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順子給拍的一楞,不知道怎麼回事情,不僅是他,其他人也都楞了一下,不知道陳皮阿四怎麼了。 壹?書?庫

    我當時一剎那,甚至以爲陳皮阿四想支開我們,殺順子滅口,但是一想又不對。一來他90多歲,要殺一個退伍的壯年正規軍,就算是偷襲,也未必能得手;二來,我們的迴路還是靠着順子,所以應該不會借這個機會殺他滅口。

    我對於陳皮阿四的這個舉動不是很理解,於是拍了順子一下讓他小心。

    順子也不知道有沒有意識到,看了我一眼就跟着陳皮阿四走了過去。

    我們馬上回頭,順着神道繼續向前跑去,身上的裝備幸虧放掉了很多,不然這樣的運動強度,恐怕沒人能堅持住。

    這一條神道一共有六道石門,這是漢家佛教的六道輪迴,而女真信奉薩滿,這漢人設計的痕跡隨處可見。

    我跑的飛快,不由的已經有點暈眩的感覺,身上裸露的皮膚可開始瘙癢起來,可見四周的空氣實在是不妙。

    不知不覺,手電的光圈中已經可以照射到一些黑色殘檐斷壁,很快神道盡頭的祭壇到了。祭壇的後面,六十階破敗的石階之上,便是皇陵的正門。

    在與傳統的墓葬觀念中,陵和墓經常是混爲一談,其實陵墓,是兩種不同的東西,陵就是用來祭祀和入殮儀式的地上建築,而墓,纔是指地下的地宮。

    陵墓並不一定要是同在一起,很多的陵墓相差十萬八千里,就如成吉思汗陵就在內蒙古鄂爾多斯草原中部,但是陵中的棺木只有附着成吉思汗靈魂的駝毛,他的屍體和陪葬品藏於草原的何處,無人知曉。

    這雲頂天宮用三層的結構,我們頭頂上在海底墓中看到的那些宮殿是象徵性的靈宮,和地下的皇陵和地底的王墓,構成三千世界,也象徵着萬奴王神人鬼的身份變化。

    整片皇陵的建築風格和明宮很像,在峭壁上看的時候,規模巨大,皇氣逼人,由於大量使用那種黑色的石料,所以在壯觀之餘,還顯得有一絲詭異和神祕。但是我們一進入陵宮,這種感覺就消失了,滿眼是蕭索和殘破,如果不是一些大型的猶如廟宇一樣的樓殿還聳立在那裏,我們不免就要失望。

    這裏空氣不流通,也沒有狂風日曬,這裏的建築應該保存的非常好纔對,怎麼會殘破成這個樣子?

    我們踩着巨大的可以並馳十輛馬車的陵階,走入皇陵的正門之內。那巨大的陵門早已坍塌,打滿乳頭釘的巨大門板倒在地上,我們踩着門旁若無人的就走了進去。

    正門進去,是陵宮的門殿,古代葬書皇陵篇,四道龍樓盤寶殿,九尾仙車入黃泉,這就是四道龍樓裏面的第一殿。此時候我已經覺得口鼻的內部猶如灼燒一樣的難受,招呼他們幾個動作快點。

    門殿大概有兩個籃球場大,兩邊是迎駕的銅馬車。在後面的深牆邊上,左右各是兩座黑色雕像,已經蒙塵。雕像面目猙獰,冷麪怒目,似乎是薩滿的圖騰,上面的輔樑柱已經倒塌,瓦片雲當摔了一地,幸虧這裏不會下雨,不然這裏早就淹了。

    我們見沒有什麼特別起眼的東西,就想穿過門殿,向皇陵的中心走去。才走了幾步,忽然胖子腳下一滑,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東西,“哎喲”一聲,摔了個四腳朝天,門殿地板上全是碎瓦片,這一跤摔的他就要了命了,疼的直吡牙。

    我一下子覺得奇怪,這地面這樣,要是絆一跤還可以說說,怎麼會滑倒?胖子自己也覺得奇怪,一邊捂着屁股一邊就走回去,看自己踩的地方。

    那地方只有他摔倒時候劃出來的一條痕跡,他踩到的東西已經不見了,他順着痕跡看過去,翻了幾片瓦片,也沒有。

    ωωω★тtkan★¢ 〇

    “你別不是鬼絆腳了??”潘子問胖子。

    胖子搖頭,忽然感覺到了什麼,招手讓我們停下,自己蹲了下來,翻起了自己的一隻鞋。

    我們圍過去一看,原來他那登山鞋的鞋釘裏面,竟然卡着一枚子彈殼。

    衆人臉色就一變,潘子接過來,聞了聞,隨即想到自己帶着防毒面具,又用手捏了捏,道:“有溫度,他孃的還是剛從槍膛裏打出來不久的。”

    “有人先到了?”我一愣,難道阿寧他們這麼神通廣大,竟然能夠比我們還要快?

    但是,爲什麼要在這裏開槍呢?

    “點個火,四周看看還有什麼?”潘子道。

    華和尚馬上打起冷煙火,打大照明的力度。我們四處查看,門殿裏面一片混亂。我們分散開來,很快我們就在一根柱子上,發現了一大串連續射擊的子彈孔,直射着就上去了。

    “看上去好像是有什麼東西順着這柱子下來,然後子彈就跟着它掃下來啊。”

    潘子走上去,看了看子彈孔,挖了一下,搖頭道:“不是,正好相反,看這子彈偏移的角度,槍口是順着柱子往上甩。”

    胖子用手電照着子彈孔,一點一點的看上去,最後一直看到了高高在上的橫樑上,我們馬上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懸掛在橫樑上。

    看影子的姿勢,那應該是一個死人,似乎是阿寧隊伍中的,因爲我看到一把56式老步槍掛在他的肩膀上,整個人無力的垂在那裏。

    衆人都嚇了一跳,不明白這個人怎麼會死在橫樑上,我們的手電照過去,看到了那人的臉。死的是個男人,臉上帶着小型的鼻吸式防毒面具(這東西非常先進,重量很輕,效果也比我們臉上的好,我最後才聽說有這個東西,沒想到今天就給看見了),由臉形判斷應該有斯拉夫血統,不知道是怎麼死的,眼睛瞪的牛大,因爲面具的關係,看不到他的表情。

    屍體由一根什麼東西吊在懸樑上的,距離太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繩子。

    幾個人想爬上去,給潘子攔住,這個人死的那麼怪,肯定有問題。這時候胖子拍了拍我,指了指橫樑的其他地方:“各位,還不止一個。”

    我們看過去,只見上面橫樑的其他地方,還有六七具屍體,都是懸空掛在上面,猶如吊死鬼一樣。

    這些人都是清一色的登山裝,身上都掛着56式的國產步槍,我不由心裏感覺到一股異樣,五六步槍的破壞力很強,有這東西在手,糉子也吃不消十幾發子彈,是什麼東西殺了他們,而且就算這裏有過槍戰,這些屍體怎麼會跑到橫樑上去?

    越想越覺得不對,此地不宜久留,我招呼幾個人,快點通過門殿,這地方邪門。

    可是轉頭一看,卻發現胖子不見了,再用手電一打,發現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踩着一邊的雕像正往橫樑上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