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胖子馬上舉手“我!”

    “還有我!”潘子也舉起了手。

    順子不知道爲什麼,突然眉宇中多了一股不容質疑的氣質,一甩手:“開過槍的人留下!其他人跑!一直往前跑!絕對不能回頭!”

    我一看,一數,哎呀,我們的人全都留下了,那我怎麼辦,跟着陳皮阿四豈不是等宰嗎?忙也一舉手:“我…我忘記了,我也開了!”

    葉成他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麼反應,這時候我們就聽到門殿頂上傳來了瓦片碎裂的聲音,似乎有很多東西正在爬上殿上的瓦頂,數量之多,難以想象。幾個人都大驚失s,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來不及了,還不走!”順子大叫。

    陳皮阿四看了我們一眼,一甩手,對華和尚他們說:“走!”說着三個人快速跑出了前殿。

    我心裏覺的奇怪,但是形勢已經不容我多想,頭頂上的瓦片碎裂聲越來越多,胖子甩出自己的子彈袋子給潘子,兩把槍都上鏜,我們圍成一個圈,問順子:“上面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們怎麼辦?”

    順子沉聲道:“不知道。”

    “那你讓他們跑什麼?”潘子掉眼睛。

    順子道,“我只是想讓你們和那老頭子分開來,這不是我的主意,你們三叔的吩咐。”

    我們一聽,全部都轉頭看向他,心說什麼,我三叔吩咐的?潘子就問道:“那你是什麼人?”

    “別問這麼多了。”順子道:“我現在帶你們去見你們的三叔,到時候你們自己去問他吧。”

    我渾身一緊,剛想問:我三叔現在也在這皇陵裏?突然頭頂上發出一連串破碎聲,瓦片下雨一樣直往下掉,我們護住頭全部都往上看去。只見在手電的光斑裏,無數的影子在挪動,似乎都是剛纔的那種東西。

    順子甩手道:“剛纔你們槍聲一響,這死樹林裏面到處都是聲音,都向這裏圍過來了。”

    “那我們爲什麼不跑?”潘子聽着四周已經密集的讓人無法分辨數量的爬動聲,緊張問:“在這裏不是等死嗎?”

    “等他們再走遠一點。”順子一邊看了看身後,陳皮阿四似乎已經跑遠了,轉頭對他道:“走!”說着一拍我們,一馬當先向着前殿的出口跑去,我們緊跟其後。

    門殿之外可以看到神道的衍生殿,前面出現一道漢白玉二十拱長橋,橋上吊着兩條不知什麼材質的盤龍,順着橋兩邊的欄杆纏繞着,玉s極好,竟然沒有一絲縫隙,似乎是整體雕刻而成,橋下就是內皇陵的護城河,地下不知道有沒有水。

    我們才跑出幾步,後面勁風就起,我們幾個全部就勢一滾,胖子回手就是一個無目標的點sh,黑暗中聽到一聲輕微的嘶叫,不知道打中了什麼東西,一團東西就摔進了橋下的深淵裏。

    黑暗中瀰漫着一種躁動,我隱約感覺到這種東西似乎能飛,但是手電狂掃卻什麼也掃不到。

    我們爬起來繼續往前跑,頭頂一陣一陣,似乎有東西在貼着我們的頭皮盤旋,胖子對着天上邊跑邊掃sh,很快我們便跑到了橋上,突然我就感覺背上被什麼東西帶了一下,一下子就摔了出去,我一個反身爬起來,還沒反應過來,胖子一個槍托就從我耳朵邊上砸了過去,我就感覺一個東西從我背上摔了出去。

    回頭一看,只看見一個黑s的影子正掙扎的爬起來。潘子擡手就是一槍把它打成兩截,接着胖子就對着天上狂掃了幾槍,子彈的曳光閃過,無數的影子盤旋在我們頭上。

    “這些到底是什麼?”我咋舌道。

    “太多了,打不光,我們怎麼走?”潘子大叫道,問順子。“三爺到底在哪裏?我們怎麼走!”

