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順子最後並沒有哭,激動了片刻後,人也放鬆下來,恭敬的給他的父親整理了頭髮,但是屍體已經嚴重脫水了,頭髮一碰就往下掉,好不容易整理好了,他父親也就變成葛優的樣子了。我知道這小子心裏肯定還是不好受的,也許他十年中還有着父親還活着的僥倖,現在僥倖破滅,人可以說輕鬆了,也可以說絕望了。 壹?書?庫

    胖子和潘子不知道怎麼回事,看的莫名其妙,直冒冷汗,我就簡單把我猜的事情和胖子潘子說了,相信我也沒猜錯。

    胖子聽了也流眼淚,說:“我家老頭子也去的早,給國家幹了一輩子革命,最後還給扣上反革命的帽子,順子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過人嘛總要往好的方面想,十年後父子還能重逢,老天也算照顧你的了,看開點。”

    胖子一哭潘子眼眶也溼了,說好了好了,你們都還有老爹,我老爹的面都沒見到過,三爺一直象我爹一樣,現在也是生死未明。

    我忙道:“你們有病啊,順子都沒哭,你們兩個湊什麼熱鬧,快看看他們爲什麼會死在這裏。”

    他們既然能走進這裏,沒有道理出不去,死在這裏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意外。我們現在同樣也身處於這個墓室之中,我可不想我們步他們的後塵,同時我也感覺着幾具屍體出現在這裏有一點蹊蹺,順子的父親不說,只是一個領路人,其他幾個人,按照順子說起來也是在不適宜進山時非要進山,應該不是普通遊客,是不是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進這裏是巧合嗎?我一定要知道。

    我們去翻找這些人的揹包,揹包裏還什麼東西都有,翻出來像腐爛的鬆誇誇的小說、筆記本、鉛筆、牛筋繩索、行軍帳篷、老式手電、老版瑞士軍刀(竟然還能用)、韓中辭典1986版的、泡泡糖、老式打火機、酒壺、口紅、衛生帶、醫藥盒子(包括紗布、酒精、棉花和幾種藥酒)、軍用指南針等等等等。

    小說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老書了,我都不敢去翻,一翻肯定就散架了。筆記本也都是老時候的工作筆記,我小學的時候見過老爹用過,一共有三本,翻開來一看,都是記錄了一些賬和電話號碼,當時的筆記也就是這些功能。此外,也沒有任何東西能證明他們的身份,最主要的是,沒有一個人帶了身份證。

    我們把這些東西全部擺成一列,幾乎設備齊全,雖然沒我們的先進,但是要出去應該不成問題,再險惡的環境,這些裝備也可以應付個差不多了。

    這就奇怪了,我心裏琢磨,無論怎麼樣,在有能力離開的前提下,這些人要死,也應該死在出去的路上,而不應該是坐在這裏,似乎是等死一樣的,難道是捨不得這裏的寶貝?這更不可能。

    那如果是這樣,難道死在這裏是另有蹊蹺?我心裏突然涌起一股不詳的感覺,突然感覺到這個墓室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無跡看着我們,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一邊的胖子看這這些我們陳列出來的東西,突然嘖了一聲,道:“同志們?你們有沒有發現這些東西里面,少了什麼?”

    我們都在琢磨,聽胖子這麼問,又仔細看了看那些東西,但是在我的概念裏,我感覺所有不可缺的東西都在了,實在想不出缺了什麼,問他道:“少了什麼?”

    胖子道:“食物!沒有食物!所有人包裏都沒有食物。”

    他一說,我們頓時就一個激靈,再看向這一排東西,果然,全部都是裝備,沒有任何可以用來充飢的東西。

    我奇怪道:“真的沒有食物,這說明這些人不是因爲意外死的,如果是因爲意外死亡,可能不會這麼巧,所有人都沒有食物。不對啊,那他們難道是……吃光了食物,在這裏餓死的?”

