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幾個人都給我叫聲吸引,轉頭一看,葉成就怪叫了一聲,都不約而同的後退了一大步。潘子條件反射,喀嚓一聲上彈,槍就擡了起來,但是卻沒有開槍。

    (說來也奇怪,不知道爲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在墓穴裏用手槍打糉子,從來沒有,不知道這是祖宗的規矩,還是如果這樣做了,會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後果,後來問了華和尚,他說表面上的原因是很多屍體都有屍毒,要是隻黴糉子,這一槍下去,屍水濺到哪裏哪裏就廢了,而且槍的聲音太容易招惹麻煩了,但是實際上是怎麼回事情,他也不清楚。)

    胖子正琢磨着怎麼把煙塞到防毒面具裏去,一下子給我們的動靜嚇了一跳,不知道怎麼回事情。但是一看潘子的槍指的地方,是他頭邊上,就知道瞄的不是他,他馬上意識到了什麼,轉頭就往肩膀後看去。

    這一看,他就和那臉對上了,胖子一下子就蒙了,手裏的香菸一下子掉到樑上,僵在那裏。

    趴在胖子背上的人,鬼氣森森的縮在胖子的肩膀後面,也沒有因爲胖子的轉頭做出任何反映。兩個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含情脈脈的看着。

    這人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我腦子裏炸開了鍋了,剛纔我們進來的時候都用手電掃過一遍了,雖然沒有如何如何的仔細,但是這麼大一個人,肯定是躲不掉的。也就是說剛纔我們進來的時候,這‘人’還不在這裏,那他怎麼就能突然就出現在胖子背上?

    會不會是阿寧他們一夥的,在這裏着了什麼道了?還是乾脆他孃的就是死在這皇陵中的冤魂?

    我古怪的事情見多了,可是處於陰森的地下皇陵之中。一下子也是頭皮發炸,寒毛直豎。不由也感覺自己地背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趴着一樣,渾身的不自在。

    胖子臉色慘白。冷汗直流。不過他到底是個人物,這時候已經反映過來。人不敢動。但是我看到他地手緩緩的做了一個手槍的手勢,估計是讓潘子開槍。

    潘子擺了擺手,讓他把移過去點。自己好瞄準,這時候華和尚舉起兩隻手,輕聲說:“等等和,先看看,別是個活人。”

    “長成這樣都能叫活人?”潘子輕聲道。

    華和尚擺手讓他別說話,自己用手電一點一點移向胖子肩膀後面地地方。手電照了上去。那人被光線一照,頭一下子轉向我們。我看到一張無法形容的臉,整張臉是凹隱下去的。鼻子的地方只有一個大洞,眼窩深地畸形,兩隻眼睛猶如電筒一樣反射着手電的光芒,嘴巴的地方,看上去竟然像一隻貓頭鷹。

    潘子就猶豫了,槍就鬆了下來,看向我們,“他媽的是隻夜貓子?”

    我心說怎麼可能。這裏的空氣質量這樣,基本上不可能存在生物,夜貓子不可能在這裏生存。而且要這是夜貓子。那他孃的也太大了。

    可是單看這張臉,還真是非常像,夜貓子飛翔的時候是沒有聲音,難道就是這樣,他從瓦頂上無聲息的飛了下來,停到了胖子地身上,那胖子怎麼會一點感覺也沒有?

    胖子臉上的汗就像瀑布一樣,一邊還在讓潘子開槍,一邊手開始往腰上的匕首伸去。大概是看我們沒反應,自己忍不住要動手了。我忙向胖子一擺手,讓他別動。沒搞清楚之前,萬萬不要硬來。

    胖子朝我疵牙,表示抗議。

    沒想到他才一露牙齒,背上人突然似乎受了刺激,一下子凹陷的臉扭曲了起來,人往後一仰,突然嘴巴就張了開來,我靠!一口的2寸長的獠牙,那肯定就不是鳥了,而且越張越大,很快就超過了人類所能張的極限。

    我一看糟糕,胖子要倒黴了!潘子猛把槍托就壓緊自己的肩膀,一瞄那嘴巴,剛想開槍,突然“嗖”一聲,一道勁風在我面前飛過,一個東西就從門殿外面扔了進來,一下打在潘子的槍上,槍頭一偏,一連串子彈就貼胖子的耳朵掃了上去。胖子嚇的大罵:“你他孃的打哪裏啊?”