    再往前就是四道龍樓殿的第二殿,到了那裏免不了又要和陳皮阿四碰頭,說實在的他們幾個人在一起我心理壓力很大,而且現在已經有了三叔的下落,我恨不得馬上找到他,問問到底整件事情是怎麼回事。

    “你們三爺應該在地下玄宮了。”順子道。

    “地宮?”胖子又是一槍托,也不知道打下什麼東西,“太好了,媽的省事了,地宮的入口在什麼地方?”

    順子道:“我不知道。”

    一下子幾個人都楞了一下,看下順子,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開玩笑。胖子就罵:“你不知道你說帶我們去見他,這皇陵這麼大,我們怎麼找?”

    一般來說地宮的正規入口就是順着神道進入的第三道龍樓——天殿之內,但是必然是壓在銅鼎之下,有七十多道青磚加上鉛漿鐵水的裝甲等着我們,現代工兵團沒有十天半月也挖不開,但是地宮肯定有祕密入口,而且應該就在皇陵建築之內,中軸線上。慈禧陵的地宮入口就是在陵宮影壁裏,但是現在這情形哪有時間去挖洞。

    順子非常鎮靜,矮着身子,對我道:“你三叔說,這裏是‘玄武拒屍’之地,他說告訴你這話,你自然就知道是在什麼地方,你想想有沒有印象。”

    我一聽奇怪,‘玄武拒屍’是玩笑之說,也就是風水理論中,集合了世界上最差的風水的地方,這種地方和理論中極品寶穴‘九龍盤花’相同,是理論中的東西,世界上是不會有的。我問道:“他真這麼說?還有沒有說什麼?”

    葬書上說:‘地有四勢,氣從八方,故砂以左爲青龍,右爲白虎,前爲朱雀,後爲玄武。玄武垂頭,朱雀翔舞,青龍蜿蜒,白虎順俯。形勢反此,法當破死。故虎蹲謂之銜屍,龍踞謂之嫉主,玄武不垂者拒屍,朱雀不舞者騰去……’

    順子矮着頭看着四周,急促道,“沒了,當時你三叔似乎在躲避什麼人,所以非常匆忙,你三叔是安排我在村子裏面接應你們,帶你們進山,然後就是帶這幾句話。”

    我聽着,忽然站定,心裏啞然。如果這裏真的是‘玄武拒屍’,那葬在這裏,後代死絕,老婆偷人,發生任何事情都不奇怪,汪藏海和萬奴皇帝這麼大仇?

    而按照陳皮老頭的說法,這裏的風水應該是極其好纔對,怎麼會是‘玄武拒屍’呢?

    我一下子很後悔以前沒有好好的留意這些東西,如果來此時候能看懂一些東西,現在應該一下就能領悟出什麼意思了。

    胖子也懂這些東西,甚至有些方面比我還知道的多一點,這時候也很疑惑,叫道:“放屁,不可能,皇陵玄宮所在,怎麼可能是‘玄武拒屍’的地方。”

    潘子一邊又是一個掃sh,將逼下來的東西逼開,回頭道:“也不是不可能啊,風水對人來講的,你沒聽那和尚說嗎?這皇陵裏埋的不是人啊,說不定這種奇怪的格局差異,和這有關係!”