    這又說不通了,人從沒有食物到餓死,只要有水,體型正常的人足夠可以堅持一個月的時間(你2米27卻只有90斤的人就不要來找我擡槓了)。只要他們有心出去,也不會在這裏餓死了,這些人如果餓死在這裏,那只有一個解釋,他們出不去。

    想到這裏我就想起了海底墓穴中會消失墓道門,忙跳起來跑上金器堆去照我們進來的墓門,那墓門卻還在,根本沒有消失,我這才鬆了口氣,又怕那門突然消失,有點不知所措起來。

    胖子知道我在擔心什麼,對我道:“如果真的遇上了那種情況,咱們這一次有炸藥在身上,也不用怕。”,我才覺得心安了很多。

    “會不會是這樣?”想來想去想不明白的時候,潘子問順子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父親帶的探險隊是幾個人?”

    “好象只有七個人,我母親說,但是這只是她看到的,實際有幾個人她也不知道,反正我父親臨走是和七個人一起出發的。”

    “那這裏有……1,2,3,4,5,6,一共6具屍體,還有至少兩個人不見了。”潘子道:“這些人死在這裏,會不會是那兩個人見財起意,把人殺了,有兩個人跑了。”

    我搖頭表示否定,這些人一點也沒有打鬥的無跡象,看臨死時候的動作和表情,是蜷縮在一起,也不像是中毒,又不像是受外力死亡的。最讓我感覺到不妥,一定要弄清他們死因的是,屍體的表情十分的統一,無一不透露出一種深切的絕望,似乎陷入到了一個毫無希望的境地之中。

    我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屍體,心中無法釋懷。我有一種預感,當年在這裏發生的事情,肯定很不簡單,而越往深處去推測越覺得四周開始籠罩起一股無法言語的寒冷和不安。這堆金山之中,有什麼東西正在注視着我們的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越來越明顯起來。

    琢磨了半天也沒琢磨出什麼名堂來,胖子他們就按捺不住了,又想開始去搗鼓那些金器。我這一次很冷靜地把他們都攔住了,說這幾個死人死在金器堆裏,我實在感覺放不下,我們先不要動了,別忘了我們來這裏的目的。

    我一說他們才醒悟過來,一下子胖子就想到了什麼,道:“我還真暈了,忘了來這裏幹什麼了,那記號引我們到這裏來,門也給炸開了,但是裏面只是一個藏寶室?沒有棺槨,我看那個記號的意思也知道了,就是有明器的意思,記號肯定是阿寧他們留的,以便他們的第二梯隊來運寶貝。”

    我道:“門倒可能是這幾具屍體炸的,不過這裏只是一個放陪葬品的墓室,那棺槨肯定不在這裏,我們要向相反的方向走。”

    雖然不合情理,我一直以爲這條墓道是主墓道,一邊是墓門,一邊是地宮中心,現在看來卻不是,那難道這一條仍舊不是主墓道?那這地宮到底有多大啊?別是迷宮一樣。一想倒是想起那些記號,難道真的是因爲地宮太複雜,他們才留下這些記號的?

    “那些東西怎麼辦?”胖子有點捨不得。

    我道:“你隨便拿一樣走就足夠你過半輩子無憂無慮的生活了,也不用太貪心,而且以後也不是不能回來。”

    胖子看到那幾具屍體只後,顯然心中也犯着嘀咕,但是什麼不帶走又不可能,於是挑了幾樣小一點的金器揣到兜裏,順子堅持要把他父親的屍體帶出去,用揹包袋子把屍體背到了身上,屍體已經脫水,沒有什麼份量,也不難背。

    我們最後看了一眼金光璀璨的金山瑪瑙堆,狠了狠心,又魚貫走出了墓門下的炸口。

    才一出墓門,我就又聽到胖子“嗯”了一聲,我心裏早就有點預感,忙打起手電四處一照,不由就一身白毛汗。

    外面墓道上的壁畫,竟然和剛纔走的時候不同了,不知道何時,紅色的壁畫全部變成了一個個黑色的、腦袋奇大的人的影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