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這裏聽上去,這聲音又有點不同,帶着一點的回聲,似乎是以很深的地方傳來的,隨着聲音的節奏,我還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青銅鏈正在輕微的短幅震動,好象另一頭,正頂在一個巨人的動脈上一樣。

    這種現象讓我心裏升出一絲無法抵抗的寒意,因爲我沒有感覺到一絲風從下面吹上來,而我們兩個人也沒有辦法使的如此沉重的青銅鏈產生這麼高頻率的震動,那下面的黑暗中,牽動着這幾根青銅鏈的又是什麼呢?

    王老闆若有所思的靜靜聽着,照道理他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應該比我還害怕纔對,但是看他的表情,動出奇的鎮定,似乎正在判斷什麼。

    僵持了一會兒,那聲音終於沉寂了下來,青銅鎖鏈也停止了震動,我沒來由的鬆了口氣,人幾乎要從鎖鏈上軟下去。

    王老闆仍舊沒有反應,他靜靜的想了一會兒,拿出一隻香菸點上,狠狠吸了一口,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了一隻小型的熒光棒,搖了兩下,將裏面的熒光搖亮。

    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冷冷的看着他,他等到熒光棒反應到最亮,順着青銅鏈往下一拋,綠色的光柱便打着圈兒墜了下去。

    光圈兒越來越小,迅速的消失在了我的視野裏,我以爲它會一直掉下去,直到消失在黑暗裏,忽然,在看到和看不到的視覺極限處,熒光棒打在了什麼東西上。“蹦”一聲彈了一下,飛到了一邊地青銅壁上,又墜了下去,這一下子瞬間便消失了蹤影。

    這青銅鏈下面大概五六十米處。的確掛了個東西,可惜熒火棒的光線太弱了,剛纔那一下。我只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似乎是一隻水晶棺材,帶一絲黃色,也可能是比較常見地商石棺(一種半透明的黃色石料)。

    王老闆擡頭挑釁似的看了看我,忽然鬆開自己手裏地皮帶,一邊打起打火機,開始向下滑去,很快,他更進入到了黑暗裏。只能看到一點不斷的縮小的火光。

    我考慮片刻,不知道爲何覺得不妙,王老闆似乎是胸有成竹,此人熟知各種奇異物品,難保他已經知道下面是什麼東西,而要去取,想起老癢對我說的事情。不由也不甘心就這樣落入他的手中,忙一扯手上的短柄獵刀,跟着他滑了下去。

    下落的速度開始很快,上面纏繞下來的樹根到了下面就沒了,到了後段,我們的速度都慢了下來,大約只下了十風秒,已經下到了剛纔估計地高度,我看到下面的火光停了下來,忙雙腿一緊,夾住鎖鏈也停住身勢。

    低頭一看,王老闆已經到了鎖鏈的盡頭。他身下幾米就是剛纔熒光棒撞擊的地方,他正伏下身子,用自己地打火機去照,但是因爲光線太過微弱,看不到這東西整體的形狀,只看到一塊黃色的水晶狀物體懸掛在半空。我打亮手電的光圈。在強光手電的照射下,這東西的全貌一下子便顯現了出來。

    出乎我的意料,青銅鎖鏈下面,懸掛的並不是商石棺,甚至不是一隻棺材,而是一塊橄欖形的巨大琥珀狀巨石,似乎是天然地,非常的通透,在手電光芒下,反射出猶如黃金一般的琉璃之光,只要稍微轉動了一手電的角度,整個空間就呈現流光異彩,愧麗非凡的景象。

    從頂上垂下來地四根青銅鎖鏈,一直給鑄入琥珀的內部,順着鎖鏈向裏面看去,還可以看到琥珀裏面,有一個人形的黑色影子,非常的模糊,能勉強分辯出頭和肩膀,影子的肩膀高高的聳起,好象兩個駝峯一樣,整個人蜷縮着,好象胎兒在母體內的樣子。

    我從來沒見過這東西,那一剎那簡直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王老闆卻出奇的冷靜,只是觀察了一下,就滑了下去,試探着想踩到琥珀上面,我趕緊叫停:“不要!!!”

    王老闆回頭,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對他說着:“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琥珀,說不定是松香石,你踩上去,可能會碎。”

    王老闆很輕蔑的一笑,說道:“你懂個屁,什麼琥珀,這是屍繭。”說着已經踩了上去,那屍繭倒也真的結實,晃了一晃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不甘落後,雙腳一鬆,也滑到琥珀屍繭上,同時操起短柄的獵刀,就想插回腰上去。免得一手手電,一手匕首的,在這滑不溜湫的琥珀屍繭上,也不好行走。

    沒想到王老闆會錯了意思,看我下來,戒備的一貓腰,抽起皮帶架在胸口,就準備幹架,我給嚇了一跳,原本要插回到腰上的短刀也架了起來。

    一時間,氣氛緊張到了極點,但是誰也沒動,因爲兩個人都知道,在這個地方,稍有閃失,就不是給人踢一腳就能了事的,下面就是萬丈深淵,你力氣再大,脾氣再兇悍,掉下去完蛋也就是一兩秒時間。