    我知道潘子的話純屬氣話,以東夏國薄微的國力,建造這些建築應該已經傾注了全部的力量和資源,能夠發動如此巨大的工程的,只有萬奴王一個人,而且我不相信當時的末代萬奴王還有如此的威信,建造這座皇陵,必然夾雜某種宗教的成份,那個時期,萬奴王很可能是人神一體的宗教偶像。

    銅魚上說歷代的萬奴王都是從地裏來的妖孽,我認爲不能直白的去理解,銅魚之上的信息應該另有隱諱,具體是指什麼,可能要破譯了我手上的那兩條銅魚才能夠知道。

    說話間,我們已經退到了石橋的末端。再過去就是皇陵的廣場,黑暗中可以看到石橋的末端的地方豎了兩塊並排的石碑,都有10米多高,一塊已經斷了,底下由黑s的巨大贔屓馱着,石碑後面的不遠處。是一片高聳的巨大黑影。

    我知道這裏是‘皇陵界碑’,石碑之後應該就是通往‘往生殿’長生階,也就是通往幽冥的大門,‘皇陵界碑’可以說是真正的人間與幽冥的分界線。因爲‘皇陵界碑’之後的地方,守陵人都無法進入,幾百年前,皇陵封閉地那一刻起,就沒有人再踏足界碑對面的那一片區域了。

    看見石碑的那一剎那,我突然有了一種非常不祥的預感,似乎前方那一團巨大的黑影中,在這死寂的皇陵內城的某個角落裏,有什麼東西正在等着我們。

    就在這個時候,跑在前面的胖子突然停了下來,一下張開雙手,把我們都擋了下來,我上去一看,原來石橋的末端,竟然已經坍塌了,石橋和對面‘皇陵界碑’之間,出現了一道大概三米多寬的深淵,手電照下去一片黑氣濛濛,似乎有水,但是不知道有多深。

    “怎麼辦?”我看向潘子,潘子想也不想,端起槍就道:“還能怎麼辦?一個一個跳過去,快!”

    我一看這距離,不由嚥了口唾沫,奧運會那些人能跳多少,八米左右?三米多不算太遠,但是對於我這樣整天不運動的人來說,想要輕鬆跳過去還真有點難度。

    一邊的胖子已經把槍交給順子,然後自己退後幾步,助跑一段後猛的一躍,在空中漫步而過,滾倒在對面的石地上。順子子把槍再甩給他,然後把我們身上的裝備也先甩過去。接着順子也跳了過去,潘子要給我殿後,讓我先跳,我看着前面的深淵,心裏一橫說死就死吧,對對面的胖子大叫了一聲,拉着我點。

    胖子滿口答應,我退後幾步,定了定神,猛的一陣加速,可倒黴的是,就在我想起跳的時候,潘子突然就在後面大叫:“等——!”

    此時我已經剎不住車了,一下子高高躍起,猛的向對岸跳去,還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奇怪潘子爲什麼要叫我。

    這一看,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黑s影子從我左上方俯衝了下來,凌空就抓住我的後領子,一下子爪子勾住了我的衣服,把我往邊上一帶,我在空中的姿勢就失控了,接着爪子就一鬆,我整個人就翻了一個跟頭,就往深淵裏掉去。

    一剎那間我腦子裏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慢動作,看着胖子衝過來,一躍而起想在空中拉住我,但是他的手就在我的領子邊上擦了過去,接着潘子舉起槍,對着我的頭頂‘啪啪啪’就是三個點sh,子彈呼嘯而過,然後我就掉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他們的手電光瞬間就消失了。

    下落的過程極快,我在空中打了幾個轉,同時腦子瞬時閃過一連串的念頭,這下面是什麼?下面是護城河道。一般的護城河有多深,有水嗎?我會摔死,或者給這裏硫化的水融成一堆骨頭?

    還沒等我想到這些問題的答案,我的背就撞到了一根類似於鐵鏈的物體,整個人差點給拗斷了,疼的我眼前一花,接着身體繞這鐵鏈打了一個轉,又往下摔去,還沒等我緩過來,又撞上另一跟鐵鏈,這一次因爲剛纔的緩衝,撞的不重,我伸手想去抓,但是抓了個空,我繼續下落。

    這一連串的撞擊把我撞的暈頭轉向,連墜落時蜷縮身體的姿勢也摔沒了,接着我就臉朝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自己都聽到我全身的骨頭髮出一聲悶響,接着耳朵就嗡的一聲什麼也聽不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