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按照當地人的指示,沿着一條不知名的先民開出的小道,在山巒中走了大概四天時間,這條小道大概有三分之一段都是開鑿在峭壁腰子上,據他估計已經荒廢了幾百年,原來可能是行軍的棧道,現在青苔叢生,草木覆蓋,越往裏走就修造的越粗糙。

    小道一直往森林的深處衍生,外面的一段還經常有山民使用,到過了鬼子寨一帶,更裏面的道路就幾乎無人涉及,坍塌的坍塌,給樹藤覆蓋的覆蓋,幾乎無法前行。

    三叔憑着他那股偏執的勁,幾經辛苦穿過這條古道,來到了懸崖的另一端,他居高臨下,此時筆記中記載的山谷,就在他的身下,經過了二十年的風雨變遷,爺爺他們來時候的蹤跡早就消失在了極端茂盛的樹冠之下。但是山谷中間裸露的一個紅色的裸土包,卻突兀非常,極端的顯眼,告訴他此地就是傳說中的鏢子嶺。

    同時他也看見,紅土包的一邊的樹冠下頭,似乎立着什麼奇怪的東西,因爲顏色與樹冠相近,所以在他的高度他無法分辨那是什麼。

    他隱約感覺到不對,這裏是人跡罕至的山谷,任何人工的建築或者活動痕跡都不應該出現在這裏,所以他爬高几步,掏出從俄羅斯走私來的望遠鏡去查看。

    wWW• Tтka n• C〇

    一看之下他就愣在了那裏,只見土包邊上的樹冠下面,零零落落地立着幾項軍用帳篷,帳篷是迷彩的塗裝,所以在遠處很難分辨,要不是三叔在土質鑑定中對於那種對於細小的顏色區別和異樣非常敏感,剛纔的一瞥可能就會看漏。

    當時三叔心裏打了幾個咕嚕,心說這鬼地方怎麼會有人在?而且還支起了帳篷。應該不會是獵戶,獵戶不會來這麼深的地方,也不會有這麼好的裝備。

    正納悶着。忽然其中的一個帳篷一抖,從裏面出來了一個人。三叔擡起望遠鏡一看,一下子就更納悶了。

    原來出來的人,一頭白色的頭髮,身上是四楞子起金線,竟然是個洋鬼子。

    三叔那時候還分不清東西北歐人種的區別,但是那個年代改革沒開放,來中國的洋人也不多,最多的還是富有冒險精神的美國人。所以他也沒考慮,就認定這個洋人是美國的人了。

    他當時一琢磨,這地方有人就有問題了,現在不僅有人,還是個洋鬼子,他們來這裏幹什麼呢?難道是美帝來搞破壞了?又或是--也是爲了這鏢子嶺地下的古墓而來?

    雖然洋鬼子好古董人盡皆知,但是他們也不至於自己來挖啊。他們又沒看過老頭子的筆記,如何知道這裏的地下有墓葬呢?

    這簡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會兒的事情,三叔根本就無從想起,心裏奇怪到了極點。

    他懷着疑問爬下懸崖。放下自己的裝備。輕身穿過下面的莽林,潛入到帳篷附近,發現這些洋鬼子的營地就在紅色土包的邊緣。大約有四個帳篷,估計人數不會很多,一邊還有幾個當地腳伕模樣的中國人在吸菸休息,他同時還看到一邊的土堆上面已經開了一個大坑,上面蓋着一個用竹子搭起的架子,蓋着綠色的防水布,因爲這些東西在他視野的北面,所以剛纔在懸崖上的時候沒有看到。

    一邊紅色的土包應該是當年的封土堆,這些泥土都應該給炒過。添加了一種丹藥,使之無法生長植物。但是現在走進一看,還是有很多的雜草長了上去。顯然古人低估了植物的適應能力。

    三叔看到那個喇叭口狀的大坑,馬上明白了這些美國人的目的是和自己一樣,他們在挖掘古墓。

    當時三叔的年紀不大,看到這個情形,腦子裏勉強想到的是,這可能是中美合作的考古隊,跑到這裏來做考古挖掘了。這似乎是當時唯一合理的解釋。

    如果北派,這個時候只有自認倒黴,因爲他們的規矩,私不與官爭,如果遇到了考古隊,你還能如何,你總不能上去殺光他們,但是三叔不同,他不甘心就這樣被人截胡了,看着美國人挖掘的位置和力度,他知道這些人沒有土夫子的經驗,肯定是就是按照自己國外挖公墓的辦法來對付中國的古墓了,這樣挖是絕對進不了古墓的,他只要找對地方,下個盜洞下去,神不知鬼不覺,就能在他們進入古墓之前,把東西全部都帶出來。

    三叔回到自己下來的地方,拿回了自己的裝備,此時日近西斜,他在黃昏中以自己的腳步爲尺,穿行了山谷之中,丈量了土丘四周的面積,尋找最合適的打洞位置。

    期間過程非常複雜,三叔也沒有詳細說明,他只告訴我,當時對自己很有信心的,唯一擔心的是古墓之中的情況。

    當年爺爺挖出來的盜洞,不會保存很長時間,肯定在幾次雨季過後就會坍塌,不知道當時他們到底進到了哪個地步,是不是已經進入了墓室地宮的內部,如果是這樣,墓室之中可能已經積了雨水,那麼除了棺槨裏的東西,其他的陪葬品可能已經泡爛了。而棺槨裏的東西是否遭殃,還要看棺槨的質地和當時密封的程度。

    入夜之後,洋人的營地燃起了篝火,三叔靜靜的等待着,直到他們全部都睡去,他才小心翼翼地使用自己的“貓鏟”開始挖掘。

    貓鏟是土夫子一種特殊的鏟子,挖掘起來聲音非常小,但是現在工兵鏟的鋒利程度和聲音已經比貓鏟還要先進,所以貓鏟已經退出歷史舞臺了,但是當時,貓鏟卻是三叔能使用的最安靜的東西了。

    即使如此,三叔挖的時候還是非常的緊張,因爲無法使用洛陽鏟探知地下的情形(一打聲音就起,而且不知道爲什麼,洛陽鏟的聲音進入地面的聲音,特別容易驚飛野鳥。)所以他也沒信心能一次就找到古墓的外延。

    挖了大概兩個小時,盜洞挖了五個,都沒找對地方,但是卻逐漸縮小了範圍,第六個盜洞挖下去大概6米多深,三叔的鏟子終於碰到了堅硬的東西,正當他湊過去,想用手電照一照的時候,突然他就感覺不對,泥土下面一陣輕微的蠕動傳來,緊接着,整個盜洞就坍塌了,他一聲尖叫都來不及發出,口鼻就給泥土蓋住,接着他就連着他四周的泥土一下子陷進了地底深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