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憑着本能,三叔不停的叭啦着四周的泥土,想探出頭來呼吸,或是抓住四周的什麼東西,然而這是徒勞的,大約也就是兩三秒的功夫,他就感覺身下一空,掉入什麼空間中,接着渾身一涼,連着裹着他的泥一起掉進了水裏。

    冰涼的水一下衝掉了他臉上的泥,咳嗽着掙扎爬起來,四周是一片漆黑,他不知道自己掉進了什麼地方,他只能感覺腰部以下的部位全部都是水,而且四周瀰漫着一股奇特的腐臭味。

    手電還亮着,現在掉進了水裏,只露出一小點電光,三叔附身將手電摸了上來,因爲泡了水,才摸上就暗了,他甩了兩下,手電才又亮起來,但是光線明顯有點發暗。

    他用手電照了照四周,發現自己掉進了一個磚室,四周是四楞青轉壘砌的峭壁,往身後一看,只見身後的青磚牆上有一個貌似人工開出的大洞,顯然剛纔自己就是從這個洞裏滑進來的。

    三叔看了一圈,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了,他剛纔挖掘的地方有問題,似乎是一個用土掩蓋的空洞,他的體重壓在上面,下面並沒有支撐,所以整個盜洞下方的泥土就坍塌了,和他這些泥一起滾進了下面的墓室中了。

    那墓牆上的洞是誰開的呢?難道自己無意中挖到了當年老頭子他們進墓穴時候的盜洞?有這麼巧合嗎?

    三叔想了想。覺得還真有可能是這樣,自己的本事是老頭子教的,老頭子的本事又是上一代教的,因爲墓葬這種事情從清朝以後就開始退化,所以盜墓技術一直就是吃老本,沒有本質上的進一步的發展,盜洞在哪裏打,如何打都是死規矩了,同一個師傅教出來的徒弟,很可能就會把盜洞打在同一個位置上。

    暫且不去想這些,他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後面的入口全是傾瀉下來的泥土,鏟子不知道裹在泥裏的哪個位置,要想從原路回去恐怕有點困難。不過他並不擔心,身上帶着炸藥呢,實在出不去,就給他開個天窗吧。

    墓室是一個正規的四方型,拱頂,四周都有簡單的浮雕,墓室不大,不過高。墓室裏的積水到了他的腰部,陪葬品應該在水下。但是一潭黑水,根本看不到下面有什麼。

    在左邊的牆上,開着一道門,似乎是這座古墓的甬道。

    單憑這些根本無法判斷古墓的朝代和主人的地位,但是看這墓室的高度,這裏的墓主人顯然並不是王侯等級的人物。

    一般的古墓,有墓室的,規格已然不算低,因爲古時候能住得起磚頭結構的房子的人已經不多,如果要用磚來修墓,墓主人怎麼樣也需要是一個官宦階層。跡無深雲不過即使是官宦階層,古墓之中大多數不會有太邪門的機關,因爲他們的能力有限,歷朝歷代,頂級的工匠,特別是掌握陵墓的建築知識的,都只爲皇帝一個人服務的,而且他們一輩子大概也就能服務一次,大批頂級工匠都在皇陵封閉的時候死在裏面了,這也是爲什麼中國有這麼多東西失傳的原因。

    三叔鎮定了一下,趟着水向黑暗的甬道中走去,水冰涼而且阻力很大,走起來帶着一條條波紋,發出一種讓人非常不愉快的聲音。

    水下的墓室地面並不平坦,好幾次他都踩到東西幾乎摔倒,這個時候他也無法去思考他踩到的到底是什麼,如果這裏就是當年筆記中記載的古墓,那他踩到的,除了這裏的陪葬品外,還有可能就是長輩們的遺體了,這種事情太刺激了,最好的解決的方法就是不去想。

    甬道大概有二十米長,很快就走了過去,甬道的後面是另一間更大的墓室,四周已經沒有其他甬道,三叔知道這裏已經是後殿,走近幾步,墓室的中間有一座棺牀,高出水面。

    三叔的手電照去,不由嚥了口唾沫,腳有點發軟起來。

    只見棺牀上面,擺放着一隻石棺,棺材的蓋子已經翻到不知哪裏去了,這樣的情形並不罕見,但是讓他有點驚懼的是,另外還有兩具腐爛的枯骨,靠在無蓋的棺材上面,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兩具屍體已經完全腐爛,皮肉都已經和石棺粘在了一起,遠遠的,看不清楚是何朝代,但肯定不是殉葬的奴隸。

    三叔愣了一段時間,渾身發涼,不敢過去,心裏暗道,這兩具,難道就是當時死在古墓中的自己的親人?

    古墓他不是第一次進,古墓中的屍體,他早就練成了無視的心態,對於他來說,這些屍體只不過是物件,但是這一次他遇到的可能是自己親人的屍體,他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心跳得厲害。

    他緩緩走上墓室中間的石臺,人都在發抖,手電都拿不穩,先看了看石棺,只見一片乾涸的血塊凝結在棺底,裏面似乎裹着絲綢,但是卻不見屍體。再湊近兩具屍體一看,只見屍體殆盡,頭已經是骷髏,根本無法判斷是不是自己親人,但是三叔看到其中一具屍體手上,拿着一把匣子炮。

    三叔膝蓋一軟,跪了下來,端端正正的磕了兩個頭,三叔不是一個感情多細膩的人,這個時候的行爲,應該是一種本能。雲深無跡。

    磕完頭之後,三叔頓時覺得輕鬆了很多,他看了看匣子炮,早已經繡得不能用了,於是扔到一邊,去看石棺中的東西,他帶上手套探入棺中,按了按棺底的絲綢。

    一般很少有人會研究棺材之中明器的擺放,其實棺材裏面也分很多層,屍體只是在中間,上下都應該有幾層綢緞和天絲棉的被褥,綢緞之間每個位置都擺放着特定的明器。

    三叔按了一下之後,就知道屍體並不在腐爛的綢緞下面,反倒給他摸到,在棺材地下一塌糊塗的穢物下面,有一個環狀的東西。他伸進去一摸,心裏咯噔了一聲,竟然是一個鐵環,套在棺底。

    他把手電放在石棺的邊緣,然後雙手扣住鐵環,用力一拉,只聽噶本一聲,突然棺材的地板翹起了一邊,棺材的底下露出了一道暗門。

    三叔腦門跳了起來,想不到這墓穴還不止一層,隨即掏出一個火摺子,剛想拋入下面的暗門中,查看下面到底是什麼地方,沒想到手剛探過去,正照到一張滿是簸皺的怪臉,從暗門中探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