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我聽到悶油瓶說話,到發現他在我面前消失,絕對不超過五秒種,就算是一隻老鼠,也無法在這種環境下如此迅速的在我眼前消失,更何況是一個人。

    我頓時感覺到不妙,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想再看仔細了,一恍神間,卻看到悶油瓶子又出現在了我的前方。

    胖子就在我後面,給我退後了的一步,嚇了一跳,問道:“怎麼回事?”

    我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支吾道:“沒…沒事”。

    悶油瓶子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剛纔出了異狀,頓了一下,招呼了我們一聲,開始加快速度向前爬去。

    這一隱一出在一瞬之間,雖然我感覺的十分真切,但是看到面前的景象,又突然沒有了十足的把握,心裏非常疑惑,難不成是這的空氣,讓我產生了幻覺?

    情況不容我多考慮,胖子在後面拉我的腳催我,我一邊納悶一邊又跟着爬了一段距離,爬過剛纔悶油瓶消失的那一段的時候,我特別留意看了看四周,也沒有任何凹陷和可以讓我產生錯覺的地方,心裏隱約覺的不妥起來。

    通過這一段,又前進了大概十分鐘,悶油瓶子忽然身形一鬆,整個人探了出去,我看前面變的寬敞,知道出口到了。

    縫隙的盡頭是大量的亂石,爬出去後,悶油瓶子打出數只熒光棒,扔到四周,黃色的暖光將整個地方照亮起來,我轉頭看去,發現這裏應該是整條山體裂縫中比較寬敞的地方,大概有四五輛金盃小麪包的寬度,長大概有一個半籃球場,底下全是大大小小的碎石。都是這條裂縫形成的時候給地址活動撕裂下來的。

    胖子擴大手電的光圈,四處觀察,說道:“怪了。這裏竟然還有壁畫,看樣子我們不是第一批來這裏的人。。”

    我們走上去。發現裂縫的山壁上果然有着大幅的彩色壁畫,但是壁畫的保存情況十分差,顏色黯淡,上面的圖案勉強可以分辨出是類似天女飛天的情形。

    進到這裏的入口給一塊巨大的封石壓住了,裏面還有壁畫,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再一次感到疑惑。

    來回走了走,在碎石之間,我們發現了幾處小的溫泉眼。都很淺,但是熱氣騰騰,說不出的誘惑。但是卻沒有發現其他人活動過的痕跡。

    wWW•т tκa n•¢ ○

    再往裏面,縫隙又逐漸收攏,直變成一條兩人寬的小縫隙,往山岩的深處而去,從縫隙裏不時吹出熱風,我走到一邊向裏照了照,深不見底,不知道通到哪裏。

    我們交換了意見。認爲沒有必要再進去,這裏已經是躲避暴風雪的好地方,胖子測試了空氣沒有太大問題。打起持久照明用的風燈,悶油瓶子又爬回來時候的狹小縫隙通知外面的人。

    不一會兒,華和尚和葉成先後進來,順子也給潘子拉了進來,我馬上去檢查他的情況,發現因爲這裏溫度的關係,他的臉色已經開始紅潤,但是手腳依然是冰涼。不知道能不能挺過來。

    上來的路都是由他帶的,如果他死了。雖然不至於說下不去,但是總歸會多很多困難。再加上我也挺喜歡這個人,真不希望他因爲我們而這麼無辜的死去。

    華和尚檢查他的心跳和脈搏。然後讓我讓開,用毛巾浸滿溫泉水,放在石頭上稍微冷卻後,給順子擦身,等全身都給搽的血紅後,纔給他灌了點熱水進去,順子開始劇烈的咳嗽,眼皮跳動。

    我們稍微鬆了一口氣,華和尚說道:“行了,死不了了。”

