡頭看去,等着他開始燃燒,沒想到這顆流星飛着飛着,突然就啪的一聲,反彈了一下,直直墜落下來。

    我一看哎呀了一聲,心說日你個闆闆,忘記這裏是山洞了,筆直往上打信號彈,不到開始燃燒就會撞到洞頂。

    信號彈飛快的墜落下來,直到幾乎落地才撲的一聲綻放開來,這種是探險隊用的五氧化二磷信號彈,大概可以燃燒秒,初始引燃溫度非常高,我一看它離地面的距離,就知道要糟糕,果然,它落地才幾秒鐘,那面已經燃起了火苗。

    我踢了老癢一腳,罵他沒腦子,幸虧這裏的棺材都很潮溼,要不然這一下子,我們還得跑回去救火。話還沒說完,涼師爺拍了拍我的手,叫道:兩位爺爺,這次要糟!

    我回頭一看,只見剛纔起小火苗的地方,突然竄起來一條火牆,不可思議的是,這道火牆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順着棺材之間的小徑蔓延,一時間只見一條貼地而行的火龍在漆黑一片的山洞裏遊走,所到之處,小徑兩邊的棺材無不發出爆裂的聲音。

    涼師爺看到此景,面色慘白,急忙蹲下身子扣起一把地上的泥土,聞了一下就大叫:火油!泥裏澆了火油!

    我一聽大驚失色,蹲下一捏泥土,果然沒錯,忙叫老癢把火把撲熄,心裏那個寒啊,沒想到這棺材陣裏還藏了這麼厲害的一招。這一路過來沒出事情真是奇蹟,要是剛纔不小心把火把掉到地上,那爺爺我們幾個已經燒成焦炭了。

    遠處的火龍絲毫不見懈怠,不知道何時已經分成兩路,火焰竄起一人多高,短時間將這個洞照的通明,我大概一看,發現終於可以看清楚這裏的格局,只見整個千棺陣中脈路通達,不大一個地方,好幾處地方都有不同顏色的棺材,似乎是用來在黑暗中造成錯覺的機關,可是其中的小徑卻是連成一氣,這條火龍遲早會燒到我們這裏來的,一定要找個地方避一下。

    我焦急的四處張望,看到那凹陷的空地其實就在我們左手邊十幾米處,可是中間卻已經隔起了一道火牆,裏面的泥土卻沒有燒起來,似乎是一個避難的好地方,此時火龍頭已經在向我們衝過來,沒時間考慮了,我對他們大叫:別在這裏傻看了,那個坑在那裏!他孃的衝過去,下到地宮裏去再說!!

    他二人反應過來,直接踩在棺材向那片空地衝了過去,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有跨欄的潛質,兩米不到的棺材我竟然能夠一跨而過,才幾秒種我就已經來到火牆之前,一股灼熱的氣浪撲面而來。

    我想一鼓作氣衝過去,可是剛貼近火牆,就聞到了頭髮燒焦的味道,腳下一猶豫,就想停下來,可惜我慣性極大,想剎車卻剎不住,只好大叫一聲,閉着眼睛跳了過去,幸好速度夠快,只是覺得身上一燙就已經滾倒在地上,我打了一個滾將息身上的火壓熄,接着老癢和涼師爺也衝了過來,紛紛滾倒滅火。

    這時我已經知道這裏的地面爲什麼會下陷,原來表層的油土已經給人剷掉了,我一滾之下也來不及細看,老癢已經慘叫滾到我的身邊。www¤ ttКan¤ ¢ Ο

    我忙脫下外衣,幫着將老癢身上的火拍熄,扶起來一看,人倒是沒事情,只是眉毛燒沒了,轉頭卻見涼師爺不停的翻滾,可身上的火就是不滅,我想到大概是因爲他摔倒過地上,衣服上沾上了火油,所以壓不滅,趕緊將他撲倒,用地上的泥將火壓熄。

    涼師爺給嗷嗷直叫,渾身冒出白煙,我和老癢將他的衣服剝焉,只見背上有幾處已經焦黑,幸好了冷汗出了不少,起了點保護作用,總體來說不算致使,我打開水壺,將半壺水澆在他背上,給他降溫,然後擡頭去看四周的形勢。

    我們所處的空地已經給火牆阻隔,外面亂成一團,熱浪襲來,身上所有的毛都發出捲曲的聲音,不少棺材大概是因爲裏面水氣蒸騰的關係,不停的爆裂,棺材板子飛起半空高,我一看大勢已去,千棺洞必須被完全焚燬,這裏地處低窪,等一下氧氣說不定會給燒光,不燜死也給燙死了,忙去找老癢所說的那個走“反”的盜洞,還沒走幾步,老癢就一把拉住我,大叫:大事不妙,不抄--抄傢伙,閻王爺點名來了!!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轉頭一看,忽然就見六七隻大耗子給火燒瘋了,竟然躥過火牆,直奔我的面門就咬了過來,我一貓腰躲了過去,老癢不等它們再次撲來,一槍將一隻打飛,我舉起熄滅了的火把,當成武器也將撲過來的幾隻敲飛,可是同時,另十幾只耗子閃電一樣竄了出來,這一次我離的太近,背上給抓了幾下,立即滾倒在地上,老癢又是幾槍,將它們逼退,我擡頭一看,乖乖,火牆外面的棺材上面,已經全是大大小小的耗子,給燒紅的眼睛全部都直勾勾盯着我們。

    我心裏直叫不好,跳進來的這幾隻耗子被老癢的槍聲震懾,暫時不敢靠近,但是在火牆之外的那些,見我們所站的這塊地方似乎不會給燒着,必然會一隻接一隻的捨命衝進來,數量越來越多,再過幾分鐘,等到他們發現自己數量佔了優勢了,必然會一擁而上,將我們吃成骷髏。

    我看在這裏硬拼就太不值得了,拉住老癢,讓他暫時別去管這些耗子,最重要是把盜洞找到,把涼師爺先放下去,然後把洞堵上就什麼都不怕了。老癢給火燒的青筋畢現,被我一說才清醒了過來,退出彈匣,看了看子彈,把槍塞給我,然後背起涼師爺就往坑的中心走去,我一手拿槍,一手拍子撩,跟在他後面。

    才走了沒幾步,最近的幾隻老鼠突然尖叫一聲,閃電一般撲了過來,我擡手連開了四槍,打中了三隻,還有兩隻已經撲到了我的面前,我再無辦法,甩出拍子撩,一聲巨響,將兩隻老鼠凌空打成了肉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