    王老闆到底是江湖中人,拿的起放的下,僵持片刻,先是擺了擺手,對我說道:“後生仔,到這份上了,大家退一步,犯不着同歸於盡。隨便誰死,對誰都沒好處,這地方不是一個人能上的去的。”

    我見他先示好,是求之不得,他說的話的確也有道理,在這個地方,要爬上去,至少要兩個人,只要還在這下面,他應該不敢動我,不然他可能死的比我還悲慘,但是這人非常的狡猾,不可太過相信。

    我先是緩緩的放下了獵刀,做了個和解的手勢,將剛纔無線電干擾的事情簡短的說了一遍。好讓雙方都有個臺階下,畢竟剛纔我也是下了殺心的。他沒可能這麼容易放下戒備。

    王老闆拿出自己地對講機,半信半疑的開了開,裏面突然炸出一連串高分貝的靜電嘈雜聲,聲音極其刺耳。好象一個人撕破嗓子撕心裂肺的大叫一樣,王老闆聽地心驚肉跳,趕緊將對講機關掉。罵道:“我操,嚇了我一跳。”

    我也給嚇的半死,這裏一定已經非常靠近干擾的源頭,聲音纔會刺耳到如此地步。我真想不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可怕的聲音,再多聽風秒,我說不定就要失去心神跳下去了。

    王老闆將皮帶栓回到自己腰上,說道:“這次算老子錯,你也知道,我們跑江湖的。不多幾個心眼不成。”他指了指自己臉上給我打腫的那一塊,“後生仔,你下手也不輕。我們這次扯平,私人恩怨,出去再算,怎麼樣?”

    我心裏冷笑,他剛纔本性已露,我已經斷定他出去之後必然早就打算要將我們滅口,現在說這些不過是緩兵之計,不過這個時候,的確還是需要互相利用。於是點頭,將手電拋給他,以示平衡。

    我們暫時和解,但是我仍舊不敢和他靠的太近,免的突然就給他推下去。他顯然也有這樣的顧慮,兩個人心照不宣,一邊戒備着對方,一邊小心的蹲下身子,仔細去看腳下地屍繭。我乘機問他,屍繭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老闆說,屍繭這種東西,早幾年在川南和內蒙古都挖出來過,但是都是臉盆這麼大,有些像玉,有些像琥珀,裏面裹有乾癟的小動物或者小孩子的屍體,少有成年人的,這些東西一般都是坐爲陪葬品出土地,沒人知道是怎麼做出來的,古籍記載,這東西有可能是先秦的時候,方士用來煉丹的藥引子,是把不足月的孕婦浸入藥液里弄死,裝在缸裏,埋十十七年再挖上來,肚子裏的孩子就會變成屍繭,外面這一層東西,是孕婦的胎盤石化後的物質,你看到的琥珀色,其實是裏面羊水凝固而成。也有人說,這是一種屍體地防腐技術,用特殊的混合中藥的樹脂將屍體裹住,讓屍體不喪失水份。

    早年他的曾祖父在香港做大朝豐的時候,見過一些因爲日本戰亂跑去移民地有錢人當出的寶物,其中就有琥珀屍繭,裏面有小孩子的最貴,是動物的就便宜點,他曾祖父曾今看到過一隻屍繭,裏面有一個穿紅衣裳小女娃子,十六七歲,閉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樣,栩栩如生,他一看就哭了,這真他孃的冤孽,太慘了,那時候兵荒馬亂的,他就乘了老闆不注意,把這東西燒了,結果當然晚上做了個夢,夢見那紅衣裳小女娃子來找他,給他磕頭說謝謝,所以說這東西是妖物,那些有錢人不時就理,聽風水先生胡亂一說,就以爲這種東西是收聚財氣的風水寶物,一直襬在家裏,結果最後鬧的要逃難的地步。

    聽他這麼說,我覺得有點意外,難不成老癢說的:“天大的好處”就是這個,從金錢價值上來說的確如此,但是,又何必搞的這麼神祕?還有什麼隱情我不知道嗎?

    琥珀屍繭裏的影子應該就是裹在裏面的屍體,我們大致看了一下,越看越覺得不對,一來,這屍體的形狀太怪了,怎麼看怎麼不像人,二來,身高也過高,古代人大概也就是一米五六,這具琥珀屍,光影子的絕對長度已經超過兩米,他還是蜷曲起來的,舒展開來,大概要打到三米左右了。

    我看了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說道:“該不會是隻猴子吧,西周時期的古猿,個頭很大。”

    哪時候八百里秦川的深山老林比現在要深好幾倍,經常有傳說裏面有一種四米多高的大猴子,被稱爲熊山鬼,吃人畜,後來給人殺絕了,明代的時候還罕見過幾只,都給人當鬼殺了,這裏面的,會不會就是這種東西。

    王老闆搖了搖頭,“這種青銅樹,在那個時候叫通天樹,是有很強的宗教象徵意義的,他代表着人世以外的一個非物質的世界,你知道那個時候青銅有多貴嗎?這麼多青銅,可以將整個西周買下來了,上面放一隻猴子。點解?”