    氣氛緩和下來,胖子和葉成都掏出煙,點上抽了起來。這時候陳皮阿四也給潘子攙扶着進來。

    經過這一連竄變故,我們都筋疲力盡,也沒力氣說話,各自找一個舒服的地方靠下來。

    身上的雪因爲溫度的變化融化成水,衣服和鞋子開始變的潮溼,我們脫下衣服放在乾燥的石頭上蒸乾。葉成拿出壓縮的罐頭,扔進溫泉水裏熱過分給衆人。

    我一邊吃一邊和華和尚去看剛纔發現的壁畫,這裏非常明顯是天然形成的,而且空間狹窄,爲什麼要在這裏畫上壁畫,剛纔悶油瓶突然在我面前消失,和洞口的巨大封石,給我一種很不自然的感覺。

    和古物打交代的人,對於壁畫和浮雕這種傳承大量信息的東西,總是非常感興趣的,其他人看我們在看,也逐漸走了過來。

    然而壁畫上卻沒有太多的信息,天女飛天的壁畫多處於華麗的宮廷或者禮器之上,只是表現一種美好的歌舞昇平的景象,並沒有實際的意義。這裏的壁畫殘片,大部分都是這樣的東西,這裏都是古墓裏爬出來的人,見的多了,一看便失去了興趣。

    我正想回去揉揉我的腳指頭,這一路過來出了不少汗,腳指頭凍都麻痛了,這個時候,卻聽見胖子“嘖”了一聲,伸出自己的大拇指,開始用手指剝起壁畫來。

    我問他怎麼回事情,雖然這東西沒什麼價值,但是也是前人遺物,你也不能去破壞它啊。

    胖子說道:“你胡扯什麼,我的指甲就沒價值了?一般東西我還不剝呢,你自己過來看,這壁畫有兩層!”

    “兩層?”我恩了一聲,皺起眉頭,心說什麼意思?

    衆人又圍了上去,走過去看他到底說的是什麼,他讓我們看了看他的手指,只見上面有紅色的硃砂料給颳了下來,再看他面前的那一塊地方,果然,壁畫的角落裏有一塊構圖顯然和邊上的不同,畫的東西也不同,只是這一塊地方極不起眼,要不是胖子的眼睛尖,絕對看不到。

    這顯然是有人在一幅壁畫上重新畫了一層,將原來的壁畫遮住,而造成的情形。

    這上面一層因爲暴露在空氣之中逐漸脫落,將後面的壁畫露了出來,這在油畫裏,是經常的事情。

    胖子繼續用手指颳着,他刮掉的地方,開始出現一些鮮豔的顏色。

    我也用手指颳了刮壁畫,發現這表面一層,似乎並沒有完成所有的工序,所以胖子隨便一刮,就可以簡單的將顏色搽掉,不然如果按照完整的步驟,唐以後的壁畫外面會上一層特殊的清料,這層東西會像清漆一樣保護壁畫,使得顏色沒有那麼容易褪色和剝落。

    陳皮阿四的眉頭皺的很緊,很快,一大片臉盆大的壁畫被剝了下來,在這壁畫之後,出現了有五彩顏料畫的半輛馬車,馬車顯然是浮在雲上,幾個蒙古服飾的女子侍奉在馬車左右,而馬車的主人,是一個肥胖的男人,這個男人的服飾,我卻從來沒有見過。

    這是敘事的壁畫,我忽然緊張起來。

    顯然有人先畫了一幅敘事的壁畫,但是因爲某種原因,有非常匆忙的用另外一幅替代掉了,而且當時的時間可能十分的緊張,所以這外面的壁畫,連最後的工序都沒有完成。

    陳皮阿四看了看這整幅壁畫,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對我們說道:“這…和天宮有關係,把整面牆都清掉,看看壁畫裏講的是什麼。”

    我早就想動手了,當下和其他一起,祭出自己的指甲,開始精細作業,去剝石壁上的壁畫。

    壁畫大片大片的剝落,不一會兒,一副色彩絢麗,氣勢磅礴的畫卷,逐漸在我們面前展了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