    我轉頭一看,陳皮阿四和順子衝了進來,陳皮阿四對潘子大叫:“放下槍!”

    上面那東西一口已經朝胖子的脖子咬下來了,胖子腦袋一撞,把傢伙的腦袋撞開,然後扭過身子就用反手掰住後面那東西的嘴巴,想把它給甩下去,但是那東西不知道是怎麼趴在他背上的,怎麼甩都甩不掉,胖子大叫:“他孃的,快上個人來幫忙!”

    葉成拔出刀就像上去,我大叫:“不行!樑要塌了!胖子你快跳下來!”

    胖子根本沒聽見,還在那裏大叫:“你們幾個沒良心的,快點!”

    陳皮阿四猛一甩手,一顆鐵彈子就打在胖子腳上,胖子“哎呀”一聲吃痛,腳一鬆一滑,整條樑住因爲他的動作喀嚓一聲往下一斜,胖子一下子就平衡不住了,人一倒就摔了下來。

    橫樑離地的高度,摔下來不是說沒事情就沒事情的,幸好下面掛着一具屍體,他下來的時候用力扯了一下,在半空緩衝了一下力道,重重就摔進底上的瓦礫堆裏。我們趕緊衝過去一看,幾個人都一愣:胖子背後那東西不見了,什麼都沒有……

    我一下子想起柱子上那些彈孔了,馬上意識到不對,一甩手道:“那東西沒掉下來!當心頭頂!”話還沒說完,頭上一個影子閃點般掠過,一邊的順子一個就地打滾,左肩膀上已經多了三道血痕。

    我馬上端起槍,但是老56比我想象的要重多了,我端的不是很穩,擡了兩下,槍口竟然沒擡起來,胖子爬起來,一把奪過我的槍,憑着感覺就朝頂上掃了一圈。大量的瓦片犀利嘩啦的掉了下來。我們的手電全部興趣上去給他照明,但是等槍霧散盡,頂上卻什麼都沒有,剛纔那東西不知道到什麼地方了。

    “這他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胖子心有餘悸。

    “你還問我們,他趴在你身上你都沒感覺,你幹什麼吃的?”潘子大罵。

    胖子大怒,剛想罵回去,忽然人一頓,我們轉頭一看,我靠,那張怪臉,不知道什麼竟然從潘子的肩膀後面探了出來,幽幽的看着我們,而潘子自己也一點都沒有發覺。

    我們馬上全部退開潘子,潘子一看我們的反應,臉馬上綠了,叫道:“你們幹什麼?”還沒等他回頭,肩膀後的那東西猛的就張大嘴巴,一下子一口的獠牙。

    胖子擡槍一個點射,砰一聲那東西半邊腦袋就給轟飛了,頓時綠水四濺,濺了我們一身,一股極度難聞的味道瀰漫了開來。

    我一下子以爲搞定了,一看又不對,那張半個腦袋的巨大的嘴巴里面,竟然還隱約有着一張小臉!

    “該死!”我聽見一邊的順子輕聲叫了一聲,一個飛撲就撞到了潘子身上,潘子給撞的飛了出去。他倒地後一個轉身就坐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軍刀已經在手,反手就往身後捅。

    但是他身後的東西卻已經不見了,坐在他後的是剛撞他的順子,那一刀就直了過去。幸好順子反應快,一把壓住他的手,把他手給扭了過來。同時大叫:“剛纔誰開過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