    我看他說的胸有成竹,應該知道這裏面是什麼,就問他,是不是早先有什麼資料。

    他吸了口氣。對我說道:“不錯,我其實和李琵琶有一點交情,我們來之前。李琵琶給我透露過一些,他說他地先祖當年爬上青銅樹後,看到了巴那吉額姆的屍體。”

    我愣了一下,巴那吉額姆,在滿族的神話中,是一個巨大的懷孕體態地女神,掌管土地,他的先祖這麼說,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王老闆繼續說道:“我當時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看到上面的巨大槨室,竟然是空地,我突然就明白了,看到巴那吉額姆的屍體。意味着什麼。”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想傳達什麼意思。

    他看我反應不過來,說道:“榕樹的根系是出了名的見縫插針,在廣州一些地方,經常長進中央空調的管道里,這樣生命力旺盛的東西,在那個棺槨裏,竟然只是貼着槨壁生長,你還不明白這意味着什麼嗎?”

    我瞬間醒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說道:“你的意思,上面的槨室裏,曾經有過一具屍體?所以長進棺槨地榕樹根,才無法肆意的生長?”

    王老闆點了點頭。我不相信道:“放屁,那這屍體得多大,你他孃的少在這裏糊弄人。”

    王老闆說道:“後生仔你不要不信,你不想想,就這麼根柱子,我們正常人能修的起來嗎?”

    我還是不肯相信,王老闆看了我一眼,說道:“等一下我們上去,你看看棺槨內壁上地裝飾浮雕上,人和青銅樹之間的比例,你就會相信了嘛,我們這一次,倒的這個鬥,不是我們同類的,是另一種人,一種曾今和我們的祖先一同生存,最後不知道什麼原因滅絕了的巨人民族。”

    浮雕比例?我腦子裏聽了上半段,下半段根本沒有聽進去,腦子裏已經閃過一道光,心裏哎呀了一聲,真的!剛纔看的時候沒注意到,這些修築青銅樹的人,與實際地青銅樹比起來,的確並沒有像我們這樣小,青銅樹的鑄件在他們邊上,不過也就是他們身高的三倍左右,我剛纔還以爲是藝術的誇張,現在一想,馬上想到這裏地雕刻風格是非常寫實的,雕一隻手都是像真的一樣,那上面的比例,難道是當時建築場景的真實比例?

    如此說來,這些人有多高,我的天,最起碼有三,四米多高。那這琥珀裏的屍體,啓不是就是……

    王老闆看我表情陰情不定,對我說道:“大家做一行的,這種事情遲早要碰到,我和你說,我家裏還有幾卷不知道什麼年代的竹簡,你知道說的是什麼嗎?夏到商那段歷史有多長我們都瞭解過,爲什麼分的這麼長,你知道點解?因爲沒有史料記載!我那幾份竹簡,是西漢一個古學家寫的,他說其實夏到商之間,很可能還有一個朝代,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完全沒有記錄,你看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可以在歷史上完全消失掉,一個奇怪民族的消失又有什麼奇怪嘛?”說着拍了拍我,讓我別想了,接着看看,這琥珀屍繭裏到底是什麼?

    我給他說的一愣一愣的,反映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蹲了下去,小心的貼上琥珀的表面,想看清楚裏面屍體的臉。

    這裏由青銅鏈條固定,我和他不能同時走到一端,不然會失去平衡,所以我呆在了原地,扶住青銅鏈,看他有什麼收穫。

    王老闆先是看了一眼,好象還是看不清楚,他換了個角度,突然他一下子跳了起來,嚇的後退了一大步,大叫:“有沒有搞錯!”

    一下子整個屍繭給他弄的蕩了起來,我嚇了一跳,一把推住他,不讓他退到我這裏來,問道:“看到什麼了?”

    王老闆轉頭看了看我,一臉疑惑,想說,嘴巴動了動又說不出來,最後道:“我唔知怎麼說,你自己去看!”

    我用手電照了照他剛纔看的位置,模模糊糊,不貼近看也看不到什麼,讓他呆在那裏別動,自己走了過去,蹲下身子。按着他的那個角度,緩緩的看了過去。

    琥珀的透明度一流,我看到琥珀裏面,凝固着一張臉盆一樣大的臉,只看了一眼,我就呆住了,一股極度的寒意從我腳底一直衝到我的腦門,幾乎是本能的,我就跳了起來向後退去,差點滑下邊上的深淵裏去。

    王第板臉色慘白的看着我,隔了半餉,問我道:“怎麼樣?看清